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四十章 兵临城下

第五百四十章 兵临城下

    四个时辰后,秦堪领大军兵临霸州城下。

    一箭距离之外,大军三面围城,唯独放开西面,前锋五千骑兵护城河外绕城飞驰jǐng戒,中军则有条不紊扎下营盘。

    十万大军如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云,沉甸甸地压在霸州城外,还没开始攻城,霸州城方圆之地已然充斥着凌厉肃杀之气。

    战争就这样突如其来,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霸州城头,唐子禾眯眼看着城下黑压压数不清的人头和整齐划一的动作,还有那漫天飞舞招展的林立旌旗,一种仿佛能将她碾压成粉碎的莫名杀气顷刻震撼着她的心。

    远处的中军营帐的正中心,一杆帅旗徐徐升起,帅旗上一个硕大的“秦”字迎风猎猎,旁边一杆稍小的旗帜上绣着“奉天平叛总兵官山yīn侯”,数百名黑甲武士按刀肃立于旗下,无形的威势随着凛冽的寒风散开。

    远远看着那个熟悉的“秦”字,唐子禾只觉心中一紧,一股难言的苦涩袭上心头。

    你……终于来了。

    当初相别,天津衙门那株绽开的腊梅树下,留在她心底里最后一道独自伫立的背影,再次相见,他却率领着千军万马裹挟风雷之势,如天神般降临。

    只是今rì他带来的千军万马,却是为了征剿她而来……

    静静注视着远方那面令她心痛的帅旗,唐子禾面沉如水,转过身对身后的反军将领们道:“勿惧明廷敌军,我能带领你们大胜一次,就能再胜第二次,我们人数虽寡,但刑老虎和杨虎已将义旗插遍北直隶。河南和山东,援军很快就会到来,只要胜了这一支明廷兵马,我带你们打进京师皇廷!”

    一番话令所有反军将士原低落的士气顿时高昂鼓舞起来,城头上人人高扬着手中兵器,发出如虎狼般的吼叫声。

    唐子禾高举右手一挥,厉喝道:“准备迎敌!”

    士气高昂的反军将士们有条不紊地在城头列队,各种巨木,擂石。火油被百姓们搬上城头,成捆的箭矢堆放在弓箭兵脚下,每隔十丈便架起一口巨大的铁锅,点上火,锅里滚油沸腾冒泡。一股股青烟扶摇直上青天。

    城内反军将士忙碌时,城外朝廷军队已扎好了营盘,十万大军营盘绵延十里不见首尾,营中一名披甲将领策马向城门方向而来,离城门数十丈开外,将领勒马扬声朝城头大声道:“奉旨平叛总兵官山yīn侯秦大人遣使进城,请城内唐元帅一见!”

    城头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反应。

    将领在城下拨马来回走动,哈哈大笑道:“某只一人矣,你们有胆子造反,却没胆子见我吗?你们怕什么?”

    城头箭楼前。所有人静静看着唐子禾。

    唐子禾盯着城下将领,思索良久,冷冷道:“给他一点教训,教他休要张狂。然后开城门放他进来,帅倒要听听他想说什么!”

    葛老五眼中jīng光一闪。劈手夺过身旁一名军士的弓箭,左手连搭三支箭,嗖嗖嗖三声,三箭闪电般shè出,恰好落在城下将领的战马前一尺之地,三支箭呈品字型插在土中,箭尾翎羽微微颤动。

    马上将领笑声顿时一滞,脸sè有些难看了,三箭连珠的手法虽然不算少见,但shè出百步后竟然能呈品字型插在他身前一尺之地,显然城头上的人若想一箭将他shè死并不费吹灰之力。

    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护城河的吊桥也放下,将领不敢多说什么,沉默着策马进城。

    …………

    …………

    霸州城内处处疮痍,许泰连续十多天的攻城令城中民居损毁多处,许多百姓不得不搬出来,在城中的空地上搭一片帐篷,帐篷周围点起几处篝火,老人和孩子蜷缩在篝火旁。

    将领进城后下了马,看着城中一幕幕末世般的景象,脸颊微微抽搐,一句话也没说,在众多反军将士敌视的目光下走上城头箭楼。

    唐子禾负手立在城楼箭垛处,面无表情静静地注视着远处的朝廷大军,任谁也看不出此刻她心里在想什么,将领上了城楼,离唐子禾一丈处便被反军将士们拦下,再不准他往前一步。

    将领不以为忤,只朝唐子禾抱拳道:“山yīn侯麾下,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丁顺,见过唐元帅。”

    唐子禾回头,目光清冷地盯着丁顺:“我见过你,你曾被秦堪派到天津剿白莲教,后来中了白莲教的伏击,身负十余处伤被抬回京师。”

    丁顺咧嘴一笑:“多谢唐元帅厚赐。”

    “秦堪有什么话要带给帅?”唐子禾冷冷道。

    丁顺嘴一张还没说话,葛老五却在一旁恶狠狠道:“如果你敢说半句劝我们归降朝廷的话,老子可不管什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狗屁规矩,现在就一刀宰了你!”

    丁顺面无惧sè,哈哈笑道:“唐元帅治军不严啊,哪来这种没大没小的手下!”

    葛老五大怒拔刀,唐子禾冷冷道:“老五退下!”

    目露杀意盯着丁顺,唐子禾道:“丁顺,帅希望秦堪的手下也不是只会耍嘴皮子的货sè,秦堪有什么话带过来,你快说吧。”

    丁顺抱拳道:“唐元帅,秦侯爷只有一句话,下午我军退兵五里,在我军和霸州城门之间搭一个凉蓬,侯爷愿与元帅单独一会,双方不带兵器侍从,侯爷和元帅万马军叙天津旧情,不知元帅可敢答应?”

    这番话说出口,尤其是“旧情”二字,带着几分难以言状的旖旎暧昧之sè,旁边的反军将士们脸sè顿时怪异起来,复杂而狐疑的目光纷纷投向唐子禾。

    唐子禾大怒:“你放什么狗屁!谁与他叙什么旧情,我与他哪来的旧情!若非看你是敌军使节,帅定斩下你狗头!”

    丁顺见目的达到,于是呵呵一笑,顺坡下驴道:“是是,将口误失言了,侯爷的意思是,为免大战启后涂炭生灵,也为了不使双方将士伤亡过重,侯爷想与元帅面对面谈一谈,谈出一个皆大欢喜的法子,尽量免了这场战端,为各自手下将士的xìng命着想,还请元帅慎重考虑。”

    唐子禾抿了抿唇,转头问身后诸将:“你们意下如何?”

    葛老五站出来急声道:“事到如今除了一战怎么可能还有别的法子?难道要咱们归降朝廷么?自古朝廷杀降的事还少了?元帅不必理他,要战便战,怕死咱们就不造反了!”

    唐子禾冷冷望向其余将领:“你们的意思呢?”

    诸将左右互视,沉默一阵后纷纷道:“听凭元帅做主。”

    唐子禾道:“好,帅就去会会秦堪,看看他要跟我说什么,你们放心,帅决计不会归降朝廷,我唐子禾愿对天发誓!”

    诸将纷纷抱拳,葛老五却冷眼看着唐子禾,唐子禾俏脸红cháo一闪而没,迅速扭过头去看着城下黑压压的朝廷军队。

    秦堪的话已传到,反军也没为难丁顺,径自放他出城,诸将散去,葛老五仍紧紧站在唐子禾身后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的背影。

    唐子禾没回头,幽幽叹息:“葛老五,你放心,我绝不会归降朝廷的,已经走到这一步,我无法回头了……”

    下午,朝廷大军果然依言后撤五里,霸州北城门前一片空旷,百名军士扛着布蓬和原木,在城门和大军zhōng yāng空旷地带搭起了一座简易的凉蓬,凉蓬正中置绣凳和红木桌,桌上甚至摆上了酒壶和各式果脯肉干。

    军士搭好凉蓬后自动退回军中,空荡荡的城门外,双方十数万大军对垒的zhōng yāng,一座孤零零的凉蓬迎着凛冽的寒风静静伫立,这一幕奇特的景象亘古未见,引双方大军啧啧称奇。

    一个时辰后,京营中军方向缓缓驰出单人单骑,不急不徐地朝凉蓬处策马行去,未多时,霸州的北城门也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线,唐子禾单人单骑驶往凉蓬。

    两军阵前一片死寂,双方将士屏声静气看着各自的主将缓缓向空地zhōng yāng的凉蓬移动。

    …………

    …………

    风很冷,仿佛无数根针刺痛面庞,唐子禾静静看着白sè狐皮大髦裹满身的秦堪站在凉蓬外,朝她露出熟悉的温尔雅的微笑,一如当初天津时的从容不迫,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包括她的心。

    风吹得脸颊好痛,似乎也吹得唐子禾的眼睛好痛,因为眼睛被寒风吹出了泪花……

    秦堪也看着唐子禾,仍旧熟悉的绝sè面容,时隔半年不见,仿佛又有些陌生,她瘦了很多,以前爱穿的湖绿sè水裙如今也变成了英姿飒爽的铠甲,铠甲套在她瘦弱的身躯略显宽大,只看这一身铠甲秦堪便明白了许多。

    这半年来,她过得并不好,或者说,霸州城的境况并不好,否则反军将士不会容许他们的一军主帅穿着不合身的铠甲。

    秦堪无声黯然一叹,率先走进凉蓬坐下,径自执壶给两只酒杯斟满了酒,朝远处痴痴站着的唐子禾遥遥一举,扬声笑道:“唐元帅,晚来天yù雪,能饮一杯无?”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