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章 攻陷霸州(下)

第五百五十章 攻陷霸州(下)

    cháo水般的京营将士涌进霸州,小小城池如同决了口的河堤,眨眼间被洪水肆虐。

    秦堪知道,霸州的结局已注定。

    痛惜,失望,悲悯,无奈……种种情绪瞬间涌入脑海,秦堪像尊雕像呆呆站在城外,注视着这座苦难的城池,无数困惑像肥皂泡一般升起,破碎。

    自己有什么错?奉旨平叛,当百姓拿起了兵器,他们就是自己必须剿灭的对象。

    京营官兵有什么错?他们需要军功,他们的职责是代皇帝威服四海。

    霸州的百姓有什么错?贪官恶吏荼毒霸州多年,朝廷已失去了公信,百姓只想为自己杀出一条活路。

    唐子禾有什么错?她不站出来登高一呼,霸州百里方圆地面上仍会有无数人站起来,汪洋颠覆轻舟,怎能怪汪洋中的一朵浪花?

    似乎谁都没错,然而为何眼前这座城池却陷入无尽的杀戮中?

    城内喊杀声惨叫声交织成一片,大火和青烟在霸州城内各处升腾翻滚,妇女的嘶喊,小孩的哭泣,整座城池仿佛在呜咽。

    绝对的实力面前,再高昂的抵抗斗志皆是徒劳,实力能够碾压一切。唐子禾终究无法撼动朝廷,这座看似千疮百孔的江山,依然有着它无以撼动的底蕴,百多年的帝王名臣共同治下的山河,不是一个弱女子所能翻覆的。

    入城的将士已近万,将士们夺取了霸州东城门,城门大开。吊桥放下,这座城已稳稳落入朝廷手中,无可更易。

    “丁顺,你领五百少年兵入城。”遥望火光冲天的城池。秦堪疲倦地下令。

    丁顺一楞,苦着脸道:“侯爷恕罪,属下怕见血,一见血就晕……”

    秦堪哼了哼。他明白丁顺的意思,虽说丁顺时常干一些无法无天的事,也不是没有杀过无辜的人,但如此大规模的对百姓动刀子显然他也不愿意。

    心情稍好了一些,秦堪冷冷道:“你和五百少年兵以督战队的身份进城,将士们戮杀拿着兵器的百姓便罢了,若谁敢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动手,或有任何jiānyín掳掠之事,杀无赦!”

    丁顺这才兴冲冲抱拳:“是!”

    …………

    唐子禾已心如死灰。

    看着城下不断涌入的官兵。一个个纯朴的百姓倒在官兵的刀剑下。四处充斥着妇孺的嘶喊。孩子的哭泣,老人的呻吟……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揉碎了。

    官兵进城后夺取的第一目标便是城头,城墙的石阶下。唐子禾的侍卫和遗留在城头的反军们与京营将士又发生了惨烈的厮杀。

    “狗官兵,跟你们拼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踉跄着上前。手里平端着一杆不知从哪里拾来的长枪。

    枪尖还未刺出去,一阵箭雨已将他shè成了刺猬,老人倒在血泊里。

    京营将士面无表情从老人身上跨过去,一直向前,向前……

    遇执兵器者杀,这是将领们传下的军令,军令如山。

    一片洁白如羽毛般的雪花悄无声息落在老人的发鬓边,与他的花白头发相映。

    “下雪了……”唐子禾站在城头伸出手,接住一片又一片的洁白,唐子禾忽然咯咯大笑起来,笑容疯狂,笑声毛骨悚然。

    京营将士仍在向城头石阶推进,人人奋勇争先,赤红的双眼看着城头傲然dú lì的唐子禾,她在他们眼里是军功,是前程,是封妻荫子的筹码。

    “唐元帅,弟兄们顶不住了,末将护你突围,离开霸州与杨虎将军或张茂将军会合,大业仍有作为!”一名反军将领浑身鲜血单膝跪在她面前。

    “跑?我唐子禾欠下霸州百姓这么多条人命,我往哪里跑?”唐子禾仍在疯狂大笑。

    笑声突然一顿,唐子禾指着城外中军营帐的帅旗,流泪厉声喝道:“秦堪,所有一切皆我唐子禾一人之罪也,我的罪孽我来还,只求你麾下将士进城之后勿伤百姓!”

    说着唐子禾拔剑,绝然闭眼,反手便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秦堪站在城外,眼睁睁看着唐子禾拔剑自刎,他铁青着脸,牙齿咬得格格响,却一语未发。

    就在唐子禾的剑触到脖子的电光火石间,一支弩箭在人群中激shè而出,shè中了唐子禾执剑的右腕,弩箭将她的手shè穿,唐子禾一声闷哼,剑已脱手落地。

    丁顺和五百少年兵发了疯似的冲上了城头,一阵左劈右砍,将城头所余不多的反军击退,然后五百少年兵将唐子禾团团围起来,不论是打算救主帅的反军还是想擒唐子禾博军功的京营将士,皆被少年兵毫不留情地用刀劈退。

    “逆首唐子禾是秦侯爷指定要的钦犯,你们这些混蛋想要军功想疯了,连侯爷要的人也敢抢,不要命了吗?”丁顺扬刀面露杀机。

    唐子禾倒在地上,握着血流不止的手腕,怒道:“丁顺,士可杀不可辱,别以为……”

    话没说完,丁顺一掌劈在唐子禾的后颈,唐子禾应声晕倒。

    “把她带回去交给侯爷!”丁顺大喇喇一挥手。

    …………

    …………

    yīn沉的天空,雪花一片片飘落,很快地上铺盖了一层晶莹洁白,无暇的白雪掩盖了世间一切悲苦和鲜血。

    收复城池的战争仍在继续,百姓们仍在抵抗,但已被京营将士压制在内城。

    数十名骑士奉秦堪的命令,扯和嘶哑的嗓子不死心地向霸州百姓们宣示朝廷的仁政,以及不妄杀任何无辜的承诺,无奈百姓们的绝望纷纷化作满腔鱼死网破的悲壮,无人肯信秦堪的承诺,于是一批又一批悍不畏死地向京营将士发起自杀式冲锋。

    近三千百姓倒在血泊里,白雪落下,很快遮盖了满地的尸首,还有他们一生的悲苦。

    “手无寸铁者朝廷秋毫不犯!父老乡亲们,相信我,放下兵器就有活路!”

    作为督战队的丁顺几乎快给百姓们跪下了。

    终于,一名胆小的百姓浑身哆嗦,颤抖的双手试探着放下了兵器,无声地向京营将士走了两步。

    京营将士果然没有杀他。

    有了第一个人,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最后,霸州全城百姓和反军皆降。

    正德二年腊月十四,这一年初雪的rì子,朝廷收复霸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