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三章 飘然远去

第五百五十三章 飘然远去

    不得不说,有丁顺这样的手下实在是一件省心省力的事,很多时候秦堪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丁顺便明白他的意图,并且坚决贯彻到底。※※

    比如现在,秦堪知道丁顺懂了他的意思,于是不遗余力不辨黑白是非把这件事补充得更完美。

    丁顺说完后仍旧老老实实垂手站在秦堪面前,一贯的恭敬态度,一贯的谄媚笑容,两颗大黄板牙改革开放似的完美暴露出来,标准的卑鄙小人的样子,静静等待秦堪的夸奖。

    秦堪不负所望,狠狠的夸奖了他。

    “……将来我若寿终正寝,一定盛情邀请你殉葬,你知道得太多了。”

    …………

    何松押解唐子禾上路了,上路时喜滋滋的,以为自己运气好,犯了军法侯爷居然放了他一马,将押解钦犯这么轻松的事交给他,几乎等于饶了他在霸州犯下的大罪。

    他没想到的是,这次他走进的是鬼门关。

    大营辕门前,唐子禾戴着重镣站在木笼囚车里,神情木然,眼神冰冷,目光掠过秦堪那张熟悉的脸才微微有了一丝温情。

    何松领着五百军士如临大敌围在囚车四周,见秦堪出来相送,何松不由受宠若惊,抱拳躬身道:“怎敢劳侯爷相送,折煞末将了,末将一定办好差事将功赎罪……”

    秦堪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sè,斜睨着何松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如同看着死人一般。

    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东西,你算哪根葱值得本侯出来送你?

    丁顺嘿嘿一笑,将何松拉得远远的,囚车周围只剩秦堪和唐子禾。

    囚车前,秦堪和唐子禾四目相对。良久无言。

    “你……路上保重。”秦堪神sè复杂地叹道。

    唐子禾幽幽地看着他,低声道:“你也保重,秦堪,谢谢你给我一个还债的机会……”

    秦堪冷冷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唐子禾哀怨道:“我这一走,不知有没有相见之rì,你……有话对我说吗?”

    秦堪沉默许久,索然一叹:“送你四个字,‘好自为之’。”

    “明廷只要有你,气数百年内不会尽。我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我不会再做那种蠢事了……”

    深深注视着他,唐子禾似乎想把他的样子永远刻在心上,眉眼,发梢。鼻梁,嘴唇……

    “秦堪,当初天津衙门的那株腊梅树下,我若愿为你留下,你敢娶我这个反贼头子吗?”

    秦堪笑了:“我做事只凭本心,不分正邪善恶,只要我想。我就敢。”

    唐子禾笑中带泪:“如果当初我能勇敢问出这句话,何至有今rì……”

    深深看了她一眼,秦堪不着痕迹地走近囚车,将一样物事塞进唐子禾手中。唐子禾垂头一看,竟是一颗晶莹剔透的上好东珠,市价大约近千两银子。

    唐子禾心头一暖,握紧了手心的东珠。

    秦堪退后两步。硬起心肠一挥手,扬声道:“上路了!”

    左哨军参将何松急忙走过来。朝秦堪躬神一礼,然后下令启程。

    囚车载着唐子禾远去,木笼里袅娜的身影在晨曦朝霞里渐行渐远。

    转过身,丁顺恭敬站在秦堪身后。

    二人目光对视,丁顺抿了抿唇,无声地向秦堪抱拳,回了大营。

    *****************************************************************

    这两天里,秦堪在部署剿灭刑老虎,齐彦名,杨虎,张茂等反军头目。

    相比剿灭唐子禾的艰难,刑老虎等人无疑轻松许多。他们毕竟都是霸州响马出身,平rì里宰肥羊敲闷棍打家劫舍或许内行,然而真正的排兵布阵,战场厮杀则逊sè许多,不像唐子禾从小就熟读兵书。

    世间有唐子禾一个妖孽就够了,幸好只有一个。

    攻霸州不宜分兵,但攻刑老虎等人却不得不分兵击之了,否则大军太过集中很容易被这些游来荡去的反军牵着鼻子跑。

    秦堪擂鼓聚将,给贺勇,毛锐,苗逵等人发下令箭,三人各领三万兵马,分批向北直隶,河南,山东开拔,沿路召集地方卫所官兵,征剿刑老虎等人。

    贺勇苗逵等人皆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多年来南征北战,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秦堪对他们很是放心。

    两天后,丁顺带来了一个消息。

    唐子禾在押解入京的路上逃了!

    “惊才绝艳啊侯爷……”丁顺啧啧赞叹,眼中掩饰不住的欣赏。

    “她是怎么逃的?你在暗中出手了吗?”

    “属下来不及出手,原打算领着少年兵给何松和五百人马的饮水里下点药迷倒他们,结果咱们还没出手,快到京师时唐子禾动手了……”

    秦堪奇道:“她一个人动的手?”

    “对,就她一个人,快到京师时夜晚露宿村庄外,唐子禾下囚车用饭,周围无数人拔刀盯着她,稍有异动便会将她乱刀劈死,谁知唐子禾不慌不忙用着饭,快吃完时,她周围严密盯着她的何送和军士们一个接一个软绵绵倒地,就跟被鬼抽了骨头似的,连手指头都抬不起了,唐子禾就这样悠悠闲闲的打开了镣铐,窜进了深山里,从头到尾只不过半个时辰……”

    秦堪叹道:“江湖人的江湖道行,谁都忘记她曾经是名震天津的女神医,女神医随便用点药还怕脱不了困吗。”

    丁顺笑道:“当初从霸州城头将她活擒是属下亲自动的手,本来应该给她搜身的,后来属下想到她和侯爷之间……呵呵,反正属下没碰她,估摸着那些江湖玩意儿就在她身上,倒是便宜她了。”

    顿了顿,丁顺担忧地道:“侯爷,唐子禾不会再造反了?”

    “不会了,我看得出她已心灰意冷,绝无造反之意,她脱逃不是怕死,而是想要用余生去还债,还霸州三千多无辜百姓的债。”

    丁顺踯躅片刻,低声道:“侯爷,您和唐子禾如今到底算怎么一回事?说彼此有情呢,战场上跟仇人似的,恨不得活活掐死对方,说彼此无情呢,侯爷您一次又次地放她一马,而且每次相见那小缠绵,小幽怨……”

    丁顺说着忽然住嘴,因为他发现秦堪的目光很不友善,于是挠着头讪笑。

    “我老家山yīn秦庄有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头儿……”秦堪和颜悦sè道:“丁顺啊,你知道这老头儿为何能活到八十吗?”

    “……不断气儿?”丁顺期期艾艾,他有预感,侯爷下面没好话。

    “不,因为他从不管闲事,而且沉默寡言,从不嘴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