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九章 佝偻老妇

第五百五十九章 佝偻老妇

    场面就这样陷入了僵持,谁也不肯放手,谁也不肯妥协。(即可找到本站)

    看着二人的脸sè越来越青,秦堪冷汗直流,眼皮直跳。

    小心上前两步,秦堪干笑道:“二位息怒,就算不息怒,也别拿一生xìng福开玩笑,这东西虽说不文不雅,但是……很有用处的,捏坏了将来上青楼不知平添几多愁……”

    朱厚照和唐寅同时扭头,异口同声怒道:“谁跟他是朋友!呸!”

    秦堪从不知道唐寅居然有如此硬气的一面,自从恢复了他的功名之后,唐寅越来越有自信,一反从前纵情声sè的颓废模样,人变得越来越jīng神,当然,脾气也见长,以前落魄之时便常有诗作对朝廷冷嘲热讽,怨气颇重,如今恢复了进士功名,xìng子愈发向文化流氓靠拢了。

    至少君子绝对干不出捏人命脉不放手的事。

    当然,皇帝也是一样,朱厚照绝对是古今历朝历代皇帝中的奇葩。

    秦堪拿这两头犟驴无可奈何,周围的侍卫们则紧张至极,人人用极其不善的目光瞪着唐寅,这家伙知不知道他手里握着的是龙鸡啊?是大明江山社稷传延的唯一希望啊?

    众人蠢蠢yù动,很想上前一刀劈了这杀才,然而唐寅龙鸡在手,睥睨群雄,动作虽略嫌猥琐,然而神态却无比飞扬,真正是挟龙鸡以令侍卫。

    坡地上一片寂静,大家都眼巴巴地盯着唐寅的手,因为此刻他的手掌握着大明的未来……

    冷汗从额头流到下巴,没人顾得上擦。

    一阵chūn风拂过,卷起地上的杏花花瓣,花瓣如雨漫天飞舞,然而秦堪心中却生出一股秋风萧瑟的味道。仿佛在观看两大绝世高手决斗,尽管高手们出手的招式有点……

    “你流汗了……”唐寅忍着剧痛冷冷道:“……流了很多汗,痛?”

    朱厚照不甘示弱:“你也流汗了,不仅流汗,你还在发抖,怕不怕?”

    唐寅手上加重了几分力道,面孔扭曲道:“为了刘姑娘,这点痛算什么!”

    朱厚照瞋目裂眦,使劲挤出笑容:“你都不怕。我更不怕!”

    良久……

    “你眼中含泪……你哭了。”唐寅朝朱厚照扔去很做作的同情目光。

    朱厚照另一只手胡乱抹去疼出的眼泪,正sè道:“手刃败类祸根何等快哉,我这是为刘姑娘喜极而泣。”

    一旁的秦堪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

    这两人……可真是混不吝啊,真不知他们怎么忍住的,秦堪前世小时候跟人玩闹。也被人捏过下面,那种蛋碎的感觉绝对比心碎更加刻骨铭心。

    见二人脸sè已由青变紫,秦堪心中一紧。

    不能再任由他们胡闹了,否则唐寅真会惹出大祸。

    踮起脚朝远处一望,秦堪惊奇道:“咦?刘良女怎么又回来了?”

    互捏要害的二人闻言如同触电般同时松手,并且凌波微步似的眨眼间彼此相隔数丈之远。

    众侍卫这才松了一口气,四柄雪亮的钢刀同时架在唐寅脖子上。其余的人纷纷朝朱厚照跪下,惶恐道:“圣驾遇险,臣等死罪!”

    唐寅任钢刀架在脖子上,却凛然不惧。不住地嘿嘿冷笑,不知是看秦堪在场有所倚仗还是算准了朱厚照不会杀他。

    直到听侍卫们说到“圣驾”二字,唐寅浑身一震,发紫的脸sè迅速褪成一片苍白。

    “圣……驾?”唐寅呆呆地重复着这两个字。

    秦堪摇头叹道:“唐兄。你刚才抓的这位,正是当今皇上。正德皇帝,以前不知者不罪,现在知道了,过来行礼见驾。”

    唐寅仿若未闻,似乎并未被朱厚照的身份吓到,神情反而极度颓丧绝望,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秦堪心中黯然,他很清楚唐寅现在的感受,当朱厚照的身份昭然揭晓,唐寅和刘良女再无可能,一个是大明皇帝,一个只是连房子都买不起的穷文人,就算他们争的是一头母猪,母猪也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朱厚照龇牙咧嘴捂着裆,显然刚才唐寅抓得不轻,眼看愤怒的侍卫们yù将唐寅立斩刀下,朱厚照皱了皱眉,忍着痛道:“住手,我刚才说过,今rì之争是男人之间的事,与权势无关,你们若杀了他,我岂不成了言而无信的小人?”

    侍卫们面面相觑,终于将架在唐寅脖子上的刀收回。

    唐寅面若死灰,僵硬地朝朱厚照躬身长揖,惨然一笑道:“难怪我总觉得酒肆周围每rì总围着一群莫名其妙的人,难怪你一个小小跑堂每次走出酒肆周围许多人的动作仿佛都停下,原以为是所谓威武大将军府上忠仆不舍旧主,原来你竟是当今皇帝……”

    唐寅自嘲般一笑,道:“陛下yù治我罪乎?”

    朱厚照缓缓摇头:“君子之争,罪则无道。”

    “如此,恕草民告退。”

    唐寅施了一礼,转身失魂落魄地离开。

    秦堪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委实难受踯躅。

    都是他的朋友,对刘良女的感情都是一样的单纯认真,秦堪站在中间能帮谁?他的态度偏向谁都是对另一人的不公平和伤害。

    情事纠缠,秦堪是外人,他不能插手。

    重重叹了口气,秦堪转头看到朱厚照怔怔盯着唐寅落魄的背影,眼眶里的泪水盈盈泛光,神情悲苦莫名。

    秦堪微微一笑,他对朱厚照今天的表现很赞赏,不以权势压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做法。

    秦堪喟叹道:“陛下与唐寅本是惺惺相惜,臣观陛下神情悲苦,此刻陛下是否也有‘既生瑜,何生亮’之叹?”

    悲苦的朱厚照眼泪终于止不住地簌簌而落,嘴一张忽然大声哭了起来,捂着下身嚎啕:“痛死朕了!这姓唐的下手真黑,我那里怕是要坏掉了。赶紧叫太医,快!”

    ******************************************************************

    下午的chūnrì照在冬雪消融的秦府大门前。

    今rì秦府中门大开,两排侍卫披甲带胄雁形排开,府中管家家仆杂役丫鬟等人恭敬站在门外,杜嫣,金柳和怜月怜星姐妹在门框内焦急地踮着脚朝京师方向翘首以盼,小秦乐被金柳抱在怀里,秦家唯一的孩子才一岁多,不知聚离的喜悲。睁着清澈懵懂的大眼左顾右盼,粉嫩的嘴角不时流下一串晶莹的口涎,然后不知因为什么咧嘴咯咯直笑,模样可爱之极。

    杜嫣xìng子急,烦躁地来回走动。气道:“午时丁顺便来报,说相公今rì已班师回京,现在rì头都快偏西了,相公怎么还没回来?”

    金柳淡定多了,一边逗弄怀里的孩子,一边笑道:“姐姐莫急,相公是朝中重臣。此次领兵平叛大胜,回来自然要向吏部和兵部交卸职司,然后还要去豹房觐见陛下,详述平叛经过。这么一耽误怕是要不少时辰。”

    调皮地眨眨眼,金柳凑在杜嫣耳边低声笑道:“姐姐如此急不可耐等相公回来,莫非急等着与相公行周公之礼,以偿这离别半年的相思?”

    杜嫣大羞。恶狠狠地掐了金柳一下,气道:“你生了秦乐后越来越没正形儿了。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行家法!”

    看着金柳怀里咯咯直笑的小秦乐,杜嫣神情忽然变得黯然,轻叹一口气再不言语了。

    金柳知道杜嫣为何黯然,眼看秦府的当家主母正室已经二十一岁,这在大明已然算是高龄妇女了,可至今却没为相公生个一男半女,秦家是世袭国侯,然而侯爷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继承爵位的子嗣,现如今城中勋贵圈子里那些诰命夫人和贵妇们背地里传的话越来越难听,杜嫣已一两年没有出门接触贵妇圈子了,心结不可解,她也比以前沉寂许多,很少有活泼开朗的时候。

    金柳无声一叹,生孩子这种事全看天意,谁也帮不上忙,北直隶的名医请了个遍,药方也开过不少,杜嫣却还是没怀上。

    善解人意的金柳只好赶紧转移话题:“姐姐,相公这次平了霸州之乱可不简单呢,我听说这次叛乱闹得挺凶的,北直隶,河南,山东都反了,足足几十万反军呢,都快兵临京师城下了,那个名叫许泰的主帅出兵一个月便被反贼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结果咱们相公一出马,运筹帷幄之下轻松平定了叛乱,说起满朝文武,还是咱们相公最有本事……姐姐你说相公这次为陛下和朝廷立下如此大的功劳,陛下会不会给相公升官晋爵呢?”

    杜嫣暂时抛却了满腹哀怨,强打起jīng神笑道:“朝廷赏功罚过,相公立下如此功劳升官晋爵是肯定的,哪个大臣敢说二话,我带人打上门去敲折他的狗腿!”

    金柳面带忧sè道:“怕是未必,姐姐你最近不出门,不知京中流言之甚,这次陛下若yù给相公晋爵,怕是不会那么顺利……”

    杜嫣神情一凝,正要细问,却见府门外的空地边一位佝偻老妇人蹒跚行来。

    老妇人穿着寻常,头发花白,佝偻着腰走得似乎有些艰难,走两步便停下歇歇气儿,伸手捶捶腰,然后继续往前走。

    老妇人走到侯府前的空地,这已是侍卫们的jǐng戒范围,一名侍卫向前两步,朝老妇人厉喝道:“侯府家宅,闲杂人等不得靠近,违者究罪!”

    老妇人似乎被侍卫吓坏了,浑身一抖,老迈的身子踉跄一下,勉强稳住身形。

    杜嫣气坏了,足尖点地飞掠到那名侍卫面前,不轻不重踹了他一脚,怒道:“对老人家不懂好好说话吗?她的年纪足够当你nǎinǎi了,你还对她吆五喝六抖威风,我相公平时这么教你们对待老人家的?等相公回来好好收拾你!”

    侍卫急忙告罪,讪讪退下。

    老态龙钟的妇人见杜嫣如此说,不由抬眼仔细打量着杜嫣,眼中闪过一丝异sè,粗心大意的杜嫣也根本没细想一位年纪老迈的妇人为何竟有如此清澈黑亮的眼眸。

    打量片刻后,老妇人杵着拐杖艰难地朝杜嫣躬身施礼。

    杜嫣脾气虽爆,但心地却非常善良,没等老妇人弯下腰,她便已抢先扶住了老妇人的手。

    “老婆子老糊涂了,不知贵人在此,犯了贵人的驾,罪过。”

    杜嫣笑道:“什么犯不犯驾的,咱家相公没那些贵人的规矩,您老若是走累了,不妨进府歇歇脚,我家相公如今虽已爵封国侯,但他当年亦是寻常农庄打熬出来的穷苦人。”

    老妇人急忙又躬身,一副惶恐不胜的样子道:“啊,原来贵人竟是侯爷,老婆子鲁莽了,实在对不住,老婆子这就走,这就走……”

    刚准备转身,老妇人又顿住身形,朝杜嫣赧赧一笑,道:“这位贵夫人,老婆子从天津来京师投亲,走了很远的路,实在又渴又乏,贵夫人不嫌我脏的话,不知是否能在贵府讨杯水喝?”

    杜嫣笑道:“有何不可,原来老人家从天津来的,天津我知道呢,我家相公说他在天津干了一番大事,不出十年,天津必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还说天津是他生平志向的一个试点……嘻嘻,我也不懂相公在说什么,反正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老妇人眼中浮起笑意,笑意里带着一丝难明的复杂。

    “贵夫人一定很爱你的相公?”

    杜嫣笑着大方地点点头。

    不知怎地,总觉得眼前的老妇人虽然穿得很普通,一看便是穷苦人家,但她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雍容和知xìng的气质却令杜嫣心生好感,总有一种忍不住想和她亲近的冲动。

    拍了拍额头,杜嫣失笑道:“老人家快进府坐坐,来人,给老人家上茶水点心……”

    老妇人急忙道谢,蹒跚往府里走去,口中不停地说着诸如多福多寿,子孙满堂之类的吉祥话。

    “子孙满堂”四个字却无意间触到了杜嫣的痛处,杜嫣身形一顿,咬了咬下唇,脸sè有些难看。

    老妇人也停下脚步,见杜嫣脸sè不好看,又变得惶恐起来。

    金柳一手抱着秦乐走下石阶,搀起老妇人的手,道:“老人家莫多心,姐姐这般模样不是对您,实在是……唉,反正您别提‘子孙满堂’这四个字便是。”

    老妇人眼中jīng光一闪,却故作好奇道:“莫非贵夫人府上香火子嗣不盛?倒是老婆子失礼了,贵夫人恕罪莫怪,其实生不出孩子倒也没什么打紧,老婆子年轻时也生不出孩子,幸好老婆子的父亲曾是行脚郎中,祖祖辈辈传下来一些医术和方子,给老婆子施了几针,又吃了两剂药,没过几个月便怀了相公的种,我这辈子一共生了三男二女,当时乡邻们都说老婆子命格好,旺夫家祠堂呢……”

    老妇人不知故意还是无意,絮絮叨叨罗嗦了一大通。

    一旁默默听着的杜嫣和金柳眼睛却渐渐大亮。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