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六十八章 自挖墙角

第五百六十八章 自挖墙角

    朱厚照终究不是暴君,干不出暴君的事,君臣权力的此消彼长完全取决于皇帝的xìng格,反过来说,如果朱厚照是非常强势而且杀人不眨眼的暴君的话,相信他的任何决定敢反对他的人一定不多,昔年太祖和永乐皇帝雄才大略,手握屠刀一次又一次的清洗朝堂,那时哪个大臣敢置疑或反对两位皇帝的意志?

    “不能杀啊,祖宗基业还需要他们帮朕打理……”朱厚照无比颓然地垂着头。

    秦堪叹道:“陛下为何不经内阁和通政司便突然发下圣旨?”

    朱厚照道:“朕还不是被这帮老家伙气糊涂了,朝会之后朕回到豹房,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坦,你说,这大明江山还是朕的江山吗?朕做什么决定还得先看大臣的脸sè,若是错误的决定也就罢了,你为朕立下那么多功劳,封个国公怎么就不行了?古往今来哪个皇帝当得如朕这般憋屈?”

    “陛下,古往今来,越是英明的君主活得越憋屈,唐宗宋祖哪个不英明?他们被臣下指责诘问时照样不能动怒,相反还得陪着笑脸向臣子承认错误,以后绝不再犯,唐太宗李世民因为害怕诤臣魏征指责,竟活活将自己心爱的鸟儿捂在怀中捂死了……”

    朱厚照心情好了一些:“如此说来,越憋屈就越说明朕是个英明君主?”

    秦堪脸颊微微一抽,这话不但说得没有自知之明,而且很不要脸,这小昏君跟“英明”二字有半文钱关系吗?

    “臣只是想告诉陛下,想要做英明君主,首先要受得住气,当然。受气不是成为英明君主的唯一条件,能受气的君主不一定都是英明的。”

    朱厚照指了指殿门外,道:“现在豹房外跪了一百多名大臣,事情已到这个地步了,秦堪,朕不能退步,否则颜面何存,你得想个办法帮朕把这事解决了。”

    朱厚照重重道:“总之,宁国公必须要封。而这些大臣也必须要给朕退步,这盆水朕既然已泼出去了,就不打算再收回来!”

    秦堪苦着脸叹气。

    话说得很豪迈,无形中一股王霸之气充斥殿内,真正是横扫**的帝王之威。只是小昏君这番话的本质含义却不大厚道,换个说法,他惹下的祸,却必须要秦堪帮他善后。

    朱厚照期待地盯着他:“秦堪,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你的损主意一向很多,这次必不会让朕失望。”

    秦堪叹道:“臣最近每rì三省吾身。已然无限接近正人君子了,而且道德感空前强烈,久已不出损人主意矣……”

    “少来!”朱厚照指着他,气笑了:“你若是正人君子。岂不成了我大明旷古空前的大灾难?你还是省省,老老实实帮朕毁人不倦。……对了,你今rì来豹房做什么?”

    秦堪拱拱手,道:“臣今rì来是为了拉陛下入伙的……”

    “入什么伙?”

    秦堪笑道:“臣有罪。臣与一些勋贵出资准备打造一支商船队伍,与海外朝鲜。rì本,琉球等国私相贸易,互通有无……”

    朱厚照楞了一下,道:“这……这岂不是违了祖宗成法?洪武年间太祖高皇帝便下过旨意,片板不准下海……”

    “陛下,你可知今rì所谓的‘片板不准下海’早已成了一句空话虚话,如今浙商闽商们花大笔银子勾结朝中大臣,权钱相授之下,大明海防线对他们形同虚设,一支支船队毫无顾忌地出海贸易,赚来的银子由官员占了大头,商人占了小头,早在宪宗成化年间便有忠直官员请求开海禁,然而却被满朝大臣以死相胁阻止,何也?这些大臣难道真为了维护祖宗成法而奋不顾生死吗?”

    秦堪盯着朱厚照,一字一字道:“错了!只因大明的海禁政策与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只有大明禁海,他们才可利用手中的特权私下与诸国交易,所以尽管咱们大明名义上封锁了海岸线,但京师市面上rì本的倭刀,朝鲜的丹参高丽瓷,琉球的肉挂香料等等琳琅满目的异国货物层出不穷,陛下若不信,亲自去西市上看看便知,臣试问,若咱们大明果真与邻海诸国断绝贸易往来,这些货物是如何出现的?”

    朱厚照呆住了,秦堪的话他根本不必去查验,因为他自己本身就喜欢经常乔装成平民满京师四处溜达,秦堪所说的异国货物他甚至自己都掏钱买过,只是他从来没细想为何大明的市面上为何会出现这些东西,今rì秦堪算是终于捅开了这层薄薄的纸。

    “你的意思是说……”

    “是的,陛下,祖宗成法已成了一纸空文,百年前森严的大明海岸线已成了那些商人和大臣们的私家花园,他们大把大把赚着银子,将陛下的墙角挖得七零八落,却在朝堂上口口声声要求陛下做个仁义道德之君……”

    “这群王八蛋,欺人太甚!”朱厚照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该杀!这些人该杀!秦堪,马上给朕查,查出一个杀一个!还有戴义和谷大用,你们的东厂西厂也给朕查!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的斯文败类,比唐寅更不是东西!”

    秦堪揉着鼻子苦笑,朱厚照似乎已将唐寅当成了判别斯文败类的风向标。

    “陛下,这些人是杀不完的,海运的巨大利益摆在他们面前,就算你杀了一批,还会冒出一批铤而走险,查杀的法子不仅治不了本,反而会令大臣们对陛下愈发敌视。”

    “那你说怎么办?”

    “所以,臣恭请陛下与臣合伙,海运利润之巨,一直被那些道貌岸然的文官和商人把持,他们赚得银子不见一分一毫上交国库,反而扮出一副道德君子的嘴脸处处与陛下为难,既然禁海已成空谈,陛下何不也和他们一样造船出海,赚得银子充实陛下的内库呢?陛下的豹房还没完全竣工,每年只靠几地矿税所出支撑内宫,陛下一定也很缺银子?”

    朱厚照思索半晌,道:“朕听懂了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要朕挖自己的墙角?”

    “呃,陛下可以这么理解,只要咱们把所有的墙角都包圆了,形成垄断了,让别人无墙角可挖,大明的海岸线也就太平了……”

    朱厚照幽幽道:“不可否认,朕生平干过很多混帐事,但挖自己墙角这件事……是不是混帐得太过分了?”

    “陛下既已干过那么多混帐事,这件事上就没必要生出太多羞耻心了……”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