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酒后惹祸

第五百八十二章 酒后惹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上章有笔误,宁王幕僚之一应是“李士实”,不是张士实,码字脑子犯抽,张冠李戴,惭愧之至。※br/>

    李士实的来头不小,也是宁王朱宸濠最看重的一位幕僚。

    他是成化二年的进士,当过刑部员外郎,当过按察副使提学浙江,还当过山东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甚至最高还当过刑部侍郎,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部级高官,不仅如此,李士实在学术文化方面也颇有才名,在当时文坛上的地位甚至与李东阳齐名,被世人誉为“三名士”之一。

    从他的这些个人履历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李士实是典型的大明士子,这类人嘴上正义,内心虚伪,虽谈不上对皇家有多忠诚,但按理说也绝不会参与一个藩王的谋反,尤其是这种部级高官,更应该有着相对比较坚定的政治觉悟。

    然而李士实事实上还是参与到了宁王的谋反之中,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成为宁王谋反集团的第二号核心人物。

    做出这样的选择自然是有原因的,其一,李士实是南昌人。

    不能小看大明士子的乡土情结,中国从古至今,“老乡”二字在国人心中的分量是很重的,李士实致仕归乡后,心怀异志的宁王对这位曾经官居侍郎的高官怎么可能不拉拢腐蚀?于是打着老乡的招牌亲自拜会李士实,有没有三顾茅庐不可考,但老乡这块招牌无疑很管用,宁王于是便交上了这个官场争斗中失败而被迫致仕的部级高官。

    其二,宁王朱宸濠后来死乞白赖与李士实结成了儿女亲家。

    不得不佩服朱宸濠的算计,一步一步将大明优秀的部级领导干部腐蚀,引导他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了自己的大业。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拉拢李士实,朱宸濠可谓下足了重本,而李士实显然没有吸取京师朝争失败的教训,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人心是多么的险恶,傻乎乎地答应了宁王的亲事。

    直到儿女成了亲,热闹散场,朱宸濠这才跟他摊牌,亲家你看啊。咱们朋友也交了,儿女也成亲了,正所谓八拜都拜过,只差最后一哆嗦,李士实很应景地问。“还差哪一哆嗦?”,朱宸濠便很诚恳地告诉他,你就帮帮忙让我率军打进京师当一回皇帝呗……

    碰到这么一个坑亲家的货,李士实愤怒极了,指着朱宸濠的鼻子,从太祖朱元璋一直骂到第一代宁王朱权,并强烈要求与朱家历代先祖的正室夫人发生非纯洁关系。哪怕朱元璋的老婆马皇后也不放过,越骂李士实越绝望。

    与宁王交好,与宁王结亲,这是满朝皆知的事了。将来若宁王谋反被诛,他李士实能逃得过加颈一刀。

    没办法,李士实只好悲愤的一咬牙一跺脚,跟着朱宸濠一条道走到黑。于是成了宁王谋反集团的第二号人物,从此踏上了贼船再也下不来。

    从这点上看。朱宸濠跟梁山及时雨宋江有点相似,碰到合意的人才便将其“赚上山来”,通常不管被赚的人是什么感受。

    …………

    …………

    王府书房内,朱宸濠的神情有些凝重,李士实和刘养正的脸sè也不大好看。

    “王爷,近rì南昌城内骤然多了不少生面孔,这恐怕不是件好事……”李士实沉声道。

    朱宸濠冷哼:“多半是朝廷的厂卫人马,不知他们收到什么风声,竟敢来探听本王的虚实。”

    李士实拧着眉道:“咱们并未露出任何反意,王爷以重礼交好京师各重臣,又常在府内邀宾宴客,与文士们谈论风月,招兵买马的事皆是下面的心腹暗中行事,不可能走漏风声呀……”

    朱宸濠叹道:“李先生难道忘了京师城里还有个秦堪吗?”

    李士实一惊,接着苦笑:“果真差点忘了他,或许旁人不知王爷意图,此人恐怕再清楚不过,当初王府幕僚陈清元落在锦衣卫手里,王爷遣重礼yù将其赎出,谁知那秦堪软硬不吃,后来竟设计陷害王爷,将王爷逐出京师……咱们至今仍不知陈清元的下落,落到锦衣卫手里,那陈清元怕是该交代的都交代了,王爷的意图在秦堪眼里已不是秘密……”

    提起这段耻辱的往事,朱宸濠眼迸出点点寒光,一双铁拳情不自禁握紧。

    “南昌近rì这些生面孔多半便是秦堪派来的锦衣卫探子,这秦堪不知怎的天生与本王八字不合,当年他还只是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没想到两三年时间过去,他竟已位封国公,手握整个锦衣卫,此子不简单呐……”

    李士实小声道:“王爷当初在京师时便不该与他结怨……”

    朱宸濠怒道:“李先生你自己再想想,本王何曾主动与他结过怨?都是他在撩拨本王,一步又一步逼得本王不得不与他反脸成仇!”

    一旁久久沉默的刘养正捋须一笑,神情非常从容悠闲,颇具几分万事尽在掌握的谋士风范。

    刘养正的派头十足,但若论起出身和资历,却比李士实这个曾经的部级高官差远了,他只是个考不上进士的举人而已,考不上进士不丢人,不过考不上进士却仗着读过几本兵书,便处处摆出一副孔明再世的样子那就有点丢人了,但刘养正的自我感觉非常好,或者说脸皮非常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偏偏朱宸濠很吃他这一套,每每看到他摆出算无遗策的模样便打从心底里感到赏心悦目,刘养正和李士实给了朱宸濠一种卧龙凤雏尽入吾彀中的错觉,唾手而得天下有何难哉。

    老朱家圈养藩王的政策在这里便显现出了弊端,王爷们一个个都成了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王爷勿忧,学生以为,南昌进来这么多锦衣卫探子并不足虑,王爷只要没有公然举旗对抗朝廷,秦堪便奈何不了王爷。他派这么多锦衣卫来南昌,为的也是寻找王爷造反的证据,对京师朝廷来说,藩王造反非同小可,秦堪圣眷再隆亦不可能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此乃取死之道,再说王爷这些年给京中重臣送过那么多礼,就算秦堪有什么动作,那些不想被牵连的重臣们怎能不群起而攻之……”

    朱宸濠神sè渐缓。冷笑道:“刘先生说得不错,一个靠着奴颜卑sè媚上而得宠信的小人,本王何惧哉,如今咱们要做的便是招兵买马,拉拢收买鄱阳湖上的水贼盗匪。另外……”

    朱宸濠手指无意识地敲了敲桌案,道:“新任江西巡抚孙燧最近可有举动?”

    刘养正冷笑道:“那孙燧不识抬举,学生代王爷几次送重礼上门,皆被婉拒退回,平rì无论衙门办差还是私下宴客,孙燧总与我王府中人刻意避开,王爷。这人怕是用不了。”

    朱宸濠重重一哼:“既然不能为本王所用,便让他滚回京师去,莫要在本王面前出现,如若不然。呵呵,王哲董杰等人便是他的下场。”

    王哲董杰皆是前任江西巡抚,在孙燧之前,共计四任江西巡抚莫名离奇死在任上。或死于中毒,或死于匪盗。四个人在江西巡抚任上都没干满一年,朝中有人猜测与宁王有关,奈何苦无证据,事涉藩王皆不敢问。

    *******************************************************************

    秦堪酒醒后头很痛,痛得很想拿把斧子把头剁下来。

    没醉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宿醉有多痛苦,那是一种被无形大手生生将**和灵魂剥离的痛,当然,事实上秦堪也痛得不怎么想要灵魂了……

    痛苦地揉着太阳穴,秦堪嘶哑着嗓子呻吟般呢喃:“来人,拿水……”

    耳边一道声音如释重负般笑道:“好了,老爷醒了,快请夫人来……”

    很快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秦堪睁开眼,杜嫣一脸怒气,而怜月怜星小姐妹却古怪地瞧着他,似乎……想笑?

    秦堪虚弱地翻着白眼:“看什么看,赶紧拿水来!相公我渴死了。”

    怜月赶紧将秦堪扶起身,怜星则非常乖巧地将茶水送到秦堪嘴边,一口口的喂。

    牛饮了好几盏茶水,秦堪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这才回过神,悚然一惊。

    “我怎么在家里?昨晚不是和王守仁一起喝酒来着吗?王守仁呢?”

    杜嫣再也忍不住,气得直戳秦堪脑门儿。

    “你还好意思提昨晚,也不知你打哪儿认识那么一个叫花子……”

    秦堪气定神闲道:“别老一口一个叫花子,人家可是有功名的读书人,而且是很厉害的读书人,简直可以算是圣人了。”

    杜嫣呸了一声,气道:“你知道你昨晚和那位圣人干什么了吗?”

    这还真不知道,秦堪昨晚喝到最后已经断片儿了,只记得和王守仁踉跄离开燕来楼,后面的事情便完全失去了记忆。

    “我糟蹋良家妇女了?”秦堪有些惴惴,这是他最担心的事,虽说以如今秦堪的地位,就算真干了这么没出息的事,也没什么要紧的,连政敌都懒得用这种脆弱的理由打击他,只是若真干了这事,教他这位新晋宁国公的老脸往哪搁?

    幸好杜嫣的回答让秦堪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那倒没有,跟昨晚你干的事情比起来,糟蹋良家妇女简直不算事了……”

    秦堪呆滞片刻,接着大惊失sè:“难不成我把王守仁糟蹋了?王守仁他人呢?”

    杜嫣俏脸发黑,气得狠狠掐了他一下,道:“满脑子乱七八糟想什么呢,你知不知道昨晚你和那叫花子合着伙儿把李东阳大学士家房子烧了!”

    秦堪呆住了:“…………”

    杜嫣见秦堪久久不语,又好气又好笑,恨恨地再掐了他一下,道:“平rì见你斯文儒雅,一副读书人的做派,怎的喝了酒便无法无天,杀人放火什么事都敢干……”

    “夫人此言差矣,相公我没喝酒的时候照样也杀人放火……”秦堪觉得头愈发痛了,揉着眉心道:“说说,我昨晚和王守仁到底干了什么事……”

    杜嫣气哼哼地把秦堪昨晚干的事说了一遍。

    秦堪和王守仁都是行动派,说做便做,昨晚喝到酣畅处,一说起偷酒,二人一拍即合,马上出了燕来楼,为了突出偷酒这件事的风雅,秦堪乘着醉意特地将身边的侍卫全都赶远,然后二人踉踉跄跄在京师内城游魂般瞎逛,秦堪的侍卫见国公爷醉了,又不敢真的走远,一直远远在他身后跟着。

    二人不知怎的逛到了内城李东阳府门前,一见门口两只高挂的李府灯笼,秦堪忽然想起李东阳家里存着好酒。

    作为掌管天下最大特务机构的总头目,京师各个大臣家里的隐私秦堪件件都知道,李东阳常跟友人吹嘘自己曾在后院梅树下埋了十坛女儿红的隐秘事秦堪自然也非常清楚,他更清楚李东阳把这十坛酒当成了传家宝贝,连他儿子李兆先跟朱老公爷的孙女成亲那天都没舍得拿出来喝。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李东阳万万没想到自己时常挂在嘴边吹嘘的宝贝真被贼惦记上了。

    于是月黑风高的夜里,秦堪和王守仁借着酒兴,不知从哪儿寻摸了一架梯子,就这样翻上了李府的围墙。

    作为当朝大学士府,府内的守卫自然也是森严的,二人刚骑上墙头便被李府的家丁护卫发现了,铜锣敲得震天响,火把一支支点了起来,将二人照得纤毫毕现,无所遁形,围墙的另一边,秦堪的侍卫也吓坏了,打着火把急匆匆赶来救驾,不远处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连五城兵马司巡夜的兵丁也惊动了。

    秦堪和王守仁二人骑在墙头好生尴尬,相比之下秦公爷还是比较要脸面的,二话不说立马放弃了偷酒行动,顺着梯子便下来了,王守仁酒还没醒,自告奋勇留下断后,秦堪此时当然不会跟他客气,老实说,他正想一脚把王守仁踹下墙头引开李府护院家丁的注意,既然王守仁主动要求留下,秦堪正求之不得,匆匆塞给他一支火把后便跑远了。

    王守仁不愧jīng通兵法,深知声东击西之妙用,骑在墙头哈哈狂笑两声,手里的火把脱手飞出,恰好点燃了李府后院的马厩,忙着追偷酒贼的李府家丁们大惊失sè,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开始灭火,而王守仁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还骑在墙头狂笑不已,口里高声唱着“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最后被义愤填膺的李府护院当场拿下,揍了个半死……

    …………

    听完杜嫣的细述,秦堪的脸sè愈发难看了。

    很难想象斯斯文文的自己竟干出这么狂野的事情,酒果然不是好东西啊……

    杜嫣说完还不解恨,使劲拿手指戳秦堪的太阳穴:“堂堂国公爷,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喝了酒怎地这副德行?老跟我说当今天子荒唐,常惹祸事,你比他好到哪里去了?”

    “别戳,相公头要爆了……”秦堪痛苦地捧着脑袋呻吟。

    “今rì天还没亮,相公干的坏事便满城传开了,如今相公的名头可是实实在在的名震京师,声名远扬啦……”杜嫣越说越气,最后却忽然噗嗤笑了。

    秦堪有气无力道:“这几rì相公还是不出门,先躲躲再说……”

    杜嫣笑着叹气:“相公怕是躲不过去了,李东阳李大学士今rì一下朝便直奔咱家,现在还坐在前堂等着兴师问罪呢。”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