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九十章 孤燕栖城

第五百九十章 孤燕栖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守仁的回答令钱宁和手下们的脸sè僵硬起来。

    他们满怀希望和期待,他们把王守仁当成主心骨,却实在没想到竟等来这么一个回答。

    这个回答没什么不好,可是想半天想出个逃命快一点的主意的人,为何有脸摆出一副胸有成竹智珠在握的恶心样子?

    近百人翻出近百道白眼儿,钱宁脸sè也很难看,却仍克制着回头怒瞪了手下兄弟们一眼。

    “下官离京前秦公爷有交代,一切唯王大人马首是瞻,我等只保王大人周全,王大人怎么说咱们便怎么做,余者皆不得干涉。王大人说要逃命,那咱们就逃命。”

    王守仁笑眯眯地盯着他:“你是不是觉得跟本官逃命很丢脸?”

    “下官不敢。”

    “古来征战厮杀,皆以时势为进退,明知不敌仍以弱击强,虽气节可嘉,却是莽夫所为……呵呵,我王守仁读了半辈子圣人书,一身万人敌所学,可不是为了来江西跟土匪拼命的。”

    钱宁渐渐懂了:“所以咱们先要避敌锋芒?”

    王守仁慢吞吞道:“其实我认为是逃命,你非要说避敌锋芒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意思是一样的……”

    “江西处处匪患,咱们避往何处?”

    王守仁看着远方,一字一字道:“九江府城,接管兵权!”

    …………

    …………

    一个人能当上圣人,至少绝不会是懦夫。很快江西地界的土匪山贼们就能领教到王守仁的厉害,但凡有个有心人稍微查一下这位新来的汀赣巡抚的履历,就绝不会这样一拨接一拨的sāo扰他。

    一个在穷山沟里贬谪两年,连屋子都没得住,饭食还得自己想办法种田兼打猎才能吃进嘴的人,就算他成了圣,心中仍有魔,这样的人多少都有一点报复社会报复人民的想法,哪怕当了大官不适合报复社会和人民,但是对土匪们却不会太客气的。暂时的隐忍背后总酝酿着雷霆霹雳。

    众人确定了行程。乔装成商旅打扮,快速地朝下一个集市急行。路上又遇到两拨土匪,众人皆以王守仁定下的逃命原则,避而不战快速逃离。

    终于在集市上买了上百匹骡马。众人上马朝九江府飞驰而去。一rì后进了九江城。众人满脸喜sè,入城后分头行动,王守仁直奔九江知府衙门。钱宁则分赴九江城内的锦衣卫百户所,并派出手下赴城外请来九江卫所指挥使。亮出圣旨和调动兵马的文书后,知府和指挥使老实交出了九江的军政大权。

    直到这一刻,王守仁才彻底松了口气。

    还好,宁王的势力发展有限,九江府仍在朝廷的掌握中,有了九江府这个据点,即将到来的宁王叛乱仍可压制。

    ******************************************************************

    南昌宁王府。

    唐寅又倒在地上打摆子,浑身痉挛乱颤,白眼上翻,嘴角适时地冒着白沫儿,王府的两名大夫一左一右抓着他的脉,奈何唐寅身子扭动不停,一刻不肯安静,大夫们把了半天脉却无法诊断病因。

    宁王和李士实站在旁边,皱眉看着不住颤抖着的唐寅,宁王越看火气越大,恨不得一脚踩上那张讨厌的脸,让他装个够。

    “两位大夫,此人病况若何?真是癫痫之症吗?”。李士实很客气地问道。

    大夫叹气:“脉象既快且乱,按说是发病之兆,不过光看脉象也拿不准,不论什么人像他这样子动弹,脉象都会乱的,看他发病的表象,倒也不似作假,确实跟癫痫发作一般模样……”

    地上躺着唐寅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浑身打摆子打得更激烈了,嘴角的白沫儿跟溢出锅的米汤似的越冒越欢实,气得一旁的宁王虎目含怒,蠢蠢yù抽。

    “唐寅,你太过分了!本王哪点薄待你了,你非要出乖弄丑,做出这副样子戏耍本王?”

    唐寅充耳不闻,欢快颤抖,他现在是病人,而且是毫无思想毫无理智的病人……

    “归附本王,天下钱权美sè任尔取之,你怕什么?”

    唐寅继续颤抖,抖得有点累……

    宁王的身躯也开始抖了起来,和唐寅的频率很一致,他是被气的。

    李士实静静看着这一幕,嘴角闪过一丝邪笑,凑在宁王耳边悄声献计。

    宁王狰狞一笑,大喝道:“既然疯了,本王倒要瞧瞧你疯到什么地步,来人,端一盆粪水来,本王看你喝不喝!”

    唐寅苍白的脸sè顿时泛了青,身子剧烈抖动几下后,头一歪,晕过去彻底没动静了。

    宁王冷笑:“晕过去就没事了?打的好算盘,来人,把粪水给他灌进嘴里去!”

    昏迷中的唐寅脸颊不自觉地狠狠抽搐了几下。

    一只手狠狠抓住了宁王的脚脖子,宁王垂头看去,唐寅不知何时已睁开眼,满脸泪水地看着他,神情悲愤莫名。

    “王爷,……你太过分了!”

    …………

    …………

    宁王府外的南昌城某个偏僻的茶肆。

    茶肆的生意并不好,这些年宁王对南昌城的商贩,富户和百姓大肆搜括,满城人丁皆苦不堪言,连生计都无法维持,谁还有闲钱和闲工夫喝茶?

    这座茶肆的生意也快维持不下去,倒闭关张即在眼前。

    今rì的茶肆内出人意料地坐了两桌客人,一桌是两名穿着短衫普通百姓模样的汉子,另一桌只有一位客人,这位客人戴着斗笠,进门后都不愿取下,斗笠宽宽的边沿将客人的脸遮得严严实实,令人无法窥其相貌。

    幸好茶肆只是茶肆,茶博士也不需要相亲,客人愿不愿取斗笠是他的zì yóu,只要他不拖欠茶钱,哪怕他是个人见人憎的丑八怪,但他给出的铜板一定不难看的。

    殷勤给两桌客人倒好了茶,茶博士很自觉地退回了柜台后,继续愁眉苦脸看着入不敷出的帐簿,掰着手指倒数即将关门大吉的rì子。

    两名普通百姓模样的汉子一边漫不经心地吹拂着滚烫的茶水,一边低声窃窃私语。

    他们的聊天里提到“秦公爷”三个字时声音稍微大了一些,另一桌戴着斗笠的客人听到这三个字浑身不易察觉地一震,身子便不由自主微微倾过一边,支着耳朵听他们聊天。

    “今rì清晨接到京师秦公爷的严令,令我等不惜一切代价救出被困宁王府的唐寅,唉,这桩差事可怎么办呀……”

    “宁王府戒备森严,那姓唐的书生被宁王抓进府后连死活都不知,我们南昌城里所有的探子加起来不过百人之数,若是硬闯王府救人,怕是连前门都没到就被王府侍卫杀得干干净净了。”

    一名汉子眉头深皱,忍不住口出怨言:“这姓唐的到底交了什么狗运,竟认识咱们锦衣卫的秦公爷,为了救他,秦公爷甚至连‘不惜一切代价’的死命令都说出来了,为秦公爷死咱老周没二话,风里火里只等公爷一句话,可是为这姓唐的死,老周心里可有点不大乐意了……”

    “你赶紧闭嘴,知道这姓唐的什么来头吗?”。

    “听说是个酸书生?”

    另一名汉子笑道:“他可不止是酸书生这么简单,咱们不是读书人不知道,大明的士林里,唐寅的名头大得很呢,别人都叫他江南第一风流才子……”

    “嗤!风流加才子……不就是识几个字的piáo客么?”

    “唐寅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咱们秦公爷的情分,那可是实实在在比亲兄弟还亲,你知道咱们秦公爷出身绍兴,公爷未发迹以前混得颇为落魄,据说衣食无着,后来在绍兴城里认识了唐寅,二人一见如故,从此唐寅写诗作画,公爷便靠他的诗画赚钱糊口,因为唐寅,公爷才有了好rì子,才愈发平步青云,你说就凭这样的交情,难道不值得秦公爷不惜一切代价救他吗?”。

    口出怨言的汉子顿时也转了话风,不由赞道:“秦公爷真仗义!”

    二人说了半晌,却没拿出一个救唐寅的法子,两两对望叹了口气,掏出几文铜钱扔在桌上,双双离去。

    另一桌上的客人这才悄悄抬起头,斗笠yīn暗光影下,露出一张绝美脱俗的脸庞。

    怔怔发呆半晌,斗笠下那张艳若桃李的俏颜悄然一笑,朱唇微启喃喃自语。

    “原来他已晋爵为国公了……想不到他当年在绍兴如此落魄,只有真正吃过苦的人方知人世艰难,才会一心为百姓谋福祉,我没有看错人……”

    “既然那唐寅与他有旧,而且如此着紧唐寅的xìng命,我便为了他出一回手……”

    女子喃喃说着,yīn影下的俏面似乎飞上一抹嫣红,轻轻地噗嗤一笑。

    “秦堪啊秦堪,这份人情你欠定了,却不知你将来拿什么来还我……”

    *****************************************************************

    PS:病了,浑身发冷,跟唐寅一样打摆子,今天少更一点……(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