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九十二章 释仇结善

第五百九十二章 释仇结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丁顺表现得比秦堪更兴奋。只差手舞足蹈了,兴奋的眼睛里不时闪烁着凶光,杀机毕露。

    丁顺肚里早就憋了一口怨气,这股怨气从除刘瑾之后便有了,别人对刘瑾的覆灭细节或许不清楚,丁顺却是最清楚的人,一切都是秦公爷在幕后聚集,定计和**作,可以说刘瑾的倒下与秦堪有着最直接的关系,除刘瑾前文官们对秦公爷的态度可谓和善友好,那时大伙儿唯一能指望的,便是秦堪这位能与刘瑾一较长短的权臣。

    刘瑾死后,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又所谓狡兔死走狗烹,文官们对秦堪的态度越来越恶劣,隐隐已将秦公爷当成了第二个刘瑾,成为他们下一个诛除的对象,其中就以杨廷和的态度最为典型。

    今rìyīn差阳错居然被锦衣卫拿到了杨廷和的把柄,只待宁王将来造反,杨廷和受贿的证据足够令他罢官免职,一辈子都要背一个私通反王的臭名声,杨家五代以内算是翻不了身了。

    “公爷,这次千万不要对杨廷和客气,出手便将他致于死地,这种卸磨杀驴的官儿死一个少一个!”丁顺兴奋地搓着手笑道。

    秦堪冷冷一记眼镖shè去。

    丁顺脸sè一僵,随即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改口道:“……过河拆桥,公爷恕罪,属下读书少。”

    “读书少一个个成语用得那么顺溜,你若再多读几本书,岂不是要把本公爷活活气死?”

    丁顺嘿嘿讪笑不语,跟秦堪这些年,他也愈发了解这位公爷的xìng子,脾气委实好得很,轻易不乱跟属下发火,于是丁顺李二这些人在秦堪面前也就越来越放得开了,当然,这样的待遇仅限于当初从南京便跟着秦堪的心腹亲信,别人若敢在秦公爷如此没大没小,用不着公爷吩咐,丁顺会亲自把他种进土里等待来年生根发芽……

    慢慢敲着书案,秦堪拧眉看着面前这份长长的名单,一时竟陷入两难。

    对杨廷和是除去还是留着,秦堪委实有点犹豫。

    总的来说,杨廷和是好人,只是好得不那么纯粹,当官受点贿赂其实是非常普遍且正常的现象,包括秦堪他自己也干净不到哪里去,每年进京述职考评的地方官员多如牛毛,俗话说进庙要拜神,秦堪这尊大名鼎鼎的凶神杵在京师,手下皆是一群无法无天的锦衣卫,就算秦堪自己并无半点表示,哪个地方官员敢不主动奉上重礼?

    宋朝给辽国交岁币大抵也是这么个意思。

    要命的是杨廷和收礼没挑人,所以一步踏错,陷自身于污泥里无法自拔,眼下的情势却令秦堪为难了。

    是趁机排除异己,还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抢救一下犯了错误的老同志?

    秦堪头痛了,最烦这种好得不纯粹又坏得不纯粹的人,好坏各沾点边儿,令人想痛下杀手又不忍心。

    “丁顺,叫人备马车,先拿我的名帖投杨府,我要去杨廷和府上拜会杨大学士。”

    “公爷要下手了?”丁顺兴奋地道。

    “本公爷想对你妹下手!”秦堪怒道,这不争气的家伙满脑子杀人放火,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混帐。

    谁知丁顺闻言如同中了彩票般狂喜:“公爷说话算话?”

    ******************************************************************

    自从朱厚照下令厂卫奔赴南昌侦缉宁王所为后,杨廷和便告了假,对外称卧病,避不见客,也不问朝政国事,内阁只剩两位大学士,愈发忙碌不堪。

    江西布政司副使胡世宁的一纸劾书闹得满朝皆知后,杨廷和便已绝望,他知道后面的事态自己已无法掌控了,他的命运已和江西南昌那个无法无天的宁王绑在了一起,宁王不造反便是晴天,宁王若造反便是晴天霹雳,等待杨廷和的只有抄家流放,甚至是斩首。

    杨廷和无法阻止宁王的野心,更无法阻止厂卫倾力揭开这个要命的盖子,他只能告假在家,绝望中等待自己声败名裂的那一刻到来……

    当年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开心时刻,何曾想到自己竟有如此绝望的一天?

    杨府说是避不见客,但也因人而异。当秦堪的名帖被捏在杨廷和手中时,杨廷和脸sè青红不定,沉默半晌,黯然长叹。

    “叫他进来吧。”

    秦堪独自一人走进杨府,没有带任何随从,如同寻常的探访友人一般,秦堪手中甚至提了两盒糕点,礼节做得十足。

    杨廷和坐在前堂主位,目光无神地看着秦堪,相比秦堪的意气风发,杨廷和简直像个躺在棺材里的死人。

    “你终于还是来了……”沉默许久后,杨廷和黯然叹道:“来得比我想象中更快,扳倒老夫如此迫不及待了么?”

    秦堪笑道:“客人登门,主人至少该说几句蓬荜生辉之类的客气话吧?为何杨先生却一副见了黑白无常的模样?我长得很难看么?”

    杨廷和冷笑:“秦堪,你我素无来往,今**也不必假惺惺,既然登了我杨府的门,想必你手里已拿到了把柄,用不着yīn阳怪气,抄家还是拿人任凭你吧。”

    这句话倒给秦堪提了个醒儿:“说起抄家……”

    秦堪起身,在前堂内转来转去,眼睛一亮,几幅唐宋名人山水已被他取下,然后小心卷好,放在案几上。

    杨廷和气得浑身直颤,咬着牙冷笑:“老夫这府中珍奇字画古玩无数,你一个人怕是抄不完的,还不赶紧让你的爪牙们冲进来更待何时?”

    秦堪仍在前堂寻宝,心不在焉的摆摆手:“不急不急,我先抄一遍再说……杨先生,你家宝贝可真不少啊,咦?这不是宋朝宫廷画师高克明的《溪山雪意图》吗?如此宝贝应该拿出来多晒晒太阳的……”

    杨廷和忍不住怒道:“竖子不学无术,晒太阳它就毁了!”

    秦堪眼睛一直眯着,锐利的目光不停在杨府前堂内扫视,心中暗暗叹息,可惜没找到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不然这回来杨府可就大发特发了……

    挂在前堂的名人字画已然算得上传家宝贝了,只不知杨府内院库房里还藏着怎样的宝贝,说不定真有《清明上河图》呢……

    想到这里,饶是秦堪这些年见多识广,心中也忍不住滚烫起来。刚才好不容易做出的决定此刻又开始动摇犹豫。

    ——要不索xìng真把杨廷和拿下,把他家抄了,然后在诏狱里把杨廷和弄死,他杨家的宝贝多几样少几样谁说得清楚?

    秦堪使劲甩甩头,克制住心中如烈火般熊熊燃烧的贪念。

    严厉地提醒自己,如今自己已位封国公,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吃相不能太难看,堂堂国公爷谋夺当朝内阁大学士的家产,说出去就有点恶心了……

    秦堪在杨府前堂转悠了好几圈,手上的珍稀字画又多了好几卷,杨廷和的耐xìng被他耗尽了,拍案咆哮道:“抄家就大大方方抄家,拿人就痛痛快快拿人,你这般蟊贼进屋般的模样却是为何?你想恶心死老夫不成?”

    秦堪赫然一惊,讪讪地笑了笑:“见笑了,呵呵,杨先生见笑了,不拿了,再不拿了……”

    恢复了当朝国公的端庄模样,秦堪坐在宾位,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沉默着递给杨廷和,杨廷和接过一看,顿时面sè惨白,冷汗潸潸,一脸绝望地阖眼长叹。

    “你果然是有备而来,老夫的罪证想必你也准备好了吧?”

    秦堪笑道:“说实话,罪证锦衣卫暂时还没拿到,不过上面的数额应该是没错的,只少不多,我纵不说想必杨先生也清楚,宁王造反只在眼前,待他反旗一举,锦衣卫想找杨先生的罪证还怕找不到?”

    杨廷和仍阖着眼,悔恨的老泪却从眼睑缝中缓缓流出。

    “不错,迟早而已,老夫早知躲不开此劫了……”杨廷和老泪纵横,叹道:“拿人吧,这次老夫不再争辩,老夫一生位极人臣,然而终究犯了糊涂,私受宁王贿赂,给老夫埋下了祸根,悔不当初啊!”

    秦堪淡淡一笑,身为锦衣卫指挥使,诏狱里亲自审过的犯官也不少了,类似的悔恨痛心模样见得更多,杨廷和的忏悔告白似乎并无太多新意。

    伸出手取过杨廷和手上那张纸,秦堪忽然刷刷几下将它撕成碎片。

    阖眼等待命运宣判的杨廷和听到碎纸声,立马睁开眼,愕然看见那张纸已被秦堪撕成了一片片,堆积在脚下,杨廷和布满泪痕的老脸震惊地看着秦堪。

    “你这是……为何?”

    秦堪哂然一笑:“你什么都没做过,我也什么都没看见,能抹平的我都帮你抹平,将来宁王造反被擒会不会把这事捅出来,那可要看杨先生你自己的造化了……”

    杨廷和呆怔半晌,脸上渐渐露出极度的惊喜之sè。

    “你,为何如此?老夫平rì在朝堂上处处与你为难,陛下两次晋你之爵,皆被老夫以死相抗,如今老夫有把柄在你手中,你竟将我放过?”

    秦堪笑着叹气:“也许我今rì吃错药了吧……”

    杨廷和沉默半晌,忽然像遇到流氓的良家妇女似的勃然变sè:“莫非你yù以此事要挟,想要老夫沦为你的爪牙?告诉你,老夫宁死不从!”

    秦堪喃喃一叹:“果然好人做不得,每次做了好人总会听到一些混帐话……”

    秦堪淡淡朝杨廷和瞟了一眼,目光中已带了几分冷意。

    “我秦堪的敌人遍布朝野,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用得着以此事要挟你么?”

    杨廷和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脸sè赧赧道:“老夫实在想不通你为何放过我。”

    秦堪叹道:“也许朝堂上的混蛋太多了吧,就算把你扳倒又怎样?再上来一个内阁大学士难道就瞧我顺眼了?与其便宜了别的老混蛋,还不如便宜你这老……咳咳,老人家。反正,你应该不会比别人更坏,对吧?”

    这番话令杨廷和脸颊抽搐了几下,不知该怒还是该喜,尴尬的沉默许久,杨廷和长长一叹,脸sè已如冰雪初融。

    “老夫……应该感谢你的。”

    秦堪笑道:“别谢了,以后少给我堵我就谢天谢地了……”

    杨廷和展颜笑道:“该添堵时还是要添的,这个老夫可不敢保证。”

    二人相视一笑,彼此的笑容都很和善,竟有几分一笑泯恩仇的味道。

    …………

    秦堪很快从杨府走出来,他的心情很好,嘴里甚至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手臂弯里却抱着一大捆从杨府前堂搜括的名人字画。

    杨廷和一直将他送出大门外,最后见他如同扔柴火似的将一大捆珍稀字画抛进马车,杨廷和的脸颊使劲抽搐起来。

    见秦堪半个身子已钻进了马车,杨廷和心中一急,忍不住开口了。

    “你……等等,老夫还有一事相询。”

    “杨先生有话请讲。”

    尴尬地搓了搓手,杨廷和罕见地红了脸,讷讷道:“你今rì不是来抄我家的吧?”

    “当然不是,你见过如此温文尔雅的人亲自抄家吗?”

    指了指马车上横七竖八的字画,杨廷和一脸肉痛:“那这些字画……”

    “都是我的啊……”秦堪一副被贼惦记上的提防表情,jǐng惕地打量着杨廷和:“杨先生有何指教?”

    “啊?”

    ******************************************************************

    南昌宁王府。

    唐寅的心跳很快,快得仿佛进军的鼓点。

    时已近午时,离约定的时间只差一刻,唐寅早早便出了门,宁王府的侍卫果然没拦他,作为江南第一**才子,宁王对他还是颇为敬重的,哪怕唐寅虚情假意归附,哪怕他跟徐庶入曹营一样终生不出一语,不献一计,宁王也不会对他有丝毫为难。

    唐寅这块**才子的招牌便值得宁王如此敬重,它是宁王将来收服天下士子民心的一件武器,宁王也不指望像唐寅这样的书呆子能给他献出什么惊才绝艳的妙计。

    被王爷看重的招牌今rì只想在王府里随便逛逛,侍卫们是不会反对的。

    当然,鉴于唐大才子曾经独自逃命却在王府迷路的可耻事迹,今rì唐寅身后还是跟了四名侍卫紧紧相随。

    唐寅走得不快也不慢,负着手一副饶有兴致欣赏王府美景的模样,显得悠闲而自在,脑海里深深记着那位不知名的厨子的话,出门向东,行四百步,有一个偏僻的小院,院中一口老井……

    唐寅依言而行,走足了四百步后放眼一望,不由大吃一惊,脸sè分外难看。

    眼前哪里是什么小院子,分明是一座黑幽幽的小树林。

    唐寅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被那该死的厨子坑了!

    当然,读书人善于总结,也善于想象,很快唐寅脑海中又冒出了第二个念头……

    “呃……,这位侍卫大哥,敢问此处可是宁王府的东边?”

    侍卫环臂而立,懒洋洋地翻了翻眼皮:“这里是王府的西边……”

    说着大拇指往身后一翘:“那边才是东边。”

    唐寅索然而萧瑟地呆立许久,脸上汗如瀑布:“……唐某还想去东边瞧瞧。”

    **********************************************************************

    PS:今天仍是双倍月票,有票的同志千万别藏着掖着了,赶紧投吧,过期作废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