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九江剿匪

第五百九十四章 九江剿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无论霸道还是孔孟之道,其本质都是“碾过去”,说得通俗一点,那便是“专治各种不服”,造反也属于“不服”的一种,这是病,得治。

    被背叛的滋味不好受,特别是被背叛了一次又一次,安化王造反,宁王造反,年轻的朱厚照终于见识到了人心的险恶,也终于知道为何那么多帝王总是站在巅峰处长叹“天家无情”。

    朱厚照很快平静下来,他已长大,已学会了面对现实,尽管现实仍是那么的残酷,可他至少勇于直视,然后伸出手,以帝王之威将这些残酷的现实一一抹平。

    “招兵买马近十万,消息确实么?”朱厚照平静地问道。

    “确实,锦衣卫不敢虚报,他们吃罪不起,表面上看,宁王只拥三卫,三卫整编满员,并无超员的迹象,但宁王靠的并不是三卫,三卫指挥使皆是朝廷委派,而且里面充斥厂卫眼线,宁王无法完全掌握三卫,他的真正实力是那些暗中招募来的盗匪水贼,这些盗匪水贼以数百上千为一伙各自分散,由宁王府派出心腹亲信掌管,平rì里打家劫舍,一旦宁王起事,他们换身衣裳便是悍勇之兵,陛下万不可小觑。”

    朱厚照点头:“宁王在准备,朕也要开始准备了,宁王反,则江西乱,必须从南直隶和湖广各地卫所调兵,只不过调兵太过繁琐,怕是赶不及堵截反军……”

    秦堪笑道:“陛下勿忧,还记得前不久离京赴任的汀赣巡抚王守仁吗?如今他正在江西九江府,想必他对宁王的反意也有所察觉,目前正在九江府调集卫所兵力,宁王若反,首必取南京,yù取南京则必先取安庆,王守仁打算在安庆外围先建一道防线拦截反军,为朝廷调集重兵争取时间……”

    朱厚照喜道:“此乃老天助朕也!”

    秦堪笑笑没说话,他总不可能告诉朱厚照其实王守仁赴任江西是他很早以前处心积虑的安排,这话说出来不大妥当。

    朱厚照笑道:“九江府既然有王守仁驻守,少说也该能撑得十天半月,朕这便给王守仁下一道特旨,许他临机节制江西和湖广所有兵马,至于南直隶,交给魏国公徐老爷子,待南直隶兵马集结后,开赴安庆府,与朱宸濠决战!”

    秦堪躬身笑道:“陛下英明,正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仿佛亲自统率大军一般,臣钦佩万分。”

    这句话令朱厚照呆楞了一下,怔怔地看着秦堪,连表情都凝固了。

    秦堪暗叹一声,不得不把话挑得更明白一些:“陛下不是一直想统率千军万马,驰骋纵横天下么?宁王谋逆岂不是绝佳的机会?”

    朱厚照两眼睁大,瞬间露出极度的狂喜之sè。

    “哈,哈哈哈哈!对,对对!藩王造反,朕怎能安坐京师,任贼子横行荼毒朕的江山和子民?宁王造反造得好,造得妙!哈哈……”

    秦堪垂下眼睑苦笑。

    话的意思是没错的,不过听起来却总有一股浓郁的混帐味道,若真有在天之灵这回事,此刻皇宫太庙里的大明历代朱姓祖宗牌位应该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来吧?

    自永乐皇帝迁都北平之后,京师皇宫大殿经常被雷劈,现在想想,恐怕不仅仅是地理和建筑的原因……

    朱厚照笑声方歇,拍案大声道:“朕决定……御驾亲征!”

    秦堪笑道:“吾皇威武。”

    建议朱厚照御驾亲征倒不是秦堪的一时玩闹,一个久居深宫的皇帝连自己的天下是什么模样都没见过,实在算不得称职的皇帝,趁此机会出去走一走,看看各地的风土人情,对朱厚照来说不是坏事,况且秦堪深知这次宁王谋逆对朝廷的威胁其实并不大,御驾亲征根本毫无危险,这也是秦堪敢撺掇朱厚照离京亲征的原因之一。

    “陛下御驾亲征,恐怕朝中那些大臣们不答应……”秦堪面现难sè。

    朱厚照哈哈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指了指秦堪,一推二五六:“这不有你么?你一定会为朕想出让大臣闭嘴的法子。”

    *******************************************************************

    江西剿匪记仍在继续。

    王守仁接手九江府的军政大权后,下的第一道军令便是剿匪。

    大抵是来江西这一路上被山贼土匪们折腾够惨了,接掌兵权后王守仁对山贼土匪们的报复可谓疯狂,正是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抢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于是九江府附近的土匪们倒霉了。

    论读书,谁也没有王守仁读得多,人家都读成了圣人,就差背后长一对翅膀飞升了,土匪们算哪根葱?论兵法,嗯,兵法也是书……

    土匪们终于尝到被人围追堵截被人用箭shè用刀砍是什么滋味了,以往这些活儿基本都是他们干的。

    九江府百里方圆展开了严打行动,第一轮清剿,九江府附近的土匪被剿灭了三千多人,土匪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好躲进深山里不敢出来,大秤分金大碗喝酒的好rì子从此一去不复返,能喝上两口稀粥已是老天垂怜了。

    将土匪们逼到这般境地,王守仁靠的不仅仅是武力围剿,而是智慧。

    因为王守仁在九江府发明了一个害匪不浅的东西,名叫“十家牌法”。这个十家牌法不是十户人家凑起来打牌,而是类似于秦汉时期的连坐法,说得通俗点就是保甲连坐,将九江府附近的百姓全部发动起来,每十家为一个单位轮流在城镇和村庄里巡逻,一旦发现土匪而惧不敢报,或者某户人家跟土匪沾亲带故,那么这十家百姓跟着一起倒霉。

    王守仁真是个很奇特的人,一方面苦学圣人书,学术上开宗立派,俨然一副德高望重衣袂飘飘的宗师形象,另一方面出手用兵却狡诈如狐,惩治土匪异常的心狠手辣,其狠辣手段甚至连秦堪都自愧不如,这种人简直如同患了jīng神**症,也不知他这两年在贵州龙场深山里经历了什么不堪回首的惨事,以至于清剿土匪剿得如此**……

    历史再次证明了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任何魑魅魍魉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只能是被活活淹死的下场,当然,也有少部分是被活活吓死。

    九江府的土匪们坐不住了,他们总结出一个很深刻的人生教训,那就是打劫跟开饭馆一样,也要看人下菜碟儿,有些人可以先杀后jiān再抢,有些人却一根汗毛都碰不得,否则后果很严重,比如王守仁这样的小心眼儿圣人……

    不管怎么说,曾经开心的打劫rì子已成了过眼烟云,土匪们面临着严峻的生死考验,有了王守仁这尊大神横刀立马矗立九江,土匪们别说将来响应宁王爷起兵造反谋夺天下这么磅礴的话题,就连眼下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成了悬念。

    于是九江附近的土匪们将绿林箭四处乱shè,一拨又一拨的土匪头子们聚集某座不知名的深山,大家合伙开了一次匪界好汉代表大会,与会者皆是方圆百里有头有脸的土匪首领。

    其中九江最大的一股匪帮首领麻六作为东道主和会议发起人,自然也亲自参加了会议,与参会者热情拱手抱拳,就目前九江府匪界的严峻形势以及将来的生存改革等等多方面问题交换了意见,最后在一片祥和友好的气氛里,众土匪头子用了一个时辰来亲切问候王守仁的祖宗十八代,颇多素质低下者已与王守仁逝去的女xìng长辈先人用嘴发生了一系列**的**关系……

    打又打不过,光骂也不过瘾,匪界代表大会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就在这时,土匪中有一位自觉智勇双全的家伙站出来,给大家献上了一条很奇葩的主意,那就是假意归降。

    这个主意从古至今不知多少人用过,说起来颇为老套,但是若结合实际来考虑,未尝不是个好办法,反正宁王起兵造反就在这几rì了,暂时降了王守仁又如何?朝廷历来有不杀降的规矩,xìng命当可无虞,只待宁王爷登高一呼,归降的土匪们立马掉转枪头把王守仁杀了,顺便还可为宁王爷夺下九江府城,作为投奔王爷的一份重礼……

    土匪们越想越觉得此计简直妙不可言,纷纷点头赞同。

    土匪们沾沾自喜,他们觉得以自己如此简单的脑部结构居然能想出如此复杂绝妙的计谋,简直是一众首领的先人祖宗集体冒青烟,于是假意归降这个主意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四五千土匪浩浩荡荡大摇大摆出现在九江城外,令九江府的守城兵丁惊呆了,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如此有底气的土匪,这群人都疯了么?

    一名土匪代表独自入城面见王守仁,听完土匪们的来意后,王守仁也惊呆了,惊呆之后表情很古怪。

    王巡抚非常爽快的接受了土匪们的投降,他甚至派人连夜给土匪们在城外搭建了一座临时军营,不过按照朝廷纳降的规矩,土匪们的兵器必须上缴,土匪们也是见识过风浪的老麻雀,自然不会反对,于是四五千名手无寸铁的土匪住进了临时军营,军营被卫所官兵团团包围起来。

    另一边,王巡抚在城里备下了丰盛的酒菜,盛情邀请土匪首领们赴宴,据说还会给每个人封个官儿当当,让各位的祖坟多喷一阵青烟。

    十几名土匪首领欣然赴宴,有酒有肉有官儿当,首领们的心情很激动,有些革命意志不坚定的甚至冒出了索xìng假戏真做的想法,干脆真正投降朝廷算了。

    王巡抚在宴席上很客气,而且看得出他的心情非常好,宴席是成功的,热烈的,奋进的,可谓宾主尽欢,唯一的小瑕疵就是,这位王巡抚的眼神不怎么善良,就像一只黄鼠狼眼睁睁看见一群土鸡排着队送上门,除了惊愕就是惊喜,这种眼神令土匪们颇不舒服,浑身发毛。

    首领们的感觉是靠谱的,早有这种靠谱的感觉该多好,也不会干出送命上门的蠢事。

    宴席吃到一半,和颜悦sè的王巡抚翻脸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一个历史上被重复了无数次的老桥段再次上演,……是的,门外埋伏的刀斧手冲了进来,一通胡劈乱砍,把首领们剁成了肉酱。

    所以说,打劫朝廷命官的后果很严重,碰到那些心眼比针尖还小的朝廷命官后果更严重,后世乡村许多角落里用白粉刷着“抢劫jǐng车是违法的”标语不是虚言恐吓,实在应该引起不法分子们的高度jǐng惕……

    王守仁动手的同时,城外的卫所官兵也发动了,官兵们悍然发起突袭,将睡梦中的四五千土匪全部绑起来,然后用绳子结成一串串,打包集体快递到南京,热烈期待南京刑部和大理寺的亲们给好评……

    此役共计杀土匪首领十余名,活擒土匪四五千人,一个连王守仁都颇感棘手的江西匪患问题,就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解决了,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

    江西南昌宁王府。

    宁王朱宸濠在王府前殿来回急促踱步,两眼赤红,鼻孔里呼哧喘着粗气,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

    府内大小十几位正妃侧妃和侍妾躲在殿内另一角,或真或假地抽噎两声,宁王正妃娄氏看着狂怒中的王爷,嘴唇嗫嚅几下,yù言又止,轻轻一叹之后垂首不语。

    朱宸濠不知在殿内来回转了多少圈,胸中一股怒意却怎么也消散不去,于是猛然停步,像只怒狮般仰头哮吼了几声,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万万没想到啊,他堂堂宁王的孩子,居然也有被人扔井里的一天……这世道怎么堕落成这样了?

    二子朱拱椿,事发后才被王府侍卫从井里捞起来,已然气绝多时了,唐寅逃了朱宸濠并不怪他,毕竟人各有志,但你逃便逃了,临走把我孩子扔井里算怎么回事?此仇不报宁王有何面目造反?

    “来人,来人!还没找到唐寅那狗贼么?你们这群没用的混帐!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把他挖出来,本王要将他碎尸万段!”

    *****************************************************************

    PS:王守仁江西剿匪史上确有其事,非我杜撰,诸位不用怀疑,土匪们就是这么缺心眼……

    另: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