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拜错菩萨

第六百一十一章 拜错菩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杀气腾腾的帅帐内气氛忽然有些尴尬。

    凌十一神sè有些羞怒,不知是因为自己那个不争气的手下,还是为自己目前反贼身份的怒而不争,总之他脸上感觉热热的。

    尽管远在江西,但唐子禾的大名凌十一还是听说过的。

    当初轰轰烈烈的霸州造反,女首领唐子禾登高一呼,天下英雄豪杰欣然景从,声势壮大之时兵马竟有十数万之众,其势席卷三省,若非朝廷出了秦堪这么一号妖孽,说不定唐子禾如今已成了半壁江山之主。

    那场长达半年的战事,死伤了无数军民,却成就了两个人的名气,一是秦堪,这个文弱秀才出身的书生指挥千军万马,平灭了一场对朝廷有足够威胁的造反,二是唐子禾,这个据说美艳与凶恶齐名的女子,声势极盛之时麾下十万控弦之士,实可谓名震天下,群雄臣服,就算后来失败了,这位巾帼英雄也能轻松逃脱囹圄,从容遁去,从此成为江湖中的传奇人物。

    虽然霸州造反以失败而告终,但从影响和声势上来说,就连凌十一的主公朱宸濠如今也没达到这个程度,不必讳言,朱宸濠甚至从唐子禾身上学到了很多造反方面的宝贵经验,以及接收了不少当初霸州造反失败后流窜到江西的经验型造反人才。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唐子禾的金字招牌一亮,凌十一神情顿时有些敬畏和兴奋,似乎他曾经还是一名光荣的唐粉。

    盗亦有道,贼有贼道,山贼出身的他,和反贼出身的唐子禾,虽然都挂着一个“贼”字,显然唐子禾的分量要比他高多了。

    “原来是唐元帅,凌十一久仰了。”凌十一重重抱拳,神情再不见一丝yín邪之sè,仅凭唐子禾刚才那一手杀人无影无形的手段,凌十一便再不敢对她有任何想法。

    唐子禾幽幽一叹:“别叫什么元帅了,成者王侯败者贼寇,如今我只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苦命女子,任谁都能欺负,哪怕寻常小小兵卒,说要抢我便抢我,小女子何曾敢有半句不从?”

    凌十一脸颊抽了抽。

    眼神略带jǐng惕地扫了她一眼,凌十一深知这个女人的厉害,打死他也不信这位声名赫赫的女人会没事从他大营的辕门前经过,必然有某种目的。

    “我家王爷常跟我说,勿以成败论英雄,王爷如今领百万雄师北讨暴君,唐元帅若不得志,何妨和凌某一样投奔王爷,来年王爷得登大宝,必不会慢待唐元帅,元帅乃北地豪杰之马首,号令天下群雄莫敢不从,王爷若得元帅之助,实为我大军幸事。”

    唐子禾摇头,笑道:“小女子是败军之将,可没福气跟随王爷,怕是要辜负凌将军的好意了。”

    凌十一颇有些失望,又不敢对唐子禾用强。他了解唐子禾的赫赫声名,却不了解她如今的底细,曾经拥师百万的巾帼豪杰,打死他也不信今rì的她真如她所说的只是个“孤苦无依”的苦命女子,鬼知道她的背后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力量,要知道这位女反贼在造反以前还干过白莲教的红阳女,后来大抵是为了追求事业上的更大突破才从白莲教跳槽到霸州造反的。

    帐内安静异常,凌十一琢磨着唐子禾的来意,而唐子禾却一直挂着妩媚娇柔的微笑,秋水般的眼波不停在帅帐内扫来扫去,那勾魂夺魄般的眼神令帐内所有人的心跳失了节奏,屏声静气不敢直视。

    任谁也没发现,唐子禾满是笑意的眼底,一丝凌厉的杀机越来越盛,杀机的目标直指凌十一。

    凌十一没猜错,唐子禾不会闲着没事路过他的大营,她特意找了由头进营见凌十一,自然有她的目的。

    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杀凌十一!

    杀他的原因,则是一桩不为人知的恩怨。

    拢在袖中的纤纤玉手不知何时攥成了拳,拳心里,藏着一种真正的奇毒,唐子禾是名副其实的神医,神医善救人,也善杀人,善药亦善毒,这是她孤身行走江湖的资本。

    正当唐子禾准备悄然施毒之时,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一群反军军士押着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人走进了帅帐。

    “禀将军,弟兄们刚抓到了一名朝廷的jiān细,还是个锦衣卫百户,弟兄们审了一番,这家伙居然还是秦堪那狗贼的直属属下。”

    到底是山贼出身,凌十一的大营里上司下属称呼乱七八糟。

    “叫什么名字?”凌十一眯了眯眼。

    “名叫钱宁。”

    很陌生的名字,凌十一随意挥了挥手:“叫人再审几次,审完了愿意归附给他好酒好肉,不愿归附就杀掉。”

    唐子禾正待施毒的手一滞,不由自主多看了钱宁两眼,见钱宁浑身伤痕,满脸淤青浮肿,连原本的模样都看不出来了,唐子禾咬了咬牙,似乎临时改变了决定,终究没再出手。

    神智不清的钱宁被架走,唐子禾嫣然一笑,道:“凌将军应该没有将小女子强留下来的意思,可否容小女子告辞?”

    凌十一见她要走,不由有些着急。

    如今正是王爷处于劣势之时,若能平白得到这位可呼风唤雨的女英雄之助,扭转劣势或许不是难事,自己也可以在王爷面前邀个功劳,怎能轻易放她离开?

    “唐元帅请留步……”凌十一笑道:“唐元帅,凌某绝不敢强留元帅,只不过如今前方战事吃紧,昏君得志猖狂,你我共同的敌人是朝廷,纵然元帅不愿归附王爷麾下,可否顺手施为,助王爷一臂之力再走?”

    唐子禾挑了挑黛眉,饶有兴致地笑道:“不知将军要小女子做什么?”

    凌十一犹豫了一下,然后挥退帐内所有将士,帐中只留了他和唐子禾二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王爷如今挥十万之师直取安庆,不知元帅以为此举胜算若何?”

    唐子禾笑道:“凌将军以军中大事相问,可是存心要看小女子出丑了,小女子怎敢班门弄斧……”

    “凌某敬唐元帅是位英雄,还请元帅挚诚以待。”

    “好吧,既然将军非要我说,我便胡说几句,安庆乃南京门户,安庆若克,南京唾手可取,虽不至于能得天下,至少可得半壁江山,只不过我听说朝廷陈师二十余万,列阵于安庆之外,当今皇帝更是御驾亲征,坐镇中军,王爷区区十万之师若想取下安庆,无异痴人说梦,必败之局。”

    凌十一不以为忤,笑道:“元帅好眼光,天下人都看得出,王爷岂能不知?所以王爷做了两手准备,一则以大军明攻,二则以刺客暗取……”

    唐子禾奇道:“暗取?取什么?”

    “取昏君朱厚照的命!朱厚照若亡,江山无主,天下大乱,王爷趁势而击,凌某再请教唐元帅,如此,王爷胜算几何?”

    唐子禾脸sè瞬间数变,很快恢复如常,淡淡道:“若真如此,王爷有七成机会可得天下,小女子倒要恭喜宁王爷了,只不过凌将军为何将如此机密大事告诉我一个局外人?”

    凌十一笑道:“因为凌某恳请唐元帅做一个局内人,看唐元帅这杀人于无形的手段,着实令人叹为观止,不知唐元帅可愿为王爷出力办妥此事?”

    唐子禾有些不敢置信,惊讶地张着樱红小嘴看着凌十一,娇媚的模样令凌十一暗暗吞了口口水,不过,也只能吞口水而已,只要他没疯的话,根本不敢对她有半分失敬。

    “你的意思是说,要我去刺杀……当今皇帝?”

    “不止皇帝,王爷还说了,最好连那个秦堪也杀掉,秦堪与唐元帅的恩怨凌某就不说了,元帅曾经败在此人手里,你的宏图大业被他断送,难道你不想亲手将他除之而后快吗?”

    听到“秦堪”二字,唐子禾身躯不易察觉地颤了一下,接着眼中瞬时闪过一丝yīn森的寒意,她没想到连秦堪也上了宁王的黑名单。

    凌十一看着唐子禾,眼中充满了殷切的期待。

    所以说,从古至今,情报工作是多么的重要,这位山贼出身的凌将军若知道唐子禾和秦堪之间那档子比乱麻还乱的事,不知是自扇耳光还是分分钟切腹自尽以谢王爷……

    帅帐内寂静无声。

    良久,唐子禾忽然笑了,笑得咯咯有声,最后前仰后合,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凌十一也跟着笑,虽不知唐子禾为何发笑,但显然,一定很好笑的样子,不笑便是不懂风情了。

    二人各怀鬼胎笑了好一阵,唐子禾忽然止住笑声,道:“好,这桩买卖我干了!”

    凌十一大喜,急忙抱拳:“多谢唐元帅拔刀相助,我这里再派二十名身手超凡的死士供元帅调遣!事成之后,王爷重重……”

    唐子禾纤手一挥打断了他的话头,道:“给我帮手也成,所谓重赏先不提了,但是我需要一个人为我里应外合……”

    “什么人?”

    “刚才那个锦衣卫百户,钱宁。”

    *******************************************************************

    PS:好久没求月票了……快过年了,大家手里还有票吗?(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