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成王败寇(上)

第六百二十八章 成王败寇(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个柔弱女人敢独自一人千里追击上千残兵,这事儿怎怎么离谱。

    然而事实上并不离谱,唐子禾从不做离谱的事,一个弱质女流能在霸州带着十数万人轰轰烈烈造朝廷的反,大明北方被她一人闹得沸沸腾腾长达半年之久,虽然失败却也轻松逃离囹圄,同样以弱质女流独自行走江湖却分毫不损。

    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一步仍活得风生水起,自然有她的本事,没有把握的事她是不会干的。

    马儿疾驰,眼中的景色在飞快倒退,人和马都已快累倒,马嘴里甚至冒出了白沫儿,显示出它已筋疲力尽,然而主人的一记鞭子逼得它不得不继续往前跑。

    跑了多远唐子禾已不记得,她只知道自己一定已超过了朱宸濠,她要做的,便是在朱宸濠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他,给他最后一击。

    一天之后,快到江西南康府地面时,唐子禾终于勒马停下。

    带着歉意温柔地爱抚了几下满嘴白沫的马儿,唐子禾轻轻拍着它的臀,马儿虚弱地嘶了一声,颠颠跑向路边迫不及待地啃草喝水。

    唐子禾也盘腿坐在路边的草地上,从行囊里取出一块干瘪的面饼和一囊清水吃喝起来,尽管饿极渴极,她的吃相依然十分斯文秀气,不急不徐地小口啃着味道并不可口的面饼,然后小小喝一口水。

    江湖飘零,绝非表面看来那么潇洒,不仅要面对路上的危险和陷阱,还要忍受风刀霜剑,忍受贫苦困顿,更要忍受比贫苦更难捱的旅途孤独。

    唐子禾吃了几口面饼便没了食欲,将它放回行囊后,盘腿又坐下来,微抬螓首仰望天空·怔怔发呆。

    忽然好想他,忽然好想见他,哪怕远远望他一眼,便已充足了整个人生。

    离别了多少日子·她已不记得了,但她却存下了满满一肚子的话,乱世的烽火,江湖的风波,一个人孤独流浪的苦楚,都远远不及比钝刀穿心更难熬的相思。

    不知发了多久的呆,唐子禾幽幽叹了口气·终于站起身。

    选在这里停下自然有原因的,路边正好有一汪无名清泉,清澈的泉水被附近村庄的百姓用石头砌得更加美观·孤零零地伫立路边,非常显眼。

    唐子禾围着泉水转了一圈后,默默从怀里掏出一包白色药粉,然后将药粉仔细地撒在清泉中,药粉无声无味,遇水则化,悄无声息地融入了清泉中。

    做完这些还不够,唐子禾在离清泉数百丈之外的大道边找了两棵树,从行囊里掏出一根麻绳系在两棵树底端·绳上用枯叶和土石掩盖,再洒上细沙黄土,一个简易的绊马索很快做好·无声无息地横在大道中央······

    一切做完之后,唐子禾嘴角嫣然一笑,笑容满含杀机·最后找了个很远的地方隐藏好了自己的形迹。

    朱宸濠仍在策马狂奔,人生最美好的境界是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可惜朱宸濠目前虽然也在策马,但显然离这个境界越来越远,他在逃命。

    追兵一拨接一拨,拼死冲过一道封锁线·转眼又来了一道,从安庆到鄱阳湖这一段路简直比唐僧取经的八十一难还多·跟随他的千余残兵,在帮他应付了一道又一道的封锁线后,眼下只剩下不到一百名将士了。

    朱宸濠越逃越恐惧,越来越仓惶,绝望的情绪也越来越深重,精神几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朱宸濠不是枭雄,更不是英雄,他充其量只是一个投了好胎,没见过风浪的狂妄藩王,干什么事情都不是太精细,凡事马马虎虎就行,包括起兵造反,觉得自己实力挺不错了,也不管什么天时地利人和,差不多就反了吧,于是他就反了。

    人活得简单其实是福气,但手握兵权的大人物若活得太简单,这种人一般不会太长寿,而且死法各异,被活活坑死,被乱刀砍死,或者,被自己活活蠢死。

    风声急,追兵更急,朱宸濠一路换了好几匹马,明明身后已听不到声音,他总觉得追兵离他只在一箭之地,所谓“风声鹤唳”便是如此了。

    策马狂奔了一整天,进入了南康府地面,此时人困马乏,又饥又渴,但大家的速度并没慢下来,对于现状大家都很清楚,现在是逃命,不是相邀踏春,饿了渴了也不可能有时间停下来铺开布来一次说吃就吃的野营。

    马蹄隆隆,如急促的鼓点,众人耗尽一切心力企图抓住自己的生机。

    眼中摇晃颠簸的景色不断后退,朱宸濠心急如焚,正在心中思量如何避过朝廷追兵,与鄱阳湖的水军会合时,忽然前方传来一声惊叫,接着一名开道的反军军士凌空飞起一丈多高,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重重跌落在地,喀嚓一声脆响,军士的头颅以一种活人不可能做到的角度奇异地扭曲着,着地的一刹那已然气绝。

    数十残兵大惊,紧急勒马止步,一连串的马儿长嘶之后,队伍安静下来,荒无人烟的大道中央,只听得到战马和将士们精疲力尽的粗重喘息声,所有人的目光望向朱宸濠。

    朱宸濠面色铁青,怔怔看着道路正中,一条粗粗的麻绳绑在大道两旁的树上,显然是一条绊马索。

    看清之后,朱宸濠大惊失色,急吼道:“前方有埋伏!”

    四周顿时一片刀剑出鞘之声,残兵们迅速在道路中央结阵戒备,神情如临大敌地四下张望。

    “派十名斥候散开打探周围!”朱宸濠语带颤音下令。

    十名斥候很快派出去,小心地以半圆散开,小心地在附近草丛和树林中打探敌情。

    耗费了半个时辰,十名斥候完好无损地回来,神情迷茫地摇着头,附近不着村不着店,别说埋伏了,连条狗都看不到。

    “王爷,前方不仅没有埋伏,而且不远处有一处清泉······”一名斥候语气带着几分喜意禀道。

    其余的反军听到后,队伍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压抑的欢呼声。

    逃了一整天的命,大家都已累到崩溃的边缘,这处清泉无疑正是大家极度需要的。

    浑然不理会周围的欢呼声,朱宸濠冷冷笑了:“前有绊马索,后有清泉,前后仅隔数百丈,当本王是傻子么?这泉水必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