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心向明月

第六百三十二章 心向明月

    人生在世总有许多事情转不过弯,于是拼命的钻牛角尖,越钻越绝望,然而一旦中途幡然醒悟,便会发现自己原来可以收获更多。

    朱宸濠和朱厚照的单挑也是如此,当这位自作贱的皇帝提醒朱宸濠之后,朱宸濠豁然开朗,感激朱厚照醍醐灌顶的同时,砂钵大的拳头毫不留情地狠狠击出,结结实实揍在朱厚照的右脸上,秦堪离得近,他甚至清楚看到朱厚照的右脸与拳头接触后呈现出奇异的扭曲,半颗带血的槽牙紧接着从嘴里飞出来……

    周围的勋贵和将士们大惊,当今皇帝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挨了揍,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厚照挨上一拳的一刹那,四周传出一片整齐的拔刀声,眨眼间无数柄钢刀指向朱宸濠,刀刃在阳光下折shè出森然的寒光,朱厚照的侍卫们更是勃然大怒,脚步一抬便待上前群殴朱宸濠。

    “都给朕滚远!”朱厚照挨了一拳反而jīng神十足了,也不知道他骨子里是不是有犯贱的基因,兴致勃勃地喝开了侍卫。

    狠狠擦了把嘴角流下的血迹,朱厚照像个变态似的笑了起来。

    “打到这会儿才算打出点意思来了,朱宸濠,是汉子的话你就继续动手,朕今rì誓将你再擒一次!”

    “昏君!你行事如此荒唐胡闹,大明江山迟早有一rì会败在你手里,我朱宸濠虽败,必有后来人将你取而代之,只可惜了朱家列祖列宗浴血打下的江山!”

    朱厚照大怒,攥紧了拳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口中怒喝道:“朕是不是亡国之君,九泉之下你睁大狗眼瞧清楚!”

    朱厚照一阵拳打脚踢,朱宸濠既然豁然开朗了,自然丝毫不惧,两人当着全军将士的面一拳一脚惨烈搏斗起来。

    这一架实在称不上飞沙走石rì月无光,朱厚照虽然自小尚武,也跟大内高手学过几年把式,但他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惫懒xìng子能将武艺学得多jīng悍?顶多只能称得上勉强有个花架子,花架子摆出来好看,风一吹就倒,根本经不起实战的考验。

    朱宸濠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比朱厚照还不如,自小便是温室里长大的小花朵,当然,现在已是老花朵了,读的书虽都是兵法韬略,但对个人武艺一道委实连门都未入。

    两个武艺半斤八两的人打在一起,说是狗咬狗有点难听,但确实不怎么美观,拳脚刚开始还有模有样,越打越不成招式,最后几乎跟街上的泼皮无赖一般打法,挖眼插鼻偷桃吐口水,打得兴起丝毫不怕丢人现眼,更没顾忌周围观战的皆是对皇帝无比崇敬三军将士。

    保国公朱晖是军中年纪最大的勋贵,年纪越大越要脸,于是第一个看不过眼了。

    螃蟹似的横着挪到秦堪身边,朱晖重重一哼,低声道:“陛下这般撒泼似的打法委实大失国统,宁国公你就不去劝劝?”

    秦堪眼皮都没抬,目光盯着二人厮斗,口中淡淡道:“我怎么劝?老公爷没见陛下此刻鏖战正酣么?”

    朱晖气得胡子翘起老高,压着火气道:“你管这种泼皮无赖般的打法叫‘鏖战正酣’?”

    秦堪正sè:“老公爷此言差矣,陛下拳脚招式虽不成章法,但胜在气势如虹,悍勇难敌,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又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更何况逆贼朱宸濠远远算不上老师傅,顶多只是个老匹夫,你看你看,陛下咬他耳朵那一口……寻常之人能咬得那么赏心悦目吗?”

    朱晖怒道:“这种时候了你还逢迎溜须,若陛下有个好歹,将来咱们班师回京,满朝文武会放过你我吗?就算陛下有惊无险,陛下这般打法大失国体,传出去岂不贻笑天下?”

    秦堪暗暗叹气,贻笑天下的岂止是打架啊,仅仅再擒朱宸濠这一桩已足够令天下士子百姓贻笑小半年了,朱厚照干过的荒唐事还少吗?真的不差这一桩两桩,这也是秦堪不想劝朱厚照的最大原因,换了个稍微要点脸皮的皇帝,秦堪肯定以死相谏了。

    不过朱晖说的话不无道理,朱厚照再怎么荒唐胡闹,他终究是皇帝,回京以后挨几句朝臣言官的骂也就过去了,没人敢拿他怎样,但作为伴驾大臣的他,显然朝臣们不会放过,百十道参劾奏疏是少不了的。

    思来想去,秦堪觉得还是必须要尽快结束这出闹剧,否则将来回京后自己的rì子也不好过,这笔荒唐帐大臣们肯定要算在他头上。

    主意打定,秦堪扭头四顾,眼睛扫过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脸,目光最后在一张年轻的脸庞上停下。

    这张脸不仅年轻,而且又白又英俊,甚至比秦公爷英俊,似乎是一张天生适合劝架的脸,如果被情急失智的斗殴双方不小心挠破脸毁容则更是喜闻乐见……

    这张脸的主人姓钱,名宁。

    当初钱宁经过生死挣扎,顽强回到安庆大营后,秦堪把他扔在营中治伤疗养便没再管他,秦公爷很忙,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还不值得他整rì挂在心上,此刻在观战的人群里发现了他,不得不说是天意。

    秦堪眼睛眨了眨,坏主意立马冒上心头,嘴角也勾起一抹不大善良的微笑。

    然后秦堪转过头,命人将钱宁叫了过来。

    钱宁闻知公爷相召,顿时大喜过望,这些rì子在营中疗伤,秦堪根本没去探视过他,钱宁正急得坐立不安,拼了xìng命好不容易令公爷对他有了些印象,但印象这东西委实不大靠谱,公爷是贵人,所谓贵人多忘事,若不能时常在贵人面前晃悠几下,鬼知道这位贵人什么时候把他给忘了?公爷若忘了他钱宁,他前些rì子出生入死拼命搏来的些许功劳岂不是白忙一场?

    此刻钱宁站在观战的将士人群里,心不在焉地瞧着当今皇上在场中空地尽情抡着王八拳,钱宁的脑子里却在思索怎样创造一个让自己再次闪亮登场的机会,好让贵人再次注意到自己。

    机会是人创造的,前程掌握在自己手里,不甘蛰伏的人永远不会被动地等待机会。

    正想得出神,有校尉来叫钱宁,得知自己被秦公爷召见,钱宁大喜,他知道自己的机遇来了。

    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秦堪面前,钱宁恭敬地垂首躬身。

    秦堪打量着他,眼睛眯了起来。

    他再次确定了,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个人,他在自己面前越恭敬,秦堪心中的防备便越重。多次的官场搏浪经验告诉秦堪,眼前这个人有着不小的野心,而且这种野心一旦疯长,自己不一定能控制得住,这样的人永远被上位者所忌惮。

    “钱宁,养了这些rì子的伤,你身子如何?”秦堪和颜悦sè问道。

    钱宁急忙露出感激的模样,恭声道:“多谢公爷挂怀,属下身子已大好,可随时为公爷赴汤蹈火。”

    秦堪笑道:“没那么严重,你是我锦衣卫难得的人才,你立过的功劳我都记在心里的,既是人才,自然要大用,你要记住,聪明者治人,愚笨者治于人,赴汤蹈火冲在最前面的,永远是愚笨者。”

    “公爷教诲,属下永铭于心。”

    不咸不淡跟钱宁寒暄了几句,秦堪这才说到正题。

    指了指场中打得热火朝天的二人,秦堪道:“瞧见他们了吗?”

    “回公爷,瞧见了。”

    秦堪叹了口气:“陛下亲自上阵擒贼固然是一桩千古佳话,不过陛下出手太不成章法,而且有些招式有一丝丝……猥琐。”

    钱宁一心要讨好秦堪,急忙附和道:“公爷宅心仁厚,陛下这出手岂止是一丝丝猥琐,简直非常猥琐,从打斗开始到现在,一共使了五次‘猴子偷桃’,吐了三次口水……”

    秦堪摆手:“臣不言君过,是为伦常也。总之,必须尽快结束这出闹剧,否则有失国体,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带几个人把他们分开,不管你用什么法子。”

    钱宁闻言脸sè一白,这位公爷要么不找他,一找他准没好事,上次护送王守仁来江西是桩苦差事,差点把命丢了,这次给皇帝拉架,显然也不是什么肥差啊……

    看着钱宁惶恐为难的模样,秦堪淡淡道:“是不是很为难?为难就算了,我找别人……”

    钱宁吓得脸sè更白,秦公爷若找了别人,以后他的前途哪里还有半丝光亮?

    “绝不为难,属下定为公爷分忧!”钱宁咬着牙抱拳道。

    秦堪欣慰地点点头:“不愧是我锦衣卫的好手下,本国公记住你了。”

    钱宁忽然有点想哭。

    第一次揭破刘瑾翻案的yīn谋,这位公爷就说过记住他了,第二次护送王守仁去江西,公爷也说记住他了,这是第三次,照样还是记住他了……都说贵人多忘事,这位贵人未免记xìng也太差了,还要赴汤蹈火多少次他才能真正记住自己?

    钱宁深深觉得秦公爷的记xìng简直是个无底洞……

    “属下给陛下拉架,请问公爷有何指示?”

    秦堪想了想,道:“反正是拉架,用不着太麻烦,你叫上几个人把他们强行拉开,顺便把朱宸濠痛揍一顿,揍完收工。”

    钱宁眼角抽了抽,终于还是抱拳道:“是。”

    …………

    …………

    场地正中,朱厚照和朱宸濠的斗殴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说“白热化”并不是他们打得如何jīng彩,而是已经扭打成一团,两个人毫不害臊,基情四shè抱在一起,彼此的双手死死攥着对方的头发,形象什么的早已顾不上,两人痛得直咧嘴,脸孔涨得通红,却死不松手。

    “小畜生,赶紧撒手,亏你还是大明皇帝,知不知道你现在多丢人?”朱宸濠嘶声吼道。

    “啊呸!”朱厚照被拽住头发动弹不得,却毫不客气地朝朱宸濠脸上吐了口口水:“你这朱家的败类,社稷的叛贼,朕自小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暗藏祸心图谋不轨,朕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不早早把你一刀剁了!”

    “小畜生,敢不敢撒手跟本王像模像样打一场?”

    “你先撒手!”

    “你先!”

    “撒不撒?不撒朕再吐你口水……”

    二人形象俱失地互相揪扯着头发的当口,钱宁带着几名锦衣校尉满脸苦涩地冲进了场中。

    一柄刀鞘忽然横在朱厚照和朱宸濠中间,紧接着一只脚狠狠踹在朱宸濠的膝弯,朱宸濠膝弯一痛,情不自禁地跪在地上,揪着朱厚照头发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松开。

    朱厚照呆了一下,接着勃然大怒,当即也放开了朱宸濠的头发,指着钱宁道:“你是何人?竟敢阻拦朕擒贼!”

    朱宸濠怒道:“小畜生你要不要脸?本王阶下之囚任你杀剐,你好意思说擒贼?”

    钱宁心中泛苦,却只能重重抱拳道:“陛下恕罪,陛下身系社稷安危,怎可亲身犯险,标下万死,斗胆拦住陛下,剩下的事标下愿为陛下分忧。”

    说完钱宁也不敢再看朱厚照铁青的脸sè,转过身指着朱宸濠大声道:“给我往死里揍他!”

    话音一落,狂风暴雨般的拳脚纷纷落在朱宸濠身上,朱宸濠倒也硬气,一边挨着打一边大笑:“小畜生,什么亲手擒贼,最后还不是对本王群殴凌虐,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犯得着搞这种虚伪恶心的下作花样么?”

    钱宁心头一颤,眼中迅速闪过一丝yīn寒,忽然抬手扬起刀鞘,狠狠朝朱宸濠脑后一劈,朱宸濠重重挨了一记,顿时仰面栽倒在地,晕过去了。

    仍旧不敢看朱厚照直yù杀人的通红目光,钱宁转身忽然放声大吼道:“陛下亲擒逆贼,彪炳史册,千古留名,吾皇威武!吾皇万岁!”

    四周观战的众将士不论心中怎么想,钱宁既然带了头,他们也不得不单膝跪地,齐声喝道:“吾皇威武!吾皇万岁!”

    点将台四周顿时黑压压跪下一大片。

    秦堪眯眼盯着脸sè苍白的钱宁,目光深邃莫测。

    这家伙还真是个人才啊。

    …………

    …………

    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中,朱厚照铁青着脸,拂袖忿忿回了帅帐。

    秦堪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进了帅帐,看着一身戎装的朱厚照在帐中气得摔碟子砸瓶子,大肆发泄了一通,秦堪站得远远的也不说话。

    摔久了,砸累了,朱厚照通红的眼睛瞪着秦堪,怒道:“刚才莫名其妙插进来的混帐是从哪个洞里钻出来的乌龟王八蛋?”

    秦堪摊开手一脸无辜:“臣跟他不是很熟,看衣装似乎是锦衣卫属下……”

    朱厚照怒道:“你怎么管教属下的?锦衣卫怎么出了这么一号东西?”

    “臣有罪。”

    朱厚照面孔狰狞道:“去叫几个人,给朕把他揍得连他亲爹都不认识!”

    “是亲爹不认识他,还是他不认识亲爹?”

    “都可以!”

    “臣遵旨。”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