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五十六章 风暴来临(下)

第六百五十六章 风暴来临(下)

    金殿上的气氛极为怪异,一众文官的表情今日格外冷漠,虽然只有王僚一人在殿内大作文章,可其余众臣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反应本身就很不正常,像一只无形的黑手渐渐露出了原形。

    朱厚照带偏话题的计划完全无用,小昏君有他的执着,每次殿上碰到棘手的事他总试图转移话题或直接逃避了事,结果没一次回避成功,可他似乎从来没吸取过教训,乐此不疲地一次次回避,回避的方式比刘良女当初指着他鼻子让他滚更生硬。

    “陛下,四百门佛朗机炮不见,此事非同小可,臣请陛下彻查!”王僚开始舞剑,其意不善。

    从明面上说,王僚的请求并没错,不仅没错,而且非常必要。四百门火炮不是小事,它甚至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这种能把人间一切变成渣渣的大杀器必须只能掌握在朝廷手里,若流失出去哪怕只有一门,都有可能造成不小的祸事,更何况整整四百门。

    朱厚照急了,坐在龙椅上颇为焦灼地扫了人群中的秦堪一眼,然后摸了摸下巴,道:“查……这事当然要查,宁国公秦堪,朕命你遣锦衣卫好好查查这事,查清楚了速速禀报朕……”

    殿内所有文武官员,不论知情的还是不知情的,他们的脸全都黑了。

    这小昏君拉偏架未免拉得太明显了,造作局的官员刚刚还亲口承认是御马监勇士营所为,眼下只须将御马监掌印苗逵召来当面对质一番,一切便真相大白,小昏君却偏偏下令锦衣卫去查,缓兵之计实在是太拙劣不堪了。

    王僚脸上浮出冷笑,大声道:“陛下不必麻烦锦衣卫了,臣是言官给事中,有风闻奏事之权,臣说的每一件事皆有据可查,据臣所知,那四百门火炮已被御马监运往了天津,在这金殿之上,臣想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问一下宁国公秦公爷,你可知这四百门炮用作何途?”

    大殿又是一阵寂静,所有人扭头,无数道目光顿时投注到人群中不显山不显水的秦堪身上。

    王僚话至于此,许多大臣脸上露出喜色,终于指向秦堪这奸佞了,自刘瑾亡后,这一天他们已等待了很久。

    被无数道目光注视着的秦堪却面不改色,脸上不兴一丝波澜,双目半张半阖如入定老僧。

    等了许久不见秦堪回答,王僚不由愈发愤怒,向前跨了一步,冷笑道:“秦公爷能否放下架子,为下官解惑?”

    秦堪终于睁开眼,淡漠地朝王僚瞥去,随即又把眼睛闭上,淡淡道:“王大人如此咄咄逼人,可是在审讯本国公?按律,刑部,大理寺,锦衣卫和东西二厂皆有缉拿审讯之权,但本国公可从来不知道言官也有审讯权,七品言官金殿指问当朝国公,是为邀买直名还是以下犯上?”

    王僚被秦堪拿话一顶,脸色顿时铁青,还没说话却见朝班中又站出一人,正是右都御史掌院事屠滽。

    “哼!王僚品阶微末,问不得秦公爷,不知本官可有资格问一问?”

    秦堪暗暗一叹,屠滽为人清直,或许并未参与文官勾结海商一事,但从刘瑾乱政时期开始,屠滽便一直对八虎和他不假辞色,固执地认为秦堪和刘瑾一样都是祸国奸佞,是以处处针对。

    于是秦堪当即浮起笑容,道:“屠大人自然问得,本国公当知无不言。”

    “那好,本官敢问秦公爷,王僚所言四百门火炮之事,秦公爷可知去处?”

    秦堪笑容忽隐,白眼一翻:“不知道。”

    这句回答令满朝大臣非常无语,实可谓无赖之极,屠滽被噎得差点背过气去,指着秦堪抖抖索索。

    正是大出风头的王僚不甘寂寞地又开口了,嘿嘿冷笑道:“秦公爷揣着明白装糊涂,下官索性代您说了吧,那四百门佛朗机火炮已被连夜送往天津,天津港口正在造船,眼下已造了五艘大福船和若干千料战船,四百门火炮就是为了列装这些船只,而这些船足以组成一支强大的舰队出海远赴藩国,秦公爷,据下官所知,这些新船正是奉你的命令建造,从去年便开始动工了,下官敢问公爷,你建这支舰队意欲何为?”

    秦堪再次沉默,双目半阖不言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在殿内无数不善的目光注视下,沉默许久方才淡淡道:“造船当然是为了出海,不然还能干什么?”

    “出海何为?”

    “出海打鱼……”

    “噗——哈,咳咳咳咳……”朱厚照很不合时宜地喷笑出声,才笑了一声顿觉场合不对,急忙用咳嗽掩饰。

    王僚被激怒了:“这里是金銮殿,秦公爷请庄重,舰队列装四百门佛朗机火炮难道也是为了打鱼吗?当王某和满朝文武公卿是傻子不成?”

    秦堪叹道:“本国公真不知王大人的进士是如何考中的,《庄子.内篇》有云:‘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王大人试想想,几千里的大鱼,用四百门火炮轰它,过分吗?过分吗?不过分啊!少于四百门火炮,你把鲲的骄傲和尊严置于何地?”

    “哈哈哈哈……”龙椅上的朱厚照再也忍不下去了,终于破口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眼泪直流,不停地用拳头捶着龙椅扶手,浑然不顾殿内群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几名颇中礼仪的老臣看不下去了,同时站出朝班,朝龙椅子上那位笑得完全没正形的皇帝沉声道:“陛下请庄重!”

    朱厚照依依不舍地收敛了笑容,眼底里的笑意仍旧挥散不去。

    王僚被秦堪连番无赖的做法深深激怒了,猛地向前跨了一步,拳头攒得紧紧的,似乎想对秦堪动粗。

    大明官员打架斗殴已是百年来的优良传统了,而且他们打架斗殴从来不分时间和场合,哪里遇上哪里解决,先辩再骂,骂不过便打,打不过便顺手抄离自己最近最趁手的兵器继续打,除了骂人时比较文雅以及不拜关二爷以外,从本质上来说,这帮家伙跟后世街上争地盘收保护费的古惑仔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眼下王僚双手握拳蠢蠢欲动,大抵便是动了想揍秦堪的心思。七品言官揍当朝国公算不得什么惊世骇俗的事,代宗时期曾有过满殿大臣将一位锦衣卫指挥使当着皇帝的面活活揍死的先例在前,可见明朝的文官们是何等的幸福。

    秦堪将王僚的动作看在眼里,当即便非常利落地将插在身后玉带里的象牙芴板抽了出来,眼皮下垂静静地站在殿中央,一只手轻轻抚摩着芴板,目光专注且痴迷,仿佛一位绝世剑客在爱抚着他的宝剑,整幅画面令人格外瘆的慌……

    打算动手的王僚顿时一滞,犹豫了片刻终于索然一叹,放弃了动粗。

    不可否认秦堪是狠角色,手底下攒着几千条人命。今日若金殿上贸然动手,且不说日后秦堪会对他怎样报复,仅看现在这孽畜一副绝世高手的风骚姿态,王僚也不见得能打得过他,万一动了手反而被对方一顿胖揍,那就太没面子了。

    “秦堪,当着满朝文武公卿的面,你连一句实话都不敢说吗?从去年到如今,你令锦衣卫从大明各地调集造船工匠上千人,在天津东港日夜不停打造船只,招募水师将士,不是为了出海与藩国贸易却是为了什么?”王僚冷笑:“我大明自太祖皇帝开始便有旨意,严令禁海,片板不得下水,违者以大逆论处,如今你公然造船,募练水师,敢问秦公爷,你置我大明律法和祖制于何地!王某敢问殿内诸同僚,私自造船出海行商该当何罪!”

    王僚话音刚落,二十多名监察御史和给事中如同商量好了似的呼啦一下同时站出朝班,人人脸上一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的表情,异口同声道:“果有此事,论罪该斩!”

    与其呼应的还不止这二十多人,更有数十名官员站了出来,人人脸上或震惊或凝重,仿佛秦堪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极度罪恶之事一般。

    “若此事不虚,实为我国朝大案!”

    “恳请陛下下旨严查!”

    “出海行商,违我祖制,实为大逆,请陛下将秦堪削爵罢职,下狱拿问严审!”

    “…………”

    仿佛阴沉的天空里忽然炸响一连串惊雷,久抑的金殿顿时沸反盈天,指责斥骂声如山崩海啸,忽然之间秦堪便成万夫所指的目标。

    秦堪仍旧神情镇定地站在人群里,不悲不喜如悟大道。

    从昨日王僚将矛头直指造作局官员,并引出四百门佛朗机火炮开始,秦堪便预感到今日必有一场风暴,所以他才参加了今日的早朝,众臣的反应亦已在秦堪的预料之中。

    该来的总会来,开海禁任重而道远,不可能没有波折,而且他也非常清楚,事态这么发展下去,更大的风暴还在后面等着他。

    龙椅上的朱厚照终于变色,直到此刻他才察觉到,今日的朝会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王僚参劾造作局只是个由头,他们真正针对的竟是秦堪。

    当初朱厚照刚刚即位之时,满朝文武忽然发动,异口同声请求诛除八虎,今日此情此景,与当初何其相似。

    朱厚照急了,略带慌张的目光在人群中扫来扫去,最后停留在秦堪那张古井不波的脸上,见秦堪仍旧镇定,朱厚照不由暗暗气苦,这家伙如此镇定,也不知是有把握解决这桩麻烦还是故作镇定的装佯。

    作为朋友,朱厚照还是颇讲义气的,不管秦堪此刻有没有法子应付,该帮的忙一定要帮,哪怕暂时解围缓议也好。

    朱厚照眼睛眨了眨,立马有了主意。

    此时殿内喧嚣吵闹不休,文官们仿佛一群发起抢劫信号的山贼棒老二似的,纷纷跳出来对秦堪指责斥骂,声浪一阵又一阵,如惊涛拍岸,一浪接一浪。

    群情激愤之时,秦堪叹了口气,打算站出来说话时,却见龙椅上的朱厚照忽然站了起来,身躯摇摇欲坠,脸色不知怎地变得有些潮红,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眼睛更是充血通红。

    满殿喧嚣声顿时一静,所有人惊恐地看着朱厚照,眼睁睁看着朱厚照的身躯摇晃几下,最后像个炸完碉堡后的英雄一般,非常壮烈地往左侧一倒,旁边吓得小脸煞白的值日太监抢步上前,伸手将朱厚照的身子及时接住,然后扯着尖细的嗓子大叫,开口犹不忘推卸责任:“陛下被你们气晕啦,赶紧宣太医!快,快!”

    满殿文武大惊失色,平日里吵架也好,指责皇帝也好,那都是为臣的权利和义务,怎样都无可厚非,但若臣子真把皇帝气出个好歹来,那可就是真正的大逆不道,其罪简直可以和行刺皇帝相提并论了,绝对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于是满殿大臣扑通跪倒一地,异口同声道:“臣等万死,陛下保重龙体。”

    最心焦的莫过内阁大学士杨廷和,他和朱厚照既是君臣也是师生,有时候师生关系简直比亲父子更亲。

    “都楞着干什么!殿外大汉将军速速去请太医赴乾清宫给陛下瞧病,殿外内侍太监将陛下小心抬回宫里,快!十万火急!”杨廷和沉声喝道。

    众人呆楞片刻,接着如梦初醒,忙不迭按杨廷和的命令执行起来。

    朱厚照演技见长,人群中屹立不动的秦堪此刻也担心起来,心中忐忑不已。

    这家伙到底真晕还是假晕?

    晕过去的朱厚照被哭嚎着的太监们七手八脚抬走了,值日太监踮着小碎步跟在后面,想了想又转身走了回来,手中拂尘狠狠一扬,匆匆说了句废话。

    “百官退朝——”

    …………

    …………

    一场如黑云压顶般的朝争,刚刚开了个头儿便被朱厚照暂时化解了,百官各怀心思离开皇宫,朱厚照则被太监们匆匆抬往乾清宫。

    转过奉天殿,直入谨身殿,刚转过殿外回廊,软榻上不省人事的朱厚照忽然醒了,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神采奕奕精气十足,抬着他的太监们脚步一滞,呆呆看着朱厚照许久,然后众太监吓得急忙跪地频频磕头不已。

    朱厚照面带得色,仰天哈哈笑了几声,然后垂头呸呸吐了两口,两片黄色的姜片被吐到地上。

    “这东西发汗犹可,只是太辣了,辣得朕舌头都麻了……”

    “派个人秘密将秦堪请到乾清宫来,唉,麻烦大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