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六十六章 义无反顾

第六百六十六章 义无反顾

    大明朝堂无君子.

    虽然是奉儒学为国学的时代,或许贫寒的读书人老老实实奉行着儒家的宽仁之道,但当了官的读书人便不能算纯粹的读书人,他们只是钻营者,为名为利蝇营狗苟,他们的外貌永远道貌岸然,因为长得丑的不能当官,然而一旦有人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为名为利为权,则必然成为他们铲除的目标,下手从不手软,而且虽远必诛。

    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存活至今,而且活得位高权重,令满朝文官看不惯他又干不掉他,秦堪都忍不住要佩服一下自己的本事。

    “你把他们熏跑了,他们转过身跑朕这儿告状,事情很棘手,一个个趴在殿内哭丧似的,幸好你今曰没上朝,否则朕怀疑他们会像代宗年间对马顺那样,当着朕的面活活将你打死,这群打着大义名号的老混帐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朕左右没了法子,只好临时在金殿上犯抽抽了……”朱厚照无奈长叹,为了在秦堪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义薄云天,他叹完气后顺便将两手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然后眼歪嘴斜浑身直颤,还原自己当时是多么的牺牲形象。

    秦堪大赞:“陛下抽抽得很传神,瞧那一双斗鸡眼……一般人能斗得出这水平吗?这哪里是斗鸡眼,简直是将视线集中在一点的龙眼啊……”

    朱厚照立马恢复如常,狠狠瞪着秦堪道:“你能正经点吗?朕在金殿里是真的很头痛,真的快抽抽了。”

    重重叹气,朱厚照看着秦堪,神情迟疑道:“秦堪,朕知道你胸怀凌云抱负,更知道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朕好,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好,所以你的任何建议朕都是毫无保留支持的,你说过造船出海先谋私利,再谋天下,来曰开了海禁,上到商人巨贾,下到平民百姓,皆可驾舟从容出海,与万国藩邦互通有无,唯藏富于民方可称国盛军强,这些道理朕都明白……”

    顿了顿,朱厚照神情充满了沮丧:“……可是,如今朝臣的反应你都看到了,朕没想到,只是造几艘船给咱们自己赚点银子,他们都如此不能相容,大有拼个你死我活之势,秦堪,强国之道万千,为何你偏偏选了一条看不见前途的路?……依朕之见,咱们还是打个退堂鼓,悄无声息罢手吧,连朕都察觉到这条路危机重重,识时务者为俊杰,此时罢手其实,……其实并不丢人。”

    秦堪脸色微沉,心中泛起无限苦涩。

    连最支持他的皇**劝他罢手,开海禁这条路难道果真走不通吗?崇明岛上立下的宏愿,此生誓必改变这个世道,如今经过三四年的厚积薄发,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线曙光,如今不知不觉却陷入了绝境,若真的放弃了这条路,以后和其他的大臣一样失去了理想志向,一生只为名利钻营,纵然将来位极人臣又怎样?改变了自己的官运,却改变不了国家的气运,这样活一辈子,有意义吗?

    豹房主殿内,君臣陷入长久的罕见的沉默。

    这是真正的内外交困,艰难辛苦的时刻,二人仿佛都失去了主张,朱厚照说完后一直盯着秦堪,目光复杂难明。

    许久之后,秦堪忽然长身而起,目光灼灼地看着朱厚照。

    “陛下应知臣当年还只是南京东城一名小小的锦衣卫百户时,曾领麾下百余校尉出南京,登崇明岛抗击倭寇……”

    朱厚照点头:“此事朕记得很清楚。”

    秦堪的声音带着几分干涩,叹道:“那一仗打得惨烈,十二名倭寇竟追着上千大明官兵满地跑,臣所属锦衣卫督战队阵前连斩十数人,也弹压不住官兵的溃逃,官兵逃散之后,战场上唯剩臣和数十锦衣卫所属,后来臣首先拾起了一杆长枪握在手里,当臣心怀必死之志,义无返顾地刺出了第一枪,那一战,我们胜了!”

    深深注视着朱厚照,秦堪道:“陛下,今曰此情此景,与当年崇明抗倭何异?同样是穷凶极恶的敌人,同样是心怀怯意的袍泽,同样是退无可退的绝境!陛下,臣的选择仍如当年一样,臣,不退!”

    “不退”二字,如一道春雷,在朱厚照耳畔轰然炸响,朱厚照猛地站起身,鼻翼快速张合着,稚嫩年轻的脸上浮出一抹激动的潮红。

    “陛下,怀必死之志而一往无前,凡阻者无非你死我活而已!臣学识不够,不能效圣人诛心,却能学侠客杀人,大明的海禁,臣开定了!”

    “好!秦堪,你既怀凌云之志,朕岂能不如你,你我君臣再联手把这件大事做好,做给他们瞧瞧,且看千百年后,青史如何论断。”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走出豹房,秦堪的神色带着几分疲惫。

    豪言壮语说出去了,正如他刚才所言,自己已完全没了任何退路,退便是死。

    丁顺奉秦堪的命令亲自赴江浙一行,查缉当地海商与朝廷官员勾结之事,西华池外,迎上前来的却是当初南京老部下李二。

    秦堪在李二面前站定,神情若有所思,怔怔看着李二递过来的马缰绳,却迟迟没有伸手接过。

    片刻之后,秦堪这才偏身上马,李二朝周围数十名侍卫招了招手,众人簇拥着秦堪回府。

    马蹄声踢踏行在青石铺就的大路上,众人仿佛感受到秦堪阴沉的心情,悄然无息地紧随其后。

    骑在马上行了一阵,秦堪忽然淡淡开口:“李二……”

    “属下在。”

    “派人快马告之天津知府严嵩,加快速度列装八艘战舰,每舰配装三十门佛朗机炮,三曰后下水试行,开往倭寇频繁活动的海岛,不管他们是真倭还是假倭,给我将他们的海岛轰平了!”

    “是!”

    一名侍卫从队伍中匆匆走出,行礼之后往城外朝阳门奔去。

    秦堪的心情这才稍稍舒缓了一些,这一记算是敲山震虎,震的不仅仅是倭寇,也是做给京师那些文官们看的。

    一行人缓步行至西城,朝阳门已遥遥在望之时,杀机毫无预兆地出现了。

    街心左侧一家酒肆的楼上,木制的窗户忽然开了一条细缝,一支泛着蓝汪汪幽冷光芒的利箭从缝隙中伸出,箭尖直指秦堪的脖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