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忍辱负重(求月票!!)

第六百八十六章 忍辱负重(求月票!!)

    秦堪的脸色很难看,当然,日本人的脸色更难看。

    谁也没想到秦公爷一声暴喝后居然闹出这么个结果,大家都呆住了,那个不幸中刀的倒霉家伙则躺在地上不停惨嚎打滚,鲜血流了一地,很严重的样子。

    国公府门前原本有两排侍卫拔刀指着这群日本人严阵以待,公爷不在府里,两位夫人不敢乱命,府里久久不见指令,侍卫们也只好跟日本人这么耗着,谁知秦公爷如此威武,刚回到家便干掉一个……

    身后的侍卫们一起哄,门口的侍卫也跟着起哄,无数“威武”声里,日本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为首一名十五六岁模样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他梳着髡头,脑门顶不知抹了什么发光发亮的东西,腰间挎着一柄纹着菊花图样的倭刀,淡淡瞥一眼捂着流血的肚皮在地上打滚惨嚎的属下,然后脚一抬,神情淡漠地从他身上跨过去,离秦堪坐骑十步远时站定,正了正衣冠,态度非常恭敬地双膝跪地,朝秦堪行了个膜顶大礼,用一口尚算流利的汉语道:“日本皇室正亲,天皇陛下第二子知仁亲王,拜见大明国钦封宁国公阁下,恭祝宁国公福寿万全,子嗣万代,请宁国公阁下接受我x本的……”

    秦堪的神情更淡漠,没等这位知仁亲王说完,秦堪骑在马上,脚跟轻轻在马腹一踢,马儿摇头晃脑越过知仁亲王,径自朝府门走去。

    身后的侍卫们也紧紧跟着秦堪,大抵知道秦公爷对日本人颇有敌意,侍卫们经过知仁亲王身边时很不讲究地嗤笑出声,并投以轻蔑嘲讽的眼神,门前值卫的侍卫赶紧长喝一声“公爷回府”,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管家和一众仆役在门内相迎,待大家都进门后,红漆大门咣地一声再次闭紧,扔下一群日本人在门外傻傻发呆。

    知仁亲王才十五六岁,喜怒无法掩藏的年纪,见秦堪冷漠的样子不由大恨,稚嫩的脸上顿时露出阴沉之色。

    “这位大明国的权贵好生无礼,日本虽是藩属小国,但我却也是堂堂正正的一国王子,他竟敢如此藐视慢待,我,我……我要向大明国的礼部官员问个清楚,这便是大国的待客之道么?”知仁亲王气得满脸通红。

    旁边一名三十多岁的日本随从躬身道:“请亲王殿下三思!明国是宗主大国,这位宁国公更是明国皇帝最为宠信的臣子,卑下踏上明国后曾向沿路官员打听过,这位宁国公貌似温润,实则非常心狠手辣,曾经做过一夜杀三千人的凶悍事迹,而且他手握重权,朝中风评颇差,但无人可奈何他,此人不可招惹!亲王殿下当以大局为重,莫要得罪明国权贵,大日本皇室的振兴,全靠亲王殿下忍辱负重,请殿下务必隐忍为上!”

    说完随从跪在地上,狠狠朝知仁亲王磕了一个响头。

    知仁亲王脸色时青时白,许久之后,咬了咬牙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在他府门前长跪不起,求宁国公阁下务必给我一次面谈的机会。”

    秦堪回府后换下蟒袍,换了一身玄色团花绸衫,翘着腿坐在前堂,两手端着丫鬟刚送上来的香茗慢慢品啜着。

    管家老迈的身躯像只灵猫似的窜进前堂,朝着秦堪不住地笑,笑得满脸老褶子,那种笑容简直恨不得给他狂点三十二个赞。

    秦堪哼了哼,放下手中茶盏,悠然道:“说吧,门外那帮家伙怎么回事?”

    管家笑道:“公爷今早进豹房觐见陛下之后,这帮家伙就来了,随从挑了好几担礼物堆在府门口,老汉还以为是朝中哪位大人求见公爷,刚准备迎他们进府中前堂等候,结果听那些人一张嘴,说出来的人话特别怪异,总觉得怪腔怪调的,说是外地人吧,也不至于说什么话都卷着舌头,老汉一听就觉得不对劲,急忙拦住他们盘问了几句,后来他们一说自己是日本人,老汉当时就火了,公爷当年还是锦衣卫百户时,在崇明岛跟倭寇干过仗,此事天下皆知,那一仗打得天昏地暗,公爷拼了命浴血厮杀方才将倭寇斩杀,老汉自然清楚公爷对倭寇多么的痛恨,今日听说他们是倭寇,而且还是倭寇里的皇室,老汉心里就不乐意了,马上命人将他们赶了出去,礼物也扔了出去……”

    秦堪闻言笑了,笑得眼睛微微眯起:“不错,管家你这事干得很好,回头去帐房领一百两银子,算我赏你了,不过我还是要纠正一下你,他们是日本人,是日本国的王子,不是倭寇……”

    管家很执拗地道:“日本人就是倭寇,没区别,反正都不是好货。”

    秦堪很喜欢管家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态度,笑着又夸了他几句,夸得管家一脸褶子愈发明艳动人。

    管家接着笑道:“这帮倭寇倒也诚心,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而且一直跪在府门前没动弹,后来有个家伙约摸没什么耐性了,抽出腰刀朝自己的肚皮比划,说什么公爷若再不见他们亲王,他就在府门前切腹给咱们看,老汉心里正着急呢,谁知公爷恰好这时候回来吼了一嗓子,结果‘扑哧’一声……哈哈。”

    “他们有没有说求见我所为何事?”

    管家挠了挠头皮道:“这可真没说,当时老汉气坏了,将他们赶出去以后,连他们带的礼物也扔出去了,对了,这里有一张他们呈上来的礼单……”

    说着管家从怀里掏出一份长长的礼单。

    秦堪接过匆匆扫了一眼,不由苦笑。

    一柄百年前的日本天皇用过的二手象牙折扇,一尊日本皇宫供奉的二手白玉菩萨,一套不知哪一任天皇用过的二手屏风,以及一盒内宫嫔妃用过的二手首饰……礼物琳琅满目,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是二手的。

    终于见识到日本皇室穷到什么地步了,这份礼大抵将他们皇宫仅存的值钱物事搜刮一空了吧……

    秦堪不忍心地合上礼单,看着管家语重心长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管家瞠目结舌:“我,我……”

    “人赶出去了没关系,礼物怎能不收呢?这些礼物漂洋过海来到我大明,它们多辛苦你造吗?它们想让自己安家在大明,为了这个目标,它们有多努力你造吗?”

    PS:本月最后半小时,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