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七百零七章 正德选妃(中)

第七百零七章 正德选妃(中)

    单只论容貌,王氏确实是倾城之色,一出场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就连敬事房掌印太监马春也两眼发光,眼珠子动也不动地盯着王氏。

    广场上其余女子们的目光又不一样,秦堪很容易便看懂了她们的眼神,那是一种想拿把刀子在王氏脸上画围棋棋盘的嫉妒目光。

    选妃的淘汰率是很高的,绝不逊于后世某些节目秀的海选,千名待选的女子中,按制只有五十人才能进入第二轮选拔,麻雀飞上枝头当凤凰,其难度跟鲤鱼跃龙门差不多,如此残酷的竞争环境里,忽然多出王氏这么一个娇媚倾城的祸害,众多心怀凤凰梦想的女子怎能不对她除之而后快?

    王氏站在承安门前的广场,迎着万千道或嫉妒或惊艳的目光,抿唇笑了笑,显然她对自己的姿色很有自信,纤手轻抬,无意地拂了拂被风吹散的发鬓,眉眼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傲然。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秦堪不得不说,只论容貌的话,此时王氏足可称得上“鹤立鸡群”了。

    鸡们很不愉快,其实秦堪也不大愉快,古有“焚琴煮鹤”这种煞风景的事,细细思量,那只鹤应该是太高调了,令人不得不将其杀之拔毛烹之而后快。

    江彬很愉快,他神情恭敬地站在毛澄和秦堪身后,却悄然抬眼,目光恰与王氏在半空中相碰,二人同时抿了抿唇,彼此神会,然后各自很快转移视线,一副素不相识的样子。

    秦堪扭头看了看礼部尚书毛澄,毛澄第一眼见到王氏时也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目光充满了赞叹,捋着长须笑着点头。

    “确是人间绝色,浓抹淡妆总相宜,不错。堪为陛下良配……”毛澄笑赞道。

    秦堪笑着点头附和,侧头看了看江彬,江彬神情愈发喜不自胜,见秦堪笑意满面地看着他。江彬急忙朝秦堪作了一揖,这一礼颇有含义。

    无声点了点头,秦堪转过身,嘴角不易察觉地一撇。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这姓江的显然入错行了,当什么官呀,看这皮条拉得如此高端大气,天生当大茶壶的料,人为什么总是无法正确认识自己呢?

    …………

    午时三刻。钟鼓楼敲响了钟声,广场上停止了喧闹,千名丽人规规矩矩排好队站在广场上,迎着周围官员,太监和军士们各异的目光。在十余名小宦官的指引下鱼贯走入宫门。

    秦堪吁了口气,露出温和的笑容,请礼部尚书毛澄先行,毛澄急忙谦让,二人客气了一番后并排而入,敬事房掌印太监马春笑吟吟地跟在后面,至于那位朱厚照从宣府带回来的游击将军江彬。只能低眉顺目地走在最后。

    选妃地点定在午门广场上,从承安门进入后,步行半个时辰才到,也不知哪个奇葩定下的地点,午门广场是朝臣挨廷杖的地方,从洪武年到正德年。不知多少触犯龙颜的大臣被杖毙在这个广场上,刘瑾乱政时犹甚,若有通灵之人放眼一瞧,广场上定然许多光着屁股的忠臣魂魄飘来飘去,怨念无限。这样的地方选妃子实在很不讲究。

    在小宦官的指挥下,千名待选女子在广场上排成整齐的方阵,广场东面一字摆开四张太师椅,马春殷勤的请毛澄和秦堪坐下,很快便有小宦官奉上茶水和精致的糕点。

    海选工作很繁琐,看起来各种莺莺燕燕鸟语花香,实则非常辛苦。女子们五人为一组,等待少监叫名,然后五人为一排在四位选妃正副使面前站定,秦堪和毛澄等四人则先看籍贯和出身,然后再粗略看看五人的容貌身段儿,同时暗中注意一下五人行走时的仪态以及气质。

    这一刻秦堪才发现后世的言情书多么误人闺女,那种大大咧咧的傻大姐或性格迷糊可爱状的女子是绝对无法通过第一轮海选的,皇帝选妃首重德行,仪态和端庄,其次才是容貌,傻大姐和迷糊小可爱在第一轮就会被万千走高冷路线的女人踩在脚底下,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就乖乖打道回府,此生永无可能与皇帝有任何交集。

    每五人为一批,若有仪态或气质出众者,四位选妃使交换一下眼神,然后小宦官便将其引入午门宫内,由年纪稍长的女官为其体检,这个体检过程是非常羞人难以启齿的,进入一间宫殿,站着脱光衣裳,女官上前查验皮肤,发,颌,口,鼻,背,胸,腿,脚等等,还要听其嗓音,再端庄再美丽的女子,若是生就一副鸭公嗓也是不行的,总之,比骡马市场挑牲口还严格。

    当然,清白处子之身是第一必备条件,若是发现待选女子中有非完璧之身者,不仅要打入大牢治罪,其父母家人都会被连累,三代翻不了身。

    刚开始秦堪还打起精神认真遴选,然而选了百十人后,秦堪便有些意兴阑珊了,眼睛半眯不眯靠在椅背上,翘着腿有一口没一口地品啜着茶水,也不知睡着还是没睡着。

    毕竟是别人家的老婆,选得再起劲,晚上她也爬不到自己床上,对自己没好处的事秦堪总是不太感兴趣的。

    就这样选了一个多时辰,秦堪迷迷糊糊打瞌睡时忽然听得小宦官尖着嗓子唤道:“顺德府王氏上前——”

    秦堪终于睁开了眼睛,静静注视着王氏盈盈款款走出队伍,小蛮腰如柔风拂柳般摇摆着走到前面。

    她再次收获了无数惊艳的目光,毛澄捋着长须含笑点头不已,马春眯着眼睛嘴角咧得大大的,江彬看着几位选妃使的表情,脸上露出一丝矜持的喜意,眼中反复闪烁着的光芒不为艳光四射的女色,俨然却是赤裸裸的权力欲望。

    秦堪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抬头看了看天色,眼中冒出几分森然的杀意。

    若让王氏顺利进入第二轮,她与朱厚照见面则无法避免,将来不知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吩咐钱宁办的事直到现在也没见动静,秦堪终于对钱宁生出一丝杀机,王氏若被入选为妃,必杀钱宁以泄愤!

    “顺德府王氏容貌身段皆上佳之选,几位大人意下如何?”敬事房掌印马春笑着问道。

    毛澄点点头,脸上闪过一丝迟疑:“此女容貌无话可说,可谓百里挑一,但是观其气度仪态,却少了几分端庄,这个……”

    马春笑道:“难得一见的美人,陛下见之必然心喜,说来这次选妃只为天家后嗣之故,陛下若喜必不惜恩典甘露,来日天家喜添龙子,亦是我大明社稷之福,至于端不端庄,选进宫后自有女官教她们仪态和规矩,半月之期足可脱胎换骨,毛老大人,说来说去,咱们也该挑个让陛下瞧得顺眼的美人才是呀。”

    江彬急忙道:“下官位卑言轻,但恕下官放肆,下官以为马公公所言甚是。”

    二人言毕,毛澄也没话说了,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后,终于重重点了点头。

    如今的朝臣们太急了,从宪宗皇帝开始,天家子嗣一直不昌,这也是大臣们心中悬着的一块心病,到了正德朝,当今天子已近三十岁,却仍一无所出,将来若是有什么不可言之变故,皇位该委于何人?

    马春显然对这王氏很中意,也不知是不是收了江彬的好处,见毛澄点了头,马春又笑着问秦堪:“不知秦公爷意下如何?”

    秦堪心中焦急,无奈此刻四位选妃使有三位都同意,再说此时也不宜与江彬公然翻脸,于是只好皮笑肉不笑地道:“各位大人都答应了,我自然无话可说,便选定王氏了吧。”

    江彬闻言脸上的喜色更甚,秦堪眼中恼怒之色一闪而过,心中暗暗琢磨着坏主意,既然钱宁这家伙靠不住,索性今晚派人把王氏从宫里偷出来,让唐伯虎把她办了再送回去,反正唐大才子习惯白吃白嫖,为了大明社稷久安长盛,秦公爷客串一下皮条客亦未尝不可,甚至唐大才子嫖完了再送他一个红包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思来想去总觉得太亏本,凭什么让别人办了事自己还得贴钱送红包?这事办得有点贱啊……秦公爷又抬起自己白净的右手,仔细注视着自己修长美观的手指,脑中迅速换了一种新思路。

    其实有的事情不必那么麻烦,一根手指就能办到的事,何必假手他人?

    肚子里咕噜冒着坏水时,王氏却已朝四人盈盈一福,然后被殷勤的小宦官弓着腰请进午门内宫,莲步轻移,玉腿轻抬,眼看就要跨过那道代表荣华富贵万千宠爱的门槛了。

    这时午门广场南面忽然急匆匆跑来一道身影,却是身着绛紫锦袍的小宦官,小宦官匆匆忙忙走到四位选妃使面前,朝四人行了个礼,然后垂手恭声道:“四位大人恕罪,适才宫门外传来东厂消息,近日东厂番子在顺德府发现白莲教余孽的行踪,东厂几经追查,昨日终于发现白莲教余孽竟与顺德府推官王鉴之有着密切关系,东厂档头连夜突审,王鉴之认了供状,听说其女王氏已入京选妃,为防陛下御驾不测,东厂特向四位大人紧急告书,请四位大人参详。”

    *******************************************************************

    ps:还有一更……求月票给我打鸡血……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