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七百零八章 正德选妃(下)

第七百零八章 正德选妃(下)

    一石激起千层浪!

    小宦官的一席话惊得广场上千余女子发出此起彼伏的低抑的惊呼声,也吓得四位选妃使大人不约而同从太师椅上弹了起来,当然,秦公爷的惊吓难免带有几分做作之嫌,不过这时候倒没人注意他的演技。

    毛澄一脸惊色,神情闪过一丝被蒙蔽的怒色和羞恼,马春面色发白,两腿微微打着颤,差点跪下去,而江彬却一脸不敢置信,两只喷火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报信的小宦官,呼吸粗重如牛喘。

    釜底抽薪,钱宁好手笔!

    连秦堪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玩得太绝了,京师没闹出任何动静,却从王氏的根子上着手,给她老爹编排个里通白莲教的罪名,这下哪怕王氏长得如同天仙下凡,朱厚照也不敢睡她了,老爹是白莲教徒,鬼知道他闺女有没有被发展成下线?这种女人选进宫里,不怕她刺王杀驾吗?就算朱厚照愿意牡丹花下死,满朝文武能答应?只怕个个都会争先恐后嚷嚷着“妖女放开陛下,有什么冲我来”之类忠君报国的悲鸣了。

    这年头当官这种职业很不稳定,可谓有多大的风光就有多大的风险,今日高台楼阁左拥右护,说不定明日便被罢了官职下狱砍头,这已是官场常事,若王鉴之犯了别的事尚有转圜余地,唯独跟谋反扯上边的罪名却是一撸到底,而众所周知,白莲教世代皆以造反为己任,一个造反官员的女儿谁敢把她选进宫里让朱厚照睡?

    更绝的是,钱宁心思缜密,留下线索让东厂去发现所谓的“白莲教余孽”,然后一路顺藤摸瓜,将线索引到王鉴之身上,这件事里完全将锦衣卫撇开,不引人怀疑。给秦堪和钱宁自保留了余地,哪怕事情败露也可以摘得干干净净……

    不仅如此,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钱宁顺手把江彬带进了坑里。王鉴之下狱了,女儿王氏亦难免下狱的命运,诏狱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消随便用几样刑具一审,王氏和江彬是什么关系立马浮出水面,王家父女栽了,江彬能摘得出去?

    秦堪心念电转,这时他才觉得钱宁的可怕,今日这事他办得漂亮干脆,但若来日他反过来与自己为敌呢?毕竟自己打压了他整整十年。他怎能对自己没有怨气?

    此时此刻,秦堪心中的杀机越来越盛……

    广场上,毛澄和马春面面相觑,一脸的庆幸后怕,好险东厂的报信来得及时。这若是真让王氏入了宫,将来她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今日选妃的四人绝免不了九族被诛的下场。

    正待一脚跨入午门的王氏也听到了小宦官的话,顿时花容失色,一张倾城的俏脸瞬间惨白如纸,身躯剧烈颤了几下,立马尖声嘶叫道:“不可能!我爹与白莲教绝无往来。此必是有人构陷,残害忠良!”

    毛澄和马春一齐冷笑。

    东厂的密报都已送进皇城了,你说什么残害忠良还能信吗?这辈子都别想再进皇宫了。

    “来人,将顺德府王氏拿下!”毛澄须发皆张,立马有两名禁宫武士上前,一左一右将王氏架住。

    毛澄转过身看着秦堪。苦笑着拱拱手:“老夫不察,险些被贼人蒙蔽,若此女行刺陛下,老夫百世皆为罪人也,此女父亲与白莲教有来往。她恐怕也不干净,此案便由厂卫接手,请秦公爷和戴公公细细审来如何?”

    秦堪一副庆幸的模样急忙点头道:“今日确实好险,否则不单是毛老大人,连我也要受牵连,此事不可善了,厂卫必会审出个结果来。”

    说着秦堪命禁宫大汉将军将王氏押入诏狱,王氏大惊,惶急中望向江彬,大叫道:“江将军,请救救我……”

    本来面无人色瑟瑟发抖的江彬被王氏这一声大叫,吓得顿时回了魂,脸色愈发苍白,咬了咬牙,江彬眼中厉色一闪,几步抢上前扬起手,啪的一声脆响,一巴掌竟将王氏生生扇晕过去,脸上凶光毕现的江彬又扬起手,准备再来一记重击除了这个祸害时,眼角余光不经意地一瞥,却见毛澄,马春和秦堪三人一脸古怪地瞧着他。

    江彬心头一惊,马上放下手,阴沉着脸朝三人躬身抱拳道:“不瞒三位大人,此女父亲曾与下官是故识,所以王氏认识下官,但下官敢向苍天发誓,王鉴之里通白莲教一事下官丝毫不知情,否则必向朝廷举告,怎会放任此女雀屏中选,为下官引来杀身祸患?下官忠君之心日月可鉴,请三位大人明察!”

    毛澄捋了捋长须,不冷不热地道:“是黑是白,是忠是奸,厂卫一查便知,老夫现在无话可说。”

    秦堪面现同情之色,叹道:“江将军怎会认识这种大逆不道之人?运道委实太差了,我既为陛下统领天子亲军,却不能徇私枉法,律法之下无人情,江将军且等结果吧。”

    江彬失去血色的嘴唇蠕动几下,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最后长叹一声,颓然垂头不语。

    *******************************************************************

    五十名女子鱼贯进入乾清宫,在朱厚照的面前一字排开,人人脸上带着几分喜意,望着前方不远处面无表情坐着的朱厚照窃喜不已。

    此生终见天颜,对她们这些官宦家的闺秀来说可是天大的福分,更别提自己已有绝佳的机会封妃,从此光宗耀祖。

    这五十人是从千名女子中选出来的,经过四位选妃使的遴选,再经过女官细致无比的体检,此刻能站在乾清宫内,不出意外的话便可留在宫里了,就算今日朱厚照没有选中她,将来日子长着呢,还怕没机会入天子的眼?一记秋波流转的眼神,一次回眸一笑的风情,一种仿若受惊小兔般的小清新……这些手段都是她们俘获天子的武器,早在离家之前便有府中的爹娘和长辈悉心教导过。

    乾清宫内静寂无声,然而殿内的气氛却颇为怪异,无数道或妩媚或清纯或含蓄的目光集中在朱厚照身上,心思各异,目的却相同。

    呆呆坐在椅子上的朱厚照无神的目光缓缓从众女身上扫过,仿佛不甘心似的,又扫过一次,然后,朱厚照的脸色越来越白。

    毛澄等四位选妃使识趣地站在大殿侧面,四人面露笑容,轻轻点头不已,显然大家对自己的眼光和审美有着非比寻常的信心。

    不知过了多久,朱厚照身躯轻轻颤了一下,清咳一声,缓缓道:“宁国公秦堪上前来……”

    秦堪上前两步,站在朱厚照身旁,指着殿内众女笑道:“陛下,经过臣等悉心仔细的挑选,这五十位女子便是陛下未来的炮友……咳咳,良配,良配,请陛下勾选封妃之女,按制,可选贵妃一人,贤,淑,敬,惠,顺,康,宁,昭等八妃,寓‘闺心雍肃’之意,余者若陛下不满意,可入尚宫局,尚仪局,尚服局等六局一司为女官……”

    朱厚照脸色更白了,强挤出一脸笑容道:“秦堪,来来,再凑近些……”

    秦堪一怔,依言离朱厚照更近了。

    朱厚照忽然伸出手,将秦堪的衣襟一拽,然后猛地一扯,压低了声音怒道:“千多个女子,你就给朕选出五十个这种货色?看第一排第四个,你看,那脸长得跟一块烙好的面饼似的又大又圆,还有第一排第八个,鼻子塌得跟撞了门框似的,还有第二排第三个,呜呼,她嘴上是不是挂着两根腊肠?千挑万选就选出这些货色,教朕如何下得去手?”

    “关灯!陛下,关上灯便是……”秦堪的安慰很苍白很无力。

    朱厚照悲愤一叹,眼眶都红了,虚弱地抬眼再次扫了一圈,终于闭上眼心若死水。

    “朕近日精读佛理,参禅悟道,赫然发现已看破红尘,各位女施主请回吧,……放过朕,朕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人!”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