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七百三十六章 避祸之策

第七百三十六章 避祸之策

    地位决定命运,不但决定自己的命运,也能决定别人的命运,这就是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真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秦堪笑着朝严嵩投去欣赏一瞥,自己当年委实没走眼,如此危急关头,他还能保持镇定,将情势分析得如此冷静理智。

    张永泣道:“连致仕告老亦不可得,难道咱们真的只能死在刀下吗?”

    一直没出声的杨廷和脸色有些难看。

    他是内阁首辅大学士,论官职自然是最高的,然而自从十年前宁王叛乱被平定后,他与秦堪越走越近,朝中文武已将他看作是秦党一员,这些年来秦堪所做的一切也被他看在眼里,想想秦堪默默为社稷付出的精力,花费的心血,本来对“秦党”一词有些抗拒的他,如今也不反感了,当国库所入每年创下新纪录,当某府某县免了几年赋税,当天津新港造出多少战船,每当听到这些消息,杨廷和渐渐觉得,成为秦党一员并非坏事,……岂止并非坏事,甚至隐隐以此为荣。

    今日秦党危在旦夕,杨廷和本可从容避祸,但他此刻却仍坐在秦府书房内,虽未说一句祸福与共的豪言,但他的态度却已说明了一切。

    “公爷,我等今日聚集于此,是为请公爷拿个章程,新皇登基,来势汹汹,从今日朝典来看,怕是朝中已有不少人投靠新皇,急待为新皇披荆斩棘,扫除障碍,而我们,就是新皇眼里的荆棘,障碍。”杨廷和捋着长须缓缓道。

    秦堪点点头:“锦衣卫方才告诉我,钱宁和江彬在大典前几日便与新皇见过面。至于他们和新皇说了什么,无人得知,但是可以肯定……”

    众人身板一挺,神色凝重地看着秦堪。

    秦堪目光清冷。缓缓道:“可以肯定……此二人在新皇面前必定不会祝我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众人愕然,杨廷和哭笑不得道:“公爷。都这般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

    秦堪笑道:“天塌不下来,就算天塌了,我们也该笑呵呵的面对死亡。像张公公那样哭哭啼啼的能解决问题吗?还不如放松心情,好好想个法子度过危难。”

    杨廷和道:“公爷刚才说锦衣卫来报……锦衣卫如今仍在你手里么?”

    秦堪的笑容带了几分冷意:“我当了十四年的锦衣卫指挥使,南北镇抚司算是我的营盘,这些年锦衣卫内大大小小的利害位置皆由我的亲信任之,就算罢了指挥使,我麾下仍有万千耳目供我驱使,新皇欲以钱宁代我。怕是打错了算盘,短短一两年内,无人可代锦衣卫指挥使之位。”

    杨廷和颇为惊疑地看着秦堪,饶是四朝老臣。此刻他却丝毫看不出这位权倾朝野的国公到底在这棋盘上布下了多少棋子。

    屋内众人闻言却露出了欣然之色,这算是今日种种厄难险兆中唯一的好消息了吧?

    唯独张永仍哭丧着脸,锦衣卫说到底还是被皇帝所用,新皇对位高权重的秦堪或许施以蚕食之策徐徐卸权剪翼,但对他张永可不会这么和风细雨,眼看司礼监掌印换人就在眼前了,若是被新皇换下,用不着再吩咐,新上任的司礼监掌印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他除之,这与仇恨无关,消除未来祸患而已。

    “公爷,就算您手中握着锦衣卫亦无济于事,新皇现在摆出来的架势可是要将您和杂家以及诸位大人一一剪除,火烧眉毛的当口,您倒是拿个主意呀。”

    秦堪笑道:“办法倒是有,各位如若不愿为刀俎之下的鱼肉的话,不如收拾细软,带上家小,一同逃出京师去天津,乘船东渡日本,当年在绍兴,锦衣卫第一次找上我时我便有这个打算,如今孙英总兵在日本如鱼得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咱们几个堪称国宝级的祸害若去了日本,天皇陛下一定会高兴得自寻短见……”

    这下连杨廷和的脸都黑了:“公爷还有更靠谱的法子吗?”

    秦堪还没答话,谁知严嵩却忽然道:“公爷所言,未尝不是办法,远走避祸自古便是保身之道,东渡日本既能保全家小,又能远避京师祸端,留存有用之身,来年未必没有再创宏业的希望,只不过……咱们避开了杀身之祸,却避不开史书,百年千载后,咱们这些人在史书里是什么名声,不言而喻,更何况人息而政废,咱们这些年为大明付出的心血无数,若是避而远走,这一切恐怕都会被推翻,大明再次恢复弘治以前的景象,我等一生心血和抱负从此化为乌有。所以下官以为,公爷心中早有沟壑,东渡日本这一策在公爷心里,恐怕只是下下之策,万般不得已的退路而已,公爷,下官所言确否?”

    秦堪笑道:“惟中倒是心细如发,明察秋毫。”

    众人眼睛一齐亮了,杨廷和捋须笑道:“原以为已入绝境,没想到你竟不止一策,快快道来。”

    秦堪沉思片刻,道:“还有一策为上策,任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何以解?”

    秦堪冷冷一笑,道:“今日大典已毕,不过按皇家礼制,还有些事情没有昭告天下。”

    “何事?”

    “这就要问礼部毛尚书了,礼制的事情他最懂,比如……”秦堪垂下眼睑,嘴角露出一丝坏笑:“比如,新皇登基,他与弘治一脉的关系怎么论呢?既然当了皇帝,便算是弘治一脉了,那时他是仍尊兴献王为父,还是尊弘治先帝为父?孔子定三纲五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可是人伦之礼,新皇焉能不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睁大了眼睛惊愕地面面相觑。

    这一招……可真够毒辣的,真闹将起来,以朱厚熜那早早表现出来的强硬性子,还不得拿刀捅大臣们啊?

    屋内寂然许久,杨廷和终于打破了沉默。

    “你读的真是圣贤书?”

    秦堪直起腰板,面向山东孔府方向拱了拱手,正色道:“我乃正宗孔圣门徒,儒家弟子……”

    “不可能!”杨廷和立马打断了他的话,道:“别说儒家孔圣,哪怕是春秋战国时的诸子百家里,也没出过像你这么阴损缺德的圣贤。”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