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04章 家有狼爸

第004章 家有狼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见魏霸沉默不语,魏风又恼怒的解释道:“杨仪这鲰生自以为是襄阳大姓,一直轻视我魏家是武人出身,对父亲多有微词。他现在是丞相府参军,负责粮草筹集的事宜,用军国大事的由头来故意刁难父亲。如果父亲不肯办,便是阻挠北伐大业,到时候丞相必然不喜。可是急切之间又哪能生产出那么多的粮食?父亲为了此事,这才生气……”

    听了魏风的一番话,魏霸这才稍微明白了一些,杨仪和魏延的矛盾已是由来已久。他们虽然都是荆襄人,可是杨家是襄阳大姓,底蕴深厚,魏家却只是义阳的一个小豪强,学问上一片空白,纯粹靠战功起家,两家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如果魏延认怂,那便也罢了,偏偏魏延又是个不服软的主,根本不把杨仪放在眼中,多次发生冲突,关系非常僵。刘备去世,诸葛亮当政之后,杨仪又做了丞相府参军。在前年诸葛亮南征汉中的战役中,他筹运粮草,立下了大功,如今正是丞相诸葛亮身边的红人。再加上北伐这个大旗,他给魏延出点难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汉中现在只有四县,不到两万户,就算是老人孩子都上,也解决不了十多万大军的口粮问题。运粮当然是避免不了的,可是要从成都平原把粮食运到汉中来,那近千里的山路就是一个大问题,所以尽可能在汉中多解决一些就成了最佳方案,而这其中的额度就掌握在杨仪的手中,只要他笔一动,魏延再努力也没用,因为你肯定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换句话说,这件事的主动权全在杨仪的手中,不论魏延花多少心血,都无法完成任务。

    魏霸当然也不能,他又不是神仙,不可能变无为有。但是他也不是一点用也没有,他学的就是农业机械,笃信工具的进步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他更清楚工具上的一点改进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中国从古代起就以农立国,农业的发展一直是当政者必须放在心上的大事,农业机械的发展是重中之重,在这方面有很多骄人的成绩。可是抛开那些复杂的机械之外,最简单的工具如锹、锄头等工具却受制于冶炼技术,发展缓慢。一直到唐代中叶,随着炼钢术的成熟,农具由铸造改为锻造,锄头、铁铲、铁锹之类的工具才能做得又大又轻便,真正发挥出作用。汉代有铁制农具,但要么是非常小,根本不适用,像常用挖土的臿就只能以木为主体,只在顶部镶上一块铁刃,或者做得只有一个巴掌大,和锅铲差不多,否则就拿不动,要么就又大又沉,只能用畜力。汉代的犁都是双牛拉,就是因为犁太重,结构又不尽合理,破土不利。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铁锹肯定比木臿方便,两个巴掌大的铁锹肯定要比只有一个巴掌大的铁锹效率更高,可是如果用铸造的铁锹,两个巴掌大的铁掌只有天生神力的能才能挥动一整天,普通人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反而不如镶了铁口的木臿实用。这几天魏霸在城外跑步,看到的农夫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用木臿翻田。他原本还觉得有些古风,不是后世那些上面穿着古服,下面却露出皮鞋的仿古货,现在听魏风抱怨,却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改进的机会。

    除的不说,如果能将现在农夫手中的木臿改为后世用的铁锹,一个农夫至少能发挥出两个农夫的作用,别说提高五成,就算是翻一番,也不是什么天方夜谈。

    魏霸忽然发现自己学的专业第一次有了用武之地。他笑了起来。

    魏风正在痛骂杨仪,忽然见魏霸发笑,不免有些莫名其妙。他打住了话头,不解的看着魏霸:“阿霸,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也许能帮父亲完成这个任务。”

    魏风的眉头皱得更紧,盯着魏霸看了半晌:“真的?”

    “我还能骗你吗?”魏霸咧嘴一笑,心情忽然大好。他拍拍魏风的肩膀:“快吃,吃完之后带我去找几个铁匠。”

    “铁匠?”魏风一头雾水,魏霸却卖起了关子,端起碗狼吞虎咽,风卷残云。魏风看了,笑着摇摇头:“阿霸,第一次看你这样吃饭,还真有些不太习惯。”

    魏霸掩饰的笑了两声,迅速将面前的饭菜扫空,这才一抹嘴,打了个饱嗝。魏风心中有事,见魏霸吃好了,也放下碗,拉着魏霸就走。魏武见了,连忙跟上,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后面。

    魏霸跟着魏风出了县寺门,来到铁作,魏风找来一个面色黝黑的老师傅,一指魏霸:“你听他的,他教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听见没有?”

    那老师傅一咧嘴,露出所剩不多的黄牙,满脸刀刻般的皱纹挤得更密了。他哈着腰,恭敬的对魏风说道:“诺,少将军,老朽一定用心。”

    魏霸有些不习惯,他虽然不是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红花少年,可是尊老爱幼的习惯还是有的。他笑笑,有些生疏的拱了拱手:“老师傅,我想请你帮我打造一件东西,还请老师傅相助。”

    老师傅一看魏霸给他行礼,吓了一跳,也不问地上脏不脏,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反而把魏霸吓了一跳。魏风眉毛一挑,有些不悦:“阿霸,他就是个官奴,你对他这么客气,他受不起的。”

    魏霸有些尴尬,这才恍惚明白这年头工匠是贱业,不是后世的工人阶级,更何况他们是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官奴。他咳嗽了一声,没有再在礼节上多做文章,把自己的意图简明扼要的对老人说了一遍。

    老人先是神情恭敬,却有些无动于衷,近乎呆滞,后来听魏霸说到生铁熟铁混炼的炼钢之术,眉眼开始生动起来,竟有些迫不及待,看向魏霸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畏。

    其实魏霸也没说什么,只是给他讲了一些灌钢法。灌刚法大概发明于汉末晋初,南北朝时已经普通用灌钢法打造农具,技术上也没什么难处,只是在眼下的反复折叠锻打法上做了些许改进而已。汉末最精良的武器都是用多次折叠锻打法,将生铁中的杂质去除变成熟铁,再淬火以增加刃部的硬度,达到整体柔韧而刃部锋利的效果。只是这样的方法很费工时,只用于打造兵器,还没有用于打造农具的。灌钢法的特点就是用加入熟铁来改善生铁的铁质,制成所谓的宿铁,减少工时,提高效率。

    老师傅打了一辈子铁,很容易就领悟到了其中的精髓。魏霸随时又给他画了一张图,老师傅拿着图纸,喜滋滋的走了。魏风却皱起了眉头,把魏霸拉到一边:“阿霸,你做的这物件,是不是要用很多铁?大战在即,铁很紧张的,用得太多,那可不成。”

    魏霸笑嘻嘻的说道:“你着什么急,快则明天早上,迟则明天晚上,你就可以看到东西,到时候不就知道要用多少铁了?”

    魏风瞪了魏霸半晌,无奈的笑道:“臭德性,跟我还保密。那好,我不问了,到时候再看,如果做得好,那当然不用说,我去告诉父亲,让他赏你。如果做得不好,嘿嘿,我也告诉父亲,看他不揍得你屁股开花。”

    魏霸翻了个白眼,魏武白天的时候说老爹魏延会揍得他屁股开花,现在老哥魏风又这么说,莫非他以前的屁股经常开花?这个老爹可有些暴力啊,怪不得他一看他,心里就发毛,原来这种害怕已经侵害骨髓,成了本能。

    唉,我怎么摊上一个狼爸啊。

    ……

    第二天早上起来,魏霸用无比的毅力从热乎乎、软绵绵的床上爬起来,再一次开始自虐式的晨练。自从开始锻炼身体,他的睡眠变得非常好,基本上是一沾枕头就着,失眠之类的小资毛病彻底不见了,当然早上起床也变得更加艰难了,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把自己从床上拽起来。

    当魏霸和魏武从山上跑了一圈时,太阳已经升起老高。因为心里有事,魏霸没有再在山上多作停留,径直回城,一进门,就看到魏风正举着一柄刚打造好的铁锹在笑,笑得满脸春风。那个老师傅躬着腰,站在他的面前,满脸骄傲和对赏钱的期盼。

    见魏霸进来,魏风连连招手:“快来快来,看,按你的法子刚刚打造好的铁臿。”

    魏霸走过去,接过来掂了掂,觉得还是有些重,看来这老师傅第一次打,手艺还不是很熟练,有些地方还是太厚了。

    “太重了。”魏霸眉头轻皱,“老师傅,还能再打得轻一些吗?”

    “没问题,没问题。”老师傅咧着没牙的嘴,连连点头:“这是第一把,老朽还不太熟练,估摸着再打的时候还能再减不少。嗯,多了不敢说,再减两三成总是可以的。”

    魏霸转过头对魏风说道:“兄长,你看……能用吗?”

    魏风以为魏霸在逗他开心,也不计较,朗声笑道:“臭小子,心眼还挺小。没问题,别说再减两三成,就算是现在这样,问题也不大。嗯,我想先打一百把出来,让人试试,看看是否实用,如果确实好用,就再多打一些,多少有些帮助。”

    魏霸笑而不语。多少有些帮助?你可不知道,这东西虽然小,技术也不复杂,却可能是一个划时代的开始。

    至少,是我在这个时代的一个开始。————

    定时更新总出错,昨天设定好的第三更,愣是没发出。汗!今天补上。请推荐!求收藏!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