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08章 魏延三策

第008章 魏延三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辩得白衣少女哑口无言,给老爹长了面子,却没能得意多久。魏延处理完了政务,把沔阳令和他刚刚被打得屁股开花的下属赶出去之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怎么看关侯?”

    魏霸一看魏延那脸色,就知道真正的问题来了。马家的事只是面子上的事,马超已经死了,马岱不过是个校尉,以老爹的脾气才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骂了也就骂了,还能怎么的。可是关羽的事却不是小事,他从魏武的嘴里知道,魏延对谁都不服,只佩服关羽,而且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大概只能归结于禀性相投。魏延和关羽有很多相似之处,骁勇善战,通晓兵略,读过一些书,却看不起读书人,特别是脾气,魏延和关羽一样自信,自信得近乎自负,几乎可以说是目中无人。这从他连曹魏的五子良将都不屑一顾便可见端倪,蜀汉的几个将军中,真正能入他眼的只有关羽一人。对当年关羽水淹七军,威震华夏,逼得曹操险些要迁都的事,他是心向往之。这些年镇守关中,他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能像关羽那样领兵北伐,恢复中原。

    魏霸骂马超是丧家狗,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在魏延的眼里,马超就是一个丧家狗。可是魏霸对关羽不以为然,魏延不能接受,而且非常生气。

    马超女儿生气的时候像头母豹,气势逼人,可是在魏延这头真正的猛虎面前,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魏霸一看到魏延那张拉长的脸,心里就开始打鼓,小腿习惯性的战栗,比身上披了两件战甲还要抖得厉害。魏延斜睨着他,手指慢慢的捏放着,大有魏霸一旦应付不当,就上来掀翻在地,痛扁一顿的架势。

    如果魏霸还是以前那个孱弱的魏霸,如果魏霸没有在病床上深刻的反思过,决定从此要战胜自己,改变命运,现在他只怕被吓得胆点心惊,更别提坦然面对了。

    不过,现在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刚刚面折了马家,又给他增加了不少信心,他更希望借此机会来提醒老爹魏延,不要步关羽的后尘。徐大师说过,人可以有傲骨,但不可有傲气。骄傲的人通常都死得很惨,关羽如是,你如果不改,将来也是如此。

    魏霸稳住心神,缓缓的开了口。“父亲,我听说先主当年三顾诸葛丞相于隆中时,丞相曾经有一个三分天下的对策,父亲可知晓?”

    魏延眉头一皱,对魏霸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提起了刘备三顾茅庐的事有些不快。不过,见魏霸神色镇定,语气从容,不像是玩笑,他也破天荒的没有斥责魏霸,顿了顿,才道:“当年偶尔曾听先主提及过,不过只言片语,所知有限。你又是从哪儿听来的?”

    “父亲且莫先问我是从哪儿听来的。”魏霸不想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纠缠,扯来扯去,说不定就会露馅不说,还会把主题扯偏。他直接打断了魏延的话,接着问道:“诸葛丞相的对策,其实是两个重点,一是跨有荆益,三分天下。一是两路出兵,恢复中原。”

    魏延眯起了眼睛,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魏霸。他刚才说的并不是虚话,他对这个对策的确是只知道一点皮毛,这还是刘备和法正谈论天下大势时提起的,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但是魏霸刚才说的这两点,的确可以概括所有的意思。

    “先主入益州,关侯留镇荆州,不仅担负着跨有荆益的重任,还担任着将来两路出兵的重任。可是关侯兵败麦城,自己身死不说,还将荆州拱手让给了东吴,跨有荆益成了一句空话,两路出兵也变得遥不可及。以现在的形势,蜀国要出兵,只能走汉中,比起由荆州出宛洛,不知道难了多少倍。关侯一败,几乎断送了我蜀汉的大半生机,像这样的人,还能称为之名将吗?”

    魏延轻哼一声:“你这是以成败论英雄,岂不知并不是战无不胜才可称名将,有时候,战败的原因有很多,却并非为将者本能所够左右的。你既然读过太史公书,难道不知道霸王项羽说过,乃天亡我,非战之罪也。”

    魏霸有些意外,听老爹这口气,莫非其中另有隐情?

    “难道关侯失荆州,走麦城,都不是他的过失,而是别人的责任?”

    “关侯之败,隐情颇多,一言两语很难说清。等回到南郑,有机会我再与你细说。”魏延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落寞,“不过,你能认识到丢失荆州对我军的不利,也算是有点见识。听你兄长说,你已经猜到丞相即将进驻汉中北伐,那你再说说,丞相将采取何种方略北伐。”

    魏霸也有些紧张,他是知道诸葛亮如何北伐,可是现在这件事还没有发生,是预测,而不是对既成事实的评判。猜对了,那当然没什么问题,可如果猜错了,那就麻烦了,好容易在老爹心中建立起来的好印象就会轰然崩塌。

    “怎么了?敢说关侯,不敢说丞相?”魏延讥诮的笑了一声。

    魏霸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赌一赌。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又没出过汉中,应该还没有产生那么大的影响,以至于改变历史的走向。更何况诸葛亮那个人也不是普通人就能影响得了的。

    “以疑兵出斜谷,主力出陇西。”

    “疑兵出斜谷,主力出陇西?”魏延失望的笑笑,语气中充满了不屑:“这就是你的见解?哈哈,真是胡说八道,信口雌黄。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得聪明了,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些小聪明罢了,当不得真。”

    魏霸不为所动,微微一笑:“那父亲以为又当如何?”

    魏延看看他,想了片刻,笑道:“也罢,难得你有心军事,我就给你启启蒙,免得以后在外面丢人。”他坐在案后,后指在案上敲了两下,这才抬起头:“治军者,当知地理。你先说说看,对我汉中的地理知道多少。”

    魏霸摇摇头:“我只知道一点大概,具体的所知有限,还请父亲指教。”

    魏延也没指望他说什么,他起身从内室取出一卷帛图,摊在案上,招手让魏霸坐近些。魏霸探头一看,不免有些失望。这副地图非常简略,上面只画了几条线,标注了几个地名,不仅不能和后世的地图相比,就是和马王堆出土的那副汉代军事地图相比也要简陋了不少。

    “由汉中出兵取洛阳,有三个选择。”魏延伸出手指,在地图上轻轻划过,动作难得的轻柔,看得出来,他对这副地图非常珍惜。“其一,由汉中东下,沿沔水趋襄阳,直指宛洛。这条路最直接,也最近,是为上策。其二,越秦岭,直取关中,然后再沿渭水东下,再取洛阳。因为要翻越大山,这条路比较难,而且要先取关中,耗费时日。可是关中地理险要,号称关河四塞,当年秦以关中而取天下。我军只要扼守潼关,让曹魏无路西进,则可坐取关中。相比于直取宛洛来说,用兵数量也较小,是比较稳妥的法子,可称之为中策。最后一条路,就是你说的出陇西。这条路最远,而且取陇西之后,再取关中,就要突破陇山,颇费周折。万一在陇西耽误了时间,魏军主力来援,则关中必然有一场恶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所以,你说的这条路,是三条路中最不合理的一条,你的策略,也是最下策。”

    魏延抬起头,看着魏霸冷笑不止。“三策之中,你取最下策,就以你这样的见识,还敢臧否关侯?”

    魏霸不以为然,他相信老爹的眼光不会错,这三策中的确以出陇西为下策,可是历史上诸葛亮的确就是出陇西,难道他看不出这三策的优劣?虽说诸葛亮不可能真如三国演义中一样能呼风唤雨,算无遗策,但诸葛亮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军事家之一,那是毋庸置疑的。他不取上策、中策,而取下策,必然有他的道理,就算他如此选择是出于谨慎的天性,也必然会有让他不得不如此的原因,只是他现在不知道罢了。

    魏霸知道,要论科学技术,他在这个世上可以算是顶尖的,可是要论军事战略,他空有一肚子的历史故事,具体到某一件事,他却是一无所知,比如魏延刚才所说的汉中地理,他就一头雾水。

    他笑了笑:“父亲,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不过,这只是你的选择,诸葛丞相未必会这么想。”

    魏延再度冷笑。“丞相是北伐的主将,那当然不用怀疑。可是你爹我身为镇北将军,奉先主之命守汉中近十年,丞相要北伐,能不听听我的意见?就算他不全盘采用我的上策,用中策也是必然之事。以丞相的睿智,他会去取下策?你以为他是你啊。”

    魏霸摸了摸鼻子,笑得越发谦虚。现在要想说服老爹那是千难万难,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不可能占上风,徒惹老爹不爽而已。不过好在判断对错的标准不是看谁说得有理,而是看最后的事实如何。既然老爹这么有把握,那么让他在事实面前碰个壁也许不是什么坏事。

    “父亲,反正丞相很快就要来汉中了,我们不妨拭目以待,看丞相究竟采取何种方略。”

    “这是自然。”魏延想到丞相北伐,自己即将得到大用,心情也轻松起来。他得意的笑了一声,抚着颌下的短须,沉吟片刻:“你的见识虽然不佳,可是识文断字,倒是你兄长比不了的。既然你也心军事,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来处理一些文书事务,也好帮你兄长分担一些。”

    魏霸习惯性的应了一声,等他反应过来,随即一阵头皮发麻。自己动动嘴皮子还行,真要动手写,且不说能不能写出文言文的公文来,就是自己那一手东倒西歪的字也提不上台面啊。他抬起头,看着魏延,迎着老爹那鼓励的目光,想了想,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用力的点了点头。

    要想在这个世上生存下去,总要学习毛笔字,总要学会读写文言公文,既然如此,何不从现在开始。万事开头难,现在遇到问题,还能向老爹和大哥学习学习,不至于丢人丢到外面去,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新书期,各种数据很重要,请各位书友大力支持。特别提醒:看书前要登录,注册一个帐号不要钱的,可是登录之后再从书面进去,才会算会员点击。会员点击也是数据的一部分,多一个会员点击,老庄就有可能在新书榜上再上一层楼。麻烦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