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09章 记账法与印刷术

第009章 记账法与印刷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延带着三个儿子离开郡治南郑,来到沔阳,不仅仅是为了巡视各县,最重要的任务还是为即将到来的诸葛丞相率领的大军准备宿营地。诸葛丞相这次要带十余万大军进驻汉中,大举北伐,没有一个足够大的地方扎营是不行的。沔阳位于沔水北岸,阳平山东麓,汉中平原的最西边,向北可以直通陈仓故道,进入关中,或者向西进入陇右,向南就是直通成都的金牛道,可谓是汉中西部的要害所在,在这里扎营实在是最合适不过。

    跟着老爹白天走行于山间平原,查看地形,听老爹讲解各种地形地势,如何安排警戒、扎营,晚上再看着地图温习白天学到的那些知识点,恶补军事基础,魏霸接下来的日子过得紧张而充实。关于毛笔字和公文的相关担心也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老爹魏延和大哥魏风也不是什么有学问的人,一手臭字除了熟练一些之外,比他好不了多少,公文更是写得简单直白,毫无文采可言。在对比从成都发来的公文后,连魏霸自己都觉得有些自惭形秽。看看人家写的公文,那才叫文言文嘛,魏家父子被人看作粗鄙无文的武夫,也不算冤枉了他们。

    魏霸不敢对老爹指手划脚,但是他可以提建议。在一次饭后父子几个闲谈时,魏霸委婉的提出要求。

    “阿爹,我想要点钱。”

    “要钱干什么?”魏延一手举着酒杯,一手翻看着账簿,剑眉微皱,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听到魏霸的话,他也没回头,只是顺口问了一句。

    “我想买些书来看。”

    “书?什么书?”

    “《孙子兵法》,还有《孝经》《春秋》什么的,如果有余,再买点《诗》之类的。”

    “《孙子兵法》《孝经》南郑就有,回去之后我就拿给你。”魏延哼了一声,重重的将账簿合上,顺手扔到地上,厉声喝道:“这都记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帐,拿过去,让他们重新誊写清楚再送来。”

    魏风连忙上前拾起账簿,面露苦笑。魏延扭过头,看着魏霸:“《春秋》读了可以知古今,有时间读读也不错,《诗经》有什么用,买来作甚?”

    “读《诗》可以增长见识,还能增加文采。夫子不是说嘛,言而无文,行而不远。”

    “狗屁!”魏延咄了一口:“写文章就是为了说事,光是写得漂亮有什么用?就像这些账簿,记清楚有哪些物事,还有多少库存,才是正理,如果不能,便是狗屁,纵使说出花来儿,又有什么用?”

    魏霸沉默。他知道老爹这是借题发挥,表示对杨仪的不屑。杨家是襄阳大族,写文章当然是没话说。从成都丞相府发来的公文中,有不少就是杨仪执笔的。杨仪大概是故意要羞辱魏家父子,经常在里面夹一些很偏僻的典故,搞得老爹很火大。

    “特别是我们为将的,能打胜仗才是立身之本,文章写得再好有什么用?你老子我还能读写公文,像有些人连字都不认识,还不一样带兵?”

    魏霸低下了头,不敢再看老爹魏延,他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说错话了。前两天看公文时,他看到了牂牁太守马忠立功的邸报,便问了一些马忠的情况,这才知道马忠识字有限,算是半文盲,而另一位眼下还没有成大名的禆将军王平则根本就是个文盲,所谓斗大的字识不到一箩筐。言下之意,魏家父子能自如的读写公文,已经算得上有学问了。

    比我差的,当然是不行,可是比我好的,也未必有用。这就是魏延此刻的心理。

    魏风用胳膊肘捅了捅魏霸,示意他不要再说了。“最近用度紧张,买书又不急在一时,以后再说吧。”

    魏霸会意的点点头,看了一眼魏风手中的账簿:“这是什么?”

    魏风苦笑一声:“沔阳令刚刚送来的帐,记得繁复混杂,一时很难查清,着实让人头疼。”他瞥了一眼一脸怒容的老爹魏延,低声道:“丞相很快就要来了,杨仪肯定要来查帐,如果不能及时把账目搞清楚,届时免不了要被他折辱。”

    魏霸眼角一颤,接过账簿,翻开看了几页,顿时也觉得头大。这些账簿全是流水账,按照时间日期,一笔笔的记下来,最后写个结果,这个结果对不对,只有天知道,要想查对,就必须把整本帐从头再算一遍,而且中间不能有任何差错,否则就得从头再来。

    这些帐别说魏延看着不高兴,就连魏霸看着都有些晕。一想到沔阳令刚刚送到的那一厚摞账本,魏霸的太阳穴开始嘭嘭乱跳。要想在杨仪来之前把这些帐全部查清,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换句话说,这次铁定要被杨仪那个宿敌嘲笑了。

    难怪老爹心情不好。

    魏霸想了半晌,忽然说道:“这个账目很难查,我们可以重新设计一个表格,让他们重填,也许可以方便一些。”

    “表格?”魏风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魏霸。正在喝闷酒的魏延也瞟了魏霸一眼。魏霸笑了,拿起筷子,蘸着酒水在案上画了一个示意图,把记忆中的账簿的格式说了一遍。魏延听了,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魏风却有些担心的说道:“你说的这个办法是好,可是一时半会的,哪来这么多表格?我看你说的这些表格好像挺复杂的,要是让人一张张的去画,恐怕没人愿意这么干。”

    魏霸觉得有道理,如果要把这些账簿重新誊抄一遍,大概需要好几千页的账页,靠手工来画,是一个足以让人昏厥的任务。唉,要是有台复印机,哪怕是台油印机也好啊,只要刻一张版,就可以印出几千张。

    等等,油印机虽然没有,可是刻个版却不难啊。魏霸灵机一动,忽然想起了雕版印刷术。作为印刷术的初始阶段,雕版印刷术比起后来的活字印刷术比较原始,但是应用时间却特别的长,一直到二十一世纪,还有好多东西要用雕版印刷术,比如印年画什么的,那还是套色印呢。魏霸在古城扬州旅游时,曾经到雕版印刷博物馆参观过,出于一个技术人员的本能,他曾经了解过这个历史悠久的技术。

    “这个问题倒不大,我可以用两天时间准备一万页的表格,只是要各县重新誊写……”

    魏延抚着胡须想了片刻:“只要是个好主意,就不怕他们敢不从。我担心的是你这个法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遭人诟病,到时候反授人以柄。”

    魏霸笑笑,我这记账法就算不周全,比你这流水账也肯定会好上几倍吧。魏风经验更丰富些,他稍微考虑了一下,笑道:“父亲,这个很简单,我们可以把主簿李老先生和各曹的掾史请来商议一下,看看霸弟的这个记账法是不是适用。他们都是精于钱粮的老账房,相必能知是非。”

    魏延连连点头,挥手道:“阿风此言有理,你们速速去办,如果可行,那阿霸立刻去操持此事,需要什么,尽管说来便是。丞相就要来了,时间紧张,越早办妥越好。”

    魏延雷厉风行,立刻让人把随行的诸曹掾吏叫了来。这些人忙了一天,正在享受难得的休闲,有几位年纪大些的已经上了床休息,忽然被人叫了来,心情不爽,可是在魏延面前,他们又不敢露出什么不快,只能一脸沉默的站在堂上。

    魏延一看这帮人的脸色就不舒服,阴着脸。魏风见状,连忙上前打招呼,免得魏延一开口就把人得罪了。

    “诸位先生,这么晚请你们来,是有一件事要与诸位商量。”魏风指着那堆账簿说道:“这是沔阳刚送来的账簿,想必诸位已经看过了。诸位都是多年理事的老人,不知道对此有何感想?”

    主簿程安是南郑大族,年近五十,是汉中太守府的掾史之首,桀骜如魏延也对他忌惮三分。听了魏霸这句话,其他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程安,程安也很自然的抬起头,淡淡的看了魏风一眼:“我们是看过了,没发现什么问题啊。莫非少将军从中看到了什么不妥之处?”

    “我倒是没发现什么不妥。账目繁杂,就算有什么不妥,恐怕一时也难发现。既然诸位老先生都觉得没问题,我当然不会怀疑。”魏风笑笑,“不过,丞相参军杨仪精于计算,我们看不出来,不代表他看不出来,程老先生,你说是不是?”

    程安花白的眉毛一颤,嘴角抽了抽,却没有说话。他懂了魏风的意思。作为汉中太守府的主簿,他曾经多次的代表魏延去向丞相府述职,杨仪的刁钻和精明让人印象深刻,虽说杨仪针对的是魏延,可是当面挨骂的毕竟还是他程安,一把年纪的人被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人当面斥责,让他非常不舒服。可惜正如魏风所言,杨仪精于计算,只要账簿里有一点问题,他都能看得出来,这一点就算是人老成精的程安也不得不服。这一堆账本他都看过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可是不代表杨仪不会看不出问题。

    难道魏风是出于谨慎起见,要他们重查一遍?一想到这一点,程安的心就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