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11章 非常不靠谱

第011章 非常不靠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一惊,刚要习惯性的起身还礼,突然又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同,不需要起来还礼,刚抬起的屁股又坐了回来。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敦武是魏家部曲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武技精湛,特别是精通侦察刺杀。从孩童起,就接受各种训练,不到二十岁,已经是斥候中的精英,曾经多次执行任务都圆满完成。安排他来负责保护魏霸,大概是魏霸有生以来得到的最好的一个礼物。

    “警戒已经安排好了。”敦武低着头,看着魏霸的脚尖,轻声提醒道:“不过,为了安全计,还是请少将军到船舱中去吧。”

    魏霸虽然留恋月色,可为了小命着想,他还是答应了。他站起身,敦武刚要去抱已经睡熟的魏武,魏霸摇摇手:“我自己来吧,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喏。”敦武也不坚持,退后一步,魏霸弯腰抱起魏武,小心翼翼的进了舱,把魏武放到榻上,盖上了薄被。这才转身坐定,对敦武招了招手:“你也进来坐。”

    敦武进了舱,规规矩矩的坐在魏霸侧前方,双手抚膝,腰杆挺得笔直,头却微微的低着,神态恭敬而谦卑。

    “听说你多次出过任务?都去过哪些地方?”

    敦武诧异的看了魏霸一眼。

    魏霸有些意外,又笑道:“如果是军事秘密,你不说也没关系。”

    敦武连忙摇头道:“将军既然让我来保护少将军,我就没什么不能对少将军说的。我只是……有些意外,少将军对军旅中的事也感兴趣?”

    魏霸掩饰的笑了笑,看来原来的魏霸对军旅是反感到了极点,连部曲都知道这一点。“长夜漫漫,闲来无事,听着消消遣,长长见识也好。”

    敦武没有再问什么,开口便道:“去的最多的地方,一是东三郡,二是关中。”

    “东三郡?到那里干什么?”

    “打探孟达的动静,以防他有西进的动作。”

    魏霸前几天听魏延讲述汉中的地理时,就听说过东三郡和孟达的名字,只是当时魏延主要是在说地理,对孟达的情况没有作太多的介绍,他自己心里有鬼,又不敢多问,生怕露出破绽。现在问敦武就没这些心理压力了,当下直接问道:“孟达的实力很强吗?”

    敦武沉默了片刻:“比魏家强,他有部曲四五千家,都是当年的东州兵,这十几年一直在征战,实力不可小觑。不过他最近形势不好,又有申家兄弟牵制,西进的可能性并不大。”

    “形势怎么不好?”

    “他是个降将,以前之所以过得舒心,一是因为魏帝曹丕欣赏他,二是因为魏国的征南大将军夏侯尚和他相从过密,所以他在东三郡就是个土霸王。将军虽然一直想收复东三郡,朝廷却一直不允,就是忌惮孟达的实力强劲。不过好景不长,前年夏侯尚死了,去年曹丕又死了,他没有靠山,又和新任的抚军大将军司马懿不太亲近,哪里能有好日子过。”

    魏霸听敦武讲解东三郡和孟达的情况,心里却开了锅。司马懿在宛城?不错,他虽然是抚军大将军,可是他还没有提得上嘴的战绩,所以敦武提起司马懿时有些不以为然,可是他却知道司马懿的狠辣,多智近乎妖的诸葛卧龙最后就是被这位司马冢虎给拖死的,别看三国演义上把诸葛亮说得神乎其神,司马懿连连中计,狼狈不堪,可是最后诸葛亮累死在五丈原,司马懿却奠定了晋朝代魏的根基,两人的能力即可见一斑。

    这是一个不容小视的对手。

    他在宛城?魏霸开始怀疑起老爹三策中的上策究竟有多少可行性了。如果司马懿在宛城,他可是随时可以由武关道入长安的。更重要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把司马懿当成对手,老爹讲他的三个对策时,提到了孟达,提到了夏侯懋,提到了张郃,偏偏没有提到司马懿,似乎在他的眼中司马懿根本毋须考虑。

    怎么是毋须考虑呢?不管司马懿在后世人眼中的印象如何坏,他的才能却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也不会把诸葛亮活活累死。

    难道诸葛亮之所以要先取陇西,就是为了避开他生命中的这个宿敌?

    敦武见魏霸眉头紧锁,似乎在考虑什么重大的事情,很自然的闭上了嘴巴,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很久,魏霸才发现自己的出神,他尴尬的笑笑:“那长安的情况又如何?夏侯懋这人怎么样?”

    敦武笑了一声:“夏侯懋这个人很有趣。他最喜欢的事情只有两件,一是养生,他招揽了许多道人方士,在府中炼丹,想要长生不老。因为炼丹要花很多钱,所以他还喜欢另外一件事:赚钱。他利用安西将军的身份做生意,关中的人哪能不给他让道,所以他赚了好多钱,也炼了很多丹,只是可惜,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登仙,反倒让他的公主夫人非常生气。”

    魏霸有些不解。敦武见了,连忙收起笑容解释道:“夏侯尚的夫人是曹丕的姊姊,清河公主。”

    “哦。”魏霸恍然大悟,他知道有这么一个清河公主,是曹昂的同胞姊妹,不过他却不知道清河公主嫁给了夏侯懋,而且也在长安。看来夏侯懋还真是得宠,连老婆都可以带到任上。

    “你去长安,通常走哪条路?”

    敦武咬了咬嘴唇,迟疑了片刻:“以前最常走的是褒斜谷,现在最常走的是子午谷。”

    魏霸心中一动,看来老爹筹划着由子午谷奔袭长安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可惜,这终究只是一场梦,诸葛丞相届时会泼他一头冷水。以老爹那目中无人的脾气,说不定还要因此和诸葛丞相叫个板,也许诸葛丞相最后要整死他,这件事也是起因之一。因为到目前为止,诸葛丞相对老爹还是非常信任的。

    至少从表面看来是如此。

    “子午谷好走吗?”

    “好走与否,要看对什么人来说。”敦武似乎特意要帮魏霸理解这件事,放慢了语速。“如果是我军从南往北攻,则相对容易,因为我们主要是以擅长山地战的步卒为主。可是如果魏军要从北往南攻,那就麻烦多了,他们不习惯这种山路,而他们最强悍的骑兵上了栈道更是麻烦,经常有马匹受惊,从栈道上滚下去的。”

    “那子午谷究竟有多长,要走多少天?”

    “子午谷全长近八百余里,其中有六百六十里是山路,像我们斥候营轻装前行,快的四五天,慢的七八天。”

    “如果是成千上万的大军呢?”魏霸追问了一句。

    “大军比较困难,因为沿途的邸阁储备的粮食有限,大军必须自带粮食,不像我们可以在邸阁取食。”敦武曲指算了算:“以我们魏家部曲的实力,轻装前进,不带重型军械,只带一个月干粮,大概十天左右可以穿越子午谷。”

    魏霸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示意敦武等一等,好让他有个消化的时间。魏延治军很严,又体恤部下,所以将士用命,平时训练都很刻苦,他们的战斗素养和体能都远远好于普通士卒。以他们的能力,可以在背负一个月的干粮的情况下,用十天时间通过子午谷,换句话说,出了谷之后,他还有二十天的时间。二十天之内找不到补充粮食的地方,这趟奇袭就成了单程票,不用对方打,这些人也得饿死。

    如果考虑考虑返程,那他就只剩下十天时间。十天能搞定关中吗?

    魏霸当时听魏延说起子午谷计划时,还没有考虑这么多细节,只觉得风险不小,现在听敦武这么一说,他觉得这更离谱了。这哪是有风险啊,简直是九死一生,堪比袭击珍珠港的神风敢死队啊,去了就没想着要回来。

    这么不靠谱的事,老爹还以为是上策?别说诸葛丞相不可能同意,换了我也不可能同意啊。或者说,除了战争狂人,大概都不会同意这个战术。嗯,细细想来,大概也只有以后奇袭阴平道的邓艾可能同意,因为他们都是疯子。

    魏霸想到紧张处,张大了嘴巴,倒吸一口凉气,好半晌才恢复了正常。他看着敦武:“如果让你去参加这个军事行动,你会愿意吗?”

    敦武不假思索:“如果是将军领军,我自然是在所不辞。”

    魏霸眨了眨眼睛,心道你这是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的手上,不能算是理智的行为,只能说老爹对你们的洗脑很成功,不能说明这个战术有道理。唉,老爹要险中求胜,偏偏诸葛丞相却是一个一生唯谨慎的人,他们之间的冲突看来不可避免,自己能不能充当这个缓冲,让他们不要闹得不可开交?

    “一个月的粮有多重?”魏霸一边为前途担忧,一边随口问道。

    “一月粮是一石八斗,大概一百三四十斤吧。再加上武器、盔甲的负重,每个人的负重应该在一百八到两百斤之间。”

    “噗!”魏霸一口水喷了出来,喷了敦武一头一脸。敦武很从容的抹了抹脸上的水,平静的看着魏霸:“少将军有什么疑问吗?”

    “一百八十斤?”魏霸跳了起来,“你们都是开山的大力士吗,背一百八十斤的东西还要每天赶七八十里山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