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20章 追得太紧

第020章 追得太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魏霸一直在作坊里忙碌,再也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考虑那个问题。第三天早上,两万页账页如数完成,同时完成的还有十架制作精美的算盘,由陈管事带着人送到南郑城,再送往各县。陈管事在魏家做了多年的管事,对于账务自然不陌生,由他去处理,比魏霸亲自去要妥贴得多。

    事情告一段落,魏霸这才感受到从骨子里透出的疲倦。他回到住的小院,美美的睡了一觉,一直睡到第到次日凌晨,才算是恢复了精神。

    接下来的日子,魏霸就在庄园里呆着,除了去铁作关心一下新式武器的改进情况,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后院的书房里看书。粗略的把那些书看了一遍之后,他又去了南郑城里的太守府。太守府里有历年往来的公文存档,他可以通过大量阅读这些公文来了解这个世界,特别是蜀汉目前的基本情况。

    他很快在这些公文中发现了宝藏:丞相诸葛亮的亲笔信。

    之所以把这些亲笔信当成宝藏,并不是因为这是名人书札,能值很多钱,而是因为诸葛亮的书法很有特色。这人虽然不是妖人,却着实是个难得的人才,学什么都能迅速上手。他不以文章出名,可是一篇出师表名垂千古,他同样不以书法出名,可是他的书札在众多的公文中一眼就吸引了魏霸,那种端庄稳重的隶书,一下子就让魏霸爱不释手。

    于是魏霸又多了一件可以做的事:临摹诸葛亮的书法。

    时间飞快的流逝,一个月后,魏霸接到了魏延传来的消息,丞相诸葛亮的大军已经到达沔阳,让他尽快赶到沔阳去。魏霸不敢怠慢,立刻收拾了一下,带上魏武、敦武等人,火速赶往沔阳。

    到达沔阳时已经是傍晚,站在沔阳城外,看着阳平山下层层叠叠的军营,看着那些被晚霞照得如火的战旗,听着远远传来的战鼓声,魏霸突然之间有些激动起来。他马上就要看到传说中的诸葛丞相了,马上就要参与如火如荼的北伐大战了。纵使他看惯了各种宏大的场面,也知道蜀汉的力量远远不如曹魏强大,甚至在三国之中都是最弱的一个,可是当十万人的大营就这么坦荡荡的铺呈在面前,他还是觉得场面壮观无比,让人屏息。

    “太他妈的震撼了。”魏霸自言自语的说道。

    魏武也愣了半晌,咂了咂嘴巴,感慨万千的说道:“好多人啊。”

    相对于这兄弟俩的少见多怪,十年前就跟在魏延身边经历过那场汉中之战的敦武显得比较平静,眉眼之间反而有些忧色。“少主,这大概是我大汉所能调动的全部力量了。全力一击,如果胜了,当然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如果败了,我们恐怕再也无法调集这么多大军北伐。”

    魏霸眼神一紧,看向敦武。看不出这个平时话不多的年轻人还有这样的眼光。不错,诸葛亮第一次北伐是声势最大的一次,损失也是最大的一次,以后接连几次大战,虽说损失都不大,可是积累起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总之一句话,再也没有哪一次能有这一次北伐的实力。到了诸葛亮死后,姜维时代,那更是越打越弱,亡国的时候,整个蜀汉只有十万兵。

    可是,现在能看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敦武能够了解,是因为他从十二三岁起就跟着魏延在军中打滚,对蜀汉的实力比较了解,他更是一个纯粹的武人,只相信实力。可是其他人呢?诸葛亮本人除了前年的南中之战,并没有任何实战经验,而南中之战对付的是那些实力不济,只会利用地利的蛮人,蜀汉的整体实力占上风,正适合堂堂之阵,这一次却是面对实力强大的魏军,实力对比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可是诸葛亮意识到了他?他身边的那些人意识到了吗?

    恐怕未必。诸葛亮现在最信任的应该还是马谡,这家伙是有名的夸夸其谈,堪与赵括媲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诸葛亮这么信任他,把他当成心腹,只能说明诸葛亮本人也有这种不正确的心理趋势。说得好听是浪漫主义,说得难听,就是纸上谈兵。

    这注定是一场虎头蛇尾的北伐,眼前的壮观,不过是惨败的开始。

    魏霸激动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远远的,魏霸就看到了魏风。魏风穿着一身皮甲,笑盈盈的站在路中间。一看到魏霸,他就迎了上来,用力拍了拍魏霸,笑道:“不错,看起来又精神了些。怎么样,这一路赶来,累吗?”

    “不累。”看到魏风,魏霸也很高兴。他跳下车,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腿,问道:“父亲在哪儿,这么急把我叫来,可有什么事?”

    “当然有事。”魏风挥了挥手,示意敦武他们离远一点。他搂着魏霸的肩膀,轻声说道:“庄子里的事,父亲都知道了。他这么急的把你叫来,是要关照你一件事。”

    “什么事?”魏霸有些紧张起来,难道是我在庄里扫张夫人面子的事老爹知道了,不高兴?

    “也没什么大事。”魏风见魏霸有些紧张,不禁笑了起来,“那新式账本已经送到了,父亲非常满意,正等着丞相召见,好去打杨仪的脸。不过,父亲不希望你太出风头,希望你能谦虚一些。”

    魏霸很诧异,老爹魏延是个那么骄傲的人,向来也不反对自己的儿子张狂,这次怎么让他谦虚一点,莫非是看到诸葛丞相,他有些气短了?

    “你现在可有名了。铁臿之利,三倍于木臿,用过的农夫没有一个不夸的,新式账本,还有那什么算盘,连程老先生都赞不绝口,说是化繁为简,易而合道,只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好东西。你人虽然在南郑,可是你的大名,却已经人人皆知啦。”

    魏风夸张的挥了挥手,表示魏霸现在是名扬四海,至少是整个汉中,看得魏霸忍俊不住。“兄长,你太夸张了吧。”

    “嘿嘿,夸张不夸张,你到时候就知道了。”魏风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可是有一样,父亲特地关照过,名声你已经有了,新式武器的事,你千万不能说出去,就算有人知道了,你也不能说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只能推说是偶尔从书上看来的。然后,最重要的一点是,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做这些事,有什么好主意,回家之后慢慢做,你想做多少都行,但是在外面,不能露一点风声。”

    “为什么?”魏霸眉头一皱,难道是老爹也要保护技术机密,要想独霸市场,多赚一点钱。

    “为什么?”魏风对魏霸的态度很意外:“你难道不知道,你做的这些事都是工匠的事,做得再多,也不会被人高看一眼,反倒容易给人留下印象,以为你天生就适合帮个匠师。”

    魏霸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老爹魏延的一片苦心。这年头首重读书,而且是读圣贤书,也就是《春秋》《尚书》等儒家经典,其他的书都是杂学,不上大雅之堂。军人抛头颅,洒热血,都不在读书人的眼里,只能目之为下等人,征战一生,最后贵为帝王的刘备还被人骂成老兵,一代名将张飞想和大名士刘巴睡一觉,却被刘巴拒绝了。军人已经如此,那工匠更是贱业了,哪怕你技术再好,也脱不了贱业的名声。

    魏家是将门,虽然不服那些读书人的傲慢,可是同样看不起工匠,老爹当初就因为他打铁而发过火,现在自然更不希望他以一个工匠的身份在别人面前出现,那可是比从军还要下贱的标签。老爹这么做,完全是对他的爱护,以他的身份,再无能也可以荫补入仕,大可不必以这样的贱业来维持生计。

    魏霸暗自叹了口气,点点头:“我知道了。”

    魏风见魏霸答应了,高兴的一拍他的肩膀:“你明白父亲的苦心就好。走,我们进城,和程老先生他们再合计一下,看看怎么对付杨仪那鲰生。哈哈,要是打了他的脸,阿霸,这次你可真是立大功了。”

    魏霸苦笑一声,大战在即,老爹居然还想着和杨仪斗气的事,并且还这么郑重其事。他不知道他即将面临可能会决定整个魏家前途的大问题,这个时候不去和诸葛亮身边的人搞好关系也就罢了,居然还想着激化矛盾。这打不打脸的,账本往上一送,让杨仪找不到毛病,便也是了,又何必一定要让对方难堪?杨仪可是诸葛亮身边的人,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要给你上点眼药,那可是方便得很啊。

    老爹用兵也许有一套,可是为人处事就太失水准了。性格决定命运啊,以后众叛亲离,遗臭万年,虽说冤了点,可是和他这不识大体的性格大概也有莫大的关系。为了家族的利益,不管他爱不爱听,我还是要尽可能的找机会劝劝他。可是怎么劝,也得想个妥善的办法,否则弄巧成拙,劝解不成,反倒火上烧油,那就麻烦大了。

    魏霸正想着怎么劝老爹改改这臭脾气,前面突然有人拦路。他还没说话,魏风便不悦的说道:“马姑娘,你这是何苦,我弟弟刚到,你就赶来了,追得也太紧了吧。”——————哈哈哈……大伙儿很给力,把老庄推到首页曝光去了。老庄感激不尽,很high!按理说,应该加更以示谢意,不过大家都知道,新书期有时间、字数双重限制,所以老庄暂时只能克制一下,也请诸位海涵。不过这就和老酒一样,存的时间越长,到时候喝起来才更过瘾。老庄郑重承诺,等过了新书期,老庄一定爆发以谢诸位,让你们和老庄一起high!让推荐票来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