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26章 标新立异

第026章 标新立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强忍着怒火:“正是,不知参军有何指教?”

    “这就是你搞的什么新式记账法?”杨仪伸出一根瘦削见骨的手指,指了指魏霸怀中的账薄。

    “是。”魏霸低下头,看看那些凌乱的账薄,“参军大发雷霆,难道就是因为这些账薄?”

    “哼!标新立异,自以为是。都像你这样,自作主张的搞一些新花样,以后我这账还怎么查?莫非是魏延事情做得不周全,就想搞些新花样来取巧?这样做,也未免太儿戏了。”

    魏霸彻底失望了,杨仪这根本就是借机生事,他连账簿就没看,一看到这与众不同的样式,就斥之为标新立异,并且推论为魏延正事没做好,所以要想些花样来掩饰自己的失责。这已经超出了业务范畴,这是不折不扣的意气之争。他想委曲求全,可惜人家根本没这心思,也不想给他这机会。

    杨仪一再当着他的面称呼魏延的名字,这其中的侮辱意味已经非常明显,如果他再忍气吞声,不仅于事无补,只怕杨仪还会鄙视他。

    已经让老爹鄙视了,还能再让你鄙视?

    魏霸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直起了腰,居高临下的看着杨仪。他虽然才十八岁,也不是很强壮,可是继承了魏延的高大身材,此刻杨仪坐着人,他站着,低着头的时候杨仪还感觉不出什么,一旦他抬起头,双方的气势自然而然的就扭转过来。

    杨仪神情一窒,随即勃然大怒,用力一拍案几,厉声喝道:“在本参军面前,你敢无礼?”

    魏霸嘴角一咧,淡淡一笑,根本不理会杨仪的装腔作势。他晃了晃手中的账簿:“家父忝为镇北将军,从先帝授命起,镇守汉中近十年,不敢说有功,却也是兢兢业业,这十多年来,没有让曹魏一兵一卒进入汉中,足以证明先帝当年的任命是英明的。参军没有任何证据,便说家父做事不周全,质疑先帝识人之明,不觉得有些草率吗?”

    杨仪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证据?证据不就在你手中捧着?魏延要是完成了任务,又何必弄出这些新花样?搞这些,不就是希望我一时半会的看不清楚,好蒙混过关吗?你以为抬出先帝来,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参军此言差矣。”魏霸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参军精于算计,蜀中闻名,岂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记账法便能蒙混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参军的算学便不足道了。更何况我们这新式记账法并不复杂,只要是个明白人,便能很快领会其中的妙处,本就是要让条目更清晰,减轻参军的工作负担,又怎么会希望参军看不清楚?参军根本没有看,就斥之为新花样,并且说成是家父的居心不良,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参军,某虽不才,窃为参军齿冷。”

    “大胆,黄口孺儿,也敢质疑本参军的算学?”杨仪怒气勃发,霍地站起身来,“你敢和本参军比试算学吗?”

    魏霸不屑的哼了一声,要论诗文典籍,老子甘拜下风,可是要论数学,老子可以吓你一跟头,甩你八丈远。不过,现在不是跟你玩这些的时候,先解决账目才是重点。“参军如果有意切磋算学,某随时恭候。不过,我劝参军还是暂息雷霆之怒,先看了账本再说。你与家父之争,不过是私人意气,不可干扰国家大事,不知参军以为如何?”

    杨仪大怒,他此刻已经被魏霸激起了怒火,又怎么可能收回账簿再看。面对魏延,他尚且不肯假以颜色,面对魏延的儿子,他又怎么肯轻易的让步。他一挥手:“要看可以,还按现在的记账法送来,否则我绝不会看一眼。都像你们这么自以为是,别出心裁,我还怎么做事?”

    魏霸眼神一紧:“当真不看?”

    “当然不看。”

    “你不要后悔!”

    杨仪吃惊的看着魏霸,哑然失笑,他绕了出来,走到魏霸面前,却发现自己比魏霸还低半个头,这仰着脸看魏霸,实在有些自堕气势,想往后退一步,想想又觉得不妥。踌躇半晌,他干脆不看魏霸,哑然失笑,故作不屑的一挥衣袖。“你放心,就算你告到丞相面前去,我也不会后悔。”

    “那就再好不过。”魏霸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就把汉中的账交到丞相面前去,我倒要看看,丞相是不是也像某些人这般武断,这般意气,这般泥古不化。”

    说完,他不等杨仪说话,转身出帐,扬长而去。杨仪见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不过此刻魏霸已经去得远了,他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无济于事。

    程安和魏霸并肩而行,听着身后杨仪隐隐约约的嘶吼声,无奈的叹惜一声:“少将军,真要去见丞相?要不,我们还是回去重新誊抄一遍,虽说费点事,可总比闹得不可开交的好。丞相事务繁忙,用这点小事去打扰他,未免有些不妥。”

    魏霸摇摇头:“程老先生,这可不是小事,更不只是我父亲和杨仪的意气之争。这可是关系到丞相北伐能否建功的大事,我相信丞相一定会见我的。如果丞相也不同意我的做法,那我自当一肩担起这个责任,绝不连累程老先生与各位贤良。”

    程安被魏霸说破了心思,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诸葛亮的大帐离杨仪并不远,只是十几步路便到了。魏霸请程安在外面等候,自己捧着账簿到帐前求见。他的心情有些激动,马上就要看到自己的偶像了,明知道他不可能像三国演义里那样羽扇纶巾,身着道袍,可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这可是三国时代,甚至于以后千年都是为人景仰的贤相啊。

    他虽然古书读得不多,可是出于对诸葛亮的崇敬,对诸葛亮的事迹还是比较了解的,像那篇出名的《出师表》,他就能倒背如流,就连据说是伪作的《后出师表》,他也能朗朗上口,像什么“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名句,他也是非常喜欢的。他更知道诸葛亮虽然是读书人,对机械发明却非常擅长,后来还主持开发过木牛流马、诸葛连弩之类的神器,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排斥新技术、新发明?

    到了帐前,魏霸报上姓名,说明来意,一个执戟卫士进帐报告。时间不长,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魏霸两眼,眼神中掠过一丝诧异,随即又恢复了平静,拱拱手,温和的笑道:“镇北将军之子魏霸?”

    魏霸点头:“正是。”

    “我是诸葛乔,字伯松。初来汉中,以后还请你这位汉中贤士多多指教。”

    魏霸诧异的哦了一声,重新打量了诸葛乔两眼,原来这就是过继给诸葛亮的诸葛乔啊,想不到这么大了。他微微一笑:“诸葛兄谦虚了,我魏家父子本是义阳人,只不过为国守边,在汉中多呆了几年罢了。诸葛兄如果肯降尊纡贵,与我同游,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诸葛乔哈哈一笑:“久闻镇北将军的次子与其他诸子不同,今日一见,果然如是。快进来吧,丞相在等你呢,我们就不要耽搁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大可从容切磋。”

    魏霸笑了笑,心里却有些异样的感觉。不过他没时间去细细品味,跟着诸葛乔进了帐,一眼就看到了书案后正在忙碌的诸葛丞相。诸葛亮身材高大,比魏延还要高出少许。即使是坐在案后,堆得如小山一般的简牍也挡不住他的身影。他面容清瘦,眉清目朗,胡须也谈不上浓密,可是自有一番疏朗之气,文静中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脸上不带笑容,却也不是很冷漠,从里到外透着温润的气息,正配得上“君子如玉”四个字。

    魏霸一时看得有些呆了。果然是一表人材,虽然现在应该他已经年过四十,不能叫帅哥,只能叫帅叔,可是依然风度翩翩,令人折服。

    诸葛亮抬起来,正迎上魏霸那有些发痴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笑。他放下手中的笔,搓了搓有些酸的手指:“你就是文长的次子魏霸?”

    魏霸一动不动。诸葛乔见了,不禁好笑,连忙咳嗽了一声。魏霸这才回过神来,满面通红的躬身行礼,手一动,怀里抱着的账簿便撒落了下来。他连忙弯腰去捡,一边捡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骚瑞,骚……”刚说了两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借着捡账本掩饰自己的尴尬。

    诸葛亮父子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疑惑,他们都没听清楚刚才魏霸说的是什么。不过,见魏霸这么紧张,诸葛亮反倒是兴趣十足,他给诸葛乔使了个眼色,诸葛乔连忙上前帮着魏霸捡账本。他看了两页,突然问道:“魏兄,这就是你发明的新式记账法?”

    魏霸点头道:“正是。刚才去杨参军处交待账务,不料杨参军指责我等标新立异,不论我怎么请求,他都不肯看一眼,便把我轰出来了。我想来想去,也许只有丞相能够体会我的一片苦心,所以这才不揣妄陋,来打扰丞相,请丞相评个公道。”

    听了魏霸的话,诸葛亮眉头微皱,不紧不慢的说道:“要说账务上的事,我未必就能比杨仪更强。”

    魏霸摇摇头:“丞相,我并不是怀疑杨参军在账务上的本事,我只是觉得他泥古不化,胸怀不够宽广,不愿意接受新事务的思想于国于身无益,特别是对丞相的北伐大有妨碍。”

    诸葛亮眉头一挑,忍不住笑了一声:“有这么严重?”——————求支持!哈哈,新书榜的前几位好难啊,据说明天又有大神在开书,老庄压力山大,请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