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31章 风波又起

第031章 风波又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军中无故不得聚饮,所以魏霸说要先请示父亲才能宴请傅兴。魏风从中多年,经验要老练得多,他直接向诸葛亮请求宴请傅兴。有了诸葛亮的允许,这件事就可以办得理直气壮。

    得到了魏延同意并将出席的承诺后,魏风立刻忙碌起来。他从小就跟着魏延,看惯了老爹像个刺猬一样,逮谁扎谁,身边很少有同龄的朋友,寂寞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新朋友,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他特地让人从沔阳城里取来了美酒,又宰了一只羊,置办了丰盛的酒席,静候傅兴的大驾光临。

    魏霸前世虽然不擅交际,可是同事之间的聚餐不少,对这种场合虽说不上喜欢,却也不陌生。见魏风如此兴奋,他还打趣了几句。魏武则是从开始宰羊开始,就蹲在一旁看着,好像一眨眼,那只已经被剥了皮的羊就会跑了似的。魏霸想想也觉得可怜,身为镇北将军的儿子,居然为了吃一口羊肉而这么上心,这生活实在不易啊。

    其实说起来,魏家的财力也不弱。有那么大一个庄园,种类齐全的作坊,还有上万计的附从人口,再加上魏延汉中太守、镇北将军的俸禄和都亭侯的租税收入,在张夫人高明的经营手段打理下,每年的收入非常可观。不过魏家的开支同样也很可观,有那么多人要养活,特别是三千部曲的各种开销大得惊人,要将一个普通士卒训练成一个悍卒,特别是像魏家武卒那样的精锐,巨大的投入也是不可避免的。

    魏家大部分的收入,都花在了武卒的训练上。再加上魏延虽然对其他人态度非常恶劣,可是对部下士卒却非常优待,哪怕是部曲以外的郡兵,他也隔三岔五的进行赏赐,这样一来,就算是魏家有金山银山也难免捉襟见肘。正因为如此,魏家几个管事的都和陈管事差不多,下意识的想尽一切办法赚钱。

    酒准备好了,羊肉也在锅里咕嘟嘟的小火慢炖,香气扑鼻,诱得魏武不时的吸口水。可是傅兴一直没来,就连魏延最后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主动赶来问魏风道:“怎么回事,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没开始?傅兴人呢,还没到?”

    魏风也搞不明白,他看了看外面天色:“应该快来了吧。”

    魏延不高兴了:“岂有此理,难道还要我等他一个后辈?”

    魏霸有些担心起来,他看着外面夜幕中的阳平山起伏的峰峦,忽然说了一句:“阿爹,大兄,你们说傅兴会不会是被刘琰扣住了,来不了?”

    “他敢?!”魏延脱口而出。

    魏霸无奈的笑笑,正准备再说什么,外面有一个亲卫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魏霸立刻闭上了嘴巴,他不认识这个女奴,但是从她的服饰可以看得出来,这是辎重营做杂役的官奴婢。辎重营这时候有人赶来,神情又是这么惶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奴婢拜见镇北将军。”那女奴一眼看到满脸怒气的魏延,立刻拜了下去。

    “抬起头来说话。”魏延心情不太好,却没有冲着一个女奴发火的习惯。“你急着见我,有什么事?”

    那女奴擦了擦额头的汗,仰起那张长了一大块青斑的脸:“回禀将军,我是从辎重营逃出来的,有一件急事要禀告镇北将军。”

    魏延一愣:“逃出来的?”逃奴可是要杀头的,少了不能少,也要受到重罚。这个女奴冒着这样的危险来到魏延的大营,想必有非常重要的事,而她即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那魏延又怎么能坐视不理。可是辎重营不仅归杨仪管理,更是中军大营的直属机构,魏延哪怕是镇北将军,也不好插手辎重营的事。

    魏延愣了片刻,语气恢复了平静:“你说,究竟有什么急事?”

    “奴婢在营里做些杂事,有时候也帮着护理伤员。不久之前,后将军营里送来一个人,伤得很重,全身的皮肉都被打烂了,后将军营里的人关照说,不准给他清洗上药,要让他慢慢疼死。”

    魏霸听了,顿时觉得寒毛直竖,一股凉气从后腰直冲上脑。他意识到那个伤员很可能就是傅兴,要不这个女奴不会跑到镇北将军的大营里来告密。他刚要说话,魏延抬起手,示意他不要开口。魏霸抬头看去,只见老爹双眼微眯,杀气腾腾。

    “那人是谁?”

    “奴婢听后将军营的人说,他叫傅兴。”

    “果真如此?”魏延不仅眼神凌厉起来,就连声音中都充满了杀气。

    “奴婢冒着枭首的危险跑来,岂敢欺瞒将军?”那女奴虽然身份低贱,却自有一股宁死不屈的气势。魏霸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发现她除了脸上有一块大青斑,严重影响了容貌之外,脸型和五官都很端正,特别是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就是和魏延对视也不示弱。

    “那好,如果是真的,你的命,我保了。如果是有一句谎言,你知道后果。”

    那女奴微微欠身:“谢将军。”

    魏延冷哼一声,不再多说,立刻转过头对魏风说道:“你领十个人,到辎重营去要人。如果有人敢拦着,给我砍了他。”

    魏风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走。魏霸吓了一跳,连忙拦住魏风。“阿爹,大兄,辎重营怎么能乱闯?丞相怪罪下来,如何是好?”

    “哼!”魏延不高兴的看着他:“傅兴救了你一命,就是我魏家的恩人。恩人遇难,我们岂能坐视不理。纵使是丞相怪罪下来,也有我一力承担,你怕什么。”

    魏霸连忙摇头道:“阿爹,不是我怕事。我是觉得,这里面可能有玄机。”

    “是吗?”魏延冷笑道:“你倒说说看,究竟有什么玄机?”

    魏霸迅速整理了一下思路。这件事其实并不复杂,刘钰被敦武摔成了残废,刘琰更是被他拧断了手指,又扇了那么大一耳光,要报复傅兴一点也不意外,虽然来得太快,太直接太粗暴了一些。可是想想刘琰父子的脾气,这也是在情理之中。刘琰打伤了傅兴,却又送到辎重营来让他等死,这分明是一个陷阱,而猎物就是魏家父子。否则,就在后将军营里打死,岂不是更直接?

    “我觉得这是刘琰布置的一个陷阱,就是要我们硬闯辎重营。到了那时候,不仅救不成傅兴,说不定还会把我们自己搭进去。”

    听完了魏霸的分析,魏延若有所悟。他想了想,摆摆手道:“我知道了。阿风,你先带些人去辎重营,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有人拦你,你不要硬来,只要护住傅兴就行。”

    “喏。”魏风转身出帐,点了二十个亲卫,急匆匆的走了。

    魏延站起身,甩了甩袖子:“阿霸,走,跟我去一趟后将军营,去给后将军陪个罪。”

    “阿爹?”魏霸吓了一跳,怎么老爹还要亲自出马,这也太给刘琰面子了吧?可是他再看看魏延的脸色,又觉得有些猜疑,老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静了?

    “磨蹭什么,还不快一点。”魏延喝了一声,抬腿向外走去。魏霸不敢怠慢,连忙跟上,走了两步,那女奴赶了上来,叫了一声:“唉,将军……”

    魏延头也不回,摆摆手道:“你也跟我来。”

    “喏。”女奴高兴的应了一声,紧紧的跟在魏霸的后面。魏霸一边走,一边扭过头看着她,正好看到她那块青斑,不由自主的暗自惋惜。多好的一张脸啊,全被这个青斑给毁了。

    那女奴见魏霸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将自己脏兮兮的手藏到袖子里。魏霸看出了她的羞涩,心中不忍,缓声道:“你放心,既然镇北将军答应了你,自然会护得你周全。”

    “多谢将军,多谢少将军。”

    魏延没有任何迟疑,带着十来个亲卫便和魏霸一起出了营,直奔后将军刘琰的大营。刘琰属中军,他的大营也在中军的范围以内。他虽然是后将军,却从来没有打过仗,手下只有千余人,占了一个营垒。就在中军大营的一个角落里。魏延到了营前,却没有进去,在营门外百步停住了脚步,勒住战马,静静的等候着,同时打量着刘琰的营垒,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魏霸跟在魏延身后,看不到魏延的表情,可是以他对魏延的了解,已经预计到要将发生什么事,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紧张。

    时间不长,一骑飞奔而至,赶到魏延面前,在马上施了一礼:“将军,少将军已经到了辎重营,被人围住了,脱身不得。傅兴也在,伤势很重,两条腿都被打断了。”

    魏延点了点头,轻踢战马,缓缓向前走去,原本就高大的身影在营门前的火把照映下,越来越清晰,高大如山。

    望楼上放哨的士卒看到了全副武装的魏延从黑暗中走出来,立刻紧张起来,他们一边拉弓搭箭,一边敲响了报警的铜锣,同时大声喝道:“来人止步,再前进,休怪箭枝不长眼睛。”

    魏延不为所动,继续催马缓行,一直走到营门前,这才平静从容的说道:“镇北将军魏延,前来拜会后将军,请通报。”————新的一周,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