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32章 抢人(上)

第032章 抢人(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望楼上的士卒一阵慌乱,看来魏延的名字让他们很紧张。有人下了望楼,飞奔入营。时间不长,营中忽然亮起了无数的火把,数百个士卒冲了出来。他们跑得很急,有的一边走一边披甲,有的则干脆没有披甲,只是他们慌乱的神情是一致的,队形也乱七八糟,毫无阵势可言。

    他们来到营门前,却没有打开营门,而是隔着营门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如临大敌。魏延坐在马上,一手挽着缰绳,一手扶在大腿上,岿然不动。魏霸看得心中痛快,却也心惊肉跳,这要是对面射一阵乱箭射过来,那可麻烦了。他从亲卫手中接过一面盾牌,轻催战马,赶到魏延身边,刚要将盾牌递过去,魏霸摆了摆手:“不用。”

    “阿爹,小心为上。”

    “哼,我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魏延不屑一顾,坚决的推开了魏霸的手。

    魏霸咂了咂嘴,没有再说,只是提足了精神,警惕的注意着对面,只要有一丝异动,他就以最大的速度把盾牌举起来。不知不觉中,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对自己的举动也有些后悔起来。这来得容易,去得可难,要想再退出安全的距离,那可是万万不能了。

    营里又是一阵嘈杂,士卒们向两边分开,半边脸还肿着的刘琰在几个全副武装的亲卫簇拥下,出现在营门口。他隔着粗大的寨木看向魏家父子,脸色在火把摇曳的火光下变幻不停。

    “魏延,你想造反吗?”他大声叫道,声音却如火光一般飘浮不定。“可知丞相军令无情,你休要猖狂。”

    魏延淡淡的说道:“将军这是说的哪里话。闻说犬子无礼,在丞相大帐中拧断了将军的手指,又打了将军一耳光,实在过意不去,特带着犬子来见将军,想问个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确是犬子的错,魏延这就给将军道歉,把他交给将军,任将军处置。”

    刘琰犹豫了一下,半天没有说话,显然搞不清魏延的话是真是假。他看到了魏延身边的魏霸,脸上的肿痛更加火辣辣的,心中火气上涌,不禁大声骂道:“魏延,你教子无方,以下犯下,还有什么要问的,你要是真心道歉,就在此地拧断他的手指,打他几个耳光,便也罢了。要不然,我与你没完。”

    魏延淡淡的说道:“后将军,且不说事情的是非曲直尚未分明,处罚还为时过早,就算是责任在犬子,由我来施罚,恐怕也不妥。”

    刘琰有些糊涂了,大声叫道:“为什么?”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一来他打的是将军你,而不是我,要责罚他,也应该由将军来责罚,方能消将军心头之怒。二来若是由我处罚,我手下留情,虚以故事,将军难道不担心我魏延没有诚意吗?”

    “那……那又待如何?”刘琰更拿不定主意了。魏延说的两个理由的确有些道理,要想消心头之怒,当然是亲手拧断魏霸的手指,再狠狠抽他几个耳光才解气,如果由魏延动手,他能真下手吗,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可是一看到魏延身上的甲胄和远处影影绰绰的人影,他又有些心虚,生怕自己一出营,仇没报成,反被魏家父子再羞辱一阵。

    至于傅兴的事,他想来想去,觉得魏延应该还不知道这个情况。他让人送傅兴到辎重营等死,是因为辎重营由魏延的死对头杨仪负责,魏霸白天刚刚还和杨仪发生了冲突。杨仪就算不帮他,也不可能帮着魏家父子,魏家父子得到了消息,也无法从辎重营抢人。

    难道魏延真是来道歉的?刘琰有些拿不定主意。

    魏延目光敏锐,看到了刘琰犹豫的神情,他哈哈一笑,抬起右手招了招。在远处的十来骑排成一排,缓缓的压向营门,暴露在火把之下。“后将军,莫要紧张,只是一些随从亲卫而已,我是来讲和的,可不是来打架的。后将军不请我入营便也罢了,莫非连这十几个人都怕,不敢出营一叙吗?”

    刘琰看清魏延果然只带了十几个人,这心安了些。他想着魏延虽然身为镇北将军,曾经镇守汉中十年,称霸一方,可是现在丞相已经到了汉中,魏延不再是唯我独尊了,这里又是丞相的中军大营,谅他也不敢乱来。自己如果龟缩在营里不敢出去,未免太没面子。他关照身边的卫士们小心戒备,这才让人打开营门。

    在吱吱咯咯的响声中,刘琰小心翼翼的走出营门,在门外两三步的地方站定,只要魏延有一丝异动,他随时可以退回来。他仗着胆子,大声叫道:“魏延,让你儿子来受罚吧。”

    魏延翻身下马,给魏霸使了个眼色,魏霸虽然不愿意,却也只能下马,亦步亦趋。两人来到刘琰面前,魏霸已经能清晰的听到刘琰身后那些弓箭手拉弦的声音,想到他们要是一不小心,自己就可能嗝屁,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油汗。

    这层油汗在火把的照耀下亮晶晶的,刘琰看得分明,不禁心中大快。他咬紧了牙关,又扯到了肿痛的面皮,心头怒火更是旺盛。他从亲卫手中接过马鞭,迎了上去,用力一抖,马鞭发出脆响,正如他此刻的心情一样爽利。

    “竖奴,没想到会有现在吧?”刘琰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高高的举起马鞭,就向魏霸迎头抽了下来。魏霸眼神一紧,刚要暴起反击,负手站在一旁的魏延忽然上前一步,一抬手就握住了刘琰的手腕。

    刘琰大惊失色,一边用力将手腕往回扯,一边尖声叫道:“魏延,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乱来,我杀了你。”

    魏延握住刘琰的手腕不放,微微一笑:“后将军,你是不是太急了点?我们父子就在这里,还能跑了不成。可是你要责罚我儿子之前,是不是应该把事情说清楚?”

    刘琰一边用力挣扎着,一边举起包得像个布球的手,指指自己肿得像猪头的脸,嘶声吼道:“还有什么好说的,你看不到啊?”

    “他打你,我早就知道。”魏延轻轻一扯,刘琰就收不住脚步,一跤跌进了魏延的怀里。魏延将他推在身前,面对从大营里如潮水般涌出的弓箭手,冷笑道:“我想问的是,我儿子为什么打你,打得究竟该不该。”

    刘琰已经知道自己又上了当,他惊恐万丈,哪里还有心情和魏延说打得该不该的事,只是用力挣扎着,同时声厉色荏的吼叫道:“魏延,你敢劫持我?小心丞相知道了,军法不容。”

    “无故打伤属下,还不让人给他治伤,那才叫军法不容。”魏延脸一沉,不再废话,一手挟着刘琰的脖子,一手护着魏霸,大步向后退去。那些弓箭手一看刘琰被劫持,大惊失色,连忙跟了过来。魏延回过头,一声断喝:“站住,再跟一步,就扭断他的脖子。”

    弓箭手们“哗”的一声全站住了。他们都是刘琰的亲卫,按照军令,刘琰如果毙命,他们都会被斩首。虽说现在不是对敌,可是魏延是什么人,他们还是清楚的,他既然敢劫持后将军刘琰,凭什么就不敢扭断他的脖子?

    弓箭手们面面相觑,不敢再前进一步。有机灵的军官立刻派人去中军报急,请诸葛丞相出面处理这件事,以他们的资格,是解决不了这件事的。

    魏延根本不理那些人,他扯着刘琰退到安全距离,翻身上马,将刘琰横在马背上,扬长而去。魏霸紧紧的跟在后面。虽然从弓箭手的威胁下全身而退,可是他却没有一点轻松的感觉。老爹做事果然是有军人风范,简单而直接,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把堂堂的后将军刘琰劫持了。这件事越闹越大,已经让他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魏延才没有魏霸那么紧张呢。他带着亲卫们一路急驰,来到辎重营,便拖着刘琰,在那个女奴的带领下,直奔傅兴所在的帐篷。刚到帐篷外,魏霸便吓了一跳,辎重营的气氛比刘琰营中的气氛还要紧张数倍,上百全副武装的甲士将那个帐篷围得水泄不通,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魏风被包围在中间。

    杨仪坐在一个胡床上,泰然自若,就是听到魏延等人的脚步声,他也没有站起身,只是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等他看清被魏延拖得东倒西歪的人是谁时,脸上才露出一丝讶色,但他依然没有站起来,只是坐得稍微直了一些。

    魏延冷笑一声,轻轻一推,刘琰就控制不住脚步,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一直奔到杨仪面前,才算是站稳。杨仪打量了他一番,眉头微皱,刚要说话,魏延忽然开了口。

    “杨参军好大的架子,就算你眼里没有我这个镇北将军,可看到后将军居然还敢坐着,也太不知尊卑了吧,德行杨君有你这样的同胞,真是可悲啊。”——————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