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34章 抢人(下)

第034章 抢人(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暗自苦笑,他顾不得纠正老爹的狂妄,再次走到斜睨着他冷笑不已的杨仪面前,声音依然温和,态度依然良好。“参军,与人方便,与已方便,真不肯通融一二?”

    刚才魏氏父子说话声音不小,杨仪听得清清楚楚,对他们的嚣张,杨仪既愤怒,又有些紧张。说实话,他虽然看不起魏延,可是也知道魏延的武勇,别看他身边只有十来个人,可是真要被他近了身还是很危险的。所以他虽然脸上的傲气一丝不减,却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两步,和自己的亲卫靠得更近一些,以免被魏延突进身前。后来看魏延没有动,魏霸独自一人走过来,他才松了一口气。

    魏家三弟兄中,魏霸的身体最弱,就连老三魏武都比他强很多,这不是什么秘密,作为一直盯着魏家的杨仪来说,这更是很清楚的事情。魏霸虽然已经十八岁,个子也比他高出半个头,可是身子骨这么弱,他根本没有必要担心。

    面对魏霸最后通谍式的请求,杨仪不屑一顾:“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我既然被丞相委任为参军,主管辎重营的事务,这辎重营里的一切,当然由我说了算。”

    “是吗?那我能请教参军一个问题吗?”

    杨仪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原来魏霸不是来动手,而是来较量学问啊。来得好,你自以为发明了一个记账法,做了一个什么算盘,就了不起么?让我来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算学。

    “有何不可?”

    “人负一石,可日行六十里,自食六升,人负两石,可日行三十里,同样日食六升。欲运百石至三千里,欲求时间最短,耗食最少,问当以多少人运为宜?”

    魏霸一边说着,一边向杨仪靠近。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响,旁边的人虽不说话,可是呼吸声、兵器的撞击声汇聚在一起,也是不小的干扰,杨仪不细听根本听不清晰,魏霸向前靠近,他乐得可以听得更清楚一点,根本没有注意到魏霸笑脸上隐藏的狠厉。

    “这个问题……”杨仪听完问题,抬起一只手,曲指刚要算一下,魏霸突然变了脸,左手伸出,握着杨仪的两根手指,右手从后面挥了过去,一下子卡住了杨仪的脖子,用力推着就走,一边走一边大声骂道:“丞相的命令你都敢置若罔闻,伤员送到辎重营,你不安排人疗伤上药,我们要请客,你拦着不放。你好大的胆子!走,我跟你去见丞相,论个明白。”

    杨仪正在考虑问题,哪里想到魏霸会突然下手,措手不及,被他推得踉踉跄跄。他身边的那些亲卫吃了一惊,刚要上来拦住,一听到魏霸说要拉杨仪去见诸葛丞相,下意识的又顿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跟上去。可是他们迟疑,魏延身边的亲卫却不迟疑,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迅速将魏霸和杨仪包围起来。

    “呛啷啷!”清脆的拔刀声不绝于耳,片刻之间,无数甲士拔出了战刀,严阵以待,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明晃晃的战刀在火把的照耀下,闪着寒森森的光,周围的空气温度似乎在片刻之间都下降了几度,让人感受到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寒意。

    魏延一直背着手看着,见魏霸果然生擒了杨仪,并且全身而退,心中大喜。至于身边那些剑拔弩张的甲士,他根本没当回事。他拨开亲卫,负手走到杨仪的亲卫队率杨猛面前,眉头一皱,哼了一声:“竖子,你想造反?”

    杨猛吓了一跳,立刻反应过来,大声叫道:“将军,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分明是你儿子挟持参军,怎么能说我们想造反?”

    魏延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儿子挟持了杨仪?我儿子这是拉他去丞相面前说理,你耳朵里是不是塞了鸟毛,没听清?啊?!”

    魏延最后一声大喝,气势惊人,吓得杨猛一哆嗦,手中的长矛一颤,在魏延的胸甲上划了一下。魏延突然出手,左手握住长矛,右手顺着矛柄滑了过去,迅猛无比的击向杨猛胸口。杨猛看着迅速变大的手掌,本能的想往回夺矛,可是长矛被魏延握在手中,他又如何抽得动分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魏延的手掌已经击在他的胸口。

    “呯”的一声闷响,杨猛眼前一黑,一股鲜血吐出,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魏延顺手揪住了他的脖子,大声喝道:“众将士,此獠胆大妄为,尽敢行刺本将军。本将军要拿下他问个明白。不知者不罪,立刻放下武器,退散一旁,违令者,格杀勿论。”

    随着他这一声断喝,那十个亲卫也立刻齐声大喝:“违令者,格杀勿论!”

    他们这一吼,生生吼出了舍我其谁的气势。杨仪的部下面面相觑,神情沮丧。片刻之间,杨仪被魏霸制住,亲卫队率杨猛又因涉嫌刺杀镇北将军被擒,剩下的人被魏延等人的气势镇住,竟是谁也不敢上前领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延拖死狗似的拖着杨猛走了回去。可是他们又不敢不救杨仪,只是强撑着,围着魏家父子,上前厮杀吧,没这胆量,退开吧,好像又不行,只能僵持在那里。

    “我们要去见丞相,谁也拦着,与造反无异,休怪我认得你们,我的刀认不得你们。”魏延缓缓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如雪的刀锋擦着铜吞口,发出瘆人的声音。长刀出鞘,魏延原本已经很威猛的气势更盛,围在四周的甲士们被他的气势所慑,不由自主的,齐唰唰的向后退了一圈。

    魏霸一边轻蔑的扫视着那些面色苍白的甲士,长刀缓缓指过每一个人的脸,一边大声喝道:“阿风,把人抬过来。”

    魏风大声应喏,两个侍卫抬起傅兴,推开那些手足无措的甲士,和魏延汇合在一起。魏霸从人缝里看了一眼担架上的傅兴,不禁吓了一跳。傅兴脸上身上全是血,两条腿全断了,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不过,他还睁着眼睛,见到魏延时,还努力的昂起头,施礼致意。

    “多谢将军。”傅兴哑声道。

    “有话以后再说,走!”魏延轻喝了一声,魏风会意,立刻在前面开路,亲卫们抬着傅兴,押着杨仪、杨猛和刘琰向营外走去。魏延亲自断后,他手握长刀,也不见如何作势,只是看着那些甲士,就让那些甲士不敢妄动,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撤出大营,只敢远远的缀在后面。

    出了大营,魏延收起刀,翻身上马,朗声笑道:“痛快痛快!走,回营,喝酒吃肉去!”

    魏霸连忙赶到他的身边,拉着他的马缰道:“阿爹,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做了这么痛快的事,不回去喝两杯,岂不是可惜了?再拖下去,羊肉可就真烂了。”

    “阿爹啊,这事岂能就这么了了?”魏霸哭笑不得,先挟持了后将军,接着又挟持了丞相参军,老爹居然只想着锅里的羊肉,你就不想想丞相知道了这个消息,会如何想?“阿爹,趁着此事丞相尚未得知,我们应该立刻赶到丞相面前,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免得有恶人先告状,先入为主,到时候我们多费口舌啊。”

    魏延略一沉思,点头道:“言之有理,走,去见丞相。”

    魏霸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就是要恶人先告状,趁着这件事还没有闹得满城风雨,抢在所有人面前把事情的性质定下来。如果缓一缓,等丞相从别的渠道知道了这件事,以魏延的口碑和人缘,肯定会对他不利,到时候再想把丞相的印象扭转过来,那可就难了。而且如果先回营,肯定要给傅兴先疗伤,到时候再到丞相面前说话,哪有现在这么惨,这么有说服力。

    要告状,当然是先告状的占便宜,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只有老爹这样的人才不屑一顾。

    魏霸父子抬着傅兴,押着杨仪和刘琰,一路向丞相中军大帐走去。他们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全副武装,自有一番气势。在魏霸的示意下,他们故意大声叫嚷着,一会儿说后将军刘琰草菅人命,肆意虐待下属,一会儿说杨仪公报私仇,意图行刺,要到丞相面前讲理去。说得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声势之大,惊动了沿途的所有军营。

    在他们身后的马家大营里,马岱和白衣少女并肩而立,看着大呼小叫的过去的魏家父子,沉默不语。马岱看了白衣少女一眼,摇了摇头。白衣少女垂着眼睑,不敢与马岱对视,却又不甘心的瞥着魏家父子远去的方向,轻轻的咬着下唇,若有所思。————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