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35章 恶人先告状

第035章 恶人先告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诸葛亮看着愤怒得泪水涟涟的杨仪和沮丧的刘琰,沉默不语,脸色平静,却掩饰不住眉宇间淡淡的不快。马谡、费祎和诸葛乔坐在一旁,也面面相觑。

    魏霸赶来的时候,诸葛亮等人正在议事。汉中的准备工作做得不错,特别是铁臿的及时使用,使垦田的数目有了不小的增长,粗略的估算一下,需要从成都转运的粮食比预计的要少两成。他们都很高兴,诸葛亮还赞了几句魏延做事认真,魏霸心灵手巧,将来又是一个人才,结果话音还没落,这对父子就押着刘琰和杨仪来了。

    事情很简单,证据也很明白。魏延带着儿子去向刘琰请罪,结果刘琰不肯接受,还在此之前将傅兴打成了重伤,双方起了冲突,刘琰被魏延父子挟持到了辎重营。杨仪不肯让他们接走傅兴,双方再起冲突,杨仪的亲卫围攻魏延父子,队率杨猛还意图行刺魏延本人,被擒。

    这都是魏延父子——主要是魏霸说的。魏霸说得很可怜,很委屈,虽然没有落泪,可是谁看了都会同情几分——如果相信他的话。当然不相信也没关系,魏霸还有人证: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傅兴就躺在担架上,还有一个辎重营的女奴;有物证:魏延胸甲上一个醒目的凹坑。

    人证物证俱全,理由……也能自圆其说,即使诸葛亮等人明知这件事肯定不会完全如魏霸说的这样,也只能默认。刘琰已经废了,连分辩的体力都没有,一到帐里就瘫在地上,连马谡等人看了都为他觉得丢人。杨仪倒还是有说话的力气,可是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颠三倒四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再加上魏霸扶着刀,一脸不悦的站在旁边,不用说,胜负已见分晓。

    诸葛亮轻声叹息,起身走到魏延面前,拍了拍魏延扶在刀环上的手:“文长,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处理得很妥当。刘琰伤子之痛,乱了方寸,你不要与他计较。杨仪这么做,虽然有些过火,也是出于本心,至于他的部下意图行刺你的事,我自会给你一个公道。伯松……”

    诸葛乔起身,躬身应道:“在。”

    “去将我那领铠甲取来,送与文长。”

    诸葛乔犹豫了一下,诸葛亮给他使了个眼色,诸葛乔无奈,只得转身去了。时间不长,捧着一领崭新的铠甲走了出来。诸葛亮接过来,双手递给魏延,笑道:“文长,你我的身形相近,只是我没有你这么壮实,不知道是不是合身,你先拿着,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找匠人修改一下。”

    魏延见诸葛亮护着杨仪,本来还有些不快,可是见诸葛亮将自用的铠甲送给他,顿时觉得受宠若惊,刚才的那一丝不快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看着亮如银镜的新铠,魏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丞相,这是你自己用的铠甲,我……我如何敢受?这些小损伤也没什么,回去找工匠修补一下就是了。”

    诸葛亮哈哈一笑,将铠甲塞到魏延手中,拉着他的手臂说道:“我是个文士,不通武艺,要铠甲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临阵杀敌,当然还要靠文长这样的猛将。这铠甲由你来用,正是合适。你就不要推辞了,以后多杀几个敌人,也算是对得起这身铠甲。”

    魏延抱拳低头,沉声道:“请丞相放心,魏延一定不负丞相所托,誓破曹贼,光复汉室。”

    “这才对嘛。”诸葛亮满意的点点头:“傅兴伤得很重,你既然有好伤药,就把他接回你营中去吧。他是忠良之后,能得到文长的教导,也是他的福报。”

    魏延再次承诺:“魏延一定尽心尽力。”

    “我信得过你。”诸葛亮笑道:“我们正在喝酒,你要不要坐下来喝两杯?”

    马谡站起身来,哈哈大笑:“丞相,镇北将军海量,你这点酒哪里够他喝的。再说了,你没听他说吗,他营中有羊有酒,煮得正烂,再不回去,怕是只能喝羊羹了。镇北将军,你这可有点不对啊,有羊酒,为什么也不招呼我们一声?”

    魏延嘿嘿笑了两声,解释道:“本是小儿辈的事,岂敢劳驾丞相和诸位参军。如果诸君肯赏光,来日置办一场牛酒,请诸君痛饮。”

    “牛酒嘛,就免了。正是春耕,牛还有用处。等秋粮入仓,进军关中,击败曹魏,我们再去叨扰文长不迟。”费祎起身,笑容满面的说道:“文长,你真是有福气,长子魏风一身好武艺,做事妥帖,次子魏霸虽然体弱,却心思灵敏,发明的铁臿、账簿,都是极好的,刚刚我们还在羡慕你呢。”

    马谡和费祎这几句话说得魏延眉开眼笑,乐得合不拢嘴,满面红光的谦虚了好一阵,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告辞。他刚要走,魏霸又冲着诸葛亮躬身道:“丞相,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请丞相恩允。”

    诸葛亮眉梢一挑,笑道:“你说,只要是不违反规矩,我现在就准了你。”

    魏霸将那个女奴拉到诸葛亮面前,说道:“丞相,我们能得知傅兴受伤,皆是因为她冒死赶来报信。我知道,官奴婢擅自开辎重营,是重罪,不过,看在她救了傅兴一命的份上,能否请丞相开恩,去除她的奴婢身份,还她自由。”

    诸葛亮扫了一眼这个长了一个大青斑的女奴,不以为意的挥挥手:“她虽然违反了规定,却是为了救人,功大于过。这样吧,官奴婢是公家财物,不能轻易领走,你稍等片刻,我立刻派人去辎重营办个手续,你再把她领走,如何?”

    魏霸大喜:“谢过丞相。”

    那女奴也敛身施礼,低头道:“谢丞相大恩。”

    诸葛亮转身对杨仪道:“威公,这件事,你给办了吧。”

    一直有些迷迷瞪瞪的杨仪忽然惊醒过来,他看了一眼那个女奴,怔了片刻,轻声说道:“丞相,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诸葛亮不耐烦的摆摆手:“就这么办了。难道文长不计较你围攻他的事,一个女奴,就不要太看重了,回头我让伯松把她的身价送去,你在帐里销核掉就是了。”

    杨仪欲言又止,在旁边的案上坐下,很快写好手令,魏霸接过,让敦武领着那个女奴去辎重营办手续,时间不长。敦武拿着一张身契回来了。魏霸接过来一看,这才知道这个女奴长得虽然难看,却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彭小玉。

    “彭姑娘,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

    彭小玉躬身再谢,又谢过诸葛亮,这才默默的站到魏霸身后,却不肯离开。魏霸不明所意,一时也来不及想,先和捧着铠甲犹自发笑的魏延一起退出了丞相中军大帐,抬着傅兴回营,赶紧给他疗伤才是正事。

    彭小玉一直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魏霸不解,问道:“彭姑娘,你是哪里人,还有家人吗?”

    彭小玉凄然道:“妾身是犯官家属,在辎重营为奴已经好几年了,家远在广汉,家里还有没有人,妾身也不太清楚。就是想回去,没有路传,又哪里走得了。”

    魏霸为难的看了魏延一眼,魏延还爱不释手的捧着那副铠甲,根本没心情理他这件事。见魏霸向他请示,他摆了摆手:“她既然是犯官家属,想必家里也没什么人了,孤身一人,要回广汉也是不易,不如先在营里住下吧。你如果喜欢,就留下来做个侍女也行,我看她虽然长得丑一点,手脚还是勤快的。”

    魏霸很恼火,老爹被丞相送的铠甲迷住了心窍,居然这么不负责任。这姑娘现在是自由人不说,就算是官奴,长得这么难看,你就忍心让她天天在我面前晃悠?他咂了咂嘴,又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彭小玉难看,毕竟她还是傅兴的救命恩人,于魏家也有恩。他只好笑笑道:“彭姑娘,你看呢?”

    彭小玉眨眨眼睛:“镇北将军所言甚是。广汉千里迢迢,妾身孤身一人,又得罪了杨仪和刘琰,要想回去确实危险,如果将军敢暂时收留妾身,妾身真是感激不尽。少将军名声正著,妾身在辎重营也是听说了的,能够留在少将军身边,妾身求之不得。”

    话说到这个份上,魏霸也不好拒绝,只好勉为其难的应下了。魏风见了,暗自窃笑,搂着魏霸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兴灾乐祸的说道:“阿霸,这姑娘丑是丑了一点,不过我看身段还是不错的,应该还是个处子,对你又有些意思。既是犯官之后,想必是有些家教的,绝非寻常人家女子可比。你就不要太注重皮囊了。须知美人易老,贤妇难求,齐宣王立无盐为后,传为佳话,你纳个丑婢,慕先贤而效之,虽不及,也不远矣。”

    “兄长,你要是看中了,何不自纳?”魏霸斜着眼睛,没好气的瞪着魏风。

    魏风大义凛然的拍拍胸口:“你我是好兄弟,我岂能抢了你的风头?”

    “我了个去。”魏霸翻了个白眼:“大兄,我发现你原来也够无耻的。”

    “兄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来?”魏风故作茫然,张开大嘴,摸了摸整齐的牙齿:“我牙好的很,一个也不差,岂能说我无耻?”——————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