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38章 相见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好人不长命,祸害三千年,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可是换一个角度想,牛逼哄天的关羽死了,性格粗暴的张飞也死了,不久的将来,把关羽当偶像,处处效仿的魏延成了谋逆,而与人为善的赵云却安然无恙,他是蜀中名将中为数不多的善终的人,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胜利?

    魏霸暗自感慨着,见远处炊烟四起,营门前的望楼上的火把渐渐熄灭,沉寂了一夜的大营敲响了战鼓,从睡梦中渐渐的醒来,一队队的士卒开始出操,他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便和敦武一起向山下跑去。

    刚转过一个山坡,迎面看到马家少女一身白色劲装,在一个侍女的陪同下纵马而来,他连忙停在路边,一边原地迈步,一边等她过去。

    “吁——”少女缓缓的勒住了缰绳,战马在魏霸面前停了下来,少女打量着脸色泛红的魏霸,脸上生起一抹淡淡的红晕。她咬了咬嘴唇,长长的眼睫毛抖了两下,忽然说道:“早!”

    魏霸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笑道:“早!”

    少女轻抖马缰,战马侧跨半步,让开了小路。“魏君请。”

    魏霸也不客气,点点头笑道:“多谢。”便迈步跑了过去。少女在马上转过身子,看着他脚步轻快的跑下山去,一时有些沉默。她轻提马缰,催着战马向山坡上跑去。在魏霸平时转身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那些野草新鲜的折痕,忽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魏霸回到大营,彭小玉已经做好了早饭,魏武已经起床了,正捧着一碗羊肉粥,喝得呼呼作响。一看到魏霸,他连忙叫道:“阿兄,快来快来,这羊肉粥可好吃了,彭姑娘煮粥的手艺真是没话说。”

    魏霸接过彭小玉递过来的布巾,一边擦汗一边问道:“你刀法练了没有?”

    “没呢,我刚起来,闻到这么香的粥,忍不住先吃上两碗。”魏武站了起来,摸着滚圆的肚子,打了个饱嗝,抬起手臂擦了擦嘴。“吃饱了才有力气,我今天可以砍两千刀。”

    “去你的吧,吃得这么饱,能练武吗?”魏霸啼笑皆非,将手里的布巾扔给他:“马上都可以娶媳妇了,以后不准再用袖子擦嘴,看你那袖子,就能看出这几天吃的什么。”

    “能吗?我怎么看不出来?”魏武翻着大眼,很崇拜的看着魏霸。

    魏霸很无语。

    “少将军,没事的,我马上帮他洗一下就是了。”彭小玉端过一碗肉粥来,“这是昨天剩下的肉末,我从昨天夜里就放在炉子上炖着,最合适伤员食用。傅都尉的我已经留下了,这是给少将军准备的。对了,敦军侯也有。”

    “还有我的?”敦武嗅着粥香,吸了吸鼻子,搓搓手,自己赶到灶旁,装了一碗粥就吃起来。

    魏霸喝了一口粥,味道果然不错。羊肉末煮了一夜,已经成了肉糜,与粥混在一起,根本无从分辨,可是那股羊肉的香味却越发的浓烈,让人闻一下就食欲大开。嗯,看来这个送上门的婢女虽然丑一点,手艺却的确没话说。看看那个大釜,估计她不仅准备了傅兴和自己的,连老爹那里应该都有了,这丫头还真想留下来做婢女啊?唉,在生存压力面前,自由算个屁。难怪宝哥哥要赶晴雯走,晴雯宁愿自杀呢。

    吃完了粥,魏霸休息了一阵,又在敦武的陪同下练了两式刀法,这才赶到老爹的大帐去。刚到帐门口,他就看到两匹上等的西凉战马,不免有些诧异。蜀中缺马,普通士卒不可能有马骑,士大夫坐车都是以劣马拉车,甚至是牛车。西凉战马是很稀少的,能以西凉战马代步,基本上就相当于后世以车代步,不敢说宝马之类的豪车,至少也是别克一类的高档商务车。魏延身为镇北将军,骑的都是一匹普通战马,忽然间出现两匹这么好的战马,无异于普通小区里突然停了一辆劳斯莱斯,特别惹眼。

    拥有最多西凉战马的当然是马家的骑兵营。马家骑兵营虽然只有两三千人,却是蜀汉骑兵中的绝对的精锐,他们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士卒骑的是西凉战马。

    难道那姑娘又找上门来了?魏霸一想到白衣少女那张冷冰冰的俏脸,就觉得有些不胜其烦。早知道这女人这么麻烦,当初还是让一步的好。

    魏霸好容易才打消了转身就走的念头,硬着头皮进了帐,一看帐中坐着两个人,不由得一愣。

    不是白衣少女,而是另一个姓马的:马谡,旁边还坐着诸葛乔。

    魏霸还没说话,一脸喜色的魏延先叫了起来:“小子,怎么来得这么迟,让马参军和诸葛都尉好等。快过来,见过马参军、诸葛都尉。”

    魏霸一头雾水,从来没有看到老爹对谁这么客气的。他走上前去,拱手施礼。马谡坐着受了礼,微微颌首,算是还了礼。诸葛乔却连忙站了起来,拱手施礼,笑容可掬的说道:“魏兄跑步去了?你的毅力真是令我敬佩啊。看得出来,你这些天辛苦的成果不小,走起路来,可看不出文弱二字,难怪杨参军吃了你的苦头。”

    魏霸尴尬不已。诸葛乔爽朗的笑了起来,上前挽着魏霸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玩笑,玩笑,请魏兄莫怪。”

    魏霸笑了笑,正色道:“杨参军……没事吧?”

    “没事没事。”诸葛乔大度的摆摆手:“他被丞相训斥了一顿,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只是落不下面子,不好意思来向将军请罪,委托马参军和我来向将军道个歉。将军宽洪大量,已经允了不再追究,现在就看魏兄是否肯高抬贵手了。”

    魏霸瞟了老爹一眼,魏延非常得意,抚着胡须,一本正经的说道:“霸儿,我和杨仪虽然有些冲突,可都是国之大臣,如今丞相要北伐曹魏,兴复汉室,我们岂能因私人意气而影响国家大事?他既然愿道歉,我们也就不用再计较了。”

    魏霸暗自鄙视,心道你说得漂亮,下次再动手,只怕比我还要狠。昨天如果是你出手,杨仪说不定会比刘琰还惨。他连忙点头答应:“谨遵父亲吩咐。待会儿我要不要去看看杨参军?”

    “这就不用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忙。”魏延一摆手,示意魏霸入座,对马谡示意道:“幼常,我们继续。”

    马谡笑道:“好,我们继续。”他重新俯身到魏延的案前,指着案上的地图,开始讲说军事。

    魏霸听了一会,原来马谡和诸葛乔今天来,主要是代表诸葛亮来问计的。马谡是诸葛亮身边的亲信,诸葛乔是诸葛亮的儿子,这两人联袂而来,比诸葛亮亲临的份量不差多少。魏延非常激动,觉得丞相太看重自己了,将他的子午谷计划一一道来。

    马谡听得很认真,不时的停下来思索一阵,然后又提一些问题,再听魏延的解答。魏延也说得很认真,难得的保持了冷静,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情绪。他情绪很高昂,不时的拍拍胸口,表示愿意为丞相前驱,誓死作战,以报先帝简拔之恩,丞相赏识之意。

    这个和谐的场景让魏霸有些糊涂,难道我的到来已经影响到了历史,诸葛亮要采用老爹的子午谷计划,突袭长安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历史可就真的大变样了啊。子午谷计划虽然还不够周详,但是诸葛亮是什么人,他是“一生唯谨慎”的诸葛丞相啊。他如果愿意采用这个计划,那至少说明这个计划还是有很大的成功可能性的。

    可是子午谷计划先天缺陷是实实在在的,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前,这个计划怎么看都无法保证成功率,难道诸葛丞相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魏霸一边听他们讨论,一边暗自揣摩着诸葛亮的想法。不过面对这位后世被神化的智者,他心里惴惴不安。在机械上,他还有些自信,可是再扩大一步,他就没什么信心了,可不敢以为自己能够臆测这位大神的想法。

    “这个计划的确是神来之笔,如若可行,将对光复汉室的大业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将军用兵,果然与众不同。”马谡赞道:“不过,这个计划虽然奇妙,却还有些细节问题要解决,我虽然敬佩将军,却不能就此做什么保证,需要汇报丞相,再与诸位将军商量之后才能决定,还请将军见谅。”

    魏延哈哈一笑:“这是自然。幼常,我岂是那等师心自用之人?我虽然镇守汉中近十年,可以说对汉中地形最清楚不过,可是毕竟这里是丞相主事,不经丞相决定,我岂敢自以为是?你放心,承蒙丞相看重,我魏延一定唯丞相马首是瞻,决无二话。”

    马谡笑容满面,拱手道:“将军赤胆忠心,难道丞相对你信任有加。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回去,将将军的计划原原本本的向丞相汇报。将军就静待佳音吧。不过,在丞相做出决定之前,还请将军保密。”

    “这还用你说?”魏延责怪的看着马谡:“幼常,你当我是三岁小儿,连这点常识都不懂?”

    马谡哈哈大笑,一拍额头,自责道:“是我多虑了。将军用兵多年,哪里还需要我提醒。惭愧惭愧。”

    魏延也哈哈大笑,宾主尽欢。————五一小长假过去了,继续开始战斗。这周的成绩很不理想啊,在新书榜上的名次直线下落,快要掉出首页了,求支持,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