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39章 话中有话

第039章 话中有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马谡起身告辞,魏延站起身,将马谡送到帐外,拱手作别。魏霸自然而然的担当起了送客的任务,陪着马谡和诸葛乔向营外走去。

    诸葛乔牵着战马,和魏霸并肩而行,赞道:“先帝真是有识人之明啊。想当年,他力排众议,任命令尊为汉中太守,举座哗然。令尊名望不足,他又特地聚会拜将,考验令尊的方略,这才说服众臣。今日看来,这真是常人难以企求的远见。”

    魏霸谦虚了几句:“诸葛兄过奖了。我父亲为了完成先帝的嘱托,不负先帝的赏识,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今丞相进驻汉中,主持大事,先帝的遗愿实现在望,他更是喜不自胜。”

    诸葛乔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旁边含笑不语的马谡,继续说道:“陛下慧眼识人,令尊结环以报,君臣相知,诚为佳话。从令尊的事迹可知,这世上从来就不缺人才,缺的只是发现人才的眼睛。”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发现了人才还不够,还要有足够的决心,不受他人的干扰,才能大胆的起用人才。魏兄,你们兄弟几个都是人才,不过,我最看重的还是你,丞相和马参军一直对我说,要我和你多亲近。今天我特地赶来,一方面是想听听令尊的方略,另一方面,却是想见见你,想与你结交。”

    魏霸沉吟了一下。经过程安的事,他现在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这些人的说话方式。不管什么话,千万不能只从表面上看,必须深入一层甚至两层,才能发现真正的意义。他虽然不擅长这个,却必须往这个方向努力,否则他以后就很难与这些人周旋。连言外之意都听不懂,还怎么交流?

    他把诸葛乔的话从头到尾仔细的想了一想,抓住了两个重点。一是识才,二是用才,而重点显然是用才。先帝提拔老爹,委以重任是过去的事,除了客套之外,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有意义,必然是对当下的局势有所帮助。而当下的情况是什么呢?魏霸心头一动,想到了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马谡,顿时明白了。诸葛亮后来派马谡守街亭,也是违众提拔。眼下这件事还没有发生,但是这些人做事哪有临时决定的,肯定是现在就有了想法,只是碍于众人可能的反对,所以要提前做些铺垫。

    老爹魏延是军中屈指可数的重将,他又是荆襄人,如果他支持马谡,那诸葛亮重用马谡,就有了理由和底气。诸葛乔刚才的那些话,应该是这个意思。

    魏霸抬起头,看了一眼马谡,又看看诸葛乔。诸葛乔一直在看着他的表现,见他眼神如此,嘴角微微挑起一抹会心的笑容。魏霸知道自己猜对了,可是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马谡是个再世赵括啊,这货……不能用啊。

    他沉吟了很久,这才强笑道:“诸葛兄过谦了。丞相当世智者,有识人之明,又受先帝托孤之重,如果有人才,他岂能弃之不用?至于我,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实在当不得丞相和马参军的谬赞,我就当作二位对后辈的鼓励了。马参军,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马谡浓眉一挑,颌首笑道:“贤侄,你说这话就太客气了。令尊是我朝名将,镇守一方,你在他身边,还有什么学不到的,何必来考校我?”他滞了一下,观察了一下魏霸的神情,又笑道:“我刚刚还听令尊说,你不赞成他的计划,不知能否说说你的理由?”

    魏霸为难的挠挠头,知道老爹刚才肯定是太得瑟了,把父子之间的话都说给马谡听了。唉,你难道不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吗?太相信人,会死得很惨的。

    “其实,我不赞成这个计划,是因为这个计划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危险性太高。其他的,我也不懂,哪里有什么看法。”魏霸轻描淡写的说了两句,就没有再往下讲。他是半途去的,不知道老爹究竟和马谡说了多少,生怕自己说漏了。马谡等了片刻,见他不肯再说,只当他是谨慎。不过,魏霸的这个判断和他自己的判断正相符,刚才当着魏延的面不好直说,现在听魏延自己的儿子也这么说,他不禁暗自一笑,平添几分自信。

    “你这个看法就是非常重要。”说着话,他们已经来到营门外,马谡停下了脚步,郑重的看着魏霸:“令尊这个计划如果能成功,那当然是天大的好事。可是,行军作战,未算胜,先算败,这是兵家常识,所以令尊这个计划虽然有奇功,还需好好斟酌,便在于此。”

    魏霸点头道:“参军言之有理。所以我也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帮着父亲完善这个计划。”

    马谡诧异的看着魏霸,好半天没有吭声。他其实非常不赞成魏延的计划,但是又不能当面让魏延难堪,这才借着魏霸来送他的机会,向魏霸透露一点自己的看法,意思无非是通过魏霸给魏延透个气,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在他看来,丞相肯定是不会同意这个计划的,魏延到时候肯定会被泼一盆冷水,有了这个心理准备,或许不会气急败坏,当场发作。

    可是魏霸却说,他在想着帮魏延完善这个计划,这分明是说他也赞成这个计划,只是觉得不够完善而已。他究竟是听不出我的意思,还是故意装傻,真的支持这个计划?

    马谡一时有些吃不准,他没有说话,只是给诸葛乔递了一个眼色。诸葛乔会意,笑道:“魏兄也赞成这个计划?”

    正如马谡所猜想的那样,魏霸其实已经听出了马谡的意思,但是他的看法和马谡他们并不完全一样。在他看来,这个计划也许风险很大,可要是能实现,收获却也将非常可观。蜀汉占领关中,就等于刘邦当年击败三秦,有了争衡天下的基础。如果按照历史上诸葛亮出岐山的老路,不管他仗打得怎么样,都不怎么可能赢了。

    这是唯一的机会,失去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所以,他说要完善这个计划,而不是否定这个计划。

    “正如参军所言,行军作战,总要再三斟酌。可是同样的道理,行军作战,怎么可能没有风险?安步当车,百战百胜,那大概只有神话吧。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做的,就是想办法降低风险,增加成功的可能性,而不是简单的否决这个计划。参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马谡抚着胡须沉吟片刻,目光一闪,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魏霸的肩膀:“好小子,令尊倒是看走了眼。我看你可一点也不怯懦,相反是少年老成。听你这番话,哪像一个未弱冠的少年,考虑得竟比我们这些长辈还要远一层。还是丞相有眼光啊,他说你是人才,我还有些不信,现在却是信了。丞相果真非常人也。”

    魏霸被他夸得不好意思,连连摇头。

    马谡又转向诸葛乔道:“伯松,丞相真是爱护你啊,你看,给你找了这么好的一个良伴。如果能与这样的少年贤才朝夕相处,你将来的收益定然不小。伯松,当珍惜之。”

    诸葛乔笑道:“正当如此,我以后一定要来常与魏兄盘桓,还请魏兄不要嫌我烦。”

    “岂敢岂敢。”魏霸明知这两人是在客套,还是觉得有些承受不起。他们又客套了几句,马谡和诸葛乔上马,与魏霸挥手告别。

    魏霸站在营门口,一直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处,这才转身回营。他注意到营门口那些当值的士卒看向他的眼光明显变得不一样了。以前的事,他没印象,可是最近这些天的事情他还是清楚的。他每天早上出去跑步,这些士卒看他的眼神夹杂着怜悯和欣赏,都是以一个强者看弱者的姿态,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敬重和惶恐。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马谡夸了我几句?魏霸摇摇头,淡然一笑。他虽然对这些士卒的看法不以为然,可是能被马谡这么当面夸几句,多少还是有些飘飘然,哪怕明知道这些话是客套居多,诚意欠奉。回到帐中,老爹已经去练兵了,他想和老爹汇报一下都没机会,只好坐下翻看那些文书,继续自己每日的既定功课,帮着老爹处理一些文字,然后就是看来往的公文,希望从那些公文里细细品味时局。

    公文,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抑或是以后,就如历史一般,只会写一些事实,却不会多写事实之后的各种较量。甚至连这些事实也未必全是真相,只是当权者想让你看到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当代不作史是有道理的,只有后代人,没有了对当年时局的忌讳,又能全盘的参考官方秘藏的档案,才能对当时的真相做进一步的梳理,相对全面公正的进行记载。

    所以看公文,如果没有一双慧眼,是看不出太多的真相的。魏延一直不肯给魏霸解释关羽败亡的真正原因,而是要他去看公文,倒不完全是不敢说,而是希望魏霸能培养出这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魏延本人读书不多,长子魏风也和他很像,魏武明显又是个武夫,要想在文事上有所长进,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魏霸身上。————求支持,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