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47章 魏霸论将(第二更,求三江票)

第047章 魏霸论将(第二更,求三江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元休!”诸葛乔生气了,轻轻的一推杨伟:“君子怀德,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伯松,你怎么不说君子不器。”杨伟嘴角一歪,反言相讥:“魏君做了这么简陋的车,怎么对得起仲简,我实在是看不过去,这才仗义执言,有何不可?”

    诸葛乔沉下了脸,刚要再说,魏霸伸手,轻轻的拉住了他。他看着杨伟那张可恶的小白脸,暗自骂了一声。什么君子不器,你分明四体不勤,五体不分,只会夸夸其谈,却做不了什么实事,反拿什么君子不器来说事。老子只是没这本事,要不然,使出大唐书院二层楼的不器意,一指就灭了你的器,让你彻底不器,真正阳萎。

    他心里骂得恶毒,脸上却平静如初,虽然没有了虚伪的笑容,却还是保持着冷静。他淡淡的说道:“杨君教训的是,这车的确比较简朴。不过,这也是事出无奈。傅兴因我受伤,我只想着能带他出来透透气,散散心,所以这车的要求也就是安全便捷,来不及想得太多,正如杨君所说,是简朴了些。不过却不是我魏家吝啬,这几个工钱,我魏家还是花得起的。”

    他微微一笑,又道:“杨君如果以后有需要,我一定让工匠为你描龙绘凤,做得富丽堂皇,一定配得上杨君的翩翩气度。”

    杨伟见魏霸承认简朴,自以为得计,刚刚想乘胜追击,再损魏霸两句,不料魏霸却说将来也要为他做一辆,顿时变了脸色。这车虽然新奇,却显然不是正常人坐的,他年纪轻轻,如果要做这样的车,自然是和傅兴一样被人打断了腿。再考虑到魏家和杨家的关系,那魏霸威胁的意味就不言而喻了。

    “魏君是在威胁我吗?”杨伟沉声道,白晳如少女的面皮上再也看不到一点笑容,只有严冬的寒霜。

    “这话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威胁过足下?”魏霸很无辜的摊摊手,“这么多人在场,你可不要污陷我。”

    “巧舌如簧,颜之厚矣。”杨伟拽了一句文,冷笑道:“魏君如果胆气不足,又何必口出狂言,既然说了,又何必不敢承认?”

    “我何尝说了?”魏霸也沉下了脸,“杨君,光天化日之下,你难道想血口喷人,污我以罪?我如果说过,就不会否认,可是如果没说错,你也别想赖我。”

    “哈哈哈……”杨伟仰天大笑,笑了两声,见没人附和,不免有些讪讪。他冷笑一声,逼视着魏霸的眼睛:“那我来问你,你有没有说过,关侯、张侯只是匹夫之勇,算不得名将?”

    魏霸心头一紧,心道果然便来了,难道这个小白脸就是那丫头找来的打手?这还真是奇了,那丫头英气不亚于男子,这小白脸却是个弱不禁风的书生,难道是互补吗?一想到那少女俏丽的身影,魏霸又想起早上的遭遇,不禁有些蠢蠢欲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快从心里涌起。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几个看向这边的年轻人面色不善,盯着他的目光有如仇人,心道这几个小子莫不就是关羽、张飞的后人?他们想干什么,想围殴吗?妈勒个逼,我还就不信了,你们几个小子敢在丞相的中军大营对老子不利。

    “是,我的确说过。”

    “呵呵呵……”杨伟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回头看了一下那几个面色更加难看的年轻人,嘴角一撇:“二位君侯,不知有何感想。”

    两个年轻人越众而出,缓缓走到魏霸面前,同时拱了拱手。

    “河东关兴,敢向魏君请教,何为名将?”

    “涿郡张绍,敢向魏君请教,何为名将?”

    魏霸看看身材魁梧的关兴,再看看眉清目秀,一点也看不出猛张飞半点影子的张苞,嘴里有些发苦。他猜到杨伟刚才问他那句话就有用意,接下来肯定会有人发飚,可他没想到居然是两位君侯一起出面。他们都是有爵位在身的人,都是贵族,自己可是个白身,和他们作对肯定不是一个层次,更何况自己还说了这样的话。

    他瞟了一眼那座一直沉默的大帐,心道那丫头莫非现在就在帐里,等着看老子的笑话?不过,你注定要失望了,别说这两个小君侯来,就是关羽、张飞今天复活,老子也不改口。

    “魏霸见过二位君侯。”魏霸很恭敬的拱拱手,态度很诚恳,语气却很坚决:“二位君侯将门之后,想必不会连什么是名将都不清楚吧?”

    关兴和张绍显然没想到魏霸被抓了个现形,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关兴又接着问道:“正要请教魏君。”

    魏霸眉心轻蹙,沉思片刻,重新开口时,语气中已经多了几份莫名的惋惜。他淡淡的说道:“我偶尔听一位高人说过,将材有九:

    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知其饥寒,察其劳苦,此之谓仁将;

    事无苟免,不为利挠,有死之荣,无生之辱,此之谓义将;

    贵而不骄,胜而不恃,贤而能下,刚而能忍,此之谓礼将;

    奇变莫测,动应多端,转祸为福,临危制胜,此之谓智将;

    进有厚赏,退有严刑,赏不逾时,刑不择贵,此之谓信将;

    足轻戎马,气盖千夫,善固疆场,长于剑戟,此之谓步将;

    登高履险,驰射如飞,进则先行,退则后殿,此之谓骑将;

    气凌三军,志轻强虏,怯于小战,勇于大敌,此之谓猛将;

    见贤如不及,从谏如顺流,宽而能刚,勇而多计,此之谓大将。(注*)

    愚以为,要称名将,如果不说那些虚名,而是能传之千古的威名,唯有大将可及。不知二位君侯以为如何?”

    关兴和张绍面面相觑,他们是挟气而来,想要当着众人的面逼问魏霸,让他道歉,为先人挽回面子,可没想到魏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侃侃而谈,居然大论为将之道,最后又说,只有大将才能称为真正的名将,可把他们难住了。这个标准太高了,他们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满足这样的要求,但是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肯定达不到大将这个标准,甚至连前面几个标准都勉强。

    首先一条他们就很难达到,关羽是兵败而死,而张飞则死得更窝囊,是死在自己亲兵手中的,这样的结果很难让人称道。

    见关兴和张绍哑火了,杨伟既惊讶于魏霸的口舌,又失望于关兴和张绍的无能,他不得不再次赤膊上阵:“魏君果然是唇齿了得,堂皇九将,说得头头是道。不过,既然你觉得关侯、张侯都称不上名将,那又有谁能称名将?莫非我大汉只有令尊镇北将军当得名将二字?”

    魏霸摇摇头:“我父亲以关侯为榜样,见贤如不及倒是称得上,可是要说是大将,眼下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能不能成大将,还要看他能不能锲而不舍,用功精进,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关兴听了这句话,脸色才缓和了些。既然魏霸的父亲魏延以他的父亲关羽为榜样,那么要说魏霸故意贬低关羽大概也没人相信。何况对照魏霸刚说的标准,他的父亲关羽离大将的标准的确还有不小的距离,魏霸并没什么看轻关羽的意思,要说也只能说魏霸这个标准太高了。在他看来,正如杨仪所说,以这个标准来衡量,只怕没什么人能够敢自称名将,再争论下去,未免无趣。

    关兴笑了一声,问道:“按魏君所说,又有何人能称得上名将?”

    “我也不知道。”魏霸耸耸肩:“我读书少,不知道历史上有什么人能达到这样的标准,不过我相信,只要为将者照着这个标准不断努力,加强自我修养,将来总有那么几个人会成为真正的大将,青史留名。二位君侯,你们也有机会。”

    关兴和张绍互相看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们算是领教了魏霸的这张利嘴,不想和他再争执了。两人拱拱手:“魏君抬举了,我们二人岂敢奢望至此,多谢魏君指教。”

    “不敢,二位君侯严于律已,宽以待人,魏霸佩服。”

    “惭愧惭愧。”关兴和张绍不好意思的摇摇头,退了回去。

    杨伟见了,暗自冷笑:“你这九将的标准,竟然高到没有一人能满足大将的要求,这么说来,这也和登天差不多。说得好听些,是夸夸其谈,说得难听些,大概只能说一派胡言。不知是哪个村夫异想天开,信口开河,才列出这离奇的九将标准。”

    魏霸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心中暗笑不已。这是后世所传诸葛丞相兵法中的标准,你说这是村夫的异想天开,岂不是将丞相比成了村夫?小子,我以为你有多聪明,原来也是一头猪啊。

    魏霸没有争论,只是淡淡的说道:“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杨君如果觉得他是村夫所言,那便当他是村夫所言罢了。至于我,却对这位先贤的高论服膺之至,恨不得一睹其面,拜在他的门下。哪怕仅仅是赞同他的看法,我也愿意与从之同游,共同进步。”

    杨伟见魏霸避而不战,只当他是心虚,战意更加盎然。他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村夫之言,何足为贵。都说魏君是个人才,我看也不过如是。”

    “惭愧惭愧。”魏霸很诚恳的低下了头。

    诸葛乔的脸色却变得非常复杂,甚至有趣。

    ——————

    注:这里所说的论将内容,出自世传的《诸葛亮兵法》中的《将苑》,但这部分内容是不是诸葛亮所作,学术界有争论,而且就本书而言,诸葛亮此时大概也未必能写出这样的内容,老庄为情节需要,做一些符合需要的调整,特此说明。

    继续坚持不懈的求三江票!眼下是第二,不敢奢望压过傲无常大神,可也不想被后面的人追上。今天还有一更,恳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