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49章 白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杨伟没想到魏霸在这种场合居然也会口出秽言,一时没反应过来,因为瞪得太大,而显得眼球有些小的眼珠转了两下,突然满脸通红。他向后退了两步,勃然大怒,伸出手指,戟指魏霸,刚准备破口大骂,突然看到一旁的诸葛乔面色不善,再想起旁边不仅有很多人围观,还有女子在场,连忙紧紧的闭紧了嘴巴。

    没出口的话可以收回来,可是伸出去的手指,却怎么也不能就这么收回来,他指着魏霸,气得话都说不周全:“你……你……”

    魏霸向后靠了靠,哼了一声,脸上的笑容更盛,他揉捏着手指,谈笑风生。

    “很久以前,有人用手指着我,被我拧断了两根手指,打了一顿屁股。前天,刘琰用手指着我,被我拧断了一根手指,打了一个耳光。你现在又用手指着我,不知道想断几根手指,打什么地方?”

    站在魏霸身后的敦武听了这话,回想了一下,不由得暗自发笑。少主最近好像是多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动不动就拧断人的手指。不知道今天这个蠢货会不会遭到同样的厄运。

    杨伟不知道在此之前魏霸已经拧断过张管事的手指,但他知道刘琰有两根手指被魏霸拧断,还被魏霸狠狠抽了一个耳光。听了魏霸这句威胁意味十足的话,他下意识的把手收了回去,藏在胸前。刚刚收好,又觉得这样未免太过胆怯,抖抖簌簌的又想伸出来,和魏霸较个高下,可是一看魏霸那跃跃欲试的眼神,又怕魏霸真的拧断他的手指,就像刘琰那样,犹豫了半天,也没敢再伸出来,可是一张小白脸却已经憋得快要滴血。

    “你要不要试试?”魏霸不时的捏放着双手,诱惑的说道:“我很利索的,一下就好。”

    正在观看射箭的众人发现了这边的冲突,纷纷转过头来,连正在射箭的那个人都不射箭了。考官席上的马岱见了,看看杨仪,刚准备起身制止,却被杨仪抬住了。杨仪阴着脸,双目垂帘,扶在案上的手却是青筋暴露,显然已经快要爆发了。

    杨伟的眼神躲闪起来,本能的想避开魏霸凶恶的眼神,可是又不肯就这么让步,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偷眼看了一眼杨仪,更不敢就此退去。诸葛乔静静的看着,待了片刻,等杨伟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这才起来解围:“元休,还不去准备你的文章,和魏兄闹什么闹?他是急智之人,待会儿出口成章,你行吗?”

    杨伟如释重负,灰溜溜的走了。停下来看热闹的众人见状不妙,也纷纷扭过头去,佯装继续观看射箭,仿佛刚才那一幕对峙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杨仪暗自松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儿子一眼,眼角抽搐了两下,脸上有些无光。

    马岱也重新坐了下来,仔细观看正在射箭的人。坐在他身后的少女柳眉微挑,看向魏霸的眼神中既有些生气,又有些诧异,还有几分赞赏。

    魏霸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向诸葛乔靠了靠:“诸葛兄,你真要看我的笑话?”

    诸葛乔眉毛一挑:“魏兄此话从何说起,我怎么是要看你笑话呢?”

    魏霸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诸葛乔:“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把我当猴耍,是吧?还说什么出口成章,我要是能出口成章,还会坐在这儿?”

    诸葛乔哑然失笑:“原来是为了这事啊,那魏兄可就太谦虚了。刚才魏兄论将,不就是出口成章?写下来,一字不用改,便是一篇上好的文章,就是丞相见了,也会大加赞赏的。不瞒你说,丞相闲时,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却远没有魏兄说的这么周密。”

    魏霸大汗,这本来就是诸葛丞相的大作,我只是抄袭的好不好?他有些微恼:“我都说了,那不是我自己的看法,那是我听来的。”

    诸葛乔不紧不慢的问道:“那敢问魏兄,是从哪儿听来的?能有这么高明的见解,想必不是什么普通人吧?能不能带我去拜访拜访?”

    魏霸无语。拜访还不简单,你是大宝天天见啊。不过这话诸葛乔肯定不会相信。他挠挠头,起身要走,诸葛乔拽住了他,笑道:“你想临阵脱逃,不怕镇北将军的虎威?”

    想起老爹那张臭脸,魏霸不敢走了。他幽怨的看着诸葛乔:“我说,你丫的太不厚道的,挖坑让我跳,是吧?”

    诸葛乔一脸委屈,摊开手道:“魏兄,你可真是冤枉我了。”

    魏霸切齿,指指诸葛乔:“有你的,你给我记着。”过了会儿,他又道:“这是遗传你生父,还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诸葛乔眨眨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魏霸。魏霸无语了,他算是明白了,诸葛乔这小子就是蔫坏的种,还是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到了这一步,他算是真的骑虎难下了。

    他急得抓耳挠腮,可就算是他抓破了脸皮,也写不出诗赋,诗还好一点,勉强可以偷两首,这赋可怎么办?一篇也不会啊。至于论,那更是抓瞎。他的偶像是诸葛亮,可是诸葛亮头上有一大堆头衔,什么军事家、政治家,甚至是能呼风唤雨的妖道、算命大师,唯独没有文学家。

    丞相啊,你为什么不是文学家呢?

    要不,老子也上去射箭算了,运气好也许还能蒙上一两次。魏霸有些想破罐子破摔了。

    诸葛乔关心的看着魏霸:“魏兄,你没事吧?”

    “你说呢?”魏霸没好气的说道:“我事儿大了。我跟你说,我要是急出什么病来,你就是罪魁祸首。”

    诸葛乔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不至于吧,魏兄,你真会开玩笑。”

    魏霸气苦,不再理他了。这小子太坏,挖了好大一个坑让我跳,这次丢人要丢到姥姥家了。

    见魏霸那副欲哭无泪的模样,一直注意他的少女心中畅快,嘴角微微一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她瞥了一下,正好迎上诸葛乔投来的诧异目光,她尴尬的笑了笑,连忙低下了头。

    在魏霸上火的时候,射箭考试结束了,接下来便是笔试,和文职考虑同时进行。人据一案,开始斟字酌字的写文章。魏霸的面前也摆上了一副笔墨,可是魏霸拱着手,看着那张蜀中精制的茧纸发呆,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又能写些什么。

    杨伟奋笔急书,偶尔偷偷的看一眼魏霸,见魏霸一脸愁容,一直坐着没动,知道他一个字也没写,不禁心情大好,思路越发的顺畅,简直是思如泉涌,落笔有神。

    最后连敦武都看不下去了,凑到魏霸耳边劝道:“少主,你就随便写两句吧,总比一个字也不写强。”

    魏霸叹了一口气,写两句又有什么用,老子那文学水平,写不出能看的东西来啊。交白卷还有机会当英雄,写两句,可就是白纸黑字,一辈子的污点啊。

    在魏霸愁眉苦脸的时候,杨伟第一个完成了卷子。过了一会儿,诸葛乔也完成了,再接下来,三三两两的便有人上前交卷。等所有人的卷子都交完了,杨仪和马岱交流了一下,站起身,朗声道:“还有没完成的人吗,时间不早了,抓紧时间,我和马校尉还要去向丞相交待。”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魏霸,现在没完成的人只剩下魏霸一个了。他不是没完成,他干脆就是还没开始,摆在案上的纸还是白纸一张。

    “父亲,请稍待片刻。”杨伟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镇北将军的儿子魏霸还没有完成,他大概在酝酿一篇大作,一出来也许就语惊四座,天下传诵。为了这样的好文章,父亲应该稍等一等。好文章,总是值得等的。”

    杨仪抚着胡须,冷笑一声:“好文章自然不怕等,怕就怕,等到最后还是白纸一枚,一滴墨水也无。”

    杨伟夸张的大笑起来。诸葛乔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魏霸,其他人也不怎么说话,就连轮椅上的傅兴都低下了头,像是在为魏霸默哀。

    魏霸面沉如水,眼神一阵阵的收缩。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忽然笑了一声,双手扶在案上,慢慢的站了起来,双手拈起案上的纸,轻轻的撕成两半。

    众人愕然。杨仪眼角一颤,轻蔑的哼了一声:“怎么,莫非是写不出太多的字,要不了这么大的纸?”

    杨伟哈哈怪笑,如发情的雄鸭。

    魏霸起身,低着头,背着手,慢慢走到杨仪面前,看了会儿自己的脚尖,缓缓的抬起头,直到双目和杨仪对视。他和杨仪站得太近,头抬起来后,几乎能呼吸相闻。杨仪沉下了脸,脸上快要滴出水来。

    “敢问杨参军,你为丞相器重,是因为哪一篇文章?”

    杨仪冷哼一声,不屑作答。杨伟这时却像一只好斗的小公鸡般冲了过去,大声说道:“谁不知道,我父亲为丞相所器重,是因为我父亲的算学天下无双。”

    “哦,原来是算学,不是文章。”魏霸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这么说来,只要算学好,就可以进丞相府,能不能写诗赋,其实并不重要?”

    杨仪听出了魏霸的挑衅,他眼神一紧,点了点头:“正是如此,如果你的算学能超过我,我可以取你为最,向丞相力荐你进丞相府做事。”

    “多谢杨参军奖掖后进。”魏霸向后退了一步,躬身一拜:“魏霸不才,愿以粗浅算学向杨参军请教。”——————第一更,求票,三江票,推荐票,我都要,这些都是免费的,大伙儿别藏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