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1章 再斗杨仪(中)(求三江票)

第051章 再斗杨仪(中)(求三江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在众人的注视下,魏霸笑了,点点头:“多谢杨参军大人大量,我尽力一试便是。”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后生,有勇气,有担当。”杨仪也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笑得很得意。他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杨伟已经拿来了一叠纸,磨好了墨,舔好了笔,双手送到他的手中。杨仪接过笔时,父子俩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了一丝得色。

    杨仪提笔在手,慢慢的写着,时间不长,他便写好一道题,杨伟立刻接过,一溜小跑的走到魏霸面前,甜媚的笑道:“魏君,第一道题在此,你可以试着解了。”

    魏霸接过纸,瞟了一眼,不禁眉头一皱。杨伟见了,不禁大喜,脸上的笑容更盛。

    他犹豫了片刻,站起身来,向着杨仪拱拱手:“杨参军,我可以向人请教吗?”

    杨仪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点点头:“当然可以,在座的人,你随便请教,只要他们愿意。”

    听了杨仪这句,旁边围观的年轻人面面相觑,他们之中倒是有人想帮魏霸,可是想想自己的算学水平,只怕上去也帮了不忙。魏霸环顾一周,看到的全是畏惧和惭愧的目光,却没一个人敢过来。他看看傅兴,傅兴也无声的摇摇头,脸苦得像条瓜,连连摆手,惭愧之色比其他人还要浓上几分。

    魏霸眉毛一挑,转身走到少女面前,拱拱手:“姑娘,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少女红了脸,期期的说道:“我……我的算学……”

    魏霸笑道:“姑娘误会了,我不是要请你和我解题,是杨参军的文字太古拙,我看不懂。姑娘出身扶风马家,家学渊源,想必是能看懂这些意思的。我只要姑娘帮我解释一下这道题的意思就行了。”

    少女诧异的看着魏霸:“你看不懂题的意思?”

    魏霸不好意思的耸耸肩:“我都已经承认读书少了,你也不用特意点出来吧?”

    杨仪父子听了,不禁哑然失笑,连题都看不懂,只能说明他根本没有见过这些题,也没有研究过相关的算学典籍,就这样的水平,怎么可能解出来?杨仪心中更有把握了,时间不长,他转念一想,将正在写的一道题揉成一团,扔在一边,重新扯过一枚纸,写了一道相对简单的题。他倒不是想放魏霸一马,而是不想让人看出他故意刁难后辈,反正对于魏霸这种不学无术的货来说,高难度的题也是浪费。

    少女有些迟疑:“你确定?”

    魏霸点点头,伸手相邀。少女虽然颇有马家遗风,有着中原女子少见的爽朗,可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这么多同龄少年看着,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红着脸,低着头,跟着魏霸来到案前坐下,拿起杨仪出的那道题,仔细的看了一会,轻声将题意解释了一遍。魏霸细细的听了,又问了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两人并肩坐在一起,一起看那张纸,说话的时候又互相看着对方,乍一看是那么亲密。少女面带羞红,神情羞涩,倒像是刚刚成亲,与夫婿并肩读书的新妇一般,只是眼前有太多的人围观,情况颇有些尴尬。

    魏霸看着少女羞红的脸,闻着少女淡淡的体香,听着她有些发颤的声音,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少女虽然没有正眼看他,却能感觉到他正盯着自己的脸看,羞意更浓,她忍不住嗔道:“你在听题吗?”

    魏霸一惊,连忙笑道:“我正听,姑娘请说。”

    少女瞪了他一眼,对他此时此刻依然心有旁骛感到不满。她轻咬樱唇,把题细细的解释了一遍,然后定定的看着魏霸,眼神中充满希冀。她自己对这道题一头雾水,根本找不到一点头绪,可是她却希望能从魏霸的脸上看出一点希望,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是多少渺茫。

    魏霸沉思片刻,点头道:“我明白了。”他提笔在手,却没有在纸上写,而是倒转毛笔,以笔尾在席旁的地上划了起来。少女坐在他左侧,看不到他在地上划些什么,但是看到他在计算,看起来似乎有点头绪,有可能解出这道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魏霸在地上划了片刻,微微一笑,拿过脱在一旁的鞋,将地上的那些演算草稿抹掉。他用的是阿拉伯数字,这个时代根本没见过,如果让别人看到了,那肯定又是一个大新闻。好在这个时代解题要的只是结果,没有让他一定要写解题过程,别人在纸上是看不出什么破绽的。

    魏霸提笔在手,端端正正的在纸上写下答案,然后放下笔,静静的看着杨仪,等他的第二道题。诸葛乔见他如此镇静,倒有些意外,主动走上前,拿起案上的纸看了一眼。他只看到答案,却没有过程,自然是看不明白对错,只好走到杨仪面前,将纸递给他,然后注意观察杨仪的脸色,以分辨魏霸的解答是否正确。

    少女此刻的心情比诸葛乔还要忐忑,她的目光仿佛附在了纸上,从面前的案上一直转移到杨仪的脸上,不同自主的屏住了呼吸,想从杨仪脸上细微的神情的变化中看出魏霸的答应是否正确。第一道题,就如两军交战的第一次战斗,对士气有很大影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能决定整个战局的走向。

    杨仪这时候已经写好了第二道题,他一手将第二道题交给杨伟,一手从诸葛乔手中接过魏霸的答案。只是扫了一眼,稀疏的眉头便是一皱,

    随即有一抹悔意从眼中闪过。

    诸葛乔从他的表情中看出魏霸的答案是对的,不过,他不太明白杨仪为什么有些后悔。就算魏霸解出了一道题,也不见得就能在算学上胜过他啊。

    杨仪的心情诸葛乔当然猜不出来。他本来以为魏霸连题的意思都看不懂,肯定解不出来,所以这才放弃了一道准备好的难题,换了一道比较简单的。没想到魏霸居然解出来了,既然他能解出这一道题,那第二道难度有所降低的题难住魏霸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如果魏霸顺利解出两道题,他就要向丞相推荐魏霸,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其实已经输了。

    比试刚刚开始便输了,而且这还是自己故意送给对方的机会,杨仪岂能不后悔?此时此刻,杨仪抽自己两个耳光的心都有。他怨毒的看向魏霸,觉得自己又一次上了魏霸的当。魏霸肯定是见过这道题,却故意要请人给他解题,以麻痹他,这才让他放松了谨慎。

    其实他还真是冤枉了魏霸,魏霸是真看不懂他用文言写的这些题的意思,就算能猜出一些,也不能保证理解全对,所以这才要找人帮他解题。至于找少女帮忙,那当然又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用意了。

    杨仪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提着笔,不知道是该继续出题,还是等魏霸解出第二道题,就痛痛快快的认输。

    就在杨仪纠结的时候,魏霸已经轻松的解出了第二道题。他摇了摇头,轻声的嘀咕道:“这道题一点难度也没有,还没有刚才那一道有意思呢。”

    少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道你又开始吹牛了。这道题不难吗?我怎么没看出来怎么解?不过,有第一道题解答正确在前,少女此刻已经对魏霸有了些信心,也有心情关注到魏霸的这些小动作了。

    杨伟见魏霸这么快就解出了第二道题,心情有些紧张起来。他刚才偷眼看过父亲的脸色,知道魏霸的第一道题已经解对了,现在魏霸又这么自信,想必第二道题也是解出来了。果真如此的话,魏霸其实已经赢了,战斗已经结束了。

    一场意料之中的大战这么快结束,而且是这个结果,实在不在杨伟预料之中,他看着手中的纸,一时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是该给父亲送去,还是干脆把他揉成一团吞了。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里有种不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魏霸见杨伟不走,有些不耐烦的叫道:“嘿,你还等什么?快拿去让杨参军评判,然后再出些有点难度的题来。”

    他的话刚出口,正在屏息观战的众人顿时哗然。众人其实已经看出魏霸解出了第一道题,第二道题可能也没难住他,这场比试,他其实已经赢了。虽然大家都觉得他赢得莫名其妙,但是都以为这可能是杨仪出的题不是很难,有意放他一马,又或者魏霸运气好,蒙对了两道题,侥幸过关。估计在这种情况下,魏霸肯定会见好就收,不再争下去,否则激起杨仪的脾气,出上几道难题,那可如何收场?可是谁也没想到,魏霸居然口出狂言,不仅说这两道题没有难度,还要杨仪出些更难的题。

    这不是故意把把柄把杨仪手上送,让他有机会为难自己吗?几乎所有人听到魏霸这句话,心头都闪过一声悲叹。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魏霸今天的好运到此为止,接下来,他要丢人了。——————第三更,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