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2章 再斗杨仪(下)

第052章 再斗杨仪(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少女也愕然的看着魏霸,杏眼圆睁,樱唇微张,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议。她喃喃的说道:“你……你疯了吧?”

    魏霸一脸茫然:“我很好啊,怎么会疯了?”看着少女如花的俏脸,再配上这么卡哇伊的表情,他觉得有些嘴巴有些干,舌头也有些蠢蠢欲动,心脏也不争气的呯呯乱跳起来。他向前倾了倾,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了?”

    少女这才注意到魏霸脸色的古怪,发现他靠得有些太近,两人的姿势有些暧昧,不禁大羞,她“唉”了一声,连声转过身,不动声色的用肘部轻轻的顶了魏霸一下。魏霸吃痛,“唉哟”叫了一声,向后让了让,有些恼怒的瞪着少女。少女强作镇静,装作感受不到他的目光,对发呆的杨伟说道:“杨君,劳烦你将这题交给杨参军评判。”

    正在做激烈思想斗争的杨伟一惊,抬起头,见少女的神色有些古怪,再看魏霸捂着胸口,癞皮狗似的盯着少女的侧脸,一下子感觉到了两人之间异样的气氛,鼻子顿时一酸。他冷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看着魏霸:“既然你这么有兴致,一定让你如愿。”

    少女想叫住杨伟,却没来得及叫出口,杨伟两步便赶到了杨仪面前,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大声笑道:“父亲,魏君兴致正浓,两道题不能满足,要请父亲再出几道题,还说要出点有难度的,否则他无法尽兴。”

    正在犹豫的杨仪一听,正中下怀,他赞赏的看看杨伟,立刻接上去说道:“既然他这么好学,那我岂能不满足他的一片求学之心。”

    诸葛乔看着一唱一和的杨仪父子,非常无语。他翘首以盼,却怎么也等不到丞相大帐来的消息,不知道是丞相不在帐中,还是什么意思。

    杨仪接过魏霸解的第二道题,只是扫了一眼,便知道魏霸又解出来了。他本来对这个题就没报什么希望,放在一边,立刻出了第三道题。他刚写完最后一个字,杨伟就接了过去,转身递到魏霸面前,一脸得意的笑道:“魏君,再试试这道题如何,如果难度不够,我请父亲再出几道。”

    魏霸根本不理他,给少女使了个眼色:“姑娘,请帮我解题意。”

    少女暗自叹惜,不过此刻魏霸已经解出了两道题,就算后面的题一道也解不出来,魏霸也保住了面子,此刻心情与刚才已经大有不同。她仔细的读了两遍,然后把题意一一向魏霸说明。魏霸静静的听着,思索片刻,便又开始在旁边的地上写写划划。

    在少女给魏霸解题的时候,杨伟没有走开,一直注意着两人的神情。他越看越觉得不爽,这两人说话要靠得那么近吗,简直是相濡以沫了。这么多人看着,你们也好意思?简直是……他看看少女嫣红的面庞,把心头那个恶毒的念头又压了下去,死死的盯着魏霸,恨不得用目光在魏霸的脖子上划一刀,让他从此消失。

    魏霸根本没注意到杨伟的心情,他现在心情特别好。在最初的两道题之后,他已经初步知道了这个时代数学题的水平,也理解了那些原本有些模糊的数学术语,就算不用少女解释,他也能自己猜得出来。不过有这么好的借口和少女坐在一起,耳鬓厮磨,他又怎么舍得放弃。他当然希望杨仪多出几道题,让他多一点亲近芳泽的机会。

    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很快便解出了第三道题,在纸上写出答案,推到杨伟面前,这才注意到杨伟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他面色一沉,不快的喝道:“杨君,你都说过了,我虽然有点好色,可是对男风没什么兴趣,大众广庭之下,你这么看着我,成何体统?”

    杨伟一愣,顿时臊得满脸通红。他咬牙切齿的瞪着魏霸:“你……你休要血口喷人,谁说我对你……”

    “好啦好啦,总之一句话,你不要恶心我了。”魏霸不由分说的打断了他的话:“快点把题送给令尊,这才是正理。我现在思路正顺,你不要故意找麻烦,打扰我的思路。”

    杨伟气得拿起那张纸,扭头就走。

    杨仪正在想第四道题,他一边想,一边注意魏霸的表现,见魏霸只是听少女稍微说明了一下便开始解题,知道自己的第三道题又没难住他,一心想着出一道极难的题,一定要难住魏霸。不料这越是用力,思路越是不畅,无数的题在脑海里翻滚,却是无法确定哪一道题才能难住魏霸。就在此时,杨伟一脸怒气的拿来了第三道题的答案,他叹了一声,只好先放下笔,接过答案,瞟了一眼,便是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顿时在杨伟的心里燃起了希望的火,也让原本已经有些轻松下来的少女紧张起来,目不转的看着杨仪,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

    杨仪见杨伟面露喜色,知道他想歪了,心里更加郁闷。他把那道题放在一边,拿起纸,冥思苦想的准备第四道题。

    杨仪的第四道题足足用了一顿饭的功夫才写出来,他的额头已经沁出了微汗。随着这张纸被杨伟送到魏霸的面前,他的心也提了起来。

    杨仪出题出得艰难,魏霸却乐得其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少女说着闲话,神情轻松得像是在春游。少女微恼,却也不好起身走人,免得被人看出他们之间的怪异气氛。杨仪的第四道题送到,正好给她解了围。她拿起题,一字一句的给魏霸解释意思。

    魏霸听完,从容的开始解题,只是片刻功夫,他便写好答案,挥挥手,示意杨伟把答案送去,自己又靠着案,理直气壮的看着少女羞红的面庞,天南海北的开始闲扯。

    少女虽然极力遮掩,可是现场的气氛还是变得怪异起来。出题的杨仪在绞尽脑汗的出题,解题的魏霸却似闲庭信步,题一到手,便轻松解出,还有大把的时间和帮着解题的少女闲扯。这究竟是杨仪在考魏霸的解题能力,还是魏霸在考杨仪的出题能力?

    时间似乎停滞了,杨仪出题的速度越来越慢,而魏霸的解题速度却越来越快,杨仪花了半天功夫才写出的题目,交到魏霸手中,却花不了多长时间,往往是少女刚刚解释完,魏霸便点点头,在旁边的地上划弄两下,便提笔写出答案,接着又歪着身子,和少女闲扯。而杨仪接到答案之后,总是一言不发的将答案往旁边一放,然后一边流汗,一边出题,花了越来越多的时间之后,才能再写出一道题。

    第五道题。

    ……

    第七道题。

    ……

    第九道题。

    太阳在不知不觉中越过了正午,已经失去了对局面控制的诸葛乔只好给众人拿来了饮食,让他们一边吃一边等。可是看着脸色越来越沉重,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密的杨仪,又有谁能吃得安心。眼前的局势虽然沉闷得近乎压制,可是谁都知道,这场较量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原本被大家不看好的魏霸现在节节胜利,已经反过来把杨仪逼到了绝境。

    以杨仪的性格,如果他今天不能出一道题难住魏霸,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战胜魏霸,挽回一点尊严,那他今天可就丢人丢到家了,以后还怎么自认算学第一,还怎么在丞相府昂着头,不可一世?面对魏延,他又怎么能抬起头,有底气、有资格和魏延较劲?以魏延的性格,魏霸大胜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不趁机把杨仪踩到脚底,好好的羞辱他一顿?

    诸葛乔心急如焚,这件事闹到这个地步,他已经无法向诸葛亮交待。魏霸败了,最多是原本就不怎么和睦的关系更加恶劣,可是如果杨仪败了,一怒之下负气离开丞相府,那以后丞相府的这些事交给谁来做?父亲少了一个得力助手,以后的负担必然会更重。要找一个像杨仪这样能够让父亲放心的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魏霸也许有这个能力,可是一来他太年轻了,父亲不可能一下子就给他这么重的任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父亲又怎么可能在魏延手握重兵的情况下再让魏霸入丞相府,掌握这么重要的位置?

    诸葛乔左思右想,最后还是走到魏霸面前,拱了拱手,哀求的看着魏霸:“魏兄,你已经解出了九道题,这最后一道……你能不能别解了,多少给杨参军留点面子,也算是帮我一个忙?易云,亢龙有悔,孙子亦云,穷寇莫追。魏兄,你看……”

    魏霸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严肃的看着诸葛乔:“诸葛兄,不是我不知进退,是他们父子屡次逼迫,我这才奋起反击。今天的经过,你也看到了。”

    诸葛乔从魏霸的话音中听出了商量的余地,不禁大喜,连忙点头道:“魏兄言之有理,今天的事,责任的确不在魏兄,都是……都是我考虑不周,请魏兄无论如何帮我一个忙,要不然,我没法向丞相交待啊。”

    魏霸略作思索,笑了起来:“我可以帮诸葛兄的忙,可是诸葛兄也要帮我的忙。你不想被丞相责罚,我也不想被我爹打屁股。”

    诸葛乔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多谢魏兄,多谢魏兄。”

    魏霸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扬名叫道:“杨参军,天色不早了,做了这么多题,我的脑子也有些累了,剩下的那道题,能否延期再解?”

    杨仪面色苍白,汗如雨下,嘴唇也失去了血色。他木然的停下了笔,一动不动,就在诸葛乔担心他犯倔,不肯罢休的时候,杨仪身子一晃,头一仰,一口鲜血喷出,将面前那张未落一字的茧纸染得如朵朵红梅。他幽幽的叹了一声,慢慢的歪倒在地。——————凌晨第一更,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