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5章 丑女有心机

第055章 丑女有心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一回到大营,魏武就冲了过来,乐得眉毛直掀,拉着魏霸就走。“阿兄,你真厉害啊,把杨仪气得吐了血。阿爹可高兴了,让我特地去找你,也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他让我在营门口等着,你一回来,就让你去见他……”

    魏武欢乐得像只小麻雀,魏霸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魏延高兴的是他把杨仪气得吐了血,根本不是为他的算学而骄傲,这好像有些本末倒置了吧?你和杨仪有这么大的仇吗?他很无语,只好跟着魏武来到了大帐。

    魏延坐在大帐里,正满面春风的和程安说话,不知道他都说了些什么,程安窘迫的连连摇头。看到魏霸进来,他连忙起身行礼:“少将军,你可回来了,快向将军解释一下吧,老朽实在是愧不敢当啊。”

    “你们这是……”魏霸一头雾水的看看程安,又看看魏延。

    魏延离座而起,两步走到魏霸面前,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指着魏霸的鼻子,忍不住一脸的得意:“小子,你好大的主意,居然连老子都瞒着。”

    看到那根在眼前直晃的手指,魏霸好容易才克制住拧断它的冲动,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阿爹,你说什么呢,我瞒你什么了?”

    “你偷偷的向程主簿学算学,是不是想给老子一个惊喜?”

    魏霸愕然,这才明白程安为什么那么窘。魏延以为他的算学是向程安学来的,而程安却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教出能战胜杨仪的学生,所以愧不敢当。可是相对于他的自知之明,老爹更有自知之明,不相信魏霸会无师自通,认定是程安教的。

    魏霸本想配合程安一下,可是转念一想,这还真是个好机会。程安身为主簿,对算学当然不陌生,说不定还真有两把刷子,否则老爹不会认为他是向程安学的算学。也许以前的魏霸真向程安请教过算学,现在把程安套住,以后别人再问他算学的师承,他就不需要扯谎了。

    “阿爹,我是向程先生讨教过。”魏霸一脸诚恳的说道:“程先生虽然只是稍微指点了我一些,我却是受用匪浅,茅塞顿开啊。程先生,真是感激不尽。前几天你说的那些,我还没有完全想明白,但是已经感觉到其中大有深意了。以后还要请程先主不吝指教。”

    程安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魏霸。前几天他是指点过魏霸,不过那只能算是敷衍,而且也不是算学,是为人处事的权谋,这哪儿跟哪儿啊。他转念一想,难道这个魏霸真的开窍了,能从老夫敷衍他的只言片语中也能听出真正的学问?真要是这样的话,这倒是个可教之材,老夫就算帮帮他,也是值得的。

    魏霸和程安各有心思,默契的不吭声了,魏延更是觉得自己猜中了,又是欣慰,又是责怪的说道:“程公,你瞒得我也太紧了,你愿意教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我非常感激啊。”

    程安赧然,连忙说道:“将军客气了,其实我也没这本事,只是少将军错爱,看得起老朽,老朽也就勉为其难的教了一点。不过,老朽学浅才疏,少将军能有今天,还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与老朽可没什么关系。”

    魏延拍拍魏霸的肩膀,点了点头。程安这句话是说到他心里去了。魏霸这段时间的确很努力,别的不说,就从指掌下渐渐厚实的肩膀就可知道他这两个多月坚持长跑的效果是多么的可喜。眼前的这个儿子,再也不是那个让他看一眼就生气的病秧子,而是一个努力上进的少年。

    “小子,虽然小胜一场,不过你可要戒骄戒躁,以后继续向程公学习。如果敢自以为是,不敬师长,可别怪老子不客气。”魏延示威的扬了扬手掌,转过身,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客气的对程安说道:“魏延粗鄙,一直不知道程公有如此学问,实在是疏忽了。惭愧惭愧,程公,以后还请你不嫌我儿愚笨,多多教诲。程公的大恩,魏延记在心里,将来必竭诚以报。”

    程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尴尬的还礼。他看看一脸笑容的魏霸,心中既有不劳而获的惭愧,又有些好奇。魏霸难道真是那种举一反三的奇才,仅凭我随口说的那几句话就能悟出高明的算学?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被老爹狠狠夸了一阵的魏霸回到自己的帐篷时,觉得肩上的压力很大。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肩膀已经被兴奋的老爹捏肿了。不过想起从来不把程安这类刀笔吏放在眼里的老爹今天对程安那么客气,他还是感觉到非常高兴。

    “彭姑娘,快给少将军我揉揉。”魏霸捂着肩膀,进了帐,还没坐下,就大声叫道。

    “少将军回来了?”彭小玉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走了过来。一看到魏霸,她就把下意识的把手背到了身后。魏霸也没注意,一屁股坐下,指指肩膀道:“来,快给我揉揉。”

    彭小玉笑了笑,轻快的转到魏霸身后,一手给魏霸捏肩,一边笑道:“少将军好威风,把杨仪气得吐血了?”

    “你也知道了?”

    “知道了,你的侍卫一回来报信,整个魏家大营就都知道了。将军说,这是个喜事,要通报全营知道,还要庆贺呢。”

    魏霸的脸顿时垮了。他正在想着怎么挽回这个关系,老爹这么一搞,不是火上烧油吗?

    彭小玉似乎从魏霸身体的细微变化猜出了他的想法,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少将军是在担心吗?”

    魏霸无语的点了点头,他岂止是担心,他是在害怕。

    “其实少将军不用太担心这些。”彭小玉手法虽然生疏,时不时的还有些拿捏不准轻重,捏得魏霸直皱眉,可是她细声细气的解释却让魏霸很自然的忽略了与其说是捏,不如说是掐的手指,凝神静听她的分析。这个小姑娘的很多想法虽然偏向于阴暗,但是魏霸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很多想法很有借鉴意义。

    “杨仪欺人太甚在先,少将军是被迫反击,最后又是少将军主动退步,不管怎么说,少将军都没有做错什么。就算丞相对这件事有些不高兴,也不会怪罪少将军。你们都是荆襄人,丞相不会把事态扩大,他肯定会想办法来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

    “怎么缓和?”

    “各帮一把。”彭小玉的手慢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利索。“我想丞相会这么做,让少将军入丞相府做事,这样杨仪答应少将军的事就做到了,不算食言,而少将军入了府,也有了面子,可谓是皆大欢喜。如果杨仪肯退一步,就此罢休的话,说不定少将军还会被安排在杨仪手下做事。如果杨仪执迷不悟,不肯与少将军和解,那丞相应该会把少将军安排到别人的手下,比如诸葛乔或者费参军的手下。”

    魏霸愣了一下:“为什么会是费祎,而不是马谡?”

    “少将军,马参军是丞相亲信,主掌的是兵事,你初入丞相府,怎么可能担任这么重要的事务?”彭小玉咯咯笑了一声:“再说了,少将军不通军事,精通的是算学,就算不跟着管辎重营的杨参军做事,也不能跟着马参军。”

    魏霸沉默不语,他听出了彭小玉的言外之意。马谡是诸葛丞相身边最亲近的人,管的也是最重要的军事,这样的位置是不会给他魏霸的,原因很简单,他还没有进入丞相府的核心层,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有这个资格。

    当然了,彭小玉可能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魏家有兵权在手,从制衡的角度来说,他在丞相府也不可能担任重要的位置,必然更多的只是一个荣誉职位。至于她是不是这个意思,魏霸不太清楚,但是他相信诸葛丞相会有这个想法。

    这倒不是他不相信诸葛亮,而是在中国传统政治术中,不让下属有独大的可能是再基本不过的控制手法,对武人的防范更是不言而喻的准则。特别是老爹还是这种嚣张跋扈的主。

    “小玉,你说……我应该去吗?”

    彭小玉见魏霸说话的口气非常郑重,不由得一愣:“少将军,你是在问我的意见?”

    “嗯,除了你,我也找不出可以给我建议的人。程安敷衍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彭小玉抿着嘴笑了:“不是程安敷衍你,是你们还没有建立起互相信任的关系,交浅言深,乃取祸之道,他当然不能说得太多。少将军如果希望他帮你更多,你首先应该让他觉得你值得信任,值得教导。教导你,只会给他程安带来利益,而不会是伤害。”

    “我不会伤害他,可是暂时也没什么利益给他,所以暂时指望不上他,只能指望你。”魏霸笑道:“你既然愿意我给做婢女,想来就算没有什么好处,也不希望我被人玩死吧。”

    “如果少将军是问我的建议……”彭小玉的手慢了下来,“我希望少将军以退为进,养精蓄锐,厚积薄发。丞相府藏龙卧虎,少将军又与杨仪交恶,此刻入府,怕是……不太合适。”

    魏霸无声的笑了,这丫头丑是丑了一点,脑子却是不笨,不愧是彭羕的女儿,比马家那个姑娘聪明多了。————求三江票,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