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71章 回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杨伟被架出去了,舱中诸人慢慢的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怎么也抹不去刚才留下的震惊。诸葛乔的第一次军事会议就这么不了了之。

    魏霸向诸葛乔告了个假,他需要先赶到南郑,回自家的庄园一趟。现在他人在军中,哪怕顺路也不好自行其事,必须得到诸葛乔的允许才行。诸葛乔心情不太好,也没有多想便准了。他非常惭愧,他和杨伟是多年的朋友,两人一直很处得来,没想到杨伟今天却做出这样的事。俗话说得好,看一个人,首先看他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有杨伟这样的朋友,诸葛乔觉得很丢人,很失落。第一次聚将便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消息传到父亲的耳中,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我要让丞相失望了。”诸葛乔坐在显得有些凌乱的案前,看着舱板上还没擦干净,也许再也擦不干净的墨迹,长叹一声,心里也像是罩了一团乌云似的,压得他心慌。

    魏霸理解诸葛乔现在的心情。杨伟能坐在这样的位置上,就说明了诸葛乔对他的器重。他的位置看起来比杨伟要高一些,可是在诸葛乔的心里,杨伟应该比他更值得信任。现在杨伟出了丑,就等于打了诸葛乔一个大耳光,诸葛乔杀了他的心都有。

    后来马谡失街亭,诸葛亮挥泪杀马谡,大概就是这个心理。最需要哥们撑场子的时候,却被哥们拆了台,谁的心里都不好受。

    “伯松,人有百样,又岂能个个相同,你何必为上牵肠挂肚?”魏霸也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拍拍诸葛乔的背:“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元休原本也不是如此,只是因为……唉,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都怪我当时年轻气盛。”

    诸葛乔无奈的笑了一声。不管魏霸是真心还是假意,魏霸此刻能安慰他,便让他非常感动。不过,他却不想因此和魏霸交心,魏霸刚才挖坑让杨伟往里跳的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何况杨伟毕竟是他的好朋友。

    “子玉,你要回南郑,想家了?”

    “是啊,有半年多没回家了。”魏霸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见阿母,这次去安阳,估计新年都不能回来过,我想回去看看阿母,也让她安心。”

    “你说的是你的生母……”诸葛乔有些迟疑的说道:“还是主母?”

    “既有我的生母,也有主母,还有我一个姨母。我那姨母只有一个小女儿,两个儿子都夭折了,她把我和阿武当自己的孩子,我阿母也把她的小女儿当成自己的女儿。”魏霸想起了机灵可受的兰儿,不禁笑了起来:“当然了,我们也把那小丫头当成自己的妹妹。至于主母,我和兄长虽非同胞,可比同胞却不差的。”

    “你真有福气,有三个母亲。”诸葛乔羡慕的笑了一声,随即拍拍魏霸的肩膀:“行,我放你一天假,在我到达安阳之前,你赶上来就是。”

    “这个是自然的。”魏霸点头道,他想了想,又问道:“伯松,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应该准备几个月的粮草?”

    诸葛乔目光一闪,没有立即回答魏霸。这次行动,大军的粮草有一部分是从沔阳行军大营拨付的,有一部分要由汉中太守府从南郑拨付。魏霸既然负责粮草,当然要提前做些准备。可是这里面有个问题,这次行动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到目前为止只有诸葛乔和宗预知道,魏霸根本不清楚。

    魏霸问这句话,既是他的本职工作,也是一个变相的试探。魏霸自己心里很清楚,他在诸葛乔的军中就是一个牌位,可以摆得很高,但是真正的机密不会让他知道,对于这次军事行动究竟要达成什么目的,恐怕杨伟知道的比他知道的要多得多。

    不是说你的职务高,就一定重要。这个道理古今一例。魏霸当初为什么不肯进入丞相府,而是推荐程安去,就是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身份,就算进了丞相府也掌握不到实权,只会被人当牌位供着。这次随诸葛乔出兵,他看起来位置比宗预还要尊贵,可是他负责的却是后勤,对军事行动的具体细节一无所知,由此可见丞相府对魏家的心态。

    诸葛乔沉吟片刻:“你先按半年时间准备吧。”

    魏霸点了点头,不再问了。现在是十月,诸葛乔说最少半年,那就是到明年春末。诸葛亮计划开春之后出兵陇右,诸葛乔的任务就是牵制东三郡甚至宛城的魏军,是不是夺取东三郡另当别论,但是他们不是北伐主力,那却是肯定的了。

    换句话说,他们也是一支疑兵。

    他躬身退了出去,带着在舱外等候的敦武等人离开诸葛乔的战船,换乘战马,迅速赶向南郑。

    ……

    魏家庄园还是那个样子,几乎没什么变化。魏霸让敦武等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自己直奔阿母住的小院。穿过长长的巷子,来到那个偏僻的小院前,推开门,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变成了愕然。

    院里有一群小鸡,一个老婆子正捧着簸箕,嘴里“咕咕咕”的散食,小鸡们围在她的脚边,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像一个个毛绒绒的线球。

    老妈住的地方怎么突然变成了养鸡场?魏霸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随即勃然大怒。他刚要发火,那老婆子看到了他,瞪着一对昏花的老眼,愣愣的盯着他,长满老人斑的手指着他,抖个不停。

    魏霸不想和一个奴仆发怒,他强按火气,寒声道:“我阿母去哪儿了?”

    那老婆子凑到魏霸面前,仔细看了半天,这才不太确定的问道:“你……你是霸少主?”

    魏霸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你可知我阿母在哪儿?”

    “嘿!”老婆子用力的一拍大腿,笑得眼睛都没了。“你阿母邓夫人去后院住了,这里没人住,就我老婆子住在这里,养几只鸡,攒些鸡子来给孩子们吃。”

    魏霸听了,满腔的怒火顿时不翼而飞,为自己刚才险些控制不住情绪而惭愧。还想做大事呢,这点自制能力都没有。再说了,自己今天回来,不就是相信有些事老爹处理不了,只有夫人才能做决定吗。现在怎么一遇到点事,先怀疑夫人公报私仇了。

    他顾不上和老婆子闲聊,转身去了后院。后院有两座小楼,西侧的小楼是张夫人住的,东侧的小楼上面是老爹的书房,楼下是空着的,阿母邓氏肯定是搬到了那里。虽说和张夫人住的小楼不能比,可比原先这个偏僻的小院可是强太多了。

    能进入后院,便是一个飞跃,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她已经从等同于奴婢的妾跃升到了小妇的角色。对于魏霸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对于邓氏来说,这却是天大的恩宠。

    魏霸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阿母邓氏欢快的笑声。

    “兰儿,你的针线做得越来越好了,我看你将来要超过你的阿母,成为咱魏家的巧闺女。”

    一个稚嫩而羞涩的声音说道:“那邓姨说,兄长会喜欢我做的荷包吗?”

    “那还用说,你阿霸兄长和阿武兄弟一定会天天挂在身上。”邓氏咯咯的笑道:“不过,等他们去相亲的时候,我可不让他们带着。”

    “为什么啊?”

    “我怕别人家的女子看到这个荷包,不好意思,不敢嫁给你两个兄长,那他们不是要娶不上老婆?”

    “不来了,不来了,阿母,邓姨笑话兰儿呢。”

    “傻丫头,邓姨那是哄你呢。你的针线活再好,还能好得过邓姨去?”

    “阿母,那你说兄长会喜欢我绣的荷包吗?”

    魏霸笑了起来,迈步进了门,大笑道:“只要是兰儿做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

    屋里正在谈笑的邓氏三人愣了一下,兰儿扔下针线,飞奔过来,像小燕子一般投入魏霸的怀中,咯咯的笑道:“阿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一听说兰儿要给我绣个荷包,我就连夜赶回来啦。”

    “嘻嘻,阿兄又笑话我。”兰儿抱着魏霸的脖子,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李氏走了上来,拍拍兰儿的小屁股,把兰儿接了过去,点点她的鼻子道:“傻丫头,阿兄是回来看你邓姨,你倒好,先把阿兄给霸占了。阿兄走了那么远路,肯定累了,你还不去给阿兄倒点水。”

    兰儿吐了吐舌头,俏生生的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李氏面带微笑,给魏霸欠身行礼:“妾身李氏,见过霸少主。”

    邓氏走上来,轻轻的一推李氏:“你看你,对阿霸也用得着这么客气,小时候他可没少搂着你睡。”

    “此一时,彼一时。”李氏笑道:“如今霸少主可不是孩子了,他是大人,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魏霸老脸通红,连忙打岔道:“阿母,你什么时候搬到这时来住了。我刚刚去了老院,发现里面养了鸡,可吓了我一跳。”

    “傻小子,阿母这是托你的福,不用住偏院,搬到这后院来了。”邓氏喜上眉梢,一面拉着魏霸坐下,一面喜不自胜的说起了自己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