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72章 请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上次回来突发虎威,震惊全家之后,余震并没有随着他的离开而消失,相反,随着一个又一个消息传来,他的名字在魏家越来越响,渐渐的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在力挫杨仪,在魏家与杨家的争斗中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之后,主母张夫人下令,将书房楼上空闲多年的房子收拾了出来,由邓氏居住,一应家具也是重新配置,规格按照她自己房中的规格操办。邓氏可谓是一步登天,成了魏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小主母,把她乐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次夜里睡觉睡醒了,都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她现在不仅住上了好房子,各种生活待遇也有了明显的提高。以前想都不想敢的美食、锦锻和各种化妆品源源不断的送来,让她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现在不用干那些粗活了,手上的老茧还在,皮肤却渐渐变得白晳细嫩起来,脸上长年劳累的皱纹也在不知不觉中淡了不少,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十岁。

    住到后院唯一的遗憾就是寂寞。她虽然一步登天,却还不敢奢望和张夫人成为闺蜜,在请示了张夫人之后,李氏带着兰儿可以经常到后院来看她,陪她解闷。当然了,邓氏把自己享受到的那些好处也悄悄的分了一些给李氏,连带着李氏在下人面前也风光起来。

    邓氏说到开心处,泪水涟涟。魏霸又是高兴,又是心酸,他在沔阳一心练武,为魏家几年后的命运操心,却没想到自己的努力不用到几年后,已经有了结果。

    “别哭,别哭,好日子才开始呢,这才哪儿到哪儿啊。”魏霸拍着阿母的背,和声劝道。

    小丫头兰儿也小大人似的劝着邓氏,李氏眼中含着羡慕,既为好友高兴,又为自己的将来担心。她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兰儿虽说聪慧,又怎么可能像一个男子这么有用。想到伤心处,李氏也不禁落泪。她一落泪,邓氏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反过来又劝她,两人说一阵,笑一阵,哭一阵,反把主角魏霸扔在一旁,搞得有些无所适从,只好去逗小丫头兰儿开心。

    “兰儿,给阿兄绣的荷包呢,拿来看看?”魏霸挤眉弄眼的说道。

    “嘻嘻,不给。”兰儿将荷包藏在身后,羞红了脸,“还没绣好,绣好了再给阿兄看。”

    “那你可得快点,阿兄明天一早就走了。”

    “这么急?”邓氏吃了一惊:“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现在是丞相府的参军,要跟着诸葛丞相的儿子诸葛都尉去西城。”

    “去打仗?”邓氏吃了一惊,脸色都白了:“儿啊,你身子这么弱,怎么能去打仗?”

    魏霸苦笑一声,举起强壮的手臂:“阿母,你觉得我还弱吗?”

    邓氏上下打量了魏霸片刻,这才发现魏霸已经不再是以前那副病秧秧的身体,而是一个不逊于丈夫魏延的伟男子。她摸着魏霸结实的胳膊,又想笑,又笑不出来。李氏拉着她笑道:“姊姊,你没看出来呢,霸少主是今非昔比了。他已经做官了,要跟着丞相的儿子去立功,将来还要封侯呢。姊姊,我真羡慕你啊,你以后也是君侯的阿母了呢。”

    “有我的好处,都少不了你和兰儿一份。”邓氏笑了一声,随即又担心的说道:“儿啊,那你可要小心。虽说我们魏家是将门,打仗是免不了的,可是刀剑不长眼,你可不能逞能,听见没有?要是受了伤,阿母……”她抹了抹眼泪:“阿母就是得了诰命,也不会心安的。”

    魏霸心里一软,连忙点头道:“我知道了。”

    “那好,你既然明天还要赶路,今天就不要陪阿母说话了,早些吃了,上床休息。我已经替你把床准备好了,被子、褥子什么的,都是崭新的,是阿母自己一针一线勾起来的,保证你睡着舒服。”

    邓氏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魏霸去看他的房间。魏霸看着满屋崭新的家具和被褥,想着多少个白天夜晚阿母才能整治好,又多少次坐在床边,抚着丝缎的背面,等着他回来,鼻子不禁一酸:“阿母,我有点事,去见见主母,然后就回来睡。”

    “嗯嗯嗯,应该的,应该的,这些可都是夫人赏赐的,该去谢谢她。”邓氏连连点头,转身站在魏霸面前,细心的替他把头上的冠戴好。魏霸已经比她高出许多,她要仰着头,尽力的伸出胳膊才能碰到魏霸的冠。魏霸见她辛苦,撩起衣摆,跪在阿母面前。

    邓氏一愣,刹那间泪如泉涌,她伸出双臂,将魏霸搂在怀里,泣不成声。李氏和兰儿见了,也是喜极而泣,羡慕的看着落泪的邓氏和魏霸。

    陪着阿母说了一阵子话,魏霸这才洗了脸,赶到西边的小楼,求见主母张氏。

    来到小楼下,刚刚站定,就听到一阵楼梯响,婢女环儿从楼上袅袅婷婷的走了下来,看了魏霸一眼,顿时眼睛一亮,面露惊讶之色。眼前的魏霸似乎又长高了不少,比她足足高出一头,更重要的是他变得结实了,再找也不到半点以前的瘦弱,往那里一站,不用做任何姿势,就是威风凛凛的一条汉子。不过与肌肉虬结的魏风相比,魏霸多了一些书卷气,体格也没有魏风那么夸张,更多的是一种气质上的阳刚。

    “霸……少主?”环儿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环儿姑娘,夫人在吗?我有事想向她禀报。”

    环儿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脸上飞起一抹红云,连忙说道:“夫人在楼上呢,你跟我来。”

    环儿转身上楼,魏霸紧紧跟上,一抬头,就看到环儿那浑圆挺翘的臀在面前晃动,不禁有些出神。环儿走了两步,没听到魏霸跟上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魏霸直勾勾的眼神,立刻明白了魏霸在看什么,不禁有些羞恼。她抬起手,掩在唇边,轻咳了一声:“霸少主,请上楼。”

    “哦?哦!”魏霸也有些老脸一红,连忙低下头,紧跟了上去。明知这有些不雅,可是眼神还是不住的往环儿的翘臀上瞟。环儿似乎也有感觉,不自然的降低了摆动的幅度,这样一来,走路的姿势就有些怪异了。魏霸看到这不自然的姿势,也知道环儿在想什么,更是无地自容。

    唉,慕艾的骚年,对美女还是没什么抵抗力啊。

    张夫人坐在窗边的榻上,侧着脸,看着窗外的几根翠竹,宁静而悠闲。听到魏霸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她转过头,嘴角噙起淡淡的笑容:“子玉回来了?”

    魏霸知道,这位张夫人虽然足不出户,可是大营里的事几乎没有能瞒过她的。听她称自己的字,连忙上前行礼。“见过阿母。”

    “坐吧,环儿,去准备点酒食来。子玉一路赶回来,大概有些饿了。”

    环儿应了一声,转身去准备。张夫人和魏霸说了几句闲话,却绝口不提东楼他的阿母邓氏的事。她可以不提,魏霸却不能不提,他躬身致意:“多谢阿母的美意。”

    “都是一家人,理应如此。”张夫人淡淡的说道:“你们男人在外面打拼,我们女人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量安顿好家里的事,好让你们安心做事。”

    魏霸笑笑:“阿母所言甚是。不过,我今天急着赶回来,却是因为有一些事无法安心,只能来向阿母请教。”

    “是吗,什么样的事连你们父子几个都处理不了,还要我这个女人家来帮忙?”张夫人虽然说得轻描淡写,语气也有些玩笑的成份,却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看到她这副郑重的模样,就连环儿都有些紧张起来。

    魏霸端起水杯,呷了一口水,整理了一下思路,将这几个月的事情大概的讲述了一遍,最后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那父亲的子午谷奇袭计划已经被丞相否决了。”

    张夫人眼神微紧:“计划被否决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父亲管不住自己的嘴。”

    魏霸没有吭声,心里却是暗赞,知道自己这一趟回来是对了。他和老爹相处了几个月,深知老爹的脾气,别看他现在好像混得风生水起,可是在老爹的眼里,他永远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想在老子面前指手划脚?打烂你嘴,打断你腿!要想靠自己说服老爹,那是千难万难。唯一有这个可能的,只有眼前这位张夫人。

    张夫人微微皱眉,沉吟半晌:“你父亲虽然尊重我,凡事也能听我的主意,可是他这脾气也是与生俱来。我和他成亲这么多年,连阿风都这么大了,他又何尝能改?子玉啊,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