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75章 算死人不偿命?

第075章 算死人不偿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诸葛乔眼神一冷,随即嘴角挑起,露出高深莫测的笑。他轻轻的放下筷子,搁在食案上,又取过手巾,擦了擦嘴角。

    “你觉得丞相此次北伐会失败?”

    魏霸有些不高兴的叹了一口气。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在极力让自己适应这个官场,可是他一直无法认同这种扣帽子似的说话方式。难道因为他是丞相,我就不能认为他会失败?难道我不认为他会失败,他就真的不会失败?

    他非常想把面前的粥碗扔到诸葛乔那张笑得很阴险的脸上去,可是他只是手指动了动,拿起筷子,在案上顿了顿,夹起一块咸菜放进嘴里,慢慢的咀着,同时淡淡的说道:“未算胜,先算败,这是兵家常识,伯松以为不然?”

    诸葛乔翻了个白眼,再也绷不住了。他摇摇头,一边笑一边指着魏霸说道:“快吃,快吃,我说不过你。”

    魏霸却没有笑,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前的一碗粥,一碟咸菜,用筷子在碗里划拉了两下。“伯松,你是不是未卜先知,知道我这时候会来找你?”

    “没有啊,我哪有那本事。”诸葛乔莫名其妙。

    “那你……平时就吃这些?”魏霸诧异的问道。

    诸葛乔这才明白了,他想笑,却不知怎么的,却又没笑出来,沉默了片刻道:“是啊,我平时……就吃这些。丞相说,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他当年在隆中时就是这么吃的,现在做了丞相,更应该克俭戒奢。”

    “那看来我这辈子是成不了丞相这样的人了。”魏霸坚决的摇摇头,放下筷子:“我好容易才把身体养好,像这样吃上半个月,我肯定又要饿出病来。”他歉然的对诸葛乔笑笑:“很遗憾,我不能和你同甘共苦,我得回去弄点肉吃吃才行。”

    诸葛乔很无语,他用手掩着脸,用尾指挠了挠眉心,好容易才忍住笑。“子玉,能把好吃也说得这么理正辞严的,你是第一个。”

    “我只是不虚伪,实话实说罢了。”魏霸站起身,拍拍衣裳:“这其实和打仗一样,说得再冠冕堂皇,最后能不能取胜,靠得还是武力强弱,要不然的话,秦国怎么可能统一天下。”

    魏霸说完,拱拱手,转身就走,快要跨出舱门的时候,诸葛乔开了口:“子玉,留步。”

    “怎么,想请我吃大餐?”

    “大餐没有,不过肯定有你感兴趣的。”诸葛乔招了招手,示意亲卫将没吃完的粥拿走。魏霸停住了脚步,打量了诸葛乔半晌,见他不似玩笑,便转了过来。他来当然不仅是为了送铠甲,而是有些话想对诸葛乔说,可如果诸葛乔总是和他玩虚的,那他就不能多说了。

    诸葛乔收拾了案几,从案上拿出一卷地图摊在案上,又示意魏霸在他对面坐下,盯着魏霸的眼睛,严肃的说道:“子玉,你实话对我说,你对这次行动,知道些什么?”

    魏霸眨眨眼睛:“我有两个回答。”

    “说。”

    “第一个回答:都尉,我一点也不知道。”

    “第二个?”

    “伯松,我几乎什么都知道。”

    诸葛乔眉头一皱:“镇北将军全告诉你了?还是镇东将军?”

    “和镇北将军无关,也和镇东将军无关。我不瞒你说,在丞相聚将军议之前,我和仲德在阳平山上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当然了,我没想到这次会是你领兵,而我本人也被扯进来了。”

    诸葛乔将信将疑,他仔细打量着魏霸的眼神,却找不到一点破绽。过了半晌,他才吃惊的问道:“你是说,在丞相军议之前,你和仲德就猜出了丞相的计划?”

    魏霸点点头,又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一句话,家父刚刚提出子午谷计划雏形的时候,我就估计到丞相不会同意。”

    诸葛乔的脸色变得非常怪异,他向后靠了靠,很不自然的笑了一声:“原来子玉才是未卜先知啊。”

    “我不是未卜先知,我只是对丞相非常景仰而已。”魏霸收回了目光,慢慢的搓着手指。“其实,只要对丞相的禀性有一定的了解,就不能猜出丞相此举的用意。我说过,打仗有时候和算题一样,是有规律可循的,这可不是写文章,可以天马行空,任意挥洒。”

    诸葛乔一手按在地图上,一手托着下巴,手指在鼻翼处挠了两下,目光闪烁。他想了一会,又问道:“那你说说,我们这次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佯攻东三县,吸引孟达和宛城司马懿的注意,如果可能的话,策反孟达。当然了,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丞相出兵陇右创造机会。在此之前,江东应该会发动佯攻,以吸引洛阳的注意力,并尽可能将曹魏的主力留在函谷关以东,延缓他们进入关中的时间。”

    魏霸一口气说完,盯着诸葛乔的眼睛:“我猜得对吗?”

    诸葛乔眯起了眼睛,眼角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动,呼吸也不由自主的粗重起来。此时此刻,如果不是这几年养性有成,他几乎要跳了起来。他相信这些不是魏延或者赵云告诉魏霸的,而是魏霸自己猜想出来的,因为听别人说,不会说得这么细致。

    除非魏延是想魏霸出风头,至于赵云,那根本不用考虑。赵云不会做这样的事。

    诸葛乔的心里翻江倒海,他觉得压力很大。他是知道真正的任务的,而魏霸不可能知道得太多,他仅凭猜测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莫非这人真是个天才?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天才,可是没有人希望自己的身边有个天才。和天才同行,绝对是个悲剧。

    “对。”诸葛乔迟疑了片刻,又说道:“你说的这些,几乎就是丞相的原话。”

    魏霸笑了,笑得有些苦涩。这么说来,诸葛亮果然是正到了极致,却一点奇也没有。他知道这些,是因为他知道结果,可是赵广不知道结果,他一样猜出了这个计划,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魏霸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在演义中,诸葛亮是神机妙算,往往能提前猜到事情的发展,准备好锦囊,执行任务的人到时候拿出一个锦囊,按计行事,就可以大获全胜。可实际上,诸葛亮是经常被人算个正着。陈仓之战,他先是被曹真算到,后是被张郃算到,其后与司马懿对阵,又多次被司马懿算得死死的,有如未卜先知。

    他以前还觉得这有点太无厘头,是晋人美化司马懿,或者是陈寿报私仇,可是现在他觉得这很可能是事实,原因倒不是司马懿会神机妙算,而是因为诸葛亮太正了,他总想把风险降到最低,所以他一定会选择最稳妥的方案。而对于蜀国来说,因为实力的差距,可供他选择的方案实在有限,只要对方够细心,猜出他的选择并不难。

    曹真也好,张郃也罢,更不用说司马懿,哪一个不是人才?他们也许总体实力不如诸葛亮,可是要猜出诸葛亮的选择却不是什么难事。

    兵不厌诈,诸葛亮的诈只在演义里,真正的诸葛亮在战场上无愧于一个军事家的称号,不论是行军布阵还是练兵,他都是当世人杰,但他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诈,那么一点点冒险的胆量。

    如果他不是在实力弱小的蜀汉,而是在实力强悍的曹魏,他就算不能成为百战百胜的将军,至少也可以成为不败名将,实力加上他的谨慎,足以让他成为传奇。可是他偏偏是在实力不济的蜀汉,不敢用奇,任你有过人的才能,你也无法弥补实力上的差距,只能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沾襟了。

    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诸葛乔见魏霸面色变幻,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等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的问道:“子玉,你觉得这个计划……有问题?”

    魏霸长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出来,强笑道:“大问题没有,小问题有一点。”

    “你说。”

    “第一个问题,江东和汉中相隔数千里,很难有效沟通。江东出兵之后,能够坚持多长时间,能不能给丞相留下足够的空档,是个值得怀疑的事情。既然他们是牵制的疑兵,他们就不会全力以赴,很可能只是虚应故事,这样一来,曹魏需要调动洛阳的禁军吗?如果扬州战区的大司马曹休完全可以应付,那么江东的佯攻就成了一着废棋,而丞相却无法及时得到消息。”

    诸葛乔捏着下巴,沉吟不语。

    “第二个问题,东三县的战事能不能吸引住宛城司马懿的注意力,就成为能否为丞相创造机会的唯一机会。可是,伯松,你只有五千人,能造出多大动静?”

    诸葛乔眼珠转了转,嘴一撇,笑了起来:“你觉得我不是孟达的对手?”

    “不,我是担心我们和孟达加起来,也是不是司马懿的对手。”

    “司马懿,那个书生?”诸葛乔嗤了一声,不屑一顾:“他不过是混资历才混到抚军大将军这个高位,你还真把他当成名将了?”

    一听这话,魏霸顿时一脑门的黑线。上次在诸葛丞相面前做说客大败而归,这次在诸葛都尉面前做说客,居然又一次惨遭打击。

    我真不是做说客的材料啊,想做挡车的螳螂真不容易。都说穿越客虎躯一振,英雄拜服,为什么我就这么憋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