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79章 我拿青春赌明天

第079章 我拿青春赌明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杨仪用近一顿饭的功夫看完,这才慢慢的放下急报。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额头有微微的汗沁出。他低下头,想了很久,直到费祎和胡济也看完了,他才慢慢的抬起头,环顾一圈,声音干涩的说道:“虽然我很不喜欢这竖子,可是从算学角度来说,我不得不说,他的计算非常准确、周密。粮草运输,将是北伐最大的软肋。如果不能速胜,我军……我军……”

    诸葛亮沉默不语。他是第一个看这个急报的,虽然算学不一定比杨仪强,但算这些也绰绰有余。更何况他天天在筹备北伐的各项事务,岂能不知粮草运输是最大的软肋?只是他原本还有些挣扎,现在听到杨仪这么说,他最后一丝侥幸也烟消云散了。

    费祎和胡济互相看看,苦笑着摇摇头。诸葛亮瞟了他们一眼,又把目光投向了马谡。

    马谡把急报递给杨仪之后,一直在沉思。此刻感觉到诸葛亮的目光,他抬起头,微微一笑:“威公说得对,如果仅从这件事上来说,魏霸的这份急报的确有些道理,特别是对于他这样一个还没有经过战事锻炼的年轻人来说,有这样的见识,实属难能可贵。不过,这毕竟是纸上谈兵,可以参考,却当不得真。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过计算来完成,那还要我们干什么,让威公一个人坐在成都算一算就可以知道结果了。”

    马谡说完,笑了起来。杨仪等人也跟着笑了,不过笑了两声,便觉得有些无趣,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这种感觉让诸葛亮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马谡看看杨仪等人,有些不解的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真以为战事走向会是这个结果?你们难道看不出来这里面的漏洞?威公,我不是说计算上的漏洞,粮草运输的问题一直是我们的弱项,这个毋庸讳言。不过,他只是以目前的情况来推测,却忘了各种因素都是会随着战局的变化而变化的。比如说,如果我们拿下了陇右,逆魏在上邽的麦田就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粮食的困难将会得到大大的缓解。再比如……”

    马谡一口气说了好几个理由,杨仪等人的表情这才放松了下来。诸葛亮虽然一直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可是眼神中的担忧明显也减轻了一些,他赞赏的看看马谡,点了点头。

    马谡躬身道:“丞相,魏霸忧心国事,这份热情值得赞扬。不过,他毕竟太年轻,又有些先入为主,如果不让他彻底明白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一旦散拨出去,对我军的士气会有很大的影响。大军行动在即,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我打算赶到安阳去,和魏霸面谈一次。”

    诸葛亮略作思索,点了点头:“有幼常出马,那我就可以放心了。”他起身走到案前,打开刚刚盖上不久的砚盒:“虽说有你去便已足够了,不过我还是想给他写一封亲笔信,以示嘉奖。”

    杨仪有些眼红。他的儿子几天前刚刚出发,就被诸葛乔赶下了战船,而罪魁祸首就是魏霸。现在诸葛亮不仅要让马谡去和魏霸面谈,还要亲笔写信嘉奖魏霸,这份对年轻后辈的器重真是非常少见。就是诸葛乔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诸葛亮似乎感受到了杨仪的心酸,他一边写一边说道:“魏霸不尚空谈,务实审慎,是个难得的人才。好好加以培养,将来是我大汉的栋梁。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对后辈要多加提携。威公,元休这两天如何?”

    杨仪一听,顿时转怒为喜,连忙躬身道:“丞相,他这些天闭门思过,已经不再那么冲动了。”

    “如此甚好。”诸葛亮点点头,用手指敲了敲魏霸的那封急报,笑道:“魏霸有百般好,却有一样不好,写的公文太过直白。让元休去,帮着伯松处理一些文书,也是好的。”

    杨仪大喜。

    ……

    魏兴郡名义上一直是魏国的势力范围,不过魏兴郡太守申仪却不在西城,而是西城东百里的洵口。对于尚在西城以西的安阳来说,更不在申仪的控制范围以内。诸葛乔率领五千大军赶到安阳,一路上什么敌人也没碰到,安阳的百姓一看到他的大旗就开门投降了。

    诸葛乔很高兴,对魏霸说,你看到吧,这就是民心所向,根本不用打,安步当归。

    魏霸笑笑,没说什么。对他来说,这种胜利根本不值一提。安阳原本就是汉中的地盘,如果不是刘封逼反了孟达,安阳人就是益州人,到现在他们也不认为自己是荆州人。再加上申仪远在两百多里以外,对安**本无法有效的控制,这些百姓才不会傻到主动和诸葛乔作对呢。

    五千人虽然不多,可是攻一个小小的安阳县城还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些山里的县城不是中原的县城,人少,城小,如果不是战略要地,基本上没什么防御能力。魏兴郡号称有七县,总共不过万户,大部分还散落在山中,安阳县城才三百多人,怎么可能是五千大军的对手。

    诸葛乔进驻安阳之后,暂时停了下来,开始修缮城池,做长期坚守的准备。与此同时,他派出一千前锋由山路向西城县进发,领兵的就是张威和傅兴。张威和傅兴是好朋友,傅兴受伤的时候,他来魏家大营探望过几次,也因此和魏霸认识了。不过也仅仅是认识而已,谈不上什么交情。这些带兵的将领都有一个不成文的默契,正常情况下不主动与别人交往,更不会拉帮结派。如果不是意外,连傅兴都不会主动来和魏霸做朋友。

    魏霸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收敛起了拉队伍的想法,甚至有些理解了为什么以前的关羽、现在的老爹都是这副德性,身握重兵的将领之间有私人交情,这本身是一件很容易遭上位者忌惮的事。高处不胜寒,要想居高位,掌重兵,就不要想着高朋满座,除非你有足够的恩宠,保证上位者对你放一百个心。

    魏霸负责的是后勤,他不会有上前线的机会,所以就留在安阳城。诸葛乔修缮城池的时候,他倒是发挥了一些作用,顺便也了解了一下这个时代城池的修筑方法。不过对他来说,这是建筑专业的活,除了能帮忙改进一些守城的工具,他和这个时代的人相比没什么优势。

    城池只是修修补补,之后就没什么事了。魏霸对城北的子午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子午谷基本上是正南正北,北为子,南为午,故称子午谷。这条谷道的北端有子午关,在长安县南,南端有腰岭关,就是安阳北,直线距离大概七八十里。不过从安阳到腰岭关却要先西行七八十里,再折向东北,所以实际路程大概有一百五十多里,全是山路。

    魏霸很想把手头的事扔下,亲自走一趟子午谷,体验一下沿途的情况,看看是不是适合大军行走。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比魏家武卒差一点,可比普通的郡兵略好一些,如果他能走,那些郡兵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

    可事情却没这么简单,他呆在安阳虽然没什么大事,却不能随便离开。特别是他要去的地方是子午谷,诸葛乔肯定不会同意。魏霸只能耐心的在安阳等着,他写给诸葛亮的军报已经送出去了,诸葛亮会是什么反应,他非常期待。

    他原本就觉得诸葛亮的计划过于保守,成功率不高,如今又经过多次的推演,更是觉得子午谷计划是势在必行。如果诸葛亮能改弦易张,采纳子午谷的计划,那当然要少许多周折,否则以魏家的实力独力完成子午谷计划有相当大的难度,张夫人虽然是女中豪杰,毕竟不是老爹那样的好战份子,对其中的风险不得不三思而行,能不能同意他的计划,现在还在两可之间。

    诸葛亮的答复还没有到,汉中太守府的主簿赵素却来了。他是押运粮草来的,这次除了由汉中太守府调拨的一万多石粮之外,还送来了魏霸购买的十万石粮。

    交接完了公务之后,赵素跟着魏霸走进了辎重营。他为人洒脱,和魏霸年龄相差也不大,做了主簿之后,和魏霸经常有接触,早就是相熟的好朋友。无需魏霸邀请,他自己脱了鞋,抱着腿,坐在席上,笑眯眯的看着魏霸。

    “少将军,行军辛苦吧?”

    魏霸笑笑:“生在将门,这就是命,再辛苦也只能忍了。好在这一路坐船来,还算受得住。怎么样,你除了送粮来,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赵素嘿嘿一笑,揪着颌下的几根短须,故作深沉的想了想:“你的提议,我和家父商量过了,风险还是太大。”

    魏霸知道赵素的脾气,也不着急,从容的拿起案上的账簿,开始一笔笔的对帐。赵素见他这副神情,苦笑一声道:“你就不能接个茬?这让我如何说下去?”

    魏霸头也不抬:“这原本就是个你情我愿的交易,之前我就声明过了,风险很大,收获也很大。你要想富贵险中求,你就去,你要是想过安稳日子,以后也不要眼红。机会我给你了,愿不愿意抓住,能不能抓住,却不是我能左右的。”

    “跟你说话,真是没劲。”赵素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承认,我虽然无所谓,可是我老子心动了,要用我这条贱命去为赵家的前程下个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