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85章 张夫人的心病

第085章 张夫人的心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任务分配完毕,诸位起身告辞,分头准备。魏延第一个走出帐篷,翻身上马,带着魏风扬长而去。

    他心情非常不好。诸葛亮不仅没有同意他的子午谷计划,而且还让吴壹镇守汉中,让他跟着大军行动,虽说也率领万人,却是从属于丞相中军,和独领前军两万人的前锋大将马谡根本不能比。

    这让他对原本印象还可以的马谡都有些不满。在他看来,这是马谡抢了原本应该给他的任务。

    “丞相真是偏心。”奔出丞相中军大营,魏延忽然嘟囔了一句。

    魏风一直紧跟在魏延后面,他又习惯了魏延这种状态下的习惯,魏延虽然说得很含糊,他却一下子听明白了。只是听明白了又如何?接不接老爹的话茬都不好,他只能沉默。

    魏延斜睨了魏风一眼,叹了口气。魏风为人厚道,不是那种很会说话的人,连安慰人都不会。要是魏霸在这儿,也许会开解他几句,可是魏风却只会沉默。

    “对了,最近有阿霸的消息吗?”魏延不忍心让魏风难堪,便勒住战马,放缓脚步,很随意的问道。

    “没有,还是十天前送回来的一封信,说些在安阳的闲事。”

    魏延眉头一挑,忽然有些开心起来:“阿风啊,阿霸现在沉稳多了,当初让他拜赵老将军为师,还是有好处的。他有没有说最近武艺有没有进步?”

    魏风挠了挠头:“说倒是没说,不过依我看,他和赵广天天在一起,没有道理不天天拆手,进步肯定会有吧?”

    “光是拆手有什么用,要杀人。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练出真正的武艺。”魏延嘴一撇,很是不屑,随即又为魏霸开解道:“当然了,他以前身子弱,没机会上战场,现在也不能对他要求过高。先打好基础,以后上了战场,才有更多的活命机会。”

    魏风瞟了魏延一眼,忽然笑了起来:“阿爹,你想他了吧?”

    “我想他干什么。”魏延老脸一红,恼羞成怒的骂道:“这个臭小子,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参军了。去了安阳这么久,也没给老子写封信,眼里只有你这个兄长。老子还没死,你这个长兄就想当家了吗?”

    魏风很窘,嚅嚅的说道:“阿爹,你这么说,儿子如何自处?再说了,阿霸每次写信来,都向你问好的。他不给你写信,是担心被人说闲话,没有其他的意思。”

    魏延哑口无言,只好蛮不讲理的哼了一声。对魏霸,他是既得意,又有些不满。得意是因为他给诸葛亮写了一封紧急军报,提到了一个什么战术推演游戏,连丞相都觉得有些用处,经常拿出来说说,教训那些将领想事情要有条理有章程,不能空口说白话,要有依据。据说马谡还亲自赶到安阳去了一趟,就是为了和魏霸面谈这个战术推演的法子。

    这让魏延很骄傲,儿子发明的一个游戏都能受到丞相的夸奖,整个蜀汉,谁有过这样的荣耀?这比他当年受到先帝的赞扬和关侯的肯定还要让他开心。可是魏霸从头到尾都没把这件事向他汇报一下,这让他在骄傲之余又有些失落。

    “这小子眼里越来越没有我这个老子了,等这次北伐回来,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他。”

    魏风笑了,他天天跟着父亲,岂能不知道在父亲的心中,弟弟魏霸是多么的重要。别看老爹现在说得凶巴巴,真等弟弟回来,他绝对下不了手。

    父子俩一边扯着不着边际的闲话,一边催马进了营,刚到大帐门口。他们就看到了一辆油壁车。车壁上还有一个黑色的魏字,正是魏家的徽记。魏延疑惑的和魏风交换了一个眼神,跳下马,将马缰扔给亲卫,快步向大帐走去。

    他们刚到帐门口,帐门掀开了,一个俏婢笑盈盈的看着他们,是张夫人身边的环儿。

    “将军,少将军。”环儿微羞的目光在魏风脸上一扫,随即敛身致礼。

    魏延大喜,大笑道:“夫人来了?”

    环儿抿嘴笑道:“回禀将军,夫人正在帐内等候。”

    魏延不等环儿说完,迈步进了帐,一看到正坐在案后翻阅文书的张夫人,他愣了一下,脸上的喜色随即化为关切:“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随后赶进来的魏风一看到面容憔悴,眼窝深陷的张夫人,也呆住了。他连忙赶到张夫人的身后,拉着她的手臂,还没说话,眼泪就下来了。“阿母,你这是怎么了,莫非是病了,究竟是什么病?可曾请医匠看过?用药了没有?”

    张夫人诧异的看着这父子俩,不解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我没病,我好着呢。”

    魏风泣不成声:“阿母,你不要再骗我们了。你这样子,岂能没病。”

    魏延也紧张得心跳如鼓,他觉得嘴唇有些发干,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片刻之间,脑子里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念头。他和张夫人成亲这么多年,何尝看到过张夫人这么虚弱,除了生病,还能有什么事能让她如此?她突然赶到大营来,又不肯说自己有病,莫非是想看他们父子最后一眼,却又不肯让他们担心吗?

    一想到这个念头,魏延的头皮都有些发麻,不禁颤声道:“夫人,你……究竟是什么病,为何瘦弱成这副模样?”

    张夫人这才恍然大悟。她伸出手臂,将哭得泪流满面的魏风搂在怀里,心里暖融融的。她仰起头,对魏延笑了笑,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她一流泪,魏延更慌了,顾不得有亲卫在场,赶上去,半跪在张夫人身边,柔声安慰道:“莫慌,有什么事,你慢慢说来,我来想办法。”

    “我真的没病。”张夫人摇摇头,幸福弥漫在发黄的脸庞上,眼神却是亮亮的。她靠在魏延的肩上,轻声说道:“要说病,我也只是有点心病而已,这段时间太操心了,其他的一切都好。”

    魏延如释重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魏风也惊讶的抬起头,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阿母,什么事这么让你操心?”

    “还不是你们父子俩。”张夫人看看魏延,又看看魏风,喜悦怎么掩藏也掩藏不住。

    “我们?”魏延和魏风互相看看,一头雾水:“我们很好啊,有什么好操心的?”

    张夫人坐直了身子,不舍的推开魏风,看着胸前那一片被魏风泪水沾湿的衣襟,想起了魏风小时候依恋自己的情形,嘴角微微挑起。她出神了片刻,这才对坐在她身边的魏延说道:“将军,两个月前,阿霸去安阳的时候,回了一趟家,和我说了些事情。”

    “阿霸?”魏霸眉头一皱,沉下了脸:“他又有什么事惹你生气了?”

    “他没有惹我生气,不过,他告诉我魏家潜在的一个危险。”张夫人开口说了两句话,神情便恢复了往常的庄重。看到她这副神情,不仅魏风不敢放肆,就连魏延都有些紧张起来。

    “我们魏家有什么危险?”魏延不解的问道,杀气顿生:“谁敢对我魏家不利?”

    “我想问你一件事。”张夫人忽然说道:“你是不是曾经向丞相提过一个计划,准备出兵子午谷,后来被丞相否决了?”

    魏延眼角抽搐了一下,点了点头:“有这回事。不过,这仅仅是个建议而已,我身为镇北将军,有提建议的权利和责任,丞相也有接受或否决的权利,没什么危险可言啊。”

    “那我问你,丞相否决你的提议之后,你有没有再次建议?”

    魏延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又解释道:“我觉得那个计划很好,所以想提请丞相再考虑一下。”

    张夫人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更加严厉:“你一共提了多少次?”

    魏延偏过头,和魏风交换了一个眼神,犹犹豫豫的伸出一只手,竖起五个手指,又慢慢的缩起两个。

    张夫人看他这副表情,又好气又好笑,拉长了声音说道:“我看不止吧。”

    魏延嘿嘿一笑,把缩起的那两个手指伸直,又悄悄的伸出左手,竖起两个手指。

    张夫人郁闷的叹了一口气。从第一次提建议到现在不过半年时间,魏延居然说了七次,平均一个月一次,这和纠缠有什么区别?不用问,张夫人已经相信了魏霸的担心,魏延肯定是有事没事就把这事拿出来说说,就算是现在不说,以后也会说。

    这个嘴上没门,让人不省心的夫君啊。张夫人一手托着额头,哭笑不得。她从指缝里看着茫然的魏风,心情复杂。好在有提前察觉到了危险的魏霸提醒,她有足够的时间来考虑对策,可惜的是,为什么有见识的是魏霸,而不是她的儿子魏风呢,如果魏风有这样的见识,那该多完美啊。————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