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90章 第一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再升高一点。”魏霸仰着脖子,看着越升越高的孔明灯——不,现在和诸葛丞相没有半毛钱关系了,这就是他魏参军的发明——越升越高,在薄暮中散着发柔和的光浑,有如神迹。

    这个孔明灯是他花了两天的时间准备的,用掉了多少匹帛,他也没有计算过,反正数量很惊人,所以这个灯足够大,大得能让房陵城里的孟达注意到灯上那个红色的“汉”字。

    “孟达啊,这个灯一放,你可以安心了,老子却危险了。不知道那个死马会派多少人来追杀我啊。不过没关系,老子现在居高临下,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比有利地形更让魏霸开心的是将士们惊奇的目光。他们一个个仰着头,看着原先一团轻飘飘的丝囊在一盆火的作用上,慢慢的膨胀成一个无比硕大的球,接着又慢慢的升到天空,变成一团光影。看着球上由红色丝制缝制出来的“汉”字,再想到那个光球原本是如此巨大的存在,他们都被震惊了。

    谁也没有想到,魏霸会用这种方式向孟达和魏军彰显他的到来,这个匪夷所思的办法是如此的成功,不仅圆满的达到了目的,而且成功的俘获了一千将士的心。

    “魏参军,你真行,居然……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张睎一边咂嘴,一边摇头,虽然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魏霸矜持的笑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云淡风轻。“子望,你觉得城里的孟达能看清那个字吗?”

    张睎笑了:“就算他看不到,他手下总有眼神好的人能看到。我觉得没什么问题,这个丝囊……”他摇了摇仰得太久,有些酸胀的脖子,颈骨发出咯咯的声音。“这个丝囊实在太大了,我觉得比城头的城楼还要大上几分。我能看到城楼,他应该就能看到这个丝囊。”

    “我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周羽附和道:“马上天就黑了,看得会很清楚,又是西北风,会把丝囊吹向房陵方向,他们能看得更清楚。”

    “那就好。”魏霸之前其实已经做过计算,估计在这么远的位置能让孟达看清楚上面的字。现在问两句,不过是想趁机和这两人说几句话,拉近关系。“云扬,你安排人照看这个丝囊,及时拽下来加油。只要风力不大,我们就让这个信号灯亮一夜。”

    “一定一定,参军你放心吧,我今天就是睡着都睁着眼睛,绝对不会让这个信号灯有任何差错。”周羽咧着大嘴乐了,看着天空的光球,像是看着漂亮的女子,片刻也舍不得挪开眼睛。

    将士们是如此的震撼,以至于吃了晚饭之后,到了该休息的时间,还是有不少人不肯睡,悄悄的钻出帐篷,仰起脖子,透过或稀疏、或稠密的树冠,打量着天空那个比月亮还要亮上几分的光团。

    围在一起商量的魏霸等人互相看看,无语的摇了摇头,周羽和张睎走过去,低声喝令着各自的手下立刻睡觉,否则就罚他们看一夜,那些好奇的士卒才不情不愿的缩回帐篷。

    周张二人走了一圈,回到魏霸的面前,张睎耸了耸肩——在信号灯升上天空半个时辰后,他就学会了这个动作,现在做起来非常自然,仿佛他很早就有这个习惯似的——苦笑道:“参军,这些竖子没见过世面,第一次看到这么稀奇的物事,好奇得很。”

    “好奇没问题,可是不能影响休息。”魏霸说道:“我们急行军两天一夜至些,明天,也许半夜就会有恶战,不抓紧时间休息,到时候哪有体力作战。”

    “参军言之有理,我们已经勒令他们去睡了。”张睎道。

    “那好,我们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战事。”魏霸拿出一张刚刚画好的形势图,摊在地上。唐千羽举着火把站在他身边,把地图照亮。张睎和周羽看着魏霸在火把下发亮的眼睛,也自然的严肃起来,坐在马扎上,俯身去看地图,倾听魏霸的安排。

    根据敦武等人的侦察,这个山头基本成东西走向,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一条狭长的山谷,是他们来时走的路。在他们的面前,有一个坡度达到四十度左右的山坡。下了这个坡,再往前走四五百步,就是魏军的大营。魏军如果要攻打他们,最快的办法就是爬这个坡。不过这个坡可不好爬,付出的伤亡必然很惨重。

    山头的南边是一个隆起的小断崖,直上直下,没有特殊的工具很难爬上来。山头的北边有一个更高的山头,像一只锋利的矛头,直刺天空。那个山头也很难行军,只要派几个人监视就可以确保安全。

    也就说是,只要守住了眼下他们所在的山头,司马懿就算是把三万大军全部调过来攻击,短时间之内也无法奈何魏霸。守住这个山头唯一的局限就是粮食,他们是急行军,只带了十天的干粮。如果算上回程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那他最多只能在这里守七天。超过七天,他就必须撤退。

    魏霸不知道七天时间够不够。他原本的计划是希望魏风能在七天之内攻破木兰塞,和诸葛乔合兵一处,赶到房陵,这样一来,赵广就可以顺着沔水把军粮运到房陵附近,或者经由上庸,翻越竹山,把粮草送到他的手中。

    这些都是计划,虽然是有可能实现的计划,但计划永远是计划,能不能最后实现,还要看执行计划的人。现在魏霸最挂念的就是大哥魏风,他带着四千人赶往木兰塞,能不能迅速拿下木兰塞,实在是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毕竟木兰塞有三千魏军把守,如果强攻,基本上没什么胜利的可能。而这又是大哥第一次出征,他如果犯了倔脾气,非要拿下木兰塞才肯罢休,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一想到魏风对陈祥爱理不理的样子,魏霸的心里就有些不安。魏风不像他,在魏风的心里,部曲就是部曲,和请来的谋士是有区别的,而且是不可逾越的区别。

    魏霸越想越后悔,千头万绪,各种可怕的结果都涌了出来。哪怕是明知道那种可能性并不大,在他的反复考虑下,也开始发酵起来。在安阳做计划的时候,他远远没有体会到这种恐惧,如今置身于战场之上,虽然还没有开战,那种战前的气氛就让他非常敏感起来。

    “参军?”敦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看到魏霸长时间盯着地图不说话,脸色有些苍白,而周日羽和张睎的眼神都有些怪异,立刻意识到了魏霸此刻的心情,他不动声色的叫了一声:“四周都安排好了,魏军只要有任何举动,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接到警报。”

    魏霸一惊,回过神来,有些慌乱的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这个……你们还有什么补充的?”

    张睎咳嗽了一声,指着地图,说了几个要注意的地方。周羽没说什么,只是跟着点头。方案很快定了下来,由张睎守前阵,周羽守右侧偏后的阵地,魏霸在中军策应。

    商定之后,张睎和周羽起身告辞。周羽迈着大步走了,张睎却磨蹭了一下,等周羽走得远了,他才说道:“参军,你是第一次上阵吗?”

    魏霸有些尴尬的点点头。敦武眼神一紧,脸沉了下来。

    张睎笑笑:“两年前,我第一次跟着从兄上阵,敌人是一些叛羌。去之前,我雄心万丈,觉得自己一定能斩将夺旗,立个大功。最后你猜怎么着?”

    魏霸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再那么窘迫,感激的看了张睎一眼:“不管怎么说,既然你能现在站在这里说话,还做了都尉,那么你的表现就不会太差。”

    张睎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想了片刻,这才用手捂着嘴,掩了大半个脸说道:“说起来惭愧,战鼓一响,我就只知道跟着从兄跑,他到哪儿,我就到哪儿,全然忘了敌人在哪里。等厮杀开始,我去拔刀,这才发现只带了刀鞘。”

    他顿了顿,摇摇头,仿佛还为当年的事觉得羞愧:“大战之后,我想不起来自己有没有面对面的和羌人搏杀过,我只知道两条腿已经跑得没了知觉,手一直在打颤。哈哈哈……”

    张睎说完,仰面大笑了两声,看着魏霸,鼓励的说道:“参军,我相信你的第一次作战经历一定会比我强。就算是现在,如果站在你这个位置,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相信你自己,你一定行的。”

    魏霸站了起身,躬身一揖:“多谢!”

    张睎拱手还礼,看了魏霸一眼,转身走了。

    魏霸慢慢的直起了腰,目光穿过树梢,看向远处的房陵城和亮起了无数灯火的魏军大营,握紧拳头,暗暗的说道:“魏霸,你一定行的。”——————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