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93章 请将不如激将

第093章 请将不如激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间行军,而且是走山路,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难度极高的活。即使是对于走惯了山路的蜀军来说,这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好在有熟悉地形的敦武等人引路,一路上倒也没出什么大的意外,第二天中午,他们赶到了安桥塞的后方。

    安桥塞位于荆山西麓,竹山东麓,是两条山脉之间的一个河谷,粉水从其间流过,安桥塞就建在粉水之上最狭窄的地方,正好卡住河谷。

    站在高高的山崖上往下一看,魏霸就乐了。安桥塞外大约五百步左右的河谷中,有一座军营,虽看不清大纛上的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吴军。不过他们被安桥塞死死拦住,无法前进。

    安桥塞是汉中人修的,防的就是南面来的敌人,所以主要的防守设施都在南面,而北面的设施就相对简陋得多。在山中修要塞不容易,能省一点就省一点,谁也不会花精力去修用不上的城墙,除非你有异心。

    古代官场有当官不修衙的说法,同样,在驻守边塞的将领中,修缮城池也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不该修城的地方修了城,或者擅自增大增高城池,都是一个很容易犯忌的事。

    换句话说,吴军从南向北攻,那是非常难,可是魏霸要想从北往南攻,就要相对容易得多。更让他开心的事,安桥塞一片安静,显然守将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背后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敌人。

    “唐千羽,你带我的手书,到吴军大营去一趟,告诉他们,准备入塞。”

    唐千羽接过手令,匆匆的走了。他像一只猿猴,轻松自如的在山间穿梭,登山越岭,如履平地,充分展现了魏家武卒的强悍实力。

    “周都尉,你准备首攻,不强求成功,但是一定要全力以赴。”魏霸叫住周羽和张睎,开始安排任务:“张都尉,你作第二波攻击。注意敌方露出的薄弱环节,不要等我的命令,一看到机会就扑上去,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安桥塞。”

    “喏!”周羽和张睎轰然应喏,带着自己的部下到河谷间埋伏去了。

    “王徽,你带着一百武卒,从山崖上下去,直接落到对方的城头,不求伤敌,只求打开塞门,放吴军入塞。”

    “喏。”王徽应了一声,带着一百魏卒向安桥塞上方的山崖爬过去。这段山崖非常陡峭,一般人根本无法行走,可是对于魏家武卒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克服不了的难题。

    一切安排妥当。魏霸带着敦武等人,潜伏到安桥塞附近,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山下的安桥塞。

    安桥塞一片安祥,如果不是塞外的地面上还有些没有收拾的擂石滚木,以及不远处隐隐若现的吴军军营,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曾经有一场恶战。

    ……

    潘璋一手拿着一只羊腿猛啃,一手端着一只华丽的琉璃杯,杯中的美酒在灯光下荡漾,折射出柔和的光。他吃得很凶猛,仿佛吃的不是羊腿,而是敌人。

    潘璋很郁闷,他率五千大军来援,却被挡在安桥塞前进不得。这倒也罢了,他根本看不起孟达那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也没真心想救他。他郁闷的陆逊不相信他,居然派了一个叫陆岚的书生来做他的监军。听听这名字,就知道他是靠陆逊的裙带关系才入仕的。

    攻城不下,再加上身边有不入眼的人,潘璋双重的不舒服。他在试探的攻击了安桥塞之后,就知道魏军在安桥塞有防备,以他的兵力无法攻克。这一点并不意外,他领兵多年,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可是这些道理经过陆岚一提醒,他就无法接受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老子不懂,还要你来提醒?

    潘璋现在有些进退两难。他既想攻破安桥塞,打那个书生一个耳光,又担心损伤太大,最后攻不下安桥塞,反而更加丢脸。

    “父亲。”潘平一身锦袍,快步走了进来。他大约三十多岁,脸上涂了很厚的粉,唇上抹了朱,看起来唇红齿白,人品风流。

    “什么事?”潘璋心情不好,看到儿子也没什么好脾气。他看到潘平手里有一封书信,眉头便皱了起来:“又是谁的信?”

    “蜀汉魏参军的信。”

    “蜀汉?魏参军?”潘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魏延?”

    “不是,是魏延的儿子魏霸,他现在就在安桥塞的后面。”

    “是吗?”潘璋跳了起来,将羊腿扔进盘子里,油乎乎的手在锦袍上揩了两下,伸手接过信。魏霸的信写得很简单,大意是说,我蜀汉的援军已经攻破木兰塞,正在赶往房陵的路上。闻说潘将军还被阻安桥塞外,特来支援。请潘将军作好出发的准备,于塞门立阵,我将为将军打开塞门。

    “真的假的?蜀军已经到房陵了?”潘璋将信将疑。

    “父亲,使者就在帐外,要不你见一见?”

    “快让他进来。”潘璋欣喜若狂,大声吼道。

    唐千羽走了进来,抱拳施礼:“大汉丞相府参军亲卫唐千羽,拜见潘府君。”

    潘璋从案后走了出来,打量着身材高大,一表人材,威风凛凛的唐千羽,不由得平添几分欢喜。他晃了晃手里的信:“你们的大军已经到了房陵了?”

    “还没有,但是已经攻破了木兰塞,正在赶往房陵。”唐千羽不紧不慢的说道:“因为司马懿来得太急,房陵准备不足,岌岌可危。我家参军担心孟达不是司马懿对手,这才想请潘府君与诸葛都尉合力,击退司马懿,救援孟达。”

    “诸葛都尉?”

    “是的,是丞相之子诸葛乔领军,我家参军就是奉命辅佐参军征战的。”

    “原来是诸葛乔那小子啊。”潘璋有些不以为然,心情冷了几分:“就凭他那点本事,能攻破木兰塞,你们不会是想骗我吧?你们来了多少人?”

    “岂敢。”唐千羽从容不迫的说道:“我军只有万人,正如府君所料,原本是很难正面突破木兰塞的。不过我家参军献计,绕道上庸,从背后袭击木兰塞,一鼓而下。”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随即又收了起来:“正如此刻,只等潘府君列阵塞外,做出进军的准备,我军就可以帮潘府君打开塞门。”

    潘璋眯了眯眼睛。刚才唐千羽脸上的笑容虽然短暂,却被他看得清清楚楚。这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无法忍受的羞辱。我堂堂的潘璋,还要你来帮忙?难道我还不如诸葛乔那个小子?

    “多谢你家魏参军,我马上就开始攻击安桥塞,希望他的动作不要太慢。”

    唐千羽大喜。他刚才的这一番举措全是魏霸授意,要的就是故意激怒潘璋。人在愤怒的情况下智商会下降,特别是对于潘璋这样的武将,智商原本就不高,一旦被激怒,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潘璋真要听魏霸的安排,等着开门,那反而麻烦了。只有让潘璋先攻击,吸引守塞魏军的注意力,魏霸才有更大的成功机会。

    “我家参军所言不虚,潘府君果然是江东难得的猛将。”唐千羽适时的拍了一句马屁。

    潘璋大笑,拿起毛笔,在魏霸的书信上画了两个字,正是他的大名。“回报你家参军,我们安桥塞见。”

    “喏,那就在安桥塞恭候府君大驾。”唐千羽再行一礼,躬身退出。

    魏霸得到唐千羽的回复之前,便已经看到了出营列阵的吴军。随着吴军在塞前列阵,塞上的魏军也开始紧张起来,无数士卒在将官的指挥下,顺着斜坡爬上塞墙,张弓搭箭,对准城外的吴军。

    居高临下,他可以将塞上的魏军安排看得一清二楚。魏军大致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集中在塞墙上,五人一组,负责大概三四步宽的塞墙,另一部分人手持刀盾,站在后侧的塞楼上,他们既是预备队,又是执法队,如果有人敢怯战后退,都会被他们杀死,如果有哪里出现缺口,他们就会冲上去填补。

    这些道理老爹魏延讲过,师父赵云也讲过,不过今天魏霸却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一边看,一边紧张的思索着待会儿的行动。虽说敌明我暗,胜利在所难免,可是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战斗,又岂能不小心谨慎。

    就在魏霸紧张思索的时候,吴军发动了攻击,五百多人扛着云梯,举着盾牌,冲出了大阵,直扑安桥塞的南墙。喊杀声骤起,战鼓声响彻云霄,这让正在安桥塞上方的魏霸非常震撼。这可比在远处看司马懿攻房陵真实多了。

    吴军冲进百步,城头一声大吼:“射!”

    “嗡”的一声闷响,上百具弓弩发出了一声闷响,一阵箭雨从塞墙上倾泄而下。

    “举盾——”奔跑的吴军阵中,一个都尉模样的人举起战刀,厉声狂吼。吴军齐唰唰的举起了盾牌,瞬间联成了一片,奔跑的阵型像是突然披上一层鳞甲,迅速向塞墙逼近。

    魏霸眉头一皱。这个潘璋不简单,仅从这些士卒在奔跑中仍然能做出这么整齐的战术动作,就可以看得出他的部下很强悍。把他引入新城郡,弄不好真是引狼入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