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98章 鸿门宴(上)

第098章 鸿门宴(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孟达派他的外甥邓贤在城外迎接魏霸。一看到魏霸,邓贤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就拍着额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魏霸莫名其妙。

    “孟将军鼓舞士气说,西山头的援军是闻名汉中的镇北将军,我房陵城中这才士气大振。现在看来,孟将军所说虽然不中,却也差得不远。不是魏将军,却是魏参军。”邓贤热情的说道:“魏参军,这次能击退司马懿,你居功至伟,你的恩情,我房陵城中近万家感激不尽啊。”

    魏霸苦笑,心道你们还是不要感激我的好,留着你们这个祸根,我都后悔死了,还不知道怎么向丞相交待呢。

    “魏参军,孟将军已经在城中设下宴席,请魏参军赴宴。”

    魏霸摇摇头:“请邓将军先回,我还要去西山头,把我的部下招集过来。他们在这里守了几天,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邓贤会意的点点头。他也知道西山头有魏霸的部下。司马懿撤退之后,孟达曾经派人去请,不料到了山上,却一个人也没看到,只看到扎营的痕迹。想来是那些人没有魏霸的命令,不肯与孟达有任何来往。这一点他可以理解。好在也不远,估计不会耽误晚上的宴会。

    辞别了邓贤,魏霸来到山头,留守的那十几个人看到他的旗号,立刻从藏身之处涌了出来。他们看到了司马懿撤退,也看到了吴军的旗号,当然知道魏霸的奇袭得手了,可是看到被绳子系成一串的魏军俘虏,以及那一百多匹战马,几十大车的物资,他们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个欣喜若狂。

    相比于他们而言,跟着魏霸去奇袭安桥塞的人就显得很淡定了,虽然他们开始比这些人还忘形。

    就在原来宿营的地点,魏霸把张睎和周羽叫了过来。

    “房陵之围已解,不过形势却未必就简单。你们不要进城了,立刻押着俘虏和这些战利品去迎诸葛都尉。战利品的分配,就按我们商量好的计划。”

    魏霸说着,给周羽和张睎递了个“你们懂的”眼神,周张二人心领神会,抿着嘴,咕咕的偷笑两声,用力的连连点头。

    “另外,对诸葛都尉说,我要在房陵停两天,尽可能的打听一些情况。请他立刻把消息送回丞相府,请丞相定夺。”

    “参军,你的安全怎么办?”

    “我没事,孟达只要不丧心病狂,他不会对我下手。”魏霸挠了挠头,他虽然说得很有把握,其实心里也没底,谁知道孟达会不会发疯?“我身边有四十个亲卫,万一发生什么事,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张睎听了魏霸这句话,忍不住扑嗤一声笑了。王徽却皱起了眉头:“参军,我们奉风少主之命来保护你,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不,你们立刻回到大兄身边去,他更需要你们。”魏霸不容分辩的说道:“我自有分寸。你告诉我大兄,让他放心,不要为我担心。”

    王徽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参军还是尽快回去的好,否则,我很担心风少主会再派我们来。”

    魏霸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张睎和周羽立刻带着人马,沿着筑水赶向筑阳和诸葛乔会合。他们带着大量的物资,特别是还有战马,再翻山越岭的可不现实。

    魏霸带着敦武等人,转身去了房陵城。邓贤派人在城门口候着,立刻把他迎了进去。见他只带着亲卫入城,上千的部下和大量的俘虏、战利品都不见了,他忍不住笑了。在他看来,魏霸这是想独吞这批战利品,不想和潘璋分,这是吴蜀之间的矛盾,对他们来说这是件好事。

    “参军少年有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以后还要请多多关照。”邓贤客气的说道。

    魏霸也连忙客气的拱拱手。

    跟着邓贤来到牙城,魏霸第一次看到了孟达。孟达看起来有六十上下,须发花白,身体却很健壮,说话声音也很响亮,是个很有风度的老头。不过眼神有些游离,让人总觉得有点阴险,不可靠。当然了,这也可能是魏霸对他有先入为主的感觉所致。

    “孟将军。”魏霸抢上两步,躬身行礼。不管孟达人品怎么样,毕竟大家现在都是盟友,以后还有可能做同朝为臣,这应有的礼节还是要的。

    孟达嘴角一咧,双手抚起魏霸:“魏文长有福气,老夫真是羡慕不已啊。魏参军,这次要不是你奇袭安桥塞,引来潘将军驰援,我可就真是危险啦。”

    魏霸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听到孟达这句话,心里还是咯噔一下。这老家伙只提潘璋驰援,却不提我之前到西山的事,更不提诸葛乔的功劳,这分明是话外有话啊。

    “孟将军久在新城,又是征战多年的老将,司马懿区区一个书生,岂能攻克房陵。就算潘将军和诸葛都尉不至,房陵也是无忧的。孟将军这么说,我这个后辈如何敢当啊。”

    孟达微微一笑,伸手相邀。到了堂上,魏霸看了一眼座位,不禁摇了摇头。孟达见了,脸色不变,从容自如的问道:“魏参军,莫非有什么不妥之处?”

    魏霸心里苦笑,心道当然不妥,不妥大了。孟达是主人,他坐在主席,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是客席就有讲究了。左手客席为尊,右手客席稍次,现在孟达让潘璋坐了左手的客席,却让他去坐右手的客席,这分明是把他摆在潘璋之下了。对于他个人来说,坐哪儿都无所谓,可是对于眼下的形势来说,孟达此举却大有深意。

    魏霸如果此刻不争,或者稀里糊涂的就坐下了,就等于承认了孟达独立,并且吴人的地位高于蜀汉的现实,将来传到诸葛亮的耳朵里,难保不是一个瑕玼。

    魏霸眉毛一挑,笑道:“孟将军,这次弃暗投明,迷途知返,重回大汉旗下,是莫大的好事。吴国乃是盟友,按说远来的是客,潘将军又年长,上座也是应该的。不过,凡事都要讲个礼,潘将军既然是客,坐在这个位置,未免有些不妥吧?”

    孟达佯作不解:“莫非参军以为,应该由你来坐上座?”

    “不是由我魏霸来坐,而是由丞相派来援助孟将军的诸葛都尉来坐。诸葛都尉不在,那就应该由他派来的代表来坐。”

    潘璋不满的哼了一声:“诸葛都尉,不知道他人在什么地方,要等他来援,恐怕房陵早就是司马懿的了。别说他没来,就算他来了,好意思坐在上座吗?”

    魏霸也沉下了脸:“敢问潘将军,在我打开安桥塞之前,潘将军在塞前停了几天?”

    潘璋顿时抓狂了,他一跃而起,拔刀怒喝:“难道说没有你,老夫就破不了安桥塞?”

    魏霸冷笑一声:“我没有这样说,也许我不去,潘将军一样能攻破安桥塞。不过我敢肯定的是,现在你不可能在这里争座。”

    “小子无礼!”潘璋大怒,拔刀出鞘,直指魏霸:“你敢藐视老夫?”

    魏霸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寒声道:“请潘将军收起刀,不要把我当成你的敌人。”

    潘璋根本无视他,刀尖直指着魏霸的面前,举步离席,向魏霸走来,一面走,一面大声喝道:“拔刀,且让我试试你小子的能耐。”

    魏霸瞥了孟达一眼,见孟达抚须而立,仿佛没有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不免紧张起来。孟达这分明是和潘璋有了什么交易,想要借潘璋来压制他啊。这么说,进城赴宴倒有些大意了。

    魏霸脑子里飞速转动,片刻之间,潘璋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两步。魏霸眯起了眼睛,盯着潘璋的脚尖。他不相信潘璋敢这么一刀砍死他,无非是虚张声势,给他个下马威罢了。到了一定的距离,他肯定会停下来。

    果不其然,就在刀尖快要指上他的鼻子时,潘璋收住了脚步。他举着刀,正要开口斥骂,一直垂着手没有任何动作的魏霸突然动了。

    左腿抬起,向前迈出半步,右脚转了半圈,突然发力,反冲力将整个身体向前推去。与此同时,左手从腰间扬起,顺势拔出了匕首,倒握在手中,挡住了潘璋的战刀,右手捏成拳,曲肘如弓,突然发力,如利箭离弦,一转眼间,拳头就到了潘璋的胸口。

    “轰”的一声巨响,潘璋腾空倒飞而起,庞大的身躯砸在摆满了餐具的案几上。案几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力量,“喀嚓”一声折为两截,上面的餐具四处乱飞。

    孟达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张大了嘴巴。还没等他喊出声来,一击得手的魏霸已经如影随形的跟了上去,凌空跃起,曲起右膝,狠狠的砸在潘璋的胸甲上。“当”的一声响,胸甲凹陷,摔得七荤八素,根本没反应过来的潘璋喷出一口鲜血。

    魏霸用膝盖制住潘璋,藏在左手下的匕首毫不客气的压在了潘璋的脖子上,一字一句的说道:“潘将军,我警告过你,不要把我当成敌人。”——————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