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2章 可怜的诸葛乔

第102章 可怜的诸葛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立功归来,又用一句“大兄的女人,我不敢要,也不能要”,很礼貌而婉转的拒绝了张夫人的奖赏。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魏延得意,张夫人满意;环儿放心,彭小玉开心。

    结束了一场热闹的家宴之后,魏霸回到自已阔别已久的大帐,看到所有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放在应该在的位置,案上一尘不染,就连他的足浴桶都清洗得干干净净,知道这些天彭小玉没有偷懒,忍不住笑道:“小玉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彭小玉一边忙碌着准备热水,一边笑道:“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环儿姑娘也帮了不少忙。”

    魏霸扑嗤笑了一声:“她?她最多站在一边指手划脚罢了,还能帮什么忙。”

    彭小玉抿唇而笑,用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汗,蹲在魏霸的面前,帮他脱去靴子。魏霸这几个月可吃了不少苦头,脚上不仅有薰人的臭气,还长了不少老茧。彭小玉看了,不禁一愣,随即放进水中。

    水温调得正好,魏霸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还是回家好啊。”

    “只有在外面吃过辛苦,回家才能感觉到好。”彭小玉抱着双腿,坐在魏霸对面,将下巴搁在膝盖上,笑盈盈的看着魏霸:“少主以前天天洗脚,也没这么开心过。”

    魏霸嘿嘿一笑:“你说得不错,以前也舒服,只是今天觉得特别舒服。”

    “其实如果由环儿姊姊来帮你洗脚,你会更舒服。”彭小玉促狭的说道:“少主不觉得后悔吗?环儿姊姊可漂亮得多。”

    魏霸恼道:“环儿是我大兄的女人,我能要她吗?再说了,她跟在夫人身边多年,跋扈惯了,我把她要过来,以后有你苦头吃的。”他顿了顿,又道:“当然了,她到我身边,以后就是夫人的耳目,我才不想要这样一个人呢。”

    “呃……”彭小玉吃吃的笑着,低下头,看着足浴桶中水面上飘浮的草药不说话。

    魏霸看不到她的眼睛,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她有些出神,水都快凉了,也不知道加水,便把脚从桶里抬了起来,张开脚指头,作势去夹她的鼻子。

    “水凉啦。”

    “哦,我来加水。”彭小玉有些慌乱的站起身,转身去取热水。魏霸无语的摇摇头,嘟囔道:“闲了几个月,服务水平直线下降啊。”

    彭小玉取了热水进来,小心的调好,又泡了一会,这才捞起魏霸的脚,熟练的给魏霸按摩。魏霸一边享受着丑女的服务,一边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沔阳可有什么大事?”

    “没什么,就是元旦前,丞相本来准备出兵的,人员都安排好了,不知道怎么的,后来又一直没动身。”彭小玉一边揉着魏霸脚底的涌泉穴,一边说道:“我听环儿姊姊说,将军为此还被夫人批评了一顿。”

    “为什么?”

    “丞相安排左将军吴壹率领两万守汉中,让将军领兵一万,随大军出征。将军说,这是丞相想借机剥夺魏家在汉中的利益,发了几句牢骚。夫人说他这样做不对。”

    魏霸皱了皱眉:“那你觉得呢?”

    彭小玉抬起头,看了魏霸一眼:“我觉得什么?”

    “丞相有没有这个意思,夫人批评得对不对?”

    彭小玉停滞了片刻,又重新动了起来。“我觉得丞相肯定有这个意思,却未必是坏事。如果将军能够从命,丞相才会给他更多的立功机会。否则,丞相会认为他难以控制,自然要多加限制。至于夫人的批评,当然也是对的。既然不能反对,那发牢骚也于事无补,反而会被有心人利用。”

    魏霸苦笑,心道老爹在做人这方面的确比较低能,连女人都懂的道理,他却不懂。也许他不是不懂,只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那张嘴。

    祸从口出啊。

    “少主,其实将军也有将军的考虑,要想立功,就要有实力。实力不仅仅是有多少兵,还要有充足的财物支撑。没有钱财,怎么可能养得起兵,没有完全听命于自己的私家部曲效命,又怎么可能多立功?田产庄园,是立家之本,轻易放手不得的。”

    魏霸没有吭声。作为有一定知识的过来人,他知道豪强——特别是有武装的豪强具有极强的离心力,丞相诸葛亮限制魏家的实力也是必然的举措,可是作为魏家的一份子来说,他也不能坐视自家多年的辛苦经营就这么被人剥夺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并存于他一个人的身上,看似矛盾,其实也很统一,就看你站在哪个角度来看问题罢了。

    人当然应该重视集体利益,可是如果集体利益损害了我的个人利益,那该怎么办?如果是有人以集体利益为借口,强夺我的个人利益,那该怎么办?这些问题都没有确切的答案,全看当事人怎么想。

    魏霸可以相信诸葛亮不是那种假公济私的人,这从诸葛乔的饮食上可以看得出来,但是他不能保证诸葛亮身边的人都和诸葛亮一样高尚。事实上,要从官员里面挑高尚的人,和从沙子里面淘金没什么区别。既然那些人可以谋私利,凭什么我就要放弃我的利益?

    魏霸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够纯洁,可是如果纯洁的代价就是死亡,那还是不纯洁好了。

    见魏霸想心思,彭小玉也不说话了。魏霸忽然想起了诸葛乔,便说起了自己的担心。分开了几个月,他似乎还是改不掉那个习惯,遇到什么事,总喜欢听听彭小玉的意见。虽然在安阳或者房陵的时候,彭小玉不在他身边,他也做了很多决定,看起来结果似乎还不坏,可是一看到彭小玉,他这个习惯又自然的恢复了。

    他也说不上来这是从谏如流,还是一种潜意识里的不自信。

    “诸葛乔做事中规中矩,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彭小玉低着头,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要求不是太严格的话,他这也算是年少有为。不过,想比于丞相来说,他就差得太远了。丞相像他这般年纪时,可是已经闻名荆襄了。”

    魏霸一愣,诸葛亮出山辅佐刘备的时候,好象的确和诸葛乔现在差不多大,而且在此之前几年,他已经是襄阳名流了。诸葛乔和他相比,的确差得太远。

    看来有个聪明过人的父亲,也未必是好事啊。

    可怜的诸葛乔。

    ……

    几天后,诸葛乔回到了沔阳,交待了差事,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丞相既没有奖赏他,也没有责备他,好像只是做了一件普通的差事,而不是他第一次领兵作战,而且是如此重要的战事。

    反倒是魏霸很快就受到了奖赏。诸葛亮高度评价了他的功劳,虽然因为和潘璋的冲突导致了一些不必要的纠纷,但魏霸还是功大于过,得到了不菲的财物奖赏,并得到了能正式列席丞相府各种会议的资格。从现在开始,他是一个正式的丞相府参军,而不仅仅是个名誉职位。

    作为丞相府最年轻参军的父亲,魏延很得意。作为丞相府最年轻的参军,魏霸压力很大。他立了功,也闯了祸,而且是外交矛盾,可是诸葛亮对他重赏轻罚,充分体现了对年轻人的奖掖,可是再想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诸葛乔却没有任何奖赏,魏霸在感慨丞相的严格时,又感受很不安。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魏霸懂,更何况他还有一个生怕他名声不够响的老爹魏延,有事没事就把他挂在嘴边上炫耀两句,浑不知这样会引起很多人的反感。

    有了这样的心理,魏霸越发的低调,参加丞相府的会议时,他尽量坐到没人注意的角落里,除非诸葛丞相点名,否则他能不开口就不开口。有什么意见,也是私下里求见诸葛丞相,或者去向马谡请教,借他的口转达到诸葛亮的耳中,人前绝口不谈。他的态度得到了诸葛亮的称赞。一天晚上,会议结束之后,诸葛亮特地把魏霸留了下来,对诸葛乔说,你要多和子玉亲近,人有益友,方有进益。

    魏霸连称不敢当。

    出了帐,魏霸刚准备和诸葛乔道别,诸葛乔拉着他的手笑道:“子玉,陪我走走?”

    魏霸非常不情愿,他这两天看到诸葛乔就不自在。可是诸葛乔开了口,他也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

    诸葛乔和魏霸两人缓步出了大营,一路无言,不知不觉的来到魏霸天天练拳的那块巨石上。诸葛乔坐了下来,面对山谷中连绵数里的大营,忽然叹了一口气。

    魏霸站在他的身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虽然没有害过诸葛乔,可是不得不说,他的存在也是诸葛乔郁闷的原因之一。

    “子玉,明天我就要回成都,去做我的转输都尉了。”

    魏霸心里一惊,所谓的转输都尉就是运输大队长,也就是诸葛乔之前做的那些事。诸葛亮在汉中滞留的时间过长,粮食消耗超出了预期,必须再次从成都转运。这两天丞相府掾属开会,议得最多的便是这件事。魏霸私下里提出了在汉中屯田的建议,诸葛亮也在考虑,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从成都运粮是势在必行。

    然而对于诸葛乔来说,这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以前让他去运粮,可是说是让他锻炼一下,为以后的掌兵打基础。现在他已经有了领万人作战的经历,虽说风头都被魏霸抢走了,可他本人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的,作为第一次领兵来说,他能做到这个程度,足以说明他的能力。

    可是诸葛亮还让他去运粮,而不是让他领兵,这只有一个理由,诸葛亮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决定冷藏他——至少是暂时的。

    “伯松,丞相……也是用心良苦,你还年轻……”

    魏霸斟字酌句,挖空心思的想着安慰诸葛乔的话,可是他实在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而且他本人又是造成诸葛乔今天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不管说什么,好像味道都不对。他刚开口说了两句,诸葛乔便打断了他的话:“子玉,你不用安慰我,我们父子之间的事,我自己还能不清楚?你坐下,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没别的意思。”

    魏霸讪讪的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的坐在了石头上。

    “子玉,我想问你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