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6章 演技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一直在观察诸葛亮和马谡的表情。他非常清楚,招聘间谍,无非是两种办法,一种是威逼:拿住你的把柄,让你不得不俯首听命;一种是利诱:给你一些你平时无法得到的好处,利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黄金法则,诱惑你去卖命。

    第一种办法,诸葛亮现在有充分的条件实施,如果他不肯去,诸葛亮完全可以以谋杀罪处死他,恐怕就连老爹魏延也没什么办法可想。杀人偿命,何况杀的是丞相之子,老爹再护短,除了劫狱,也想不出什么高招来。第二种办法同样可行,就算是魏霸不肯为钱卖命,可是子午谷计划却是他们父子先提出来的,诸葛亮如果以实施这个计划为条件,诱使他去执行任务,他很难一口回绝。他如果回绝了,只怕老爹会非常恼火。

    可是让他意外的事,诸葛亮既没有威逼,也没有利诱,而是很自然的让他回去。

    虽然魏霸很现实,也不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诸葛亮的反应还是超出他的预料。他沉思了良久,这才对诸葛亮说道:“丞相,你能不能让我考虑几天?”

    诸葛亮诧异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道:“这么大的事,考虑几天是应该的。不过,你要是还没决定不去,就不能回营了。”

    “那我去哪儿?”

    “去俘虏营,和那些俘虏关在一起。将来如果你决定要去了,我才好按计行事。”

    魏霸苦笑一声:“这个没问题,不过,你得让我先和我父亲见一面。要不然,以他那脾气,难保不会闹出误会。”

    诸葛亮答应了,立刻派人去请魏延。

    正如魏霸的预料,一听到诸葛丞相已经把他的子午谷计划列入考虑范围,魏延的眼睛就亮了。虽然没有逼着魏霸答应,可是带着央求的眼神却毫无保留的泄露了他的期望。魏霸暗自叹息,这个一心只想着立功的老爹啊,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

    魏霸被扯乱了头发,撕碎了衣服,戴上了镣铐,为了逼真,还被狠狠的揍了几下,打得鼻青眼肿。虽说是老爹亲自下的手,可是魏霸觉得老爹似乎更狠,唯恐被人看得破绽,那几下可是实实在在的,打得他现在脸还火辣辣的,走路一瘸一拐。

    他一边在心里腹诽着老爹,一边被几个甲士推推攘攘的赶进了俘虏营,推进了一个帐篷。

    正坐在角落里数蚂蚁的靳东流听到脚步,诧异的抬起头,等他发现进来的是魏霸时,他忍不住笑了起来:“魏兄,别来无恙?”

    “去你老母!”魏霸咄了一口,回身抬起就要踢那个推他的甲士,不过脚镣实在太沉重,链条又短,他使出浑身力气只抬起一半,就把自己绊倒了,一跤摔在地上,被铁链硌得呲牙咧嘴。

    “竖子,死到临头,还敢嚣张,小心老子活劈了你。”

    “我操你老母,有种你现在就杀了老子。”魏霸动弹不得,却不妨碍破口大骂:“一帮龟孙,老子没杀人,你们污陷好人。老子做了鬼,也不放过你们。”

    “哼,证据确凿,还敢狡辩,刚才在丞相面前,怎么不见你说话?”甲士唾了口唾沫,不屑的走了。

    “我操你先人!”魏霸大骂道:“你们污陷老子,老子不服。”

    靳东流听了一会,大致听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笑盈盈的说道:“你杀了人?杀谁?”

    魏霸骂得口干舌燥,不耐烦的看看靳东流:“看不出你做俘虏做得挺开心啊?”

    “死到临头,还能和魏兄做伴,黄泉路上不孤单,怎么能不开心。”

    “操你老母。老子才不陪你呢,老子是无辜的。”魏霸心情很恶劣的骂了两句,艰难的坐在一旁,闭上了眼睛,再也不理靳东流。

    靳东流大概是被一个人关着,寂寞得很了,好容易看到一个熟人,心情特别好。也不介意魏霸的恶言恶语,凑了过来,笑嘻嘻的打听道:“你究竟杀了谁?连你那个做镇北将军的父亲都保不住你?”

    魏霸耷拉着脑袋,没有理他。他知道这个时代阶级很分明,有地位的人有特权,杀人未必偿命。正如靳东流所说,以他老爹魏延的身份,杀几个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让他偿命。与他现在的情况相比,后世那些所谓的官二代、富二代算个毛。

    “诸葛乔。”

    靳东流吓了一跳:“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老子没杀他。”魏霸火了,瞪着靳东流,神情凶恶:“是那帮龟孙陷害我,你听清楚了没有?”

    靳东流向后退了两步,背靠着一个坏马鞍坐好。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起来,笑得魏霸很不耐烦,不禁骂道:“笑什么笑?笑得像个娘们似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砸死你?”

    “你不用急,反正我会死的。”靳东流泰然自若的说道:“当然了,你也死定了。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急着杀我?杀了我,你一个人会很无聊的。”

    魏霸眼神一横:“你是死定了,我却未必。”

    靳东流被俘之后,被他带到沔阳,却不肯向诸葛亮投降,他是想等有人来赎他,不过更大的可能是被用来祭旗。大军出征之前,都会祭兵主蚩尤,祭战旗,需要杀活人。靳东流就是最合适的对象。用一个有身份的魏军将领来祭旗,可以大大的鼓舞蜀汉的士气。靳东流大概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已经不抱什么生还的希望。

    “我想不出来你还有什么生机。”靳东流讥诮的看着他:“你我都可悲,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这样的场合。不过和你比起来,我还好一点。我是死在敌人手里,你却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魏霸沉默不语。他的任务就是接近靳东流,获取靳东流的信任,将来到了长安,才好有引进的机会。他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等时机成熟,就会有人来“劫狱”,可是这些不能让靳东流看出来,否则这个计划就无法实施了。他必须要尽可能的扮得像一点,不能让靳东流看出一点破绽。

    他一面想着诸葛亮的交待,一面回想着前世看到了影视剧中那些影帝的表演,寻找可以学习的范本。他的沉默落在靳东流的眼里,就成了绝望的表现。而身上那些真得不能再真的伤,更成了无法伪装的佐证。从这一点上来看,诸葛亮够细心,而老爹魏延也够狠。如果不是他真的下手打,这些伤肯定瞒不过在战场上厮杀了几年的靳东流的眼睛。

    尽管能感觉到靳东流没有起什么疑心,魏霸还是不敢大意,在坚持了三天之后,终于等到靳东流主动开口了。

    “魏兄,你年轻有为,不觉得这么死有些窝囊吗?”

    魏霸侧躺在枯木上,几天的牢狱之灾,已经让他面色憔悴,形神枯槁,和一个真正的囚犯没什么区别。可怜啊,他现在除了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死之外,生活待遇就是一个真正的囚犯啊。

    对靳东流的话,魏霸心中狂喜,脸上却不露出一丝异样,甚至连回答都懒了。

    靳东流看了看四周,也侧躺在地上,和魏霸面对面,声音小得像蚊子。

    “魏兄,想过逃出去吗?”

    魏霸的眼珠木然的动了动,才从“麻木不仁”的演技状态恢复了少许。他不得不为自己暗赞一声,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有演戏的天赋,而且是无师自通。这么说来,其实做个好演员并不难,只要肯吃苦,肯认真的去体验生活,身临其境的揣摩人物心理,做个演技派并不难。

    面对等着心急的靳东流,魏影帝又等了好一会,才不屑的冷笑一声:“要能逃出去,老子还在这儿陪你?”

    靳东流不介意的笑笑:“你没有办法,我有办法。”

    魏霸哼了一声,翻了个身,背对靳东流,以示不屑。靳东流推了推他,又道:“好吧,我承认,我也不知道这个办法行不行,而且,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连试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他顿了顿,又道:“如果我猜得不错,我们有细作藏在你们大营里。联系到他,我们就有可能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