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21章 三马同槽的噩梦(第三更,求月票)

第121章 三马同槽的噩梦(第三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按照夏侯徽的建议,夏侯懋安排了一些人接近敦武,通过各种方式,终于得到了更多关于魏霸的信息。敦武没能抵挡住那些人的小恩小惠,把魏霸的“秘密”一点一点的透露了出去,最终全部汇总到夏侯徽的面前。

    得知魏霸果然如她所预测的那样,是个精于算学的高手,夏侯徽很满意,夏侯懋也是非常满意。随着不断有细作从汉中回来,带回来一条条有关魏霸的消息,魏霸在他们面前渐渐的露出了“真形”。

    虽然目前汉中宣布魏霸已经死了,但是从各种外观描述来看,长安的这个魏霸应该才是真正的魏霸。汉中宣布他死亡,应该是诸葛亮和魏延互相妥协的结果,他们还不想因此文武内讧。

    搞清楚了魏霸的底细,魏霸的一些丰功伟绩也因此进入了夏侯懋等人的视野,这些功绩因为转述的原因有些变形,但是基本的骨架还是清晰的。当他们得知魏霸在房陵之战中的作为后,夏侯懋是且喜且忧,喜的是魏霸真是个宝,忧的却是他不能用,哪怕魏霸是绝世将才。

    而夏侯徽的心情却有些复杂。她现在明白了魏霸为什么一开始就说不想与父亲为敌,以魏霸这样的用兵能力,夏侯懋如果说一点也不动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然而让她更不安的是,败在魏霸手下的人正是她未来的阿舅(三国称公公为舅,婆婆为姑)司马懿和她的未来夫君司马师。

    与别人把司马懿当作书生不同,夏侯徽很清楚司马懿的能力,作为文皇帝的四友之一,为文皇帝登上帝位立下汗马功劳的司马懿从来不是一个纯粹的书生。

    魏霸第一次出战,面对司马懿,能有这样的成绩,夏侯徽很诧异。虽然现在她还搞不清真实的状况究竟是什么样子,可是结果已经足以说明一切。司马懿本来可以载入史册的一次奇袭,最终变成了一个笑话,这已经足够让她吃惊。

    同时也让她警惕起来。

    然而这份警惕却来得莫名其妙,连她自己都说不清这份警惕有什么理由,她甚至觉得自己警惕魏霸这样一个无家可归的降人只是出于嫉妒,出于他比自己未来夫君更优秀的嫉妒。

    夏侯徽翻看着有关魏霸的资料,黛眉轻轻的皱了起来,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清河公主扬眉喜气的走了进来,正好看到夏侯徽的叹息,连忙关心的问了一句。

    夏侯徽浅浅一笑:“没什么。公主,你这是从哪儿来?”

    “嘻嘻,没什么。”清河公主依着夏侯徽坐下,看了案上的资料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魏霸还真是有些用处,别的不说,他来了之后,你伯父至少不再和那些狐媚子鬼混了,终于做了点正事。”

    “是吗?”夏侯徽掩着唇轻笑道,“依我看,是公主来了,他才收了心。”

    “你这丫头,也来取笑长辈吗?”清河公主佯嗔道,过了片刻,又惋惜的说道:“可惜,他父亲是魏延,要不然的话,他真能成为你伯父的好帮手。现在嘛,只能当个宾客养着。”

    夏侯徽诧异的问道:“怎么,公主还想让他带兵?”

    “这么好的将才,不带兵岂不可惜了。”清河公主看看夏侯徽的脸色,忽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了,媛容,你妒嫉他了。他打败了骠骑将军,还有司马师,你妒嫉了。”

    “公主,我才没有。”夏侯徽红了脸,扭过身子,掩饰的撅起了嘴巴。

    清河公主拉过夏侯徽的手,轻轻抚摸着,压低了声音说道:“媛容,不是我不喜欢他们父子,这里面可是有原由的。从我本心来说,我其实是非常反对你嫁入司马家。”

    夏侯徽心中一动:“为什么?”

    清河公主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非常严肃。“你知道为什么陛下将四个顾命大臣全部放在一边吗?”

    夏侯徽的眼神收缩了起来,忽然觉得有些紧张。“因为……司马?”

    清河公主点了点头。

    “为什么?”夏侯徽再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四个顾命大臣,两个是曹氏宗至,两个是外姓大臣,按照文皇帝传下来的规矩,最应该受到注意的应该是曹真、曹休两个宗室才对,就算是外姓大臣,也不应该是司马,最少不应该只是司马。

    “武皇帝在世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梦。”清河公主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哪怕是她明知道身边不会有外人,可是她还是将声音降到近乎耳语的地步。她贴在夏侯徽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夏侯徽的眼睛顿时瞪得溜圆,本能的向后退了一半步,惊恐的看着清河公主:“三马同槽?不,不可能。”

    清河公主面无表情的看着夏侯徽的眼睛:“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武皇帝?”

    “我……”夏侯徽语塞。她的心头涌过一阵寒意,原本有些想不通的事,突然之间全想通了。

    文皇帝曹丕争位成功,得益于四友。四友之中,陈群出身于颍川大族,一直从事的都是内政,从来没有涉及武事,所以他不领兵是可以理解的。其他三人中,司马懿很早就跟随武皇帝南征北战,其谋略之高明只有刘晔、蒋济等人堪与比肩。在文皇帝的心中,出身于温县司马的司马懿也是最受器重的,可是文皇帝登基之后,吴质、朱铄都统领重兵,唯独司马懿却一直摸不到兵权。如果不是她的父亲夏侯尚突然病故,实在找不出可以信任的人,司马懿只怕还是个文臣。

    即使如此,在文皇帝去世之前,司马懿还没有亲自领兵作战过,直到当今陛下即位,吴国趁魏有国丧,引兵来袭,司马懿才第一次作为将领出现在战场上。

    对于当今陛下的举措,夏侯徽可以理解,但是对文皇帝的安排,夏侯徽一直心有疑惑。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这么做是来源于武皇帝的一个梦,曹家对司马懿家一直存在着超出一般范围的强烈警惕。

    这个梦,文皇帝知道,如今的陛下当然也知道,甚至清河公主都知道,那自己的父亲夏侯尚知道不知道?如果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把自己许配给司马师?

    一个个可怕的念头从夏侯徽的脑海里涌过,掀起一阵阵滔天巨*,让她不寒而栗。

    “公主,你……你是骗我的?”夏侯徽脸色发白,声音也有些发颤。

    清河公主长叹一息,拍着夏侯徽的手:“傻孩子,我敢拿武皇帝来和你开玩笑?”

    夏侯徽当然知道清河公主不会无聊到这个地步,她只是不想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父亲夏侯尚将她许配给司马师,显然不是结亲那么简单,而是一个不着声色的暗棋,为了是曹家天下的稳定,代价却是她一辈子的幸福。

    她不敢相信那么疼爱自己的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可是她又很清楚的知道,如果父亲知道武皇帝这个三马同槽的梦,他一定会这么做。

    她的天忽然间塌了一块,仿佛被父亲抛弃了一般,甚至比魏霸还要可怜。魏霸是被别人逼得出逃,他的父亲魏延并没有抛弃他,而她却是被疼爱自己的父亲当作一个工具,轻飘飘的扔了出去。

    清河公主看着夏侯徽痛苦的眼神,一时有些后悔。她搂着夏侯徽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轻声说道:“孩子,我知道你不敢相信,不过,这又有什么呢,哪家的女子不是如此,有几个能嫁给自己心爱的人?这天下,是男人的天下,我们女人,不过是他们手里的棋子,哪能由得自己做主。认命吧,如果想哭,就在我的怀里哭,哭完之后,把这件事藏在心里。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会知道怎么做。”

    夏侯徽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扑到清河公主的怀中抽泣起来,继而放声大哭。

    ……

    前堂,魏霸和夏侯懋正谈得眉毛色舞。今天,他和夏侯懋谈到了河图洛书。道家的学问来自于两种学问,一种是《老子五千言》和《黄帝内经》,这是义理上的学问,也就是哲学类。一种是阴阳家的学问,如易经、术数之类。汉代易学又称为象数易学,主要内容一是象,指的是卦象,一是数,即术数,也就是各种数字的排列组合。河图洛书,就属于最后一种,术数类的内容。

    夏侯懋对这些并不陌生,但是他从魏霸的嘴里听出了新鲜的东西。魏霸拿出了一张足足有六十四个数字的大河图,这可比夏侯懋知道的河图复杂多了。

    魏霸当然不会只讲数学,他把周易的六十四卦塞进去了。当然了,以他那点水平肯定做不到这些,这是由诸葛丞相安排人亲自拟定的,不排除其中也蕴含了他本人的智慧。

    夏侯懋被魏霸侃晕了,他喜得抓耳挠腮,全无安西将军、关中都督的庄重。不过很遗憾的是,以他的水平,他无法理解这张一看就头晕的图。

    “这……张图,真的那么神奇?”

    “当然了。”魏霸摩挲着手掌,心情有些紧张。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他终于要向那些焦急的等待着他的消息的人发出第一个信号了。千万不能被夏侯懋看出破绽,否则接下来的事就没法做了。他就是有通天的本事,如果被软禁在府里无法出去,就算是打听到了最机密的消息,又能如何?

    只有把消息送出去,送到丞相手中去,那才有用。

    而这些图,看似易经的六十四卦,其实是一个暗含了信息的密码表。

    这当然是他本人的创意。

    “将军,这个图很复杂,涉及到大量的推演。我智浅才拙,竭尽心力,也无法领悟到全部的秘密,将军身边如果有兴趣,不妨请些信得过的高人来一同参详,看看他们能不能从中看出一些天机。”

    ——————

    第三更,求月票。唉,六一开心了一天,从昨天开始名次就不断的下滑,老庄很上火啊。请求各位支持。

    PS:说到月票,老庄很恶趣味的浏览了一下榜上诸位大神的求票单章,果然是精采纷呈。不得不说,争月票,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老庄不敢奢望前几名,只想在新书月票榜前十位有一席之地,我会尽力的写,也请诸位尽力的支持。至于单章,我就不写了,有这时间,还是多写一点稿子准备爆发吧。

    老庄可以很厉害的说,只要有票,老庄就加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