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22章 高筑墙,广积粮

第122章 高筑墙,广积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懋接过图,却没有看,他按在图上,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案面,沉吟片刻,抬起头对魏霸说道:“魏霸,本将军对你如何?”

    魏霸躬身应道:“将军礼贤下士,不以我智浅才疏,待如亲信,霸感激不尽。”

    夏侯懋笑笑:“魏霸,你太谦虚了。以你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才智,非常难得。不过,纵使是天纵之才,如果埋头典籍,最后也不过做个博士。你不觉得这样太可惜了吗?”

    魏霸明白了。他心里一阵兴奋,装了这么久,夏侯懋终于肯信任他,要用他了。他到长安来,就是为了接近夏侯懋,为将来诸葛亮北伐做准备的,谈天说地论道法,都是手段,不是目的。这样谈就是谈一辈子,他也无法完成任务,可是他偏偏又不能主动提,只能等夏侯懋开口邀请,否则就会引起夏侯懋的疑心。如今,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到面前,他岂能不兴奋。

    如果还是前世的那个小白领,他现在肯定会喜形于色,可是经过近一年的反省,特别是这两个月做间谍,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每天都要花两个时辰来反思得失的人,他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没有兴奋,反而有些局促。

    “将军错爱,愧不敢当。霸有自知之明,釜底游鱼,能苟延残喘,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夏侯懋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魏霸,不自然的露出了上位者的气势。

    魏霸犹豫了片刻,又躬身道:“将军,我曾经说过,我……不想与家父为敌,争斗沙场。我能活着逃出汉中,家父……”

    魏霸说着,有些哽咽起来,眼圈也红了。夏侯懋见了,也叹了一口气:“魏霸,不是我逼你父子为敌,实在是可惜你的才华。另外,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父亲……不可能来关中了,你们父子应该不会有在沙场上见面的机会。”

    魏霸诧异的抬起头,眼中含着泪,悲伤和担心的表情恰到好处。“将军,你这是……何意?莫非我父亲……”

    夏侯懋连忙摇摇手:“魏霸,你不要误会,你父亲安好。只是他如今已经去负责汉中屯田的事务了,看样子,应该不会跟着诸葛亮出兵,所以嘛,你们父子不太可能在沙场上见面。”

    魏霸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眉心微蹙,幽幽的叹息一声:“我终究还是连累了他。”

    夏侯懋见魏霸口气松动,心中欢喜,接着劝道:“这也怪不得你。诸葛亮妒贤忌能,大概早就想着夺去你父亲的兵权。你的事不过是个引子,否则你以身偿命,又与你父亲何干?魏霸,你魏家在逆蜀已经没有前途,你就忍心如今荒废自己的才华,看着整个魏家破落下去?”

    魏霸不说话,只是叹息。夏侯懋目不转睛的看着魏霸,心里有些紧张。他当然希望魏霸为他效劳,可是他心里又担心魏霸别有用心。用降将是一个很危险的事,用对了,可能是奇功一件,因为降将来自于敌方,对敌方的了解是任何细作都无法比拟的。可是用错了,中了对方的诈降计,那就是一个灾难。这样的事虽然不多,却也不罕见。

    此时此刻,魏霸如果不愿意为他效劳,那他将会很失望,可如果魏霸太过主动,他又会非常紧张,反而不敢相信魏霸。这段时间的接触,就很可能成为一个不光彩的经历。

    夏侯懋此刻的心理,魏霸一清二楚。倒不是他神机妙算,而是因为他足够谨慎,花了足够多的心思来揣摩夏侯懋可能的心理反应。这种事,谨慎一些也许会失去机会,但冒进却可能送掉性命,功亏一篑。

    “将军,我很感激将军的大恩,可是我实在没什么能力……”

    夏侯懋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长身而起,走到魏霸的面前,俯下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魏霸,脸上挂着智珠在握的笑容:“魏霸,我诚心待你,你却要欺瞒于我吗?”

    魏霸“大惊”,连忙避席,拜倒在地:“将军,何出此言。”

    “哈哈哈,魏霸,我告诉你吧,我已经派人到汉中打听过了。你小子,不老实,明明是丞相府最年轻有为的参军,不久前还参加了新城之战,是击退司马懿的首功。这样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是丞相府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魏霸“惶恐不安”的说道:“将军谬赞,愧不敢当。”

    “以前嘛,你这样藏拙,是出于一片孝心,我可以理解,也非常赞赏。可是现在,你父亲已经被排挤了,你如果还想藏拙,那我就不以为然了。魏霸,你好自为之。”

    夏侯懋说着,沉下了脸,严肃的看着魏霸。魏霸很窘迫,他的脸色变幻,纠结了很久,这才躬身说道:“承蒙将军错爱,魏霸感激不尽。既然如此,魏霸有六个字要献与将军。”

    夏侯懋眼神一紧:“你说。”

    “高筑墙,广积粮。”

    夏侯懋愣了一下。他虽然还没有完全理解这六个字的意义,可是他能感觉得到,魏霸这是劝他做好战备,这完全是出于防守的目的。此刻魏霸如果建议他出兵汉中,他未必会采纳,但也不会意外,可是魏霸却劝他做好战争准备,这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与此同时,心里的那一些警惕也彻底消失了。魏霸如果真是诈降,他怎么会献这样的计策?

    “你细细说来。”

    魏霸点点头。“诸葛丞相……真是惭愧,我还是习惯这个称呼……”

    夏侯懋宽容的挥挥手,笑道:“无妨,你接着说。”

    “诸葛丞相一直有意出兵关中,从去年三月至汉中,到现在为止,已经接近一年。既然他派我父亲去屯田,可见他近期还没有出兵的打算,以常理推算,至少也要到秋收以后。”

    夏侯懋点点头。他之前对汉中的情况不是太关心,魏霸来降,夏侯徽提醒他这是一个机会,同时也蕴藏着极大的风险,必须确认魏霸是真降还是假降,他这才增派了大量的细作进入汉中。魏霸杀死诸葛乔,然后在逃亡路上被杀,魏延与诸葛亮明和暗不和,现在又被诸葛亮安排去屯田,这些消息都是细作打听回来的。诸葛亮什么时候出兵,这也是可以推测的,与魏霸说的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准备两年,一出手,必然是雷霆一击。”魏霸接着说道:“以关中目前的兵力,要想正面决战并击退蜀军,胜算不多,除非请大将军曹真赶赴关中,亲自指挥作战,并增调人马。以我初步估计,少于五万人,是没有什么机会的。”

    “五万人,粮草消耗可不是个小数目。临时征调,会手忙脚乱,长途运输,消耗甚大,因此我劝将军广积粮。五万大军,就算日夜兼程赶到关中,也要十天以上,如果再有点意外周折,将军在援军赶到之前,至少需要坚守一个月,如果没有一个坚固的城池,将军如何坚守?因此,我劝将军高筑墙。”

    夏侯懋静静的听着,在赞同魏霸的建议时,他又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羞恼。魏霸给他的建议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之上的,那就是面对诸葛亮的进攻,他只能被动防守,以待增援。尽管他知道自己不擅长兵事,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被魏霸这么无视,他还是有些不高兴。

    魏霸解说完了这六个字,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匆匆的走了。夏侯懋也没有强留,回到后堂,准备把和魏霸交谈的经过告诉夏侯徽。一看到夏侯徽双眼红肿的样子,他先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她父亲,一时伤心。”清河公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追问了。夏侯懋也知道三马同槽的事,不过现在他却没有想到那些。

    “伯父,谈得如何?”夏侯徽强笑道。

    夏侯懋想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有些自嘲的苦笑道:“看来我不谙兵事不是什么秘密,魏延父子的眼中只有你那个大将军舅父,根本没有我这个伯父啊。”

    夏侯徽眉心微皱。她看不出魏霸有什么破绽,可正是因为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她才更加担心。天衣无缝,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这的确是真的,要么这就是一个精密部署的计划,对方的谨慎让人难以想象。如果是前一种情况,带来的是难以想象的好处,可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带来的将是一个灾难。

    风险越大,机遇越大。这其中的取舍也就更加考验人的智慧和胆量。

    ……

    魏霸回到驿馆,刚准备进门,敦武忽然拽了他一下,闪身抢在他前面,一手扶刀,一手缓缓推开了门。

    魏霸停在原地,很自然的做出了警戒的姿势,拢在袖中的手也做好了应变的准备。

    门开了,一个头戴斗笠,背门而坐的人慢慢转过身,露出半张似曾相识的脸。

    魏霸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小玉?”

    ——————

    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