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27章 割圆术与房中术

第127章 割圆术与房中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前世听一个长袖善舞的同事说过,陪领导做一百件好事,不如陪领导做一件坏事。做再多的好事,你也未必能成心腹,你们之间的关系还是领导与下属的关系,可是如果和领导一起做过一件坏事,那你就成了他的心腹,你们之间的关系,也就跨过了单纯的上下级关系。

    要不怎么说最好的哥们就是一起吃过糠,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呢,一起吃糠是苦难之交,一起扛枪是性命之交,一起嫖过娼就是通家之好。

    魏霸对那个什么奉义中郎将不感兴趣,别说奉义中郎将,就是让他做大将军,他现在也是个光杆司令。张鲁投降后就是镇南将军,可荆州的事,他有发言权吗?黄权投降之后也做过镇南将军,同样是个虚名。他和夏侯懋之间依然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可是两只足浴桶,却将这条鸿沟一下子填平了一半。

    都督府的偏院里,几枝粗大的蜡烛将房中照得亮如白昼。魏霸和夏侯懋对面而坐在他设计的高脚椅中,两只脚泡在温热的水里,水温恰到好处,泡得脚上的血脉舒张,暖流顺着血管,慢慢的暖化着心。一旁,彭小玉正在细心的教夏侯懋的那几个美妾如何按摩,夏侯懋虽然伏在高案上,心却早就飞到了那几个美妾身上,几个月来,他终于能和这几个小美人见面了,虽然还没喝多少酒,却已经有些醉的感觉。

    不过他现在还没有彻底放心,能不能过清河公主这一关,目前还是个未知数。虽然魏霸说有几分把握,毕竟不是保证,万一公主翻了脸,把这几个自投罗网的小美人砍了脑袋,那他就亏大了。

    他决定,如果公主砍了小美人的脑袋,他一定也要砍下魏霸的脑袋。

    泡在热水中,跪坐了一天而显得有些酸痛的腿和脚慢慢的恢复了知觉,一股热流从脚心升起,爬上小腿,沿着大腿内侧,在小腹下汇成一团热气,夏侯懋忽然找到了久违的感觉。他看向小美人的目光越来越热烈,越来越频繁,几乎有些急不可耐,而单衣下的分身也在不知不觉中起立致敬。

    美妾们跪着,瞟过来正好将夏侯懋的情动看在眼里,不由得红了脸,和夏侯懋眉来眼去的意yin起来。

    魏霸将夏侯懋的丑态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位安西将军现在已经有些猴急了,按理说,他应该识相的离开。不过他很清楚,现在还没有到最后成功的时候,还有公主那一关要过。得到夏侯懋的赏识不是关键,得到清河公主的赏识,才是最重要的事。

    他闭着眼睛,像是在享受热水泡脚的滋味,其实是凝神倾听外面的一举一动。当然听到轻脆的玉佩撞击声响起的时候,他立刻睁开了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将军,我这个割圆术如何?”

    夏侯懋正在用眼睛抚摸美妾娇好的身体,忽然听到魏霸这一句,一时有些不高兴。他看了魏霸一眼,刚要说他不识相,却见魏霸眨了眨眼睛,同时用嘴向外努了一下。夏侯懋侧耳一听,立刻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吓得一激零,连忙接上话头,大声说道:“子玉啊,你这割圆术,我还是不太能理解,你再给我讲解一遍,好吗?”

    “将军有命,焉敢不从……”魏霸恭敬的点点头,刚说了两句,房门“轰降”一声被人撞开了,清河公主面带冰霜的站在门口,目光如刀,在夏侯懋和魏霸的脖子上来回扫视着。

    夏侯懋不自然的干笑了两声:“公主,你怎么来了?”

    魏霸却是连忙起身,赤着脚站在地上,躬身施礼:“不知公主驾到,礼节不周,请公主责罚。”

    “哼哼,的确是该责罚。”清河公主的目光在魏霸结实的小腿上停了一眼,随即又恢复了冷酷,怒气冲冲的看着夏侯懋:“夫君,你也是堂堂的君侯,怎么能做出这么不顾脸面的事?”

    夏侯懋“委屈”的说道:“公主,这是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清河公主快要气疯了。夏侯懋一到偏院,她就收到了消息。这些天,她一直想着要将这几个小妖精杀了以除后患,之所以没动手,就是想给夏侯懋留点面子。没想到夏侯懋贼心不死,居然偷偷摸摸的又跑到偏院去了。

    收到消息,清河公主怒不可遏,不管夏侯徽怎么劝,她也要赶来,带着士卒,一定要将这几个小妖精杀了,以绝夏侯懋的贪恋。

    此刻看到夏侯懋和魏霸两人穿着常服,裤子卷到大腿,两条腿泡在热气腾腾的桶里,几个漂亮女子穿着单薄的衣衫围在一旁,她立刻怒气值爆满,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部杀掉。见夏侯懋不跪下请罪,居然还敢装无辜,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你是在干什么?又在搞什么妖术?”

    “妖术,哪来的妖术?”夏侯懋心头一喜,脸上却不露出分毫,而是更委屈的大声说道。

    “你以为我没听见?”清河公主气得脸都白了:“我刚进院子,就听以你说什么割圆术,那不是房中术是什么?哼哼,又借着养生修道的名义宣yin,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伎俩?”

    夏侯懋老脸一红,随即苦笑道:“公主,你误会了,割圆术是算学,可不是什么房中术。”

    “算学?”清河公主冷笑一声:“你当我是白痴?我不懂算学,媛容可是懂的。媛容,你进来,听听这什么割圆术,要是他讲不出个所以然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夏侯徽站在门外,不好意思进来。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哪能像清河公主这样百无禁忌。更何况里面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的长辈,一个是外人。

    “伯父,你这割圆术究竟是什么算学?”夏侯徽虽然没有看到屋里的情况,却不自然的脑补出一副让人不好意思的景象。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她身在豪门,这些事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自从文皇帝即位以后,这大魏的风气就变得有些让人无法接受。

    夏侯懋咳嗽了一声:“子玉,这割圆术还是你最清楚,你来讲吧。”

    魏霸应了一声。用割圆术来转移清河公主的注意力,让她理亏,然后再趁势进言,这本就是他和夏侯懋商量好的计策,现在清河公主把割圆术误以为房中术的一种,正是按他们设计好的剧本前进,又向成功迈进了一步。

    魏霸转身从案上拿起一张纸,双手递给清河公主。清河公主扫了一眼,只见上面画了一个圆,然后好多长线,她也看不懂,更懂得看,直接转手交给了夏侯徽。夏侯徽就在屋外,仔细的看了一会,不禁眉毛一扬:“魏君,你这割圆术是做什么用的?”

    魏霸恭敬的说道:“敢告夏侯姑娘,是求圆形的周径比用的。”

    “周径比?”夏侯徽沉吟片刻:“周三径一,又有什么好求的?”

    “周三径一,只是粗略估计,实际上相差甚远。这个割圆术,就是求出更精确的周径比,减小误差。”

    夏侯徽哦了一声,再次仔细的打量起那张图来。圆周率在汉代以前,通常都用粗略的三来代替,在实际使用中,这之间的误差早就被人发现,但是汉代重经学,算学不在入仕之道,所以真正愿意把心思花在这上面的人很少,而那些工匠们也就凭经验去做,更不可能从数学上来考虑这件事。

    夏侯徽知道这些,所以她一下子被魏霸所说割圆术吸引住了。清河公主见她半天没说话,也有些心虚了,后退一步,轻声问道:“媛容?”

    夏侯徽这才醒过神来,连忙说道:“公主,这的确是算学上的问题,而且……比较高深。”

    清河公主气势一堕,眼睛一瞟那些瑟瑟发抖的美貌女子,火气腾的又上来了。“就算你们在这里是讨论算学,那这些妖精又是怎么回事?莫非你们要做女人来做算学吗?”

    夏侯懋一脸失望的摇摇头,他知道自己在清河公主面前底气不足,话也说不利索,所以他只管做表情,说话的事交给魏霸。

    魏霸躬身道:“公主有所不知,这些女子是向我的婢女学习足疗之术。将军感受公主辛苦,想为公主分忧。我是外人,不好与公主相对,所以将军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是向我了解这些足疗之术。等她们训练好了,就会为公主服务。”

    “是为我准备的?”清河公主糊涂了。

    “是的。”魏霸肯定的说道:“当然了,更准确的说,是为公主与将军两人准备的。刚才公主说这是房中术,其实也不算错,这的确算是房中之术。”

    魏霸口若悬河,把足疗好好的夸了一通,什么腿是人的根,人未老,腿先老,什么足底是人的第二心脏,多做足疗,不仅可以帮助睡眠,放松心神,还可以延缓衰老之类。这些话他前世听得可不少,现在拿出来忽悠清河公主这么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女人,特别还是人到老年,感慨青春不再,一心想抓住青春尾巴的老女人,那吸引力可就成倍的翻上去了。

    “当真可以延年益寿,长葆青春?”清河公主已经忘了自己来是干什么的了,迫不急待的问道。

    “公主,百闻不如一见,既然来了,何不亲身体验一下?”魏霸笑道:“延年益寿,今天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应验,可是我能保证,你今天能睡个好觉,明天早上起来,一定会精神焕发,仿佛当年。”

    夏侯懋连忙劝道:“正是,公主,说千遍,不如试一遍。来,你来亲身体验一下,就明白为夫的一片心意了。”他冲着一个美妾瞪了一眼:“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侍候公主?”

    ——————

    第四更完成,以此谢“偶是小鸟”书友,及所有正版阅读的书友。对于读者来说,一个月的订阅不过五六元钱,对于作者来说,正版阅读却是最有力的支持!

    谢谢你们!

    继续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