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51章 命运(求月票!)

第151章 命运(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徽紧紧的抱着胸口,蜷缩在墙角里,恨不得把身体都挤到阴湿的墙里去。她头皮散乱,脸上也全是污垢,连黑眼圈都看不出来了。原本白晳修长,一尘不染的手指现在也脏得不能再看,指甲上的兰寇还在,只是被黑泥盖住了,连指甲缝里都是泥。

    她尽可能的缩着腿,惊恐的看着不远处一只正在抢她的饭吃的大老鼠。那只硕大的老鼠似乎也知道她的恐惧,悠然自得的吞食着地上的饭粒,满意的吱吱直叫,一步步的向夏侯徽挪去,吓得夏侯徽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圆,眼角随时都可能裂开。

    在一天一夜之间,夏侯徽经历了从示经历过后的恐惧。昨天,她先是被双方恶战时的鲜血沾了一身,后来又被诈尸的魏霸吓得晕了过去,等她醒来,已经在阴森可怖的地牢里。到处是伤者的呻吟,绝望的嚎叫或者哭泣,要不就是让人瘆得忙的傻笑或者自言自语,偶尔想起的皮鞭声和喝骂声,就像一阵阵惊雷,不时的在地牢里回荡。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夏侯徽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这里就是地府,那些呻吟和嚎叫就是受难的鬼发出了惨叫,而那些喝骂正是来自于地府的鬼卒。

    夏侯徽一夜没敢合眼,也没有吃一口东西。开始的时候是害怕,顾不上吃,后来是抛不下面子,不愿意从地上捡起来吃,再后来,饿得两眼昏花的她狠下心,想去捡一点饭来吃时,又被这只老鼠夺走了活命的口粮。

    从小锦衣玉食的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老鼠,也是第一次知道人命是如此的轻贱,甚至不如一只老鼠。

    她想哭,可是泪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流干了,她想叫,可是恐惧扼住了她的喉咙,除了嘶哑的呻吟,她喊不出一声“救命”,而当那些面目狰狞的狱卒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又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残忍和贪婪,唯独没有一点仁慈和怜惜,她不敢求饶,生怕落入这些恶魔的手中,会更加生不如死。

    她无数次为家族的命运哀叹,却从来没有真正想过家族如果衰败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如今,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她一下子品味到了这种恐惧,真切得让人发抖。

    她浑身都在发抖,不受控制的发抖。她不知道自己还要担心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会成为下一具被拖出去的尸体。

    一只绿头苍蝇嗡嗡的飞着,落在她的鞋尖上。她的脚昨天踩到了血,成了苍蝇的最爱,时不时的都会落上一支苍蝇,来吮吸那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开始的时候,她还知知道抖抖脚,把苍蝇赶走,可惜苍蝇飞了起来,转上两圈,又会飞回来。没几次,她就累得脚酸,再也没有力气赶它们了,只好闭上眼睛,等它们自己吸足了离开。

    两只苍蝇在她鬓边嗡嗡的叫着,其中一只落在她的耳朵上,慢慢的爬着,那微微的麻痒让她非常恶心,用力的摇头,苍蝇飞起来,继续嗡嗡的叫着。

    夏侯徽无声的抽泣着,却不敢闭上眼睛,她看到更恐怖的一幕,那只老鼠吃完了地上的剩饭,意犹未尽,竟然走到她的脚边,用尖尖的鼻子嗅了嗅,又用粉红色的小爪子抓了抓,似乎在评价这只鞋以及鞋里的脚能不能吃。

    夏侯徽惊恐的看着这一幕,浑身颤抖,却不敢伸伸脚,把老鼠赶开。她觉得眼前一黑,整个天地都暗了下来,恐惧如潮水,再一次淹没了她。

    “啊——”夏侯徽双手捂着脸,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乱踢乱打。老鼠受了惊,吱的叫了一声,簌簌的爬过肮脏的乱草,消失在墙角的洞里。夏侯徽好久才睁开一条缝,紧张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老鼠不见了,可眼前还是一样的黑,原本那盏昏黄的油灯还能给她带来一丝光明,现在也看不到了。

    她转过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像山一样,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从天地之初就已经在那里一样。

    夏侯徽睁大了眼睛,慢慢的发现,那座山有一张可怕的脸,一张她不想看不到的脸。

    “夏侯姑娘,过得可好?”魏霸见夏侯徽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浓,那张原本漂亮的脸都快要扭曲得变了形,不由得一呲牙,笑了起来,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就像是来串门的邻居。

    “是你?”夏侯徽屏住了呼吸。

    “是我。”魏霸点点头。狱卒晃动手里丁当作响的钥匙,打开了牢门,魏霸弯下腰,走了进来,蹲在夏侯徽面前,打量了一下地上那只破陶碗,看着里面食物残迹,嘿嘿一笑:“吃得挺干净啊。”

    “我没吃。”夏侯徽叫了起来,将脸埋到手臂之间,只露出两只眼睛。“是老鼠吃的。”

    仿佛为了验证她的话,她的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噜声。

    “你们怎么能饿着夏侯姑娘?”魏霸皱起眉,不快的冲着狱卒说道。

    “将军,不是我们不给她吃,是她太娇气了,扔在地上,被老鼠吃了。”狱卒谄媚的笑着,转身夏侯徽的时候,却立刻换了一副凶恶的面孔。

    如果我能早一点揭露魏霸的真面目,如果不是伯父执迷不悟,那现在这个可恶的狱卒就会冲着我笑,而冲着魏霸摆出这副面孔。夏侯徽暗暗的想道,却不敢有任何表示。

    “你看,这都不好。”魏霸拿起那只破陶碗,打量了片刻,叹息道:“你们这些富家子啊,就是不知道粮食来之不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夏侯徽一声不吭,只是死死的盯着魏霸,恐惧让她的牙齿咯咯作响,她却不愿意向魏霸求饶,哪怕是喊一声。

    魏霸有些意外,他刚才站在牢房外的时候,夏侯徽怎么看都像是要崩溃的样子,现在怎么看到他反而镇定下来了?

    “夏侯姑娘,以前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吧?”

    夏侯徽沉默。

    “你知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结果?”

    夏侯徽依然沉默,只是眼光中的恐惧更盛。

    “我想你也不会清楚,我告诉你吧,你有两种结果。”魏霸轻描淡写的说道:“一,投降,以后做我的奴婢,就像彭小玉那样,或者赏给别的人做奴婢,反正都是奴婢。二,做营ji。营ji你懂吗?你父亲带过兵,想来一定知道营ji是什么人。对了,你会唱曲或者乐器吗?如果会,你可以做个地位高点的营ji,如果不会,那就只能凭你这张漂亮的脸蛋服侍人了。”

    魏霸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夏侯徽的脸上摸了一下,却摸了一手的泥,他看了一眼,露出厌恶的表情。凶恶的狱卒立刻媚笑着送上衣摆,魏霸在上面擦了擦,看着夏侯徽,坏笑道:“你准备选哪一种,是做我一个人的奴婢,还是做很多人的奴婢?”

    夏侯徽哆嗦了一下,把脸埋得更深。

    魏霸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出了牢房,刚直起腰,一直也没动的夏侯徽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魏霸的腿。魏霸转过头,本想再戏耍她两句,可是一看她肮脏的脸上肆意横流的泪水和颤抖的嘴唇,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摆了摆手:“把她带出去,让人给她沐浴更衣。”

    “唉,好咧。”狱卒立刻换上了一副笑容,挥挥手,叫过两个健妇,把夏侯徽扶了起来,送到地牢外。一边走,一边在夏侯徽的耳边唠叨着:“我说姑娘啊,一看你的面相,我就知道你是个有福份的,肯定不会在这里呆多久。你看,这不是救星就来了?魏参军可是好人啊,不仅一表人材,还是难得的才俊,年纪轻轻就做了丞相府的参军,这次立了大功,指不定又要升多大的官呢。跟着他,哪怕是做个奴婢,也比你在普通人家做正妻强啊……”

    听着狱卒的碎嘴,夏侯徽咬紧牙关,只是不停的流泪。她原本想保持最后的尊严,不向魏霸低头,哪怕死在牢里,哪怕被那只老鼠咬死,也不向魏霸低头,可是营ji那两个字彻底摧毁了她的防线,作为将门之后,她太清楚什么叫营ji了。

    她无法面对那种结局,夏侯家也不允许有这样的女人,她除了向魏霸屈服,做他的奴婢,没有其他的选择。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不是做任人摆布的棋子,就是做一个下溅的奴婢?我生在堂堂的夏侯家,名门之后,怎么会有这么悲惨的命运?

    泪流满面的夏侯徽不明白,她只有哭泣,被两个健妇半扶半拖着出了地牢,一路来到内城的高台之上。再一次看到天上的明月,她才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人间。

    她的目光由天上的月亮慢慢的落下,看到远处黝黑的南山,看到不远处的城墙,看到城墙下如繁星般的灯火和晃动的人影,神智突然恢复了清明,顿时被自己刚才的软弱羞得满面通红。

    不,我是夏侯家的女儿,我不能做一个下溅的奴婢!

    她忽然停下脚步,趁着两个健妇一愣神的功夫,挣脱了她们的手臂,向城墙奔去,用尽浑身的力气,翻过城墙,一跃而下。

    ——————

    今天的第三更,本份的第三更,会不会有第四更,就看今天的月票够不够二十票了,老庄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