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64章 示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懋投降了,可是建章宫还有颜斐的手里。为了肃清关中的魏军残余力量,魏霸决定强攻建章宫。

    强攻建章宫,不仅是拿下长安,还要给那些长安的豪强们一个警告。他们可以观望,毕竟他们家大业大,又有家人在曹魏为官,顾虑很多,逼得狠了,反而不美,但是魏霸不能让他们有任何侥幸的想法,否则曹真的大军在外,这些人在内,他将无法应付。

    有的时候展示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拿下了未央宫,也有不少好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可以近距离的观看建章宫的部署。建章有井干楼,可以居高临下的打量长安附近的情况,未央宫同样有高大的建筑,虽然未必有井干楼那么高大,作为瞭望台却是足够了。

    魏霸将自己的指挥台设在了复道的东端,折除了那些横跨护城河的破烂木头之后,他可以踩着复道走在长安城的西城墙上,俯瞰建章宫内的部署。夏侯懋和那些关中豪强都在跟在他身后,被横眉冷目的魏家武卒看着,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有任何容易引起误会的动作,生怕被人直接扔到护城河里去,或者找个什么理由当场杀了。

    魏霸顶盔贯甲,披着大氅,负着手,在城墙上慢慢的走动着,以夏侯懋为首的一帮人亦步亦趋,虽然不屑,却不敢表露出来。在他们的脚下,蜀汉军正在将一辆辆弩车和霹雳车搬上城墙,精锐被赵云带走了,这里只剩下新征召来的五千多新兵,真正算得上悍卒的只有魏霸身边的八百多魏家武卒。

    新兵上阵肉搏也许不太行,可是操作这些远程打击武器却没什么问题。一来这些天在魏霸的重赏之下,他们用心操练,对这些新式武器已经不陌生了,二来是隔着宽阔的护城河,他们和建章宫里负隅顽抗的曹魏军最近也有三十步以上的距离,通常来说都有百步以上,曹魏军再精锐,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威胁。

    花了大半天时间,二十架弩车,十架霹雳车安装完毕,在建章宫的南门、西门和北门,也都架好了相应的武器。剑拔弩张,虎视眈眈,就等着攻击的命令。建章宫内,留守的曹魏军也严阵以待,等待着厮杀的开始。

    魏霸站在城门楼上,能看到井干楼上的人影。

    “都督,那就是颜斐?”魏霸瞥了一眼夏侯懋。

    夏侯懋非常窘迫,他现在已经不是关中都督,而是魏霸的俘虏,魏霸还用都督来称呼他,似乎有些讽刺的意味。他听着刺耳,却不敢反驳,眯起眼睛看了一眼远处的井干楼,颌首道:“应该是他。”

    “这人官声如何?”

    “他……是个好官。”

    魏霸嗯了一声,又问那些关中豪强道:“颜斐是个好官吗?”

    豪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站在一旁的萧诺看到他们那副模样,不禁撇了撇嘴。萧诺原本是夏侯懋手下的军侯,手下有百十个细作,夏侯懋投降以后,他也跟着投降了。不过和夏侯懋以及在场的这些关中豪强不一样,他没有太多的顾忌,家人也都在长安,所以他很坦然的投降了魏霸,仍然做他的老本行。魏霸还不能完全信任他,但是为了给其他人做个榜样,特地把他带在身边,做个随从。

    见萧诺不以为然的样子,魏霸笑了一声。“德然(萧诺),你说说看。”

    萧诺诧异的看了魏霸一眼,魏霸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称他的字,简直太给他面子了。他受宠若惊的迎了上去,咳嗽了一声,大声说道:“颜斐在最近几任京兆太守中,可谓是个难得的好官。”

    “是吗,怎么个好法?”

    萧诺原本有些担心,颜斐现在是魏霸的敌人,他当着魏霸的面称赞颜斐,会不会引起魏霸的反感?此刻见魏霸脸色温和,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他这才壮起了胆子,说起了颜斐的政绩。

    关中自从经受了马超之乱后就荒芜了,百姓被当年的惨状所惊吓,不少人逃往外地,就算是留下的人,也不能安于生产,要么入山为寇,要么游荡为生,不治生产。在颜斐之前的几任京兆太守都不肯下功夫治理,只是为官一任,然后就想办法调到别的地方为官。只有颜斐到任之后花大力气治理,让下属的各县整治田地,栽种桑果,又让百姓在闲时伐木造车,没牛的人家就养猪狗,然后卖了猪狗来买牛。这几年长安能有所恢复,可以说都是这位颜斐颜太守的功劳。

    说到这里,萧诺看了一眼夏侯懋,咽了口唾沫,闭上了嘴巴。

    魏霸心知肚明,萧诺等人对夏侯懋没什么尊敬可言,以前怕他,是因为他是关中都督,现在他成了俘虏,没有了作威作福的权利,就只有被人鄙视的份了。相比于成了敌人依然让人尊敬的颜斐,夏侯懋就是一坨臭不可闻的屎。

    由此可见,当官的官声如何,在台上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哪怕歌功颂德的碑立得到处都是,那些荣耀也不值一分钱,除了骗骗上司之外,老百姓是不可能当真的。只有下了台之后,才能看出真正的口碑如何。

    “这么说来,他果然是个好官?”魏霸问道。

    夏侯懋嗫嚅了片刻,胀红了脸,点头道:“他的确是个好官。”

    “据守建章宫,坚决不肯投降,也是他的主意吧?”

    夏侯懋大吃一惊,脸色顿时煞白。

    魏霸笑笑:“都督,真是难为你了。据城而守吧,公主可能因此丧了性命,不守吧,又丢了长安。现在你忍辱投降,保全公主任命,又让颜斐据守建章宫,可谓是一举两得。都督,你还真是英明啊。”

    夏侯懋汗如雨下,两腿发颤。

    魏霸也不理他,转身看向远处的井干楼,沉默片刻,寒声道:“既然他不肯降,那我只好成全他的忠义。来人,传我的命令,开始攻击,目标:井干楼。”

    “喏。”令旗兵大声应诺,跑到栏杆边,挥动彩旗。

    夏侯懋不敢动,那些关中豪强们却不由自主的涌到栏杆边,看向远处的井干楼。井干楼在一百五十步之外,用普通的弓箭根本射不到,魏霸这是想干什么?他是想用霹雳车来砸井干楼吗?霹雳车的射程、倒是有二百步左右,有可能打得到,问题是这么远,他能保证打得准?

    就在关中豪强们的目光中,城墙上的十架霹雳车在都尉的指挥下,开始试射,随着一声怒吼,砲手砸开了铁销,沉重的配重厢往下一沉,长长的梢杆猛的转了起来,将一枚约重三十斤的石弹抛上了天空。

    石弹呼啸着扑向远处的井干楼,在井干楼的右侧一丈处掠过,砸中了三百步左右的一间建筑。石弹消失不见,那间建筑猛烈的晃动了一下,轰的一声巨响,屋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烟尘涌起,笼罩在建筑的上方,也笼罩在关中豪强们的心头。

    三百步的距离,还能有这样的威力,就算准头差一点,也够惊人了。如果十架、百架这样的霹雳车齐射,那还有什么样的城堡能够幸免?

    就在关中豪强们心惊肉跳的时候,城墙的砲手们大声吼叫着,调整了霹雳车的方向,再一次发出了石弹。

    这一次,石弹准备的击中了井干楼。石弹没入井干楼上,在楼壁上留下一个大洞。

    城墙上的砲手们欢呼起来,都尉发出了命令,其余九架霹雳车也开始咆哮,一颗颗沉重的石弹连续不断的向井干楼飞去,最初几发还有些偏离,三四发之后,命令率高达五成。

    石弹接二连三的砸向井干楼,在连续不断的轰击下,井干楼的破损越来越大,渐渐的摇晃起来。原本在井干楼上指挥的颜斐已经不见了,是被砸死了,还是在逃跑,谁也说不清。只不过看着每被砸中一次,就出现一个大洞的井干楼,谁也不能保证他能活着离开。

    井干楼遭到重创的景象不仅落在关中豪强们的眼中,也落在那些留守建章宫的曹魏士卒的眼中。他们仰起头,看着一颗颗石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弧,如群蝗般飞向井干楼,经历了三百年风雨依然结实的井干楼在这些石弹的轰击下如同一堆烂木头一样消解,慢慢的倾覆,最后轰然倒下,不禁骇然变色。

    这些曾经征战多年的曹魏士卒对霹雳车并不陌生,前几天还见识了这些霹雳车砸断连接建章宫、未央宫复道的那惊人一幕,自以为对蜀汉军的霹雳车已经有所了解,可是今天的这一幕还是让他们惊骇不已。与上一次的霹雳车相比,今天蜀汉军展示出的霹雳车射程更远,准确性更高,井干楼的倾塌便是最直接的证明。

    建章宫内的曹魏士卒惊恐不已,城楼上的关中豪强心惊肉跳,他们互相看看,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魏霸的那些话。魏霸当时说,他其实并不希望夏侯懋投降,因为这样他才有机会向他们展示他的实力。那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魏霸在说大话,是想吓唬他们,可是今天,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又有谁还能说魏霸只是想吓吓他们?

    他不是恐吓,而是实实在在的警告。正如他所说,在座的关中豪强没有一家能有建章宫这么坚实的城墙,也没有一家能顶得住魏霸的攻击。惹怒他,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

    昨天得瑟了一下,结果唐三藏同学发了个单章,一下子又把老庄甩出去老远,这单章的威力果然非同小可。老庄收回原来的话,加更似乎不如单章有用。

    到目前为止,今天是10票(包括老庄本人1票),看样子20票也不是不可能。老庄就在想,是发单章求票呢,还是加更求票?单章的威力,着实让人眼红啊。如果实在压力太大,老庄也只好舍加更而单章了。

    用劲力气大喊,求月票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